崛起之路 第二幕 铁血联盟 第三章 东亚鏖战 第三节 关于立功

台海争锋 收藏 15 2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5.html


到了夜晚,老天也似乎在欢迎我们回来,竟然止住了连绵不绝、下了差不多快2周的春雨,然而,将近20度的温度,加上空气中弥漫的潮湿气息,让我们这些刚刚从干燥高原下来的人们觉得全身都沾呼呼的,很是不舒服。

我们三个站在阳台上,赵锐不住地挠这挠那。

“李拓、赵锐,这次你们两小子在西藏干得不错!”张立自顾自地点了一颗烟,对着我们说。

“老师,其实也没啥,我也就跟着哥去喜马拉雅山旅游了一趟。”赵锐在一旁轻描淡写地说。

“赵锐,瞧你说的,主要功劳还是老师和白部长的,没有你们的计划,就凭我们这几个泥腿子,啥也干不成!”就我们三个站在一起,我感觉气氛相当不错,最后,我又补充了一句:“老师,程晓是不是前几天跟您联系了?今天上午我们碰头了!”

张立点了点头,朝着夜空吐了个烟圈,最后有些犹豫地说:“李拓、赵锐,有件事你们最好思想上要有准备,就像和你们去日本的那次行动一样,组织上对于你们这次去敌后执行任务的分队,待遇上可能会有些不公。”

听了这话,又看了看张立略带凝重的表情,我轻松地笑了笑说:“老师,你说什么呀?我们能从喜马拉雅山里面回来就很满足了,也挺感激老师您为我们做的一切,什么待遇不待遇的,我压根就没怎么指望。”

张立看了我一眼说:“话是这么说,但你们几个付出了这么多,差点就把命丢在西藏了,我个人觉得组织上对你们的处理欠妥当,这么抹杀你们的功劳的确很不公平?”

“老师,上面到底准备怎么对待我们呀?总不会枪毙了我们吧?有您说的那么严重吗?”我看着张立面色有些难看,半开玩笑地安慰他说。

张立瞪了我一眼说:“要枪毙,上次你私自带着整个连从台湾偷跑回来,就该毙了,还会等到这时候?”

最后,张立叹了口气,把前因后果跟我和赵锐一五一十地倒了出来。

“前天晚上反应部召集开了个党委扩大会,我这个代理部长也被扩大进去了。会上的主要议题是两项,一是传达中央对这次西南战区情报工作与特种作战行动的经验总结,另一项是对这次入藏参战的反应部所属部队进行评功评奖。”

说到这里,张立掐掉手中的烟头,接着说:“在会上,听部长讲,中央战时委员会对于我们反应部在战略情报的甄别和提供问题上,都给了非常高的评价。只是,在关于我们特种部队在西南战区的贡献问题上,委员会专管军事的首长在材料上批示了‘鲜有耳闻,还需加强’这八个字。从字面上看,似乎是对我军特种作战力量的现状不太满意。”

“不会吧?”赵锐听了之后,很不服气地说了句:“没有我们在敌后电磁干扰,他们凭什么炸平亚东山口啊?”

“是啊!再说,我们特种部队已经够可以的了,现在,全国成建制的特战旅,就我们原来的空降兵十六军、十五军两个特种大队,其他血本基本上都丢在台湾了,还有,就是我们旅,还有一大半是新兵呢,能打成这样不错了。”听了张立传达首长的评价,我也有些不满意。

“你们的苦衷,我明白,白部长明白,中央首长也明白。而且你们也知道,咱们白部长的倔脾气,就在首长批示的当天晚上,他就专门让组织处和宣传处的干事连夜整材料,把你们特战一旅突袭印军后方指挥部、防空阵地,还有你们这支深入敌后的特遣队实施具有决定意义的电磁干扰,这些都特别强调了。可最后,你们知道首长说了句什么?他对着咱们白部长说‘望南啊!咱们俩也别挣了,我知道你也不是为自己挣,现在的特种部队都是靠你一手整编出来的,但望南,您好好想想,他们特种兵,有再大的贡献、做出了再大的牺牲,难道还真比得上那些把生命永远都留在高原上的儿女吗?’听了这话之后,咱们部长最后也就没再为了那几个立功名额去坚持什么。”

张立说了这么多,我稍微有些明白了他的意思,但立功不立功,在我个人心底的确没占多大的分量。

“李拓!”张立接着说:“前天常委扩大会上,白部长宣布了一条原则,说是这次入藏参战各部队的军官,原则上不再以战功为缘由,进行职务和军衔的提前晋升。另外,在现有的立功名额分配方面,也必须依照这么个方针,就是‘生者让死者,轻伤让重伤’!”

“呵呵,咱们白部长提的意见很对!再说了,老师,我也没指望去趟西藏,回来就挂中校肩章啊!”我笑着捅了下身旁的赵锐说:“是不是?小上尉!”

赵锐斜着眼睛看着我,阴阳怪气地说:“小上尉?哥,你的校官领章好像也没挂几天吧?”

张立在一旁微笑着看着我和赵锐斗嘴,最后无奈地叹了口气说:“其实,这次咱们特种部队在高原的战绩,首长心里不是不清楚,你们10号凌晨实施电磁干扰成功后,一号首长还亲自问咱们部长,领导这支分队的军官是谁,还说回来要重奖你们分队所有的队员,只可惜,首长也有首长的难处啊……”

“难处?”看着张立犹豫不决的样子,我和赵锐尽管一肚子疑问,但谁都没说话,静静地等着他的下文。

张立看了看我们,最后说:“现在,一些战区机关、老军兵种的将领、学者和官兵,对我们反应部已经产生了一些排斥心理,特别是觉得我们这支“军中之军”大有削弱他们地位的嫌疑。特别是那些从台湾撤回来的主力们,一只眼睛看着自己部队遭受重创,另一只眼睛盯着咱们反应部特种力量迅速发展,而且中央的政策朝着我们这边倾斜得也的确比较厉害,所以难免有些抵触情绪。所以,首长为了照顾大部分军人的情绪,也不得不做出一定的妥协。”

听了这些我想了半天之后,点了点头说:“上面这样考虑也不是没有道理,我们的确也是这次整编的得益者,老师,您现在不也调副师了吗?我和赵锐今年军衔也调了,职务更是一人越了一级。比和平时期快了整整四、五年了。”

张立扭头看看左右无人,低声说:“你们越级晋升,本来就应该是对你们去日本的嘉奖,更何况,你们特战一旅,从正团扩到副师,上到旅长,下到排长,不是什么都没做,也在扩编中越级提拔了吗?”

“老师,说这些都没意思了,你应该了解我和赵锐的,我们俩都不是那种很有进取心的人,在个人进步方面不会有过多的考虑,也没有太大的追求。”我轻松地说:“我现在都正营了,再调个副团就可以自主择业了,将来仗打完了,回老家钓钓鱼,养养老,很满足了!”

“行了,你心里怎么想我不管,今天晚上来你们旅,我是专门来送礼的!”张立说。

“送什么礼?不是又要上前线了吧?老师,您可要体谅兄弟们啊!今天早晨我们可还在喜马拉雅山里面呢,总得让我们休息几天吧?”说实话,无论是心里,还是身体,无论是从个人角度,还是着眼我们一营,我都的的确确不想这么快就重返战场。

“上前线,暂时可能还不至于,不过送不送你们上前线,现在我说了也不算,白部长说了也不算,是美国人说了算。他们的主力30万人都顶到杭州了,到时候他们跑过来踹你屁股,你总不能不理吧!”张立无奈地说:“其实,我这次来,白部长专门嘱咐我,让我来做你们旅长、政委思想工作的。”

“呵呵,老师,您啥时候也做起政工干部来了?”

“嗨,别打岔,这次分到你们旅的立功名额,总共只有35个:5个一等功、10个二等功、20个三等功。”

“这么少?光我们一营就牺牲了近20个兄弟,这点怎么够?就是放在平时,一个旅年终岁尾的立功名额也不会这么少啊!”听到这话,我顿时觉得非常惊讶。

“哦!不能和平时比,这是战时功勋,分量重。另外,烈士一律记一等功、重伤员,只要不是自残的,一律记二等功,不计入立功比例。”张立给我解释道。

“哦,那还凑合!”我和赵锐对视了一眼说。

“另外,对你们特战一营格外照顾,因为你们一营在5月10日凌晨的大撤退中担当侦察尖兵部队,所以西南战区专门给你们让了10个二等功的名额,白部长和我商量着,按照倾斜基层部队的方针,还从我们反应部机关腾了3个一等功的名额给你们,而且指定给你们这次突入敌后的分队人员。”

“唉!二桃杀三士,老师啊!这哪是什么礼物啊?这不分明是白部长他老人家在为难我嘛!”我叹了口气说。

“李拓,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怎么分配我不管,反正礼我是送到了!”张力板着面孔说。

“老师,这个回去了我跟我们联合国的常任理事们商量着解决!我和赵锐刚从山里面爬出来,您就给我们透透底,东南这边打得怎么样了?”我提出了我最关心的问题。

“今天没看报纸吗?”张立问。

“看啦!”赵锐插嘴说:“说美国侵略者及其走狗被我们伟大的中国人民拖入了人民战争的泥潭中而不能自拔!”

张立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最后叹了口气,我发现,他的脸上阴云密布,格外凝重……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