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交通"钓鱼"执法是执法犯法

上海交通"钓鱼"执法是执法犯法

最近央视播放的《密战》中,在美国讲学的中国教授被经济间谍以同学身份约会的办法"钓"出来,又以帮照相为由"钓"取教授的指纹,达到秘密窃取教授电脑中秘密的目的。这种"钓鱼"方法同上海交通"钓鱼"执法如出一辙。为什么上海交通"钓鱼"执法却在法庭上失败?而在刑事案件和国安案件中,这种以线人或侦察员扮作的"钓手"来"钓"取证据的行为是合法的呢?

我借此说二点:一、上海交通执法部门是一个行政执法单位,虽然,交通执法部门和公安执法部分都是政府的行政机关,但是,他们两者之间却有着根本的区别。公安机关既是政府行政机关,又是国家授权的司法机关,公安机关不仅有行政执法权,还有司法执法权。也就是违法犯罪案件侦察权。而交通管理机关是政府的一个单一的交通执法部门,这个部门只有交通违法行为的调查权。调查权是一种公开的取证行为。而侦察权是具有秘密取证的行为。 纵观上海交通执法机关花钱雇请社会人员当"钓手"来侦察黑车,这种取政行为是一种秘密的取证行为,这种行为已经超越了交通行政执法的权限。这种执法行为也就具有一定的违法性。二、上海交通执法机关在执法过程中存在严重的官僚主义作风,工作不认真、不仔细、不严谨。假如,他们能够到当事人的单位,或者居委会,或者当人提供的证人,或其它方面去作进一步的调查取证,以证实当事人是否是黑车车主,如果他们这样做了,也许事情就会是不一样的。这是其一。上交执法机关在交通执法中执法指导思想存在严重的问题,他们把查黑车当成了本部门刨收经济效益的有效手般,不是以法来整顿交通市场。他们只知通过重罚,来获得本部门的最好的经济效誉,不注重法律效益社会效益,是和谐社会法治社会的杂音。这是其二。能够为上海交通执法机关举证当事人是非法营运的唯一证人,就是交通执法部花钱雇请的社会闲杂人员,一方面他们不具有法定的执法者的资格,不是合法的证人,而无法举证;另一方面"钓手"是以病人求助的方法来引诱当事人的,但凡具有一点社会公德的市民都是会被引诱的。因此,以此作为认定当事人为非法营就存在不确定性,换句话讲当事人也可能是无辜被罚。这是其三。上海交通执法部门花钱雇请"钓手"采取以病人求助的办法来引诱当事人,这种办法本身就是一种违法的行为,其引诱人不可以作为上法庭的证人而当庭作证的。

上述二点,上海交通部门执法犯法必败无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