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32.html



自从上官百里被关进大牢后,漕运帮广州堂口的兄弟们立即飞鸽传书给总帮主求援,而飞鹰堂的兄弟们也没闲着,他们给其他帮会的江湖人士发江湖救急帖;湘西老家的上官家这边得到消息后非常焦急,立即叫上官雄飞的大哥上官鹏飞到广州来救人。各路人马都在准备积极支援上官百里

上官百里被关进广州大牢三天里受尽了折磨,那些狱卒得到顶头上司的指示,能用的酷刑都给上官百里用了,但上官百里就是一声没哼,折磨到最后身上已经基本没有一整块好的皮肤,连狱卒都看不下去,可上官百里硬是咬牙坚持了下来,他要活下去,哪怕是死了也要把遗言给交代好才能闭眼;就是因为这些信念在一直支撑着他。

广州城的江湖人士立即聚集起来共商营救策略;漕运帮欧阳帮主下令立即采取营救;飞鹰堂和杀鬼队一个个都想劫了广州大牢,要不是上官百里交代不许轻举妄动,估计他们早就把广州大牢给闹上一番了;上官鹏飞也在从湘西赶向广州的路上;反正是一切人马都在为上官百里的事情而奔波。总之,所有和上官百里有关的,没有敌对关系的都在积极为营救上官百里而准备着。

可天不如人愿,因为上官百里在大牢里被打的不成人形,吃的又都是霉变的东西,再加上被打的伤口开始感染化脓,导致上官百里强壮的身体一下子就垮了。

在多方的努力下,用了许多金子才把上官百里从大牢里捞出来,但是看到他的人不禁都流下了眼泪,这已经不再是之前哪个镇定自若,威武不屈的江湖汉子上官百里了,此时的他浑身是伤,瘦的不成人性。上官鹏飞看到父亲这样,当场就哭昏了过去,其他帮会的江湖人士都暗暗的留下了自己的钱财,还有的给上官百里去请大夫去了。

上官百里从大牢里出来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周,虽然他的伤有所好转,但气色和体质已大不如前,也许是因为当初伤口感染而未能得到很好的救治。上官百里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飞鹰堂、广州堂、杀鬼队以及自己的大儿子上官鹏飞叫到了床前。他语气微弱的说着,时不时的还咳嗽起来。他交代他的属下三件事:“第一件事就是让欧阳帮主重新选出广州堂主,自己估计快不行了;第二件事飞鹰堂必须向南洋及其他国家发展,而杀鬼队也要同时跟上飞鹰堂,此时必须上报帮主;第三件事希望飞鹰堂的堂主及杀鬼队的独孤队长以后能为漕运帮多出力,同时也希望能照顾好他的家人,把大儿子上官鹏飞也交给他们,希望他们能好好的辅佐他以家里的其他几个孩子成长。”说完这些,上官百里好象如释重负,他看着眼前的几个人,嘴角露出了笑意。这几个人看到此景,眼泪忍不住的还是流下。

飞鹰堂和杀鬼队给上官百里表了决心,表示一定会按照他的嘱咐好好的发展这两把尖刀利刃,也会把他家照顾好的,上官鹏飞就放心的交给他们。上官百里听了此话后,很满意的慢慢睡着。

他们几个人退出了房间,然后问郎中情况怎么样?郎中只摇头,说“根据脉象来看,虚弱不止,气血逆行,气滞……种种迹象表明,病人估计也撑不了多长时间了,而且根据脉搏来看,病人好象是中了一种慢性毒。”

众人听了也许中了慢性毒惊讶不已,他们第一反应就是官府下毒手了。但是他们该怎么办?是不是就去反抗官府,把狗官逮来剁了。众人也没有个意见,在那犹豫不决。

就在这个时候,不知道谁提议去刺杀狗官,大家都觉得可行,就包括上官鹏飞,他恨不得把狗官碎尸万断。但上官百里却醒了,他大声咳嗽了几声,然后又倒了下去。众人急忙进屋,察看怎么样?只听上官百里说:“你们不要去做傻事,我们漕运帮不能垮了,我倒下了还有你们一帮人,没事。还有近期也不要因为我而去和官府对抗,也不要因为一时愤怒而去做出反常的事来,我希望你们都能好好的,也不要给我报仇了,他们毕竟也是大清国的一分子,你们一定要按照我说的去做,把飞鹰堂和杀鬼队建设好,这以后真的会成为很有用的队伍。”

两个属下哽咽的点头答应,他们两同时把上官鹏飞的手抓着,然后交到了上官百里的手里,上官百里把儿子拉了过来交代说:“孩儿,我活不了多长时间了,我能感觉到,所以希望你能把家给维持好,所谓长兄如父,对下面的弟弟妹妹多看着点,特别是雄飞,他不是池中物,更要好好的照顾他。”

上官鹏飞眼泪哗哗的流下,而且连忙点头答应,一定会把家安排好,照顾好的。

时间过的很快一转眼一个月过去了,上官百里并未好转,只不过神色看起来好点,看来这场牢狱之灾真的就是上官百里的终结点,最后又过了半月,上官百里身体已经开始出现许多毛病,而且体质越来越不行,这大牢里面给他吃什么?为什么郎中都束手无策?为什么官府那么黑暗?最后上官百里始终在强调一定要照顾好家,特别是他最小的儿子最放心不下。他希望上官鹏飞给弟弟上官雄飞足够的照顾,并把广州堂口给维持下去,飞鹰堂和杀鬼队一定要接手,如果需要也到南洋去,也希望不要为他去报仇,在做无谓的伤亡,其他的也就算了。

不过令上官百里感觉满意的就是飞鹰堂和杀鬼队组织已经在香港和台湾地区发展了起来,并已经在南洋设立堂口,也使得飞鹰堂和杀鬼队得以在国外立足,他死也可以瞑目了。这也为未来的D5小组情报网络打下了海外基础。

后来上官百里很快就永远安息了,所有认识他的人都参加了送别会,飞鹰堂和杀鬼队哭的很凶。官府已经成为他们的死敌,在他们眼里上官百里才是他们的老大,才是他们的灵魂。

把上官百里安葬后,上官鹏飞守丧期满,顺利接受了漕运帮广州堂口的事务以及飞鹰堂和杀鬼队的事务。最为烦琐的就是飞鹰堂,每天要接收好多来自不同地方的飞鸽传书,汇集不同的信息,然后再安排杀鬼队去做事。

不久,就传来广州官府闹鬼,好多下人曾看到一个披头散发,貌似死去的上官百里的影子在广州官府出现,嘴里常喊着“我冤啊,狗官还我命来!”,这样维持不到一个月,官府的许多狗官都曾遇到这样的事情,他们害怕极的真的以为上官百里就来找他们报仇了,后来有的狗官被吓的精神出了问题,还有的花钱跑官,把自己调出了广州(不过在赴任的途中离奇死亡,都被怀疑被上官百里给吓死了)。其实这一切都是飞鹰堂和杀鬼队搞出来的计谋,他们一步一步的开展了刺探,讯息传递,把官府的一切都闹清楚了,也弄清楚陷害上官百里的始末。最后杀鬼队就利用上官百里刚出狱的情形,吓这些狗官。

上官鹏飞自从接掌了漕运帮及飞鹰堂和杀鬼队的事务之后,他开始慢慢变的成熟和慎重,处事也变的非常谨慎,各项事情办的是滴水不露,井井有条,让堂口的兄弟很是佩服,很有当年上官百里的风范。

这时间一晃就过了将近十年,上官雄飞也长大成人,期间只来过广州3次看望哥哥,其余时间全部在湘西陪母亲,他也慢慢的成长。只到后来的太平军开始闹起来,上官雄飞才从湘西出来跑去参加了太平军,决心反清,为父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