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合作升至全球层面


[德新社北京11月18日电]美国总统奥巴马今天会见了中国总理温家宝,他的首次访华之旅随即结束。在这次访间中,美中两国都承诺在重大国际问题上保持战略合作。


奥巴马说:“在过去的几天,我们双方举行了富有成果的会谈。胡锦涛主席和我都同意要加深美中两国之间的战略伙伴关系。之前,美中双边关系重点仅放在经济和贸易问题上。今后,双边关系还应扩大至其他一系列全球问题。在这些问题上,美中的合作很重要。”


奥巴马和胡锦涛17日承诺,美中两国要在金融、气候变化及其他国际问题上保持紧密合作,并举行定期对话。


在《中美联合声明》中,中美承诺在贸易、军事关系、反恐、朝鲜、伊朗、巴基斯坦阿富汗及其他一系列问题上保持更紧密地合作。


[香港《南华早报》11月18日报道]题:对话超越中美关系 涉及全球议题


中美分析人士称,在昨天中美领导人峰会上,双方谈及的国际和地区议题范围空前广泛,表明世界上两个最大的国家已将彼此合作提升至更具全球性的水平上。


尽管未取得重大突破,但分析人士认为,是双方在从气候变化到核不扩散以及对经济采取共同努力等方面作出的承诺的范围非常广泛。


香港大学政治与公共行政学系教授胡伟星说,两位领导人就国际议题进行了广泛讨论,此前他们主要讨论了有关双边关系的问题。


这名香港大学的学者说:“中美峰会过去的重点在于诸如台湾问题及人权问题等双边议题。这些议题仍然重要,但随着双方希望把重点更多地放在更重大的战略合作及建立共识方面,这些议题逐渐被放在一边。”


“在许多议题上,中国和美国均明白彼此的底线。它们的期待很务实。”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金灿荣说:“尽管许多重要议题仍悬而未决,但昨天的峰会显示,在解决世界议题方面,中国是一位‘发挥作用的伙伴’,而非仅仅是一个利益攸关方。”


“战略互信”提升中美关系


[西班牙《国家报》11月16日文章]题:奥巴马和胡锦涛制定双边新时代议程


奥巴马和胡锦涛今天竭力强调合作,以便证实一个无可辩驳的事实,即世界将重返两极化格局,美国和中国掌握着解决世界上大多数问题的权力。两国首脑已经认可了这一点。


奥巴马和胡锦涛这次会谈的最大贡献就是中美之间相互认可,尽管还存在着许多分歧,但两国注定将互相理解。对此,奥巴马认为“一国的成功并不一定要以另一国为代价”。


抱着这一目标,两国提出将于明年夏季举行第二轮战略对话。正如对话机制诞生之初所定下的基调,中美两国集团是世界决策的真正中心。


[《日本经济新闻》11月18日文章]题:“美中时代”如履薄冰


美中首脑时隔12年再次发表联合声明本身就很有意义,因为将中国视为竞争对手的布什前政府就没有发表过联合声明。这次声明的关键词是“战略互信”和“积极全面的中美关系”。


日中联合声明的关键词是“战略互惠关系”。美中之间的“全面合作”和“互信”,比日中合作的视野更为广阔。近年来,美中两国之间的关系越来越深入,如果不能相互信赖,政策和外交都将陷入僵局。从防止美元资产贬值的角度看,中国希望美国经济早日恢复,而美国也希望中国这个巨大的消费市场早日强大起来。两国之间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法国《论坛报》11月16日报道]题:北京和华盛顿想要打造未来世界


正如奥巴马在动身前所说的那样,中美关系将打造21世纪。奥巴马昨天还强调,“美国不谋求遏制中国。相反, 一个强大且繁荣的中国的实力上升能够成为国际社会的一支力量”。


因此,对中国来说,问题也不在于取代美国的超级大国地位,而是与华一携手努力,以便共同对世界进程产生影响。中国已经赢得分数:据出席之前20国峰会的一些国家说,事实上正是由中美组成的两国集团在进行操纵。


中美协调决定世纪走向


[日本《产经新闻》11月18日报道]题:美中首脑会谈预示G2时代到来


17日在北京举行奥巴马与胡锦涛的会谈让人预感到G2时代的到来。可以说这是美中共同应对全球性问题的体制,在中国这被称为“中美共治”。不管实际情况如何,我们可以把这场会谈看作是美国一超独霸时代的终结。


奥巴马之所以要强化和发展与中国的关系,并不仅仅因为中国是增长最快的亚洲市场的核心。中国的国际问题专家认为,美国要想卸下布什前政权从9·11开始就背上的包袱,就少不了中国的合作。


最直接的就是伊拉克阿富汗巴基斯坦问题,间接的则是伊核、朝核问题。也是出于这样的预期,奥巴马把建立和增进与中国的互信放在了最优先的位置上,由此进一步要求中国承担起与其地位相称的国际责任。


[日本《朝日新闻》11月18日社论]题: G2时代的深化与局限


奥巴马总统这次访问亚洲,日程最长的一站是在中国。中国方面以胡锦涛主席为首的几乎所有高层领导都参加了迎接。这似乎象征了被称为“美中G2”时代的到来。


美中经济关系已经深入到难以割舍的程度。正如两国首脑强调的那样,如果没有两国的协调,将无法解决21世纪的全球问题。


比如气候变化问题。美中两国一致同意争取在下月举行的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15次缔约方会议上达成具体和富有成果的协议。


对子奥巴马强调的“无核世界”,双方希望明年的《不扩散核武器条约》重新审议会议成功举行,并承诺早日批准《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


在世界经济复苏迹象尚不明朗的背景下,双方一致反对任何形式的保护。


日欧担心自己被边缘化


[日本《每日新闻》11月18日社论]题:美国肩负敦促中国负责的责任


奥巴马政府显然倾向于重视中国。但如果在亚洲构筑仅由美中构成的协调体制,那不正是亚洲版的G2构想吗?这不利于亚洲地区的稳定。


在印度等国,中国威胁论早已甚嚣尘上。最近胡锦涛主席在访问马来西亚时视察了马六甲海峡,显示出对印度洋的关心。由此带来的影响今后仍将挥之不去。美国国内保守派甚至认为,“中国不可能放弃扩张势力的野心”。


美国外交关注亚洲,这一动向值得欢迎。中国的影响力与日俱增,也属理所当然。但如果这导致霸权争夺或是最终形成仅以美中两国构成的协调关系,则会破坏地区稳定。


[俄罗斯时事评论网11月17日报道]俄政治形势研究中心副主任亚历山大·沙季洛夫指出,和俄罗斯一样,美国秉持最大限度的务实政策。不应忽视布热津斯基有关“中美国”的建议。因为美国外交认识到单极政治已经成为过去,谋求寻找与中国这个世界第二大国之间最有利的关系模式。


他说,这种情况会对俄罗斯和统一欧洲构成一定威胁。今天欧盟一些政治家主张撇开美国成立自己的武装力量、制定自己的外交方针是不无原因的。


[德国《世界报》11月17日文章]题:中国和美国——最后的超级大国


因为亚洲行程,奥巴马不得不让希拉里代表自己出席柏林墙倒塌20周年的庆祝活动。这表明对美国来说欧洲正在失去意义,而亚洲的重要性则在增加。


自柏林墙倒塌和华约解体以来,德国和欧洲不再是美国关注的中心,这是毫无争议的。同样,美中相互依赖程度的增加也毫无疑问。


在奥巴马访华期间,两国集团的想法似乎初步显现——最后一个政治军事超级大国和远东最大的经济大国、正在崛起的巨人是新的轴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