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82.html


攻击失败后,267团团长叶博霖将队伍重新组织过,再次下达进攻命令,但日军火力实在太猛,各种武器喷射出的弹迹织成了一道严密的火网,冲锋的官兵们前赴后继,火网下留下了无数中国官兵的尸体,但始终无法突破,进攻再次以失败告终。


眼见硬攻很难奏效,只会徒增伤亡,叶博霖改变了战术,决定集中火力掩护,由人抱着炸药包或者集束手榴弹去炸掉据点,爆破任务交给了谢冀的1排,他环顾了一下,飞快地爬到正躲在田埂后面的一个身材矮小的士兵身边,递给他一个炸药包,说道:“伙计,看到那个机枪眼没有,从左面绕过去,炸掉它。”


年轻的战士没有说话,接过炸药包夹在腋下,谢冀又在他肩上轻轻拍了一下,说道:“伙计,就看你的了。”


那战士点点头,伸手扶了一下头上的钢盔,然后跃上田埂,飞快地向前冲去,才冲出几米远就被一颗机枪子弹打断了大腿,他惨叫一声倒在地上,日军机枪手毫不留情地又对着他一扫,子弹打穿了他的身体,将他打得如同筛子一样。


此后,一个又一个战士不顾一切地抱着炸药包试图穿过敌人的火力网去炸据点,但都接二连三地倒在了途中,根本无法靠拢。谢冀火了,抱了一个炸药包亲自去炸。凭着经验,他一路连滚带爬,好几次子弹都和他擦身而过,眼看着已经接近了据点,一个咬定了他的日军狙击手开枪了,子弹洞穿他的钢盔打中头颅,他顿时倒地不动了。


攻打镇子的战斗同样激烈,左凌峰命令266团在南面佯攻,268团从西面发起强攻,不惜一切代价拿下镇子,摧毁敌人的炮兵阵地,端掉日军指挥所。


等266团佯攻开始,把敌人的火力吸引过去之后,游龙下达了攻击命令。官兵们冲到离镇子百米远的时候,敌人的迫击炮响了,紧接着机枪叫了起来,开始是1挺,接着有8、9挺,然后步枪也加入了。“哒哒哒”“噼噼啪”的声音中,不断有人倒下来,有的就此不动,有的痛苦地呻吟喊叫,卫生兵和担架兵奔跑着,竭力把他们救下战场。有些没经验的新兵见子弹像蝗虫一般,密密地飞过来,本能地就想卧倒躲避。1营3连连长董云鹏见一个士兵迟疑着,似乎想找地方躲,冲锋的时候停着不动,那简直是给敌人当靶子,董云鹏情急之下,抬起脚就在他屁股上一踢,大声喝道:“快给我冲!愣着干什么?想找死啊?快冲!脑袋埋着点儿!不要跑直线!”


那士兵叫范德民,是个新兵,在长沙会战后补充来的,来部队还不到2个月,他来自贵州山区,是个老实本分的庄稼人,生平第一次到县城,就是他入伍的时候。到了部队,握惯了锄头的手,怎么也摆弄不好那枪和手榴弹,而连排长们操着难懂的口音,一股脑地灌输给他的各种步兵规则、战场行为让他头昏脑胀、不知所措。等到上了战场,大炮震耳欲聋的巨响,机枪、步枪、手榴弹和迫击炮的合奏,已经让他那习惯了安静平和生活的脑袋吃不消了,而当他看到前面有个人被炮弹弹片削断了脖子,脑袋骨碌碌地滚到他脚下时,顿时吓得双腿发软,不由自主地大叫起来,同时胸口剧烈地翻腾,直想呕吐。他像一个受了惊吓的小孩子一样,忘记了自己该作什么,而只想找个地方躲起来。


同267团一样,268团的战斗进行得也很艰难,前三次冲锋均告失败,战场上留下了无数将士的尸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