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永远的朋友:俄罗斯再一次以高价把伊朗卖给了美国人

世界王牌 收藏 1 5392
导读:本文出自:新浪博客“七军” 据伊朗报纸17日援引该国一名高级议员的话称,俄罗斯把伊朗当成与美国等世界大国交易的筹码。 就俄罗斯16日宣布推迟修建布什尔核电站事宜,伊朗英文报纸《德黑兰时报》(Tehran Times)援引该国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委员会主席博罗杰迪(Alaeddin Boroujerdi)的评论称:“俄罗斯人的草率言论看起来不寻常。” 多位外交人士称,俄罗斯将布什尔核反应堆当成处理同伊朗关系的工具。 此前俄罗斯和美国总统曾举行会谈,俄罗斯宣布将再次推迟启动承建的伊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出自:新浪博客“七军”




据伊朗报纸17日援引该国一名高级议员的话称,俄罗斯把伊朗当成与美国等世界大国交易的筹码。


俄罗斯16日宣布推迟修建布什尔核电站事宜,伊朗英文报纸《德黑兰时报》(Tehran Times)援引该国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委员会主席博罗杰迪(Alaeddin Boroujerdi)的评论称:“俄罗斯人的草率言论看起来不寻常。”


多位外交人士称,俄罗斯将布什尔核反应堆当成处理同伊朗关系的工具。


此前俄罗斯和美国总统曾举行会谈,俄罗斯宣布将再次推迟启动承建的伊朗布什尔(Bushehr)核电站。上述言论是伊朗议会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委员会成员法拉哈特皮希(Heshmatollah Falahatpishe)对此做出的回应。


伊朗日报(Andishe No)援引他的话说:“俄罗斯官员再一次以高价把伊朗卖给了美国人。”


法拉哈特皮希在谈到梅德韦杰夫奥巴马于15日在新加坡举行的会谈时说:“他们之前还曾勾结起来反对伊朗,例证之一就是推迟承建本应在2009年完工的布什尔核电站……现在我们看到俄罗斯又一次推迟了工期。”


他说:“不幸的是,俄罗斯总是把伊朗当成与其他大国交易的筹码。”




根据以色列情报网站透露,最近俄罗斯普京访问伊朗时,与伊朗精神领袖哈梅内依进行了长时间的密谈,谈话中俄罗斯送给了伊朗很多“礼物”,包括出售米格-29的发动机、图-214等大型飞机以及建设布什尔核电站等。而在这些“礼物”背后最关键的则是提出了一项解决伊朗核问题的方案。虽然这个方案内容没有被完全透露,但是可以分析出来,这一定是由俄罗斯主导的解决伊朗核问题的方案。此前俄罗斯提过类似的方案,诸如在俄罗斯境内浓缩铀、或者有俄罗斯专家组与伊朗共同监督在伊朗境内监督核燃料等等。但据说,这个方案被伊朗总统内贾德拒绝了,因为内贾德坚持认为伊朗是一个联合国成员国,和平利用核能是伊朗的基本权力,不需要任何使伊朗丧失尊严和权力的附加措施。而此举导致了原来伊朗核谈判代表拉尼贾尼的辞职。

作为“蓝血贵族”的高干子弟拉尼贾尼(他父亲是伊朗前议长),虽然是伊朗发展核能的坚定支持者(2003年就是他的母校——伊朗最好的工科院校沙里夫学院的500名大学生最早向政府写公开信要求开发核能的),但他是一位务实的政治家,按照中国人说法就是有“大局观”,因此他倾向于与俄罗斯合作。但是内贾德拒绝了俄罗斯总统普京的方案后,他只好辞职了。随后西方媒体就此大做文章,称内贾德危险的“边缘政策”已经使其更加孤立。而以色列的分析其实更深一层,他们是在探讨伊朗的元老派毛拉们为什么会容忍内贾德长期的“边缘政策”。从表面上看,普京访问伊朗示好是支持伊朗,而实际上恰恰是内贾德的“边缘政策”为遭受西方再次“围堵”俄罗斯提供了一个战略支撑点,至少是双方都是“雪中送碳”。而昨天被西方媒体称为“突访”的俄外长访问伊朗,在崇尚大智慧的伊朗国内很可能再次为内贾德获得了更多的政治支持。

而内贾德的“边缘政策”能玩多久?他为什么在关键时刻更换了革命卫队司令和核谈判代表?这个两个新人与他一样,都是两伊战争中、或者伊朗人称的“八年卫国战争”中的战斗英雄,这三个在战争中成长起来的政治家到底会把伊朗带向何方?他们的历史主动性有多大?他们为什么不惧怕与美国开战?伊朗国内的政治走势在美国强力制裁下如何走?俄罗斯下一步怎样打“伊朗牌”?这些都与中国打不打“伊朗牌”、怎样打“伊朗牌”?应该有很大的关系。


作为伊朗革命卫队的推举上来的总统——内贾德为什么上来就提均贫富的口号呢?革命卫队是一个军事组织,更是一个政治组织。当年在西方和几乎所有阿拉伯国家支持的萨达姆发动的两伊战争中,革命卫队以其的骁勇善战确立了军事上的地位,这里就包括从平民大学生到战斗英雄的内贾德、贾法里、贾利利。但是在战后以拉夫桑贾尼、哈塔米两任总统主导的十几年经济建设中,革命卫队并没有发挥太大的作用。直到2003年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并把伊朗列为重点“邪恶轴心”后,政治影响极大、财力雄厚的拉夫桑贾尼在其儿子(时任德黑兰地铁公司总裁)安排下悄悄会见美国商人,革命卫队才有了机会把一个来首都打工农民工的儿子——内贾德推上总统位置。发展核能是以大学生、年轻人为主的群体最早的主张,也是拉尼贾尼这样有民族复兴情结的“蓝血贵族”实现国家现代化的抱负(他与一些捞钱的贵族后代不一样),内贾德要想在国内实现“把石油收入放到老百姓餐桌上”均贫富的继续革命目标,必然要在核问题上联合这两股力量。加上一批最原教旨的宗教毛拉们的支持(他们一直认为伊朗的***革命不彻底,政府也允许他们另设清真寺宣传他们的理念),内贾德才得以在总统的位置上得以他的运作。


这是不是真实的内贾德呢?


美国前驻伊朗大使威廉·赫·沙利文在其回忆录《出使伊朗》中这样描述了内贾德——这个进城农民工儿子的青少年时代:由于1973年石油涨价,仅有300万城市劳动力的伊朗不得不在巴列维国王宏大的工业化计划中让大量农民进城打工。那些进城的农民工“眼巴巴地望着为进行投机买卖建起来代价而沽的高楼大厦空着无人住,而自己在德黑兰南部的贫民区,十几个人住在一个房间里,他们看到政府官员和中产阶级乘坐着有专职司机驾驶的奔驰车在城里来来往往,自己却因为公共交通严重不足而拼命挤车。他们的失望和不满是大量的,而能使他们感到宽慰的事情实在太少了。”


内贾德这个居住在德黑兰南部贫民区的农民工儿子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以伊朗高考第97名的成绩考入德黑兰科技大学的。1979年,当宗教领袖霍梅尼在巴黎小公园里发出***革命号召时,在大学里的内贾德自然积极投入加入了。因为任何革命都脱不掉均贫富这样的动员。


当然,这只是一个理想视角下的内贾德。而以一个审视政治家的视角来看内贾德,他是不是抓住了美国入侵伊拉克、经济建设中的贫富差距、伊朗年轻人追求工业化现代化的象征——利用核能、伊朗传统文化中对英雄和智慧的崇尚等这些机会,或者说核问题和均贫富只是他的政治手段而不是目的呢?这个问题确实很难说清楚,伊朗人恐怕只认结果,而对于伊朗以外的大国而言,可能只看伊朗能不能给自己提供“打牌”的机会,以及能不能尽快把伊朗划入自己的势力范围。从这个角度看,美国和俄罗斯当下对伊朗截然相反的态度,显得十分有意思。似乎是在把内贾德从一个政治家或者一个理想主义者加政治家的人,变成一个21世纪的政治偶像和政治明星。


在国际关系中,最难的就是真正了解对方国家内部的真实情况,而国家、特别是大国外交政策的微妙变化,却恰恰是其国内情况的反映。如果说伊朗内贾德试图用坚持在核问题上的强硬立场在国内推行“把石油收入放回百姓餐桌上”的均贫富政策的话,那无疑是在伊朗进行一场土改式的底层革命,而这必然遭到国内无数即得利益集团的抵制,所以美国现在将制裁对象对准了革命卫队,同时最新的军事打击计划中的目标也是革命卫队。说穿了,就是以孤立支持内贾德的革命卫队,造成伊朗国内政治生态的变化。对此内贾德只能推行更为强硬的“边缘政策”,因为越是临近战争,政府进行战争动员前提就是必须将利益向广大民众倾斜,此时国内的即得利益集团除了等待内贾德出现重大纰漏,而不能在民族大义面前阻止内贾德将利益向底层民众倾斜的政策。而普京最近狂打“伊朗牌”,实际上也是在与美国摆开一个对抗的架势,进而将国内的资源向发展军工倾斜,以补偿原苏联解体后军工产业停滞、恶化的状况(俄罗斯军工发展现在是第一副总理主抓)。


也就是说,俄罗斯与伊朗之间的相互“雪中送碳”,都有解决国内问题的因素。即压制国内的“右倾依附”政策,或要均贫富或要加速发展军工。

但是从工业化进度和内部遇到的问题来看,中国比伊朗和俄罗斯调整的空间和时间都要大一些、多一些。因此在调整分配差距和加速补偿军工发展滞后的损失上,也许中国还不需要狂打“伊朗牌”或“俄罗斯牌”以制造外部紧张来调整国内的利益格局和资源倾斜方向。也就是说,如果能真正落实和谐社会、产业升级、技术创新、寓军于民这些政策指向,让我们的军工产业都补好航天产业发展的“课”,把中国自己的事情办好,中国比伊朗和俄罗斯应对危机的时间可能会更充裕一些。但是,时间也不多了,有些事情如果只说不做,恐怕到时真的要狂打“XX牌”了。

2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