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


“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去做,您就直说吧,我一定会尽全力完成!”罗森巴赫很有力的回答道。

“这件事情其实很简单,”霍夫曼说:“我要你从今以后全面监视齐楚雄的一举一动。”

“为什么?”罗森巴赫眼中顿时划过一缕不明所以的愕然。

“在我告诉你答案之前,我想听听你对齐楚雄的看法。” 霍夫曼眯缝着眼睛看着罗森巴赫。

罗森巴赫想了一下,回答说:“嗯,他是一个很好的人,总是尽心尽力的照顾统帅阁下,我在他身上没有看到那些变节者们所特有的卑躬屈膝,与之相反,他的身上有一种很奇特的气质,那是正直和善良最完美的结合物,你和他相识的时间越长,这种感觉就越强烈……”

随着罗森巴赫的娓娓道来,霍夫曼额头上不时掠过一缕阴霾,但是他并没有打断罗森巴赫的话,而是一直静静的聆听。

“……总之,我觉得他还算是个可以信赖的人。”罗森巴赫用肯定的言论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霍夫曼冷冷一笑,道:“有人说弗莱舍尔是一条盘踞在统帅阁下身边的毒蛇,必须严加提防,否则稍不注意他就会狠狠地咬上你一口,但是在我看来,眼下最具有威胁的人并不是他,而是齐楚雄,这是一头凶猛的野兽,被毒蛇咬伤,你还有获救的可能,但是一旦被猛兽咬住了喉咙,你就失去了生存的可能!”

“这不可能!”罗森巴赫吃惊地说:“他已经宣誓加入了党卫军,再说统帅阁下不仅对他很关照,而且还救了他的命,于情于理,这样的人是不可能背叛我们的。”

“凡事不能只看表面,”霍夫曼摇着头说:“施蒂尔,我问你,如果你的家人都被我杀了,而我又对你抛出了橄榄枝,这个时候你会怎么办?”

罗森巴赫立刻回答道:“我绝不会和自己的仇人握手言欢!”

“这就对了!”霍夫曼攥紧拳头,狠狠的砸在面前的茶几上,“所以齐楚雄也不可能真正和我们走到一起,他现在的所作所为只是为了实现一个邪恶的目的,那就是寻找机会致我们于死地!”

尽管知道坐在自己身边的人很少犯下错误,但是罗森巴赫依然对霍夫曼的话怀有疑虑,他犹豫再三,还是忍不住问道:“总理阁下,您的话也许有道理,可是万一齐楚雄真的是放下了心中的仇恨,决心与我们为伍,那我们届时对自己的猜疑行为又当作何解释呢?”

“这正是我要你去监视齐楚雄的原因,”霍夫曼说:“统帅阁下对齐楚雄非常信任,不但把这个中国人看成是自己最好的朋友,还力图将其树为自己收服人心的典范,虽然我已经就此事多次提醒过他,但是收效甚微,我担心如果事态照此发展下去,齐楚雄很可能利用统帅阁下对他的信任来达成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所以我必须在统帅阁下身边安插一个得力人手来监视他,如果他真的是死心塌地的投向我们,那就罢了,但是如果他是想趁机做出危害我们的事情来,那我就会毫不客气的将他铲除!”

听到这里,罗森巴赫总算是明白了霍夫曼的意图,但是有些问题却依然困扰着他,“总理阁下,我认为如果要全面监视齐楚雄的一举一动,就应该选择一个平日里和他很亲近的人,比如说路德维希中尉,而且就这件任务的性质来看,我觉得交给盖世太保或许更为合适,但是您把这件任务交给了我,而我和齐楚雄并没有很深的私交,这就意味着我不可能真正贴近他身边,这样一来,这件任务完成的可能性就变得很低……”

霍夫曼对罗森巴赫的顾虑不以为然,因为这早就在他的意料之中,“施蒂尔,我选择你去做这件事情是经过长期考虑的,不错,路德维希中尉的确具备全天候监视齐楚雄的能力,可是他现在已经彻底沦为齐楚雄最虔诚的信徒,如果我把这项任务交给他去做,恐怕要不了多久,他就会把我的话一五一十的告诉齐楚雄。而你刚才提到让盖世太保来完成此项任务这一点我也考虑过,但是事实告诉我,这是绝对不能考虑的事情,艾德斯瓦尔宫与雅利安城不同,那里是统帅阁下的住所,如果我把盖世太保安插进去,而又没有抓到齐楚雄暗中作乱的证据,到时候一些对我心怀不满的人一定会借此大做文章,攻击我在统帅阁下身边安插眼线,妄图图谋不轨,虽说统帅阁下未必会相信这些人的话,但是也难免他不会对我产生猜疑,而这也会对我今后的执政道路造成难以估量的恶劣影响。所以我思前想后,觉得只有把这件事情交给你去做才最为妥当,一来你成为统帅阁下的副官之后,有权利在艾德斯瓦尔宫内随意走动,二来你的职责就是保护统帅阁下的安全,由你来监视齐楚雄的举动,旁人也不好借此大做文章,而这也正好排除了我所有的顾虑。”

罗森巴赫不住的点着头,他对霍夫曼的苦心积虑深感敬佩,“总理阁下,您放心吧,我一定会小心从事,坚决完成您的嘱托!”

“施蒂尔,如果不是迫于无奈的话,我说什么也不会让你去做这件事情,”霍夫曼用带着歉意的口吻说:“弗莱舍尔在统帅阁下身边工作的这些年里,已经建立起一张庞大的利益关系网,他对你接替他的职位这件事情一定会怀恨在心,继而借助这张看不见的网在暗中伺机报复,而齐楚雄目前很受统帅阁下的赏识,如果你没有抓住他暗中作乱的证据就贸然行事,那么必将遭到统帅阁下的怒斥,进而断送掉美好的前程,这些日子以来,我只要一想到这些事情,就感到心里很不是滋味,因为这样做对你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总理阁下,请您不要再说下去了。”罗森巴赫正色道:“勇敢的德国军人从来不惧怕任何挑战,我一定会以自己的行动来证明这一点!”

“好!好!好!”霍夫曼兴奋的站起身,“施蒂尔,你还记得一个名叫斯培林格的比利时囚犯吗?”

“当然记得。”罗森巴赫答道:“翁特林根集中营不就是因为他才引发骚乱的吗?”

“你的记性很不错。”霍夫曼笑道:“我们的统帅阁下对这个人很牵挂,今天还打来电话要我把他送到艾德斯瓦尔宫去。”

“哦,看来这个人要交上好运了。”罗森巴赫说:“统帅阁下一定会优待他,想必从今以后再也不会把他送回集中营,说不定还会像对待齐楚雄那样给他安排一个令人羡慕的职位呢。”

一抹乌云爬上了霍夫曼的额头,他默不作声的走到办公桌角落里的衣架旁,取下军装穿戴整齐之后,便径直走出了办公室。

罗森巴赫不敢怠慢,立刻也跟着霍夫曼走出了总理办公室。令人好奇的是,霍夫曼并没有让其他的随从跟在他们身后,而是和罗森巴赫一起乘上一辆黑色梅赛德斯轿车,风驰电掣般离开了帝国总理府,向着雅利安城外飞奔而去。

六个小时之后,轿车离开了路灯照耀下的公路,驶入一条山脚下的小路,这条小路路况不是很好,路面坑洼不平,到处都是从两侧山峰下滚落下来的碎石,最要命的是,这条小路两侧没有可供照明的路灯,只能依靠轿车自身的照明灯观察前方的道路,在车灯微弱的光芒照耀下,山峰上的岩石变幻出光怪陆离的一面,好似成千上万的地狱魔鬼正趴在山峰上等候猎物送上门来。

眼前的景象让罗森巴赫的心情渐渐变得忐忑不安起来,一路上,他不止一次向霍夫曼问起他们此行的目的地,但是霍夫曼却一直微笑不语,只是不停的打着手势为他指引方向。他对此感到很无奈,心中隐约感觉到自己将要见识到一幕匪夷所思的场景,虽然他并不知道那会是什么,但是直觉告诉他,那一幕肯定不会令人轻松。

时间又过去了半个多小时,随着轿车继续在黑暗中行驶,罗森巴赫发现小路越来越窄,而轿车不断跳跃的里程表告诉他,他们现在已经身处在距离雅利安城两百多公里的地方,而且似乎这还不是他们最终的目的地!

罗森巴赫有些按捺不住了,他偷偷的把探询的目光投向霍夫曼,可是却只看到了一张正在闭目养神的面孔。尽管他知道霍夫曼平时事务繁忙,很少可以得到充足的休息,但是满腹的疑问还是让他忍不住减慢车速,想要对霍夫曼一问究竟,但是他的脚刚一离开油门踏板,就突然听到霍夫曼在他耳边说:“不要停下来,继续沿着公路前进,再有十分钟我们就到了。”

“原来您没有睡着!”罗森巴赫被吓了一跳。

“在一个暗藏危机的世界里,就算是睡觉也要睁着眼睛,这条小路的尽头是一座峡谷,里面的路很难走,所以你最好小心一点。”霍夫曼虽然没有睁开眼睛,但是罗森巴赫却依然感受到一种无形的压力,他把紧张的目光投向前方,发现果然就如霍夫曼所言,小路前方隐隐约约出现了一道深邃而又狭窄的峡谷,峡谷里面不时传来鬼哭狼嚎般的风声,让人听来心惊胆战。

短暂的紧张之后,罗森巴赫就恢复了常态,他稳了稳神,立刻小心的驾驶轿车向峡谷内开去。

轿车刚一驶入峡谷就陷入一片更加深沉的黑暗中,车灯只能照亮轿车前方大约五六米远的地方,罗森巴赫目力所及之处,只见峡谷的地面与他们来时的那条小路一样凹凸不平,到处都是大小不一的碎石,看起来不像是经常有人员来往,他不禁对此心生疑问,这样一座人迹罕至的峡谷里到底藏着什么秘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