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逍遥茶舍(中)[第一军团]

一、兼职跑堂


看到小叶满面春风走进来,少祖的心里顿时涌起了一股零下30度的彻骨寒意,起身、弯腰、转背、迈步……一气呵成,绝不拖泥带水。

“站住,这是谁呀?”小叶的声音还是那么的好听,即便是凶巴巴的训人,都是那么的……凶巴巴。

“哟,小叶姑娘呀!好久不见,十分想念、十分想念……”少祖只用了半秒钟的时间,就成功地将一张欲哭无泪的苦瓜脸转换成像鲜花一样怒放的笑脸,虽然这笑更像是在哭。

“呵呵,都是老朋友了,咱们坐下说。”爱爱和娜娜亲热地拉着小叶落座,“少祖你傻笑什么呀,脸都僵了,快——看茶。”

三个姑娘坐在一块嘻嘻哈哈的高兴得不得了,叽叽喳喳像屋里进了几百只小麻雀,热闹。随后……(此处省去关于天气、星座、购物、服装、宠物、零食等女性谈话热点约5000字)

“少祖,人家小叶现在可是咱这一条街的大老板哦~”娜娜热情地介绍着,倒是还没忘记晾在一边正进退两难的少祖。

小叶笑了笑,“什么大老板,别取笑我了,就是一个饭店嘛~”

“这条街的生意怎么样?”爱爱是个生意精,绝不放过任何一个事关买卖的信息,忙不迭的问。

“有好有坏,总体的经营环境还不错。”小叶啜了一小口茶,说:“你们才来不用着急,慢慢来。”

“呵呵,小叶,觉得我们茶舍的装修怎么样?”

“说实话——真不错!”小叶认真的四下打量,“我们这条街就属你们这的环境最有品味,像那么回事儿,不过……”

“不过什么?你但说无妨,有问题我们赶紧改,还来得及!”

“什么都好,就这跑堂的差了点。”

爱爱与娜娜对视一眼,哈哈大笑起来。小叶抿嘴一乐,也忍俊不禁,随即又一脸正色道:“爱爱、娜娜,我今天找你们还真有点事儿。”

爱爱、娜娜,还有旁边一直不敢做声的少祖都望着小叶。

“你们啥时候营业?”

“快了,就这几天吧~”

“那好,我想借这个人用一下,”小叶指指少祖,“可以吗?”

爱爱和娜娜再一次对视,仿佛心有灵犀般的点头,像两只挤在一块啄食的小鸡仔,“——借多久?”

“两天。”

“——何用?”

“干活。”

“——什么活?”

“也没啥事,就是迎客送客、端茶送水、点单上菜、抹桌扫地、洗碗切菜……很简单的,是个人就会。”

三女子你来我往,少祖呆若木鸡。

“——有借有还......”

“再借不难。”

“——租金怎么算?”

“一顿饭答谢。”

“——客气、客气。”

“好说、好说。”

……

“打住!”忍无可忍的少祖终于在坐下来后说出了两个完整的中国字,忿忿不平道:

“我说有你们这样的吗?人家搞这样的地下交易,好歹还知道拢着手在袖子里面捏手指谈判,就没见过你们这么明目张胆的!还讲不讲人权啊?”

“袖子里捏手指——那是买卖牲口。”小叶正眼都不瞧少祖一眼,冷冷作答,“别废话了,跟我走吧。”

少祖一听“跟我走吧”本是心神摇曳,心想与美女走到天涯海角也无怨无悔,可一想到小叶的剽悍作风以及那些苦不堪言的破差事,他马上放弃了绮丽的幻想而回归残酷的现实,嘴里小声嗫嚅:“……跑堂的也能兼职?”

“反正茶舍还没开张,你就当是到小叶店里去实习吧!”爱爱居心叵测。

“去吧、去吧,把先进的大堂业务学回来,有利于今后的事业。”娜娜为虎作伥。

“一心不能两用,一女不侍二夫……”少祖正满脑子找救命名言的时候,爱爱冒出来一句:“一颗红心,两种准备。”

少祖闻言满头大汗,暴寒。


小叶前面带路,少祖灰头灰脸地跟在后面出了茶舍。爱爱和娜娜凭栏远望,本文第三次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地叹到:“——孽缘啊~”



二、劳动改造


小叶私房菜馆,古镇口味最好的饭店之一,以调味纯正的鲁菜为主,饭庄最拿手的招牌菜就是里嫩外焦的“糖醋黄河鲤鱼”和脆香爽口的“香叶烧猪”,深受食客们的喜爱,生意一直是红红火火,想必小叶老板也早已赚了个盆满钵满,真正的女暴发户一个。

小叶,女,二十来岁,体健貌端,为人仗义、行事泼辣,“姑娘是个好姑娘,就是脾气有点冲”——这是饭庄员工对叶老板的评价。不知道为什么,小叶姑娘总是跟猪过不去,哪怕是看到无辜的猪肉她都气不打一处来,不抢过切菜师傅的菜刀抡上半个小时把好好的猪肉剁成肉泥,她绝不罢手。掌握了叶老板这个怪癖之后,伙计们也投其所好,顺带自己偷点懒——但凡要做肉丸或是肉馅,都请叶老板到厨房检查工作。

叶老板把一个精神极度萎靡的男子交待给大堂经理,说是一个来城里打工的乡下亲戚,特能吃苦,需要好好磨练。那位叫做“红尘”的经理自然心领神会,“走着——厨房干活去。”

……

之后的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谁也不晓得,就知道一到饭店打烊的时间,在叶老板的亲自监工下,一个忙碌的身影在不知疲倦的来回穿梭,像一只勤劳的小蜜蜂。您再瞧,桌子地板抹得那叫一个干净!锃亮锃亮的照得出人影,苍蝇站上面都打滑……伙计们落个轻松,抽烟的抽烟、喝茶的喝茶、晒太阳的晒太阳,本应七八个人的活儿全让一个人干了,仿佛集体失业似的无所事事却又喜气洋洋,谁也不生气。

“嘿,这家伙真行啊,肩扛两个煤气罐还健步如飞!”

“得让这家伙下手轻点,桌子上的漆都快叫他给擦没了~”

“他再这么干下去,你们说叶老板会不会让咱们走人啊?”

“没事儿,这老哥好像就要走了。”

“唉,可惜啊,人才。”

……


逍遥茶舍这边马上就要开张了,爱爱打电话给小叶:“小叶啊,说好了两天,这人都让你领去快一礼拜了,啥时候还呀?我这明天就开张了,等人用。”

“行,晚上放人——那儿,那儿再拖一遍!”估计小叶正在争分夺秒指挥少祖干活,爱爱笑笑,挂了电话。

娜娜站门口布置盆景,看到小叶饭店的伙计买菜回来,赶紧拉过来问:“少祖在你们那好吗?”

憨厚的小伙子很实诚,说:“挺好的,这老哥特别能干活,从不喊累,实在。”

“哦,那就好。”娜娜舒了一口气,又问:“嘿嘿,叶老板没饿着他吧?”

“哪有啊,我们叶老板对他可好了,呵呵~还专门给他开小灶呢!说是吃啥补啥……”

“是吗,那敢情好,都吃啥小灶呀?”

“猪脑。”

“……”


夜幕降临,一个身影扶着墙踱向逍遥茶舍。一进门,把正在商量明天开张事宜的爱爱和娜娜吓了一跳:“你是……少祖?!”

“这么拉风的身形,除了我还能是谁?哎哟……腰疼。”

娜娜赶紧迎上去搀扶,说:“你呀,就这张嘴不肯服输,快坐下喝点茶,我给你拿膏药去。”

“哟,少祖兄弟改造回来了啊,呵呵~”爱爱上前一步热烈握手,“还习惯吧?”

“没事儿,不就是干活吗?小叶这丫头片子还整不死我。”

娜娜拿了一张狗皮膏药过来,“啪”的一声贴少祖身上,“——搞定。”

“大姐,这是脖子啊!你腰长脖子上呀?重贴。”

娜娜一头汗,摸着肋骨找地方贴小广告。

“吃的还好吧?”看这关切的神态,爱爱是真的关心了。

“——别跟我提吃!”少祖脸上透出一丝恐惧,“猪脑的十二种做法,我算是全尝过了,恶心!现在什么胃口也没有,就想喝茶。”

娜娜在爱爱耳旁悄悄说了什么,两人莞尔一笑。

刚巧一老汉挑着两个木桶从门口经过,一边走一边大声吆喝:“豆腐——脑~”

少祖脸色一变:“呃——”



三、通天大盗


“逍遥茶舍”终于开张了,与众不同的精致装修确实吸引了不少的品茗爱好者捧场,进来一饱口福。

爱爱是个没心没肺的疯丫头,也是一个博古通今的怪才,她不仅了解空间的布局、功能、特点等,还对传统文化谙熟于心,用现代的手法来诠释古典中式的装饰元素,这样一来,古典的韵味反倒更加突显——硬是将一间面积仅100来平米的普通房间,布置得中式韵味十足!虚实交错的空间中,窗花、屏风、隔扇、字画、青花瓷瓶各就各位,配上明暗不等的光影,平添了一份东方色彩的神秘意境。实木的太师椅与布艺沙发和平共处,樟木箱子改造而成的茶几围绕在现代沙发周围,高挑时尚的吧台反而是传统的中式条案形象……古色古香中透着简单素雅,使得茶舍的整体效果更有灵性,处处充满生机。


一个月后的某一天,爱爱和娜娜喜笑颜开地在柜台后结账……说白了,就是数钱。

“猪猪,过来。”

少祖转着一块抹布靠在柜台边,睁大眼睛朝柜台里看:“怎么着,老板给长工发工资了?嘻嘻~”

“这是1500元,工资。这是……”娜娜卖着关子,冲少祖眨眼:“喊声姐姐,再给你发点奖金。”

“且~发100块奖金还想捞个便宜。”少祖伸手,大义凛然往柜台上一摊:“——姐。”

“哈哈,赏——”

看着另外的这2000元奖金,少祖的眼睛睁得更大了,马上又满脸狐疑:“奖金比工资还高?!……等会,没有什么别的附加条件了吧?”

爱爱笑呵呵地说:“这一个月,你辛苦了!”

“你们才知道啊,我委曲求全容易吗?”少祖把钱揣进口袋,拍了拍,心情很好。“走,撮一顿去!”

“好啊好啊,咱们请你……吃猪脑!”

少祖:“呃——”


三人正说着话,门外进来一个神态怪异的瘦高男子,嘴里嚷嚷着:“打……打……打……”后面的字儿愣是没说出来。

少祖问:“朋友,您打什么啊?”

男子一愣,脸憋得通红,眼睛一个劲儿的翻白,“我,打……打……打……”

“呵呵,您慢点说,打啥呀?”

“……”

“打电话?出门左转50米,有公用电话亭。”

“不打。”这回倒是说清楚了,看来不是口吃。

打酱油?对面小超市里有,你去那儿。”刚发工资,还外带不菲的奖金,少祖今天的心情特别好,仍在不厌其烦地引导。

男子愈发急了,满头大汗一个劲儿的转圈,嘴里还在那里重播:“我要打…打…打……”少祖活生生给气乐了,唬着脸恐吓:“想清楚,你究竟要打什么?再不说,我可要打人了!”

“——打劫!”

“哈哈哈哈——”众人皆乐,唯独那个可怜的劫匪在发呆。心有不甘,只见他挥舞着手里的东西穷凶极恶喝道:“都什么时候了,还笑?真有不怕死的呀!”

“哈哈哈哈……”

劫匪抬头一看自己手里的打劫工具,呆了——半根黄瓜!


“这位来打劫的朋友,不是我说你啊,子曰:‘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你操跟黄瓜能抢到什么东西呢?谁又会怕你呢?起码,你也得预备根棍子嘛~”

爱爱和娜娜同时朝少祖“呸”了一声,配合很默契,前后误差都不到0.5秒。

那贼以为是呸他,打了一个哆嗦,也终于回过神来,唯唯诺诺地说:“……确实准备了一根棍子,一紧张……我拿错了。”

“刚才那结巴也是紧张的吧?”爱爱不愧是遇事不乱的女中豪杰,沉稳地问了一句。

“嗯。”

“看你年纪轻轻、骨骼精奇的,不像是贼呀?”娜娜很傻很天真地提出疑问,“怎么就干了这行呢?不应该呀……”

“我来打工找工作,一下长途汽车站就发现钱包被偷了,所以……”

“所以来抢钱?”

“不是、不是!……我就想抢点东西吃。”年轻的劫匪低下头,“抢”字说得格外轻,像蚊子在放屁。

“什么?!你进来就是为了抢点东西吃?”

“嗯,……额饿咧,这半截黄瓜还是捡的......”好嘛,都饿出陕西口音来了,跟佟湘玉一样一样的。

看到站在柜台里的娜娜弯腰,小贼惊恐万分,大喊:“——别报警!我真不是贼!求你们,别喊警察来抓我……”

娜娜莫名其妙站直了身子,悄声问爱爱:“怎么了这是……我挠痒痒也刺激他了?”

“呵呵,好了、好了,啥也不说了,我们刚准备出去吃饭,你也一块吧~”爱爱挎上单肩包,冲饿得直喘粗气的劫匪示意。

“谢谢、谢谢……你们真好!”

“对了,你叫啥名字啊?”

“通天。”




本文内容于 11/20/2009 9:42:20 AM 被菩提少祖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