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美国要保持十二分的警惕!

davychinese 收藏 0 8
导读:以“新思维”著称的美国总统奥巴马,就职不到一年,即对中国进行不同寻求的长达四天的访问。更令人感到非同凡响的是他向中国打出的阵阵“糖弹”:亚洲之行的首站日本即公开声明“不谋求遏制中国”。来到中国后又声明“世界上除非美中两国一致,不然能够解决全球的挑战是极少的”。他和中国领导人会晤的成果,就是美中两国怎么共同发挥领导作用而达成一致。当然他也没有忘记大力赞美中国的成就:中国使得亿万人民脱贫,而这种成就是人类历史上史无前例的。最后,仿佛为了彻底取悦中国,他以非常中国的方式表示 “我们不寻求把任何政治体制强制给任何国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以“新思维”著称的美国总统奥巴马,就职不到一年,即对中国进行不同寻求的长达四天的访问。更令人感到非同凡响的是他向中国打出的阵阵“糖弹”:亚洲之行的首站日本即公开声明“不谋求遏制中国”。来到中国后又声明“世界上除非美中两国一致,不然能够解决全球的挑战是极少的”。他和中国领导人会晤的成果,就是美中两国怎么共同发挥领导作用而达成一致。当然他也没有忘记大力赞美中国的成就:中国使得亿万人民脱贫,而这种成就是人类历史上史无前例的。最后,仿佛为了彻底取悦中国,他以非常中国的方式表示 “我们不寻求把任何政治体制强制给任何国家”。


然而,正如美国资深外交家基辛格所明确宣扬的:“国际关系没有道德的空间”。奥巴马的阵阵糖弹并无法掩盖中国是当今世界最大挑战者这一事实。就在奥巴马在华极尽美言一刻,民意调查显示,71%的美国人认为中国在经济上是威胁,51%的美国人认为中国在军事上威胁。这恐怕才是美国(民意)对华的真实定位。其实美国对中国战略如何,不妨看看另一个大国俄罗斯的命运。苏联之后的俄罗斯,无论是制度、文化、宗教、种族都与西方相同或有着相当的同源化,然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却对俄罗斯上下其手,甚至外围也大搞颜色革命。尤其以乌克兰的橙色革命最为典型。而俄、美围绕乌克兰进行的博弈,也促使世人反思未来的中国民主化道路。


2004年乌克兰大选在“独立”候选人尤先科和时任总理的亚努科维奇之间进行。第一轮投票结束后,亚努科维奇宣布获胜,俄罗斯迅速表示承认和祝贺。但相反的,尤先科及其支持者认为选举舞弊,美国、欧盟等西方国家也罕见地宣布不予承认,要求重新再选。随后乌克兰出现全国性的抗议运动,并最终进行了第二次选举,尤先科取得胜利。由于尤先科的支持者均佩带橙色标志,史称橙色革命。


乌克兰的民主化给了周边大国介入的契机。无论是俄罗斯、还是美国、欧盟均积极参与期间,虽然是乌克兰一国的选举,实是背后各种政治力量的激烈角力。尤先科长期定居于美国,他的太太是美国出生的乌克兰人,具有美国国籍,而且还担任过美国助理国务卿的助手。在2004年总统大选中,她被指为中情局人员,密谋把其丈夫的选举内情传给美国政府。尤先科虽然号称是独立候选人,但却得到了西方以各种名目实施的全力支持,金额高达六千五百万美元。这些机构包括美国外交部、美国国际开发署、美国全国国际事务民主学会、国际共和协会以及非政府组织自由之家和亿万富翁乔治·索罗斯的开放社会研究所。美国联邦政府资助的全国民主基金会甚至从1988年开始就支持乌克兰的非政府民主建设活动。曾有人质疑,中国实行民主化后,反对党极其弱小,怎么会成气候,怎么会和中共竞争?中共即使实行了民主化,仍然会长期执政。然而以乌克兰为镜,只要有西方的支持,反对党从无到有是极为容易的。不过需要说明的是,无论美国还是欧盟各国,选举法都严格规定:禁止任何外国资金介入本国大选,以免本国政治被他国控制和影响。


至于亚努科维奇一边则得到了俄罗斯的全力支持。在选举前和选举中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多次会晤库奇马和亚努科维奇。在官方结果被发表并被质疑时普京多次相亚努科维奇致贺。在选举过程中俄罗斯官方媒体对亚努科维奇的报导非常正面,而且亚努科维奇有许多与克里姆林宫相接近的俄罗斯顾问。许多观察家同意亚努科维奇获得了俄罗斯国家控制的经济系统的巨大支持。甚至外界都怀疑俄罗斯与尤先科的中毒事件有牵连。


实际上,乌克兰的民主成了俄罗斯和西方博弈的载体。西方为了进一步遏制已经民主化的俄罗斯,防止它再度复兴,便全力扶持周边小国。而俄罗斯为了自卫,也只能在周边国家中扶持自己中意的政治力量。因此,这究竟是一国民主的选择还是周边强国的选择不也就一清二楚了吗?


中国如果实行民主化,也将不避免的遭遇周边强国的介入。无论是美国、欧盟、俄罗斯、甚至日本和印度都会借民主对中国全面渗透。事实上,这一幕在中华民国时期已经上演过。苏联支持南部的孙中山,日本支持东北的张作霖,英国、美国支持长江流域的吴佩孚。北洋军阀则得到西方各国不同程度的支持。目前的中国,海外有已被西方收养了二十多年的各种异议群体,国内则有曾在美国留学、担任各种访问学者对西方价值观全力拥抱的知识群体。一旦民主化,考虑到中国内斗、内耗的传统,中国出现尤先科的速度远比乌克兰要快的多。就是现在,美国民主基金会都把大量的资金用于支持香港的民主派,而且毫不掩饰,在其网站上透明公开。这就是为什么民主派一再要求特首普选,甚至在人大释法2017年直选特首后,仍不罢休,还要继续角斗下去。不妨试想,有美国支持的民主派假如在选举中获胜,会以谁的利益为考量?搞乱了香港对美国当然无损,受损的只能是谁?是七百万香港人民,是十三亿中国!


其实如果西方真的是出于对民主的追求而大搞颜色革命,中国还真未必需要过虑。然而,正如去年共和党候选人麦凯恩提出的“国家利益至上”的竞选口号一样,美国的一切都是为了本国利益。在美国眼里,世界上只有两种民主:一种是美国喜欢的民主,一种是美国不喜欢的民主。对于不喜欢的民主,美国甚至会用军事独裁来代替它。伊朗民选政府就是1953年被美国推翻的(今年六月四日奥巴马在埃及演讲时再度公开承认),后来支持巴列维王朝。1964年推翻巴西民选政府,建立长达二十年的军事独裁。1973年支持推翻民选的智利阿连德政府,建立军事独裁。可以说谁要相信美国支持民主,实在是可笑、可叹、可悲。


冷战后,能够成为美国潜在对手的只有两个国家:一是俄罗斯,一是中国。印度由于深陷长达六十年的民主泥淖,到现在越发展穷人越多,越腐败,越混乱,根本无法对美国构成威胁。为了遏制俄罗斯,美国热衷于在乌克兰、格鲁吉亚搞颜色革命。过去还扶持叶利钦,等到普京上台,俄国再度铁板一块,就只能寻求外围突破了。对中国则一方面收留各种异议人士,另一方面支持台湾、西藏和新疆的分裂势力。今年被指七五新疆骚乱幕后黑手的热比娅就是被美国拿利益交换“营救”出去的。当然从美国眼里来看,中国现在比俄罗斯还危险。俄罗斯到现在还在消化民主后遗症,而中国已经成功崛起,给全球提供了另一个选择。政治最害怕的是有可选择性。苏联冷战时对西方的最大威胁不在于核武器,而在于提供了另一个制度选择。不仅如此,中国在政治制度上、宗教信仰上、种族上都是“异类”。


中国和俄罗斯不同,俄罗斯民主化的后果只是失掉了人口和国土面积都只占少部分的区域,俄罗斯族本身仍然占据广袤的空间和丰富的资源。而中国虽然汉、藏、维等族历史悠久,但中华民族形成的历史太短(梁启超在上世纪初才第一个提出“中华民族”概念),仍然没有形成稳固的民族共识,一旦民主化,失去的将是占国土面积70%的少数民族地区。此时,汉民族的生存空间都成了问题。虽然对于中国是灾难,但对于美国等西方国家却是梦寐以求。现在美国明里暗里支持台独、藏独、**,而台独、藏独、**和美国都支持中国民主化,其中的玄机还用的到多说吗?这次奥巴马访华,颗颗糖弹的背后仍然不忘《对台关系法》,仍然不忘提起与美国利益无关的达赖,其遏制用意还不是昭然若揭吗?


songluzheng


《联合早报网》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