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守护:我军唯一在编骑兵 [高清图组]

(新华社记者 冯印澄 摄)



新华网消息(杨雷):内蒙古锡林浩特市东北50公里,毛登牧场。



初冬的草原早已没有了一望无际的绿色,锋利的白毛风刮得人脸生疼,放眼望去,一片枯黄,只有四间小屋和一个用栅栏围起的马圈让人嗅到了一丝生机,屋顶迎风飘扬的红旗显得格外醒目,从很远就可以看到。



这里是中国最后的骑兵挥马扬鞭的战场


最后的守护:我军唯一在编骑兵 [高清图组]

放马(新华社记者 冯印澄 摄)



随着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各种新式武器装备广泛应用于战场,古老的骑兵已逐渐成为强弩之末,我军目前仅象征性地保留了几支骑兵部队,执行巡逻、警戒等任务。驻扎在这片被誉为"天堂草原"的是内蒙古骑兵第二营。



最后的守护:我军唯一在编骑兵 [高清图组]

每年5到9月,是草原最美的季节,也是骑兵马上训练的最佳时机。"可惜你们来得不是时候。"骑兵第二营教导员任志龙有些遗憾地对我们说,"由于天气的原因,部队在9月底就已经撤回锡林浩特市了,只留下几名战士在这里放养战马。"


最后的守护:我军唯一在编骑兵 [高清图组]

黄昏将近,军马“训练”归来在部队草原驻地的马圈中休息。新华社记者冯印澄摄


最后的守护:我军唯一在编骑兵 [高清图组]

军马是“无言的战友”



最后的守护:我军唯一在编骑兵 [高清图组]

军马是战士“无言的战友”。新华社 冯印澄摄

最后的守护:我军唯一在编骑兵 [高清图组]

军马是战士“无言的战友”。新华社 冯印澄摄

最后的守护:我军唯一在编骑兵 [高清图组]

军营中的一名兽医在给军马例行体检。新华社 冯印澄摄

最后的守护:我军唯一在编骑兵 [高清图组]

军营中的一名兽医在给军马例行体检。新华社记者冯印澄摄

最后的守护:我军唯一在编骑兵 [高清图组]

拉战马体检


最后的守护:我军唯一在编骑兵 [高清图组]

黎明之时两位小战士“全副武装”批雪登程放牧。新华社记者冯印澄摄


最后的守护:我军唯一在编骑兵 [高清图组]

例行休检

最后的守护:我军唯一在编骑兵 [高清图组]

两位小战士与战马在放牧途中与草原上的风雪不期而遇。新华社记者冯印澄摄

最后的守护:我军唯一在编骑兵 [高清图组]

放马出圈

最后的守护:我军唯一在编骑兵 [高清图组]

牧马归来的战士正在清点归队的军马。新华社记者冯印澄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