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流泪的别进来看)赵四小姐陪张学良软禁的72年

纳粹帝国__元首 收藏 6 176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哭别幼子她不敢回头


1939年秋,陪伴张学良过囚禁生活的于凤至患上了严重的乳腺癌,必须马上出国就医。于是,张学良提出由赵四前来接替。张学良的请求虽然得到蒋介石的批准,责成戴笠亲去办理,但戴笠却不相信赵四能来。其实不仅是戴笠有此想法,很多人都是心存疑惑:赵四小姐会放弃奢华的生活来深山野林中陪监吗?


此时的赵四正与爱子张闾琳定居在繁华的香港,并且生活得很是舒适。以她当时的情况:年仅28岁的青春年华,舒适安逸的生活环境,可观的财产,足可以让她过着逍遥自在的日子。还有一点,就是赵四一直都不是张学良明媒正娶的夫人,她完全有理由不去陪着这个落寞的将军过凄清的囚禁生活。当然,她不去陪伴张学良还有一个最好的理由,任谁都说不出半个不字来,那就是,她和张学良的爱子闾琳还不满10周岁,离开母亲无法生活。


当收到千里之外的电报时,赵四心急如焚。她知道,正在危难中的张学良,此时此刻最需要爱人的抚慰和照顾。于凤至赴美就医,能与张学良朝夕相伴,服侍他、安慰他的只有自己,自己也许就是他活下去的唯一精神支柱了。


可是,转念一想,赵四又犹豫了。儿子闾琳不满10岁,既无能力独立生活,也无亲人在香港照顾,而赵四将要去的幽禁之地,条件恶劣,无辜的闾琳是不能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的。如何妥善地安置儿子,成了困扰赵四最大的难题。在苦苦思索中,赵四想到了张学良的美国朋友伊雅格。


赵四秘密地去了美国,找到伊雅格。之所以是秘密的,是因为孩子的行踪必须对外封锁,以免遭到意外的加害。


托付容易别离难。当知道妈妈就要远渡重洋、离他而去的时候,闾琳突然就像脱缰的野马一样,一面失声痛哭,一面不顾一切地扑到妈妈的怀里,紧紧抱住妈妈的腿不放,哭喊着:“我不在美国,我要跟妈妈走,妈妈去哪我去哪!”赵四看着已哭成泪人的爱子,肝肠寸断,哽咽着说不出一句话来……她硬着心肠拉开闾琳抓着自己的手,捂着脸快步离去,身后闾琳的哭声越来越大,赵四不敢回头,她怕自己稍一迟疑便再无法离去……


赵四就这样毅然决然地抛弃了优越的生活,舍离爱子,自投囚笼。当杀人不眨眼的戴笠得知赵四小姐真的千里迢迢来到贵州陪伴张学良时,也情不自禁地赞叹:“红颜知己,张汉卿之福啊!”


妻子、保姆、助手、玩伴


赵四小姐的到来,宛如一道阳光,照亮了幽深的阳明洞,也令张学良沉郁的心情豁然开朗。从此,在与世隔绝的漫长岁月里,赵四小姐始终陪伴着张学良,忧患与共,相濡以沫。


为了照料好张学良的衣食起居,从小娇生惯养的赵四小姐素面布衣,成为地道的家庭主妇。她亲自动手为张学良剪裁衣服,亲自为张学良烹饪可口的饭菜。张学良有几颗假牙,保养假牙要用一种细线绳,她就一根一根地用手捻成,然后打上蜡料备用。在贵阳,为了打发漫长难挨的岁月,她还和张学良一起在房前开辟了一块菜地,每天与张学良在菜地里劳动,自己种菜自己吃。她还喂鸡、养兔、放鸭,过起了地地道道的农家生活。


张学良要打网球排球,赵四小姐就陪着打网球排球;张学良爱下围棋,赵四小姐就陪下围棋;张学良喜欢打猎、钓鱼,赵四小姐就跟着学打猎、学钓鱼。当张学良对明史开始发生兴趣,又是赵四小姐为他查找资料,整理卡片,完成大量的文字工作。由于所居之地多为偏山僻野,没有电,在油灯下看书,张学良的视力锐减,读书看报颇费力气,赵四小姐就读给他听。


对于赵四小姐的全心付出,张学良是看在眼里,记在心上。恢复自由后,他多次对媒体表示:“我这一生亏欠她甚多”。


迟到的婚礼

张学良到了台湾后,在宋美龄的影响下,准备信奉***,但却遇到了一个棘手的问题:基督徒只能有一个妻子,张学良必须在于凤至和赵四之间作出选择。


赵四小姐为了与他相守,一生都不能回拜赵家门。在张学良过去的28年幽禁生涯中,有25年是她一个人陪同。在失去了人身自由、失去了头顶的光环后,赵四小姐是他唯一的情人,唯一的知己,唯一的倾听者,唯一的精神支柱……


面对这个两难抉择,张学良思虑再三,最后痛下决心,去信美国请求于凤至答应离婚。于凤至接信后,考虑再三,终于同意离婚(此事另有隐情,详见下期文章)。


悠悠往事,不堪回首。三十多年了,虽然赵四小姐和张学良朝夕相伴,早已是事实上的恩爱夫妻,但对外,她却一直只能顶着“私人秘书”、“侍从小姐”这些不明不白的暧昧称呼。虽然她丝毫不后悔当初的选择,从来没有半句埋怨之辞,但作为女人,一个为爱人甘心奉献了一切的女人,她心底的遗憾却总会若隐若现……


1964年7月4日,虽值盛夏,却是少有的清爽,在伊雅格的台北寓所,张学良和赵一荻举行了简朴而隆重的婚礼,主婚人是国民党前联勤总司令黄仁霖。


黄仁霖与张学良同庚,幼年是在东北泅水场长大的。张作霖在东北称王的时代,其父在泅水场任铁路站长。张学良武装调停中原大战后来南京,黄仁霖时任励志社总干事,两人一见如故,成了朋友。尔后,每逢张学良到南京,两人总要在一起打网球、骑马,长谈不倦,关系越来越密切。


张学良和赵四的证婚人是百岁高寿的牧师陈维屏,婚礼邀请的嘉宾虽然仅有12人,但层次很高:其中有蒋夫人宋美龄、总统府秘书长张群、国策顾问何世礼、立法委员王新衡,还有著名画家张大千和与张学良同年出生、同名汉卿、在沈阳一起长大的冯庸。


这一天的赵四小姐,虽已是年过半百,看起来却是神采奕奕。得体的红色旗袍,颈项上着意佩戴了一串晶莹剔透的珍珠项链,清新淡雅中又透出几分华贵,让人不由得想起当年那个妙龄少女。


当深情而庄重的圣歌响起时,赵四小姐踏上别具匠心的婚礼圣坛,有多少人能了解她迈上的这一步是经历了怎样的漫长时光。36年,多少风风雨雨,多少大起大落,多少欢笑,多少泪水,多少甜蜜,多少苦涩,多少豪迈,多少屈辱,才等来了苦乐参半的这一天。


百岁高龄的陈牧师,已不知做过多少次证婚人,但从未像今天这样激动。当他用颤抖的声音询问赵四小姐:“你愿意这个男人做你的丈夫吗?”赵四小姐满噙泪水,双唇颤动着、颤动着,终于向世界大声说出:“我愿意。”虽只有三个字,却清晰、坚定、深沉!


张学良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当交换信物时,他那指挥过千军万马的双手,仿佛承受不住戒指的分量,微微地抖动着,竟然无法如意地立时戴上赵四小姐的手指。此情此景使在场的人们无不为之动容。


在众人的掌声祝福里,张学良和赵四深情相视,一切尽在不言中!看此情此景,人们唯有感叹:天下红颜一知己,少帅得赵四足矣。


7月21日,即婚礼后的第17天,台北各大报纸均刊出了张学良与赵四小姐结婚的消息。40多年来,新闻媒体不知报道了多少次有关张学良的消息,但最轰动的就是这一次了。人们纷纷抢购报纸,一睹为快,报纸甚至脱销。


对于这场迟到得太久的婚礼,台湾《联合晚报》的贺词最可以代表外界的心声:“卅载冷暖岁月,当代冰霜爱情。少帅赵四,正式结婚,红粉知己,白首缔盟。夜雨秋灯,梨花海棠相伴老;小楼东风,往事不堪回首了!”


她走了我要把她拉回来


此后的赵四与张学良一起信奉基督,心如止水,不再闻窗外之事。在其编写的证教小册子《新生命》中,赵四小姐写着:“为什么才肯舍己?只有为了爱,才肯舍己。世人为了爱自己的国家和为他们所爱的人,才肯舍去他们的性命。”


赵四小姐也正是用她实际的行动完美地诠释着这句话。晚年的她,身体状况一直很差。早在1965年,她就因肺癌切除了一叶右肺,后来又患上红斑狼疮。 1994-1996年,她因肺病三次入院,由于医治及时,才得以转危为安。1997年,她的左肺再次出现癌变……但就是这样一位体弱多病、多灾多难的女子,却顽强地支撑着,只为擎起张学良头顶上的一片晴空,续写他们爱情史诗上最后的篇章。


2000年6月1日是张学良的百岁华诞。在生日宴会上接受记者采访时,张学良还曾动情地称赞道:“我太太非常好,最关心我的是她!”还当着众人的面,握紧赵四的手,用一口地道的东北话亲昵地说:“这是我的姑娘。”


岁月无情,造化弄人。张学良的百岁寿诞刚过完,赵四小姐便再次入院。所以有人说,她撑着病体,吊住那口悠悠长气,只为看着丈夫快乐地过完百岁生日!


赵四入院后,年迈的张学良每天都到医院探视,深知朝夕相伴的红粉知己终要生死两相隔,相伴70余载的情缘终将泯灭,他无限的留恋黯然神伤地化作人们至今为之落泪的喃喃低语:“太太要走了。”病危期间的赵四小姐,睁着眼睛,眷恋地看着病床旁的每一位亲人,最后深情的目光总是停留在共同度过了70余载的老伴儿身上,却欲语无言。


6月22日清晨,赵四小姐已不能讲话,只能默默地充满依恋地目视着每一位围在床边的亲友们。约在8时45分,张学良坐着轮椅来到床边,他握住赵四小姐枯槁的双手,用浓重而沙哑的东北乡音呼唤着私下里对夫人的昵称:“咪咪,咪咪,我来看你啦!”赵四看着张学良,却无法开口说话,只见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9时,医生拔掉了赵四的氧气管,并注射了镇静剂,赵四小姐昏昏而睡,张学良紧紧地握着她的手,痴情地望着她,就这样无言地厮守着、厮守着……


两个小时过去了, 11时11分,赵四小姐平静地停止了呼吸。


但张学良却浑然不觉,依然紧握着夫人的手。


在牧师的祷告声中,有人大声告诉张学良:“太太走了!”张学良愣了一下,意识忽然间清醒了,知道眼前这个陪伴了他72年的女人再也不会陪他了,张学良眼里的浑浊老泪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扑簌簌流下来。“太难过了,我心里难过啊!”张学良迭声哀叹着,一直不舍得将夫人的手放下来,又过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在众人的劝说下依依不舍地离开赵四。


张学良与赵四的感情远超过一般夫妻,人们很担心赵四走后,张学良能否承受得住这种锥心之痛。果然,在追思礼拜上,张学良情绪又复激动,难抑痛苦地频频喊着:“她走了,我要把她拉回来。我要把她拉回来!”那撕心裂肺的呼喊,让在场的亲友无不为之落泪。


张学良夫妇的老友周联华应邀专程从台湾赶来美国,主持29日的追思礼拜。他在致词中动情地说:“赵一荻女士当年情愿放弃人间的一切,跟随张将军软禁,而且做得那么真诚,那么至善至美,那么让世人皆惊。”


周联华赞叹道:“她这样做纯粹为了爱。这爱远比最近风靡台湾的电视剧《人间四月天》所表现的爱情更专,更纯,更久远!她和汉卿互许一个未来,共担一个未来。这未来是暗淡的,是黑暗的,但她却无怨无悔……”


张学良与赵四小姐的旷世奇缘,就此画上了句号!


赵四小姐走后一年,张学良逝世。

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