硝烟散尽 Ⅲ 上部 第28章

hawk735 收藏 9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66.html[/size][/URL] 所谓有一得必有一失。老邢拢住了人心,也混进了班房,上天对他是赏个甜枣,打一巴掌。 以一敌十,这不是闹着玩的,老邢在税警总队,想不出名都不行了。孙立人听到这消息后,愣了半天,也没品过味来。 “一个打十个?”瞧瞧秦学礼,后者耸耸肩,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他这么有本事?” 毫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66.html


所谓有一得必有一失。老邢拢住了人心,也混进了班房,上天对他是赏个甜枣,打一巴掌。

以一敌十,这不是闹着玩的,老邢在税警总队,想不出名都不行了。孙立人听到这消息后,愣了半天,也没品过味来。

“一个打十个?”瞧瞧秦学礼,后者耸耸肩,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他这么有本事?”

毫不犹豫点点头,秦学礼满脸苦笑。

“那几个挨打的……没什么大碍吧?”孙立人这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听说……连郭某人都想插手此事?”

“嗨!他能袖手旁观么?再怎么说,这几个倒霉蛋也是他心腹,打狗还要看主人呢!”想了想,秦学礼“扑哧”一乐,又道,“不过这几只狗,也太不禁打了。现在连吃饭喝水都得让人喂,没个三、俩月,估计是下不了床了。”

“邢维民这兔崽子,出手会这么重?”

“我听人说,他还算手下留情了,只把屎尿给踢了出来。”

一大一小两位长官,开始替邢维民发愁了,这小子打人也不看看对象,那可是孔先生亲信的亲信的亲信,个个都有背景来头。

长官这边提心吊胆,老邢部下那边也不好过。上千号人一听说营座被人抓走了,纷纷抄家伙准备拼命。

一个小兵被拎到面前。贺秃子先是咬咬牙,随后喝问:“长官跟人家干仗,你咋不上?”

瞥瞥老贺,小兵低着头,“我我”了半天,也没说出个四五到六。

一怒之下,老贺抡起巴掌准备开抽。

“噼里啪啦”几个大嘴巴过后,小兵捂脸蹲在地上,哭得是悲悲切切。

老贺高举手掌,冷眼瞧着老严:“你怎么抢我买卖?我的部下,你打,这算咋回事儿?”

“这种熊包蛋跟他废什么话?我替你管教了。”照准小兵屁股又是一脚,老严解下武装带狠狠一甩,“贺秃子!你就在这好好教训部下吧。”转身高声断喝,“一连!”

“有!”二百多号人“唰唰”立正,把看热闹的给吓了一跳。

“全体都有了!上刺刀!”

“咔咔咔……”整齐有秩,干净利索。阳光下,刀光闪闪煞气逼人。

“哎?你要干啥?”贺三翻翻白眼珠子。

“把营座从宪兵手里要去,那姓郭的分明是想公报私仇!这事儿没得商量,我去会会他!”“哗啦”一声推上子弹,老严走到排头,“向右转!开步……走!”

“老严!你等等!咱兄弟一块儿去!”贺秃子话音未落,老丁那边也喊上了:“炮排听我口令!向右转!开步……走!”

“通讯班听我口令……”

“伙夫听我口令……”

……

老贺点点头:“行!都他妈是急脾气。”冲嚎啕大哭的小兵补上一脚,贺秃子气不打一处来,“妈个X的!你小子收拾收拾,赶紧找地方上吊去!等老子回来,要是你还有口热乎气儿,今晚就下锅炖你个舅子的!”一转身,“二连听我口令……”

*********

乱套了。营以上指挥部的电话,彻底响成了一锅粥。秦学礼两手抓着三个话筒,不知道应该先听哪一个。

孙立人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

“长官,这个……”秦学礼算是彻底没了主意。

“哗变了是不是?”

秦学礼点点头。

“唉……”戴上帽子站起身,孙立人苦笑一声,“这郭文志啊,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想公报私仇也不看看时候?”瞧瞧秦学礼,嘴角一撇,“走吧,还愣着干什么?”

**********

老贺追得很急,生怕先前出发的兄弟吃亏。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跑出二里地,愣是没瞧见老严队伍。

“哎?我这轻身功夫退步啦?”正在疑惑不解,连副提醒他,“我说您咋忘了?营座不在宪兵队!”

“对!对!对!”一拍脑门,老贺回过了味,随即停止前进,命令部下全体向左转。

又追了几分钟,果然,瞧见了一片滚滚烟尘……

老严率队跑得很欢实。虽说士兵脸上都见了汗,但队形却丝毫不乱。要说打架,老严自信还不尿他贺秃子,可论起跑路……这就值得商榷了。因为贺秃子的连,在税警总队是出了名的“兔子连”。

“老严哪!你可真行啊?”来到老严身边,拍拍他肩膀,贺秃子边跑还边埋怨,“不是说好一起走么?你咋跑到我前头去啦?有你这么做人吗?”

“无所谓啦,”老严讪讪一笑,指指行进方向,“妖孽也跑我前头去了……”

“......”

四个连一窝蜂往总团直属队赶,杀气腾腾声势浩大,吓得街面巡警张皇失措抖如筛糠。侦缉队长更离谱,撂下队伍磨身就跑。一溜儿烟闪进家门,插上门闩蹿进柜子,临了还觉得不放心,“咔嚓”一声,给柜门加了把锁……

郭文志也好不到哪去,从客厅钻进卧室,又从卧室溜到房顶。拍拍脑门,感觉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赶紧转身抽去了上房梯子……

老邢被绑在后院柱子上,浑身鲜血淋漓早已昏死过去。宋菲手举皮鞭银牙紧咬,看来不弄死他,这丫头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院外人声鼎沸,传来“哐哐”的砸门声。宋菲愣了愣,抬头瞧瞧郭文志。

“你快上来!”郭文志急得直跳脚,“还发什么呆?”

指指屋顶的梯子,宋菲快哭了:“你让我怎么上去啊?”

“嗨!”

两下都没辙了。

不过宋菲乃何许人也?要论跑路,那就是一阵风。她“吱溜”一声钻出后门,连想都没想便撒腿开溜,乌黑的小辨儿,被后脑勺拖成了地面的平行线。

“也何?这娘们行啊?”望着落荒而逃的宋菲,老贺来了兴致,“今天算是遇上对手了,千载难逢啊!”冲手心吐口唾沫,抬腿就追。

这是一场高水平的追逐赛,两位“跑行高手”一前一后,转眼飚出了二里地。最为难得的是,这二人居然都没有倦意,健步如飞,足底生风,四条腿就好像蹬上了风火轮。

一开始,宋菲没把老贺放在眼里,心想:“就凭你?切!我可是校队的马拉松冠军!”有心想遛遛对方,看看对方能在几分几秒内,出现呼吸困难、岔气儿等生理极限。

巧得很,老贺也是这心思。但在国术术语中,并没有生理极限这一说道,所以他只好盘算:那丫头会在什么时候“走火入魔”?

谁都不服谁,谁都想让对方明白明白:盐是咸的,醋是酸的。可十里过后,宋菲感觉到不对劲了,身后那秃子非但没被甩掉,反而越来越近。

“遇到对手了……”心里一阵紧似一阵,宋菲顾不得擦汗,连连叫苦,“这家伙,到底吃什么长大的?”

“行!你有种。”老贺是英雄惜英雌,“换作一般人,还真就整不了你。”提气加速,脚步随着节奏,迈得更快更稳。

“不使出真本事,看来是不行了……”一咬牙,宋菲把心一横,决定破釜沉舟。

“我不信你能跑到天上去?”老贺想了想:满打满算,宋菲的小辫儿离自己,也就不到二十步……

*********

郭文志被人从房顶上揪下来,他心里很懊悔。如果再有下一次,说什么也不会忽略别人的爬高能力。

被人推推搡搡带到老邢面前,瞧瞧躺在门板上,紧闭双眼一言不发的老邢。郭文志万念俱灰暗自长叹:“唉!算我倒霉,老子死在儿子手里了。”

“营座,您说句话呀?”指指郭文志,老严,“这混蛋公报私仇,该怎么处置?”

伤痛钻心,鲜血滴答,无奈地摇摇头,老邢发出一声微弱的苦笑……“唉……算了,把他放了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