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贲——抗战铁血军人传奇 第七篇 重聚陪都 第二十六章 4

寒岫冷月 收藏 2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96.html


晚上睡得早,醒得也早,第二天天一亮大家就起来了。虽然不抱多大的希望,白敬文还是和副校长吃过早饭就赶着去了民生公司,他们决定不去售票窗,直接去经理室找经理说明情况,看能不能尽早安排。


好容易穿过拥挤的人群到了经理室,门关着,门外已经站了不少人,他看见其中一个身材高大,气宇轩昂,穿着西装,戴着一副金边眼镜的中年男子,正是《金陵晚报》的社长汪明之,叫了他一声:“汪社长。”

汪明之看到是他,忙挤出人群,说道:“白校长,一年不见,别来无恙吧?”

“侥幸躲过了日本飞机的炸弹,汪社长也是到重庆吗?”

“是啊,我已经跑了好几天了,实在买不到票。这么多人留在这里,每天的开支都不得了,等下去不是办法,所以来和经理交涉一下,看能不能通融。”

白敬文看着门口的一大群人,心想恐怕不好通融。8点钟,经理准时来了,一露面就被人群团团围住,争着跟他说话,焦急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

“经理,我是兵工厂的,我们运的设备都是从国外进口的,是维系军队作战的命根子,你可得优先考虑我们哪。”

“我是钢铁厂的,我的机器设备在码头上日晒雨淋的都生锈了,得赶快运走才行。”

“我是国防研究院的,------”

“经理,请考虑------”

经理举起双手挥舞着,大声喊道:“大家静一静,静一静。请听我说。”

听到他的喊声,大家安静下来,都眼巴巴地望着他,看他说什么。

“我理解大家的心情,知道你们很着急,不说你们急,我也急,我们公司的人都急,都想把大家一下子全送走。我们的船是一刻不停地在跑,可是公司只有22艘船,眼下要走的人,要送的货那么多,我们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请大家理解一下,我们会尽量把你们送走。”

“我找了多少次了,每次你都这么说,”一个军官大声嚷道:“等、等、等,我都等了10天了,你这样子要我等到猴年马月,我不想傻等了,今天你无论如何也得给我安排。”

“近期的航程已经满了,我没有办法------”

“没有办法给我想办法。”军官不耐烦了,掏出手枪对准他,威胁说:“反正你得让我走,不然的话,我认得你,子弹可不认得你。”

一个衣冠楚楚、文人模样的男人开口了:“军官先生,有话好好说,不要这样,经理也有他的难处,互相理解一下,啊。国难期间,大家要精诚团结,团结才能抗日嘛。”

“我不是为抗日是为了什么,难道是为我自己啊?你知道我押送的是什么吗?是生产火炮的机器,没有火炮,拿什么抗日,拿脑袋去撞啊?”

“我知道大炮很重要,”经理无可奈何地说道:“可是我们眼下要运的这些东西,哪一样不重要?兵工厂,钢铁厂,航空站,电厂,都是抗战需要的,另外那些博物馆的珍贵历史文物,科研单位的研究设备,政府机关的文件、档案资料等等,都损失不得。除了东西还有人,我们的伤兵、难童,能够丢下不管吗?兄弟我还是那句话,请大家理解,我们一定想办法把大家尽快送走。现在,请大家先回去吧。”

白敬文听了这番话,联想起城里的状况,知道他说的是实情,再等也无用,只得走了。

白曼琳呆在庙里无事,就给张一鸣写信,说她已经到了宜昌,路上平安无事,请他不必担心云云。其实她也知道战争期间,邮路并不通畅,很难说他能否收到,所以每到一处她都要寄出一封信,心想他总能收到一封吧。写完,她拉了一个女生陪她进城去寄信。把信交出去,走出邮局,她听见前面传来一阵当当当的锣声,以为出了什么事,拉着那个女生一起循着声音走过去。在一个三岔路口,一个50来岁的汉子手上正拿着个铜锣在那里敲打,他的脸色愁苦,满面风尘,身上穿着补丁摞补丁的衣服,头上戴着变了型的破毡帽,身边站着一个姑娘,大概18、9岁,身材窈窕,面目俊俏,穿着蓝布旗袍,梳着一条油光水滑的大辫子。


看见大家围过来,汉子说话了:“各位先生,各位太太,各位小姐!既然开了场子,就叫我这姑娘给大伙儿唱支小曲吧。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香姑娘,快过来,来唱一段,我来拉琴。”


他拿过一把胡琴,坐在一个木箱子上拉了起来,琴声幽怨,如泣如诉,是《流亡三部曲》的第二曲《离家》。随着琴声,姑娘应声唱道:


泣别了白山黑水,走遍了黄河长江,

流浪,逃亡,逃亡,流浪,

流浪到哪里?逃亡到何方?

我们的祖国,整个在动荡,

我们已无处流浪,已无处逃亡。

哪里有,我们的家乡?

哪里有,我们的爹娘?

百万繁华一朝化为灰烬,

从前欢笑而今尽付凄凉。

说什么你的我的,分什么穷的富的,

敌人杀来,炮毁枪伤,

到头来都是一样。

看,火光又起了,不知多少财产毁灭,

听,炮声又响了,不知多少生命死亡!

哪还有个人幸福?哪还有个人安康?

------


姑娘的歌声哀婉动人,令人心碎。白曼琳听了,想起自己也是飘泊异乡,无家可归,不禁心里一阵凄楚。一曲唱完,她掏出钱掷到场子里,其他的人也纷纷给钱。汉子对着大家打躬作揖,连声道谢。


等大家丢了钱,他接着说道:“如今正是国难当头,咱们虽然是走江湖的,可总也有一点爱国心,除非昧了天良去当汉奸。现在我让这丫头唱首抗日的曲子,也表达表达咱们的决心,咱就盼着早点把东洋鬼子赶出去,大伙儿也好早点回家。好了,闲话少说,香姑娘,唱起来吧!”


姑娘开始唱《旗正飘飘》。


旗正飘飘,

马正萧萧,

枪在肩,

刀在腰,

热血似狂潮;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