雌雄双体 正文 八、假戏真做

奇书 收藏 0 2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49.html


八、假戏真做


话说这易容和珍妮,在屋子里惊喜相认,互述衷肠;被超现代化高科技系统保护着的总统套房外,却乱成了一团。

保安和警方急着要救陷在房子里,生死不明的苏格兰场美女中尉,却被坚固的防原子弹巨大钢门无情拦住,动弹不得。

待那扇经过特殊处理貌不惊人包裹着乳色大理石云纹的钢门,好不容易才在众人的苦盼中轻捷地向两边滑开,众人便荷枪实弹,一涌而进。

就在钢门向两侧滑动的一瞬间,易容搀起珍妮一纵身,穿过厚实的落地防弹大玻璃窗,腾上了云头,毫发无损。

珍妮被易容搀扶着,眼望着脚下的里斯本夜空,浑身上下轻飘飘的。珍妮先是怕极了,怕掉下去,紧巴巴的抓着易容,两眼紧闭;后是感到无尽的好奇,易容身上有什么神秘能量?居然能如此纵腾自如,上天下地如入无人之境?

易容见她紧张得浑身颤动的样子,笑了:“妹妹莫怕,不会有事的。”

“莫放开我,莫放开我!我要跌下去了,会跌得粉骨碎身的。”珍妮抓住易容,闭着眼睛一迭声的叫道:“这儿离地多高呀,我要跌死的。我怕!”

“放松,你尽管放松,妹妹。现在我们离地只有几百米高,不妨事的。”易容忍住笑说:“以后,我们还要到离地几万米的高空赶路呢,你不更怕了?”

“呀,离地几万米的高空?那是同温层了哟,即缺氧又寒冷,人去不得的。姐姐说起好玩儿罢了。”,“好玩儿?嘿,走!那让我们姐妹去玩玩儿吧。”

珍妮紧闭上眼睛,只听得身边呼呼作响,寒意越来越重,吸引也越来越困难。

“姐姐,我,我不行了,我,我喘不过气来了,呼呼!”

恍如隔世中,她感觉到易容的手在自己浑身上下一抚,顿时心境平稳,呼吸自如。珍妮便睁开了眼睛,但见,缕缕白云托住自己和易容,清风扑面,碧空如洗。

精通星像的女特工一眼就看见了,平时隐约才见到的牛朗织女星就在身边;那圆润明亮的月亮,就浮在一大迭白云中,伸手可及;那无数颗叫不出名或叫得出名的星星,比比皆是,宝石一般嵌套在浩瀚的夜空,仿佛只要自己一伸手,随意可撷。

珍妮眨眼眨眼,怀疑自己是在梦中。

“现在,我们离地五万八千米,妹妹,你没觉得什么不适吧?好玩儿吗?以后,只要你高兴,我们天天都可以这样在天空中游玩。”

珍妮试着离开易容小心翼翼的单独走了几步,哇,就像在平地上散步,舒适极了。她一高兴竟拍手跳了起来:“上帝,我上天了,我站在天上,天空好美好美,天空好大好大。”

一颗闪亮的星星悠扬的滑了过来,易容一扬手拉住了它:“妹妹。我怎么觉得这颗星星与别的不一样?哟,你瞧,上面还有字呢。”

“NASA”珍妮轻声念道:“美国航空航天局,哦,这是美国的人造卫星!姐姐你真行,一把就拉住它了,这要多大的力气哟?”

易容一伸手,又拉住了一颗。

“CNSA(China National Space Administration,中国国家航天局,哎哟,这是那个东方神秘之国的人造卫星哟!造得好漂亮。姐姐,你真了不起。”

“你也可以拉的,来,试试。”

珍妮似信非信的伸出右手抓住卫星上的铁抓耳,易容一放手,惯性拉着珍妮踉踉跄跄飞了几步,就停了下来。恰像一匹奔驰的野马,被好骑手勒住了笼头,只好乖乖的甩甩自己的尾巴,随着骑手的指令,在云中漫步。

见平时沉重的庞然大物,居然被自己轻轻一把就牢牢地拉住了,珍妮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闭上,睁开,再闭上,再睁开,那充满全球顶尖现代高科技的庞然大物,仍被轻轻轻而牢牢拉在自己手中。

珍妮终于认定:易容身上有着凡人没有的超神秘能量,这简直太神奇太绝妙了。

“妹妹,我们下去吧,再说,你也该休息休息了。”

易容带着珍妮降下云头,钻进了“白星”宾馆的第三十七层一间普通标间房。很快,珍妮发出了轻快的梦呓,这也许是习惯于一面是青春美丽温柔能干的女秘书,一面是训练有素冷酷无情的女杀手之两面生涯的珍妮,平生以来最无忧畅快的一觉。

而易容,侧靠在她身边,蜷曲侧身,星眼微闭,似睡非睡。

三百年来,这一直是易容不变的睡姿。

一觉醒来,已是黄昏时分。路灯初上,一盏一盏的亮在青铜色小灯座里,沿着里斯本现代又古老的大小街小巷伸展,像一串串闪亮的项链。

而闪亮的伸向浓浓暮霭深处的项链下,是无数颗游弋的明亮小星星。那是载着快乐人们大小车辆的眼睛,在幸福地笑着朝向各自的目的地进发。

又一个里斯本之夜!

意念一动,脑电波传来国内公安部首脑的声音:“零号,零号,报告方位!”

易容骤然睁开眼睛,脑电波迅速发回:“北纬38°42'、西经9°5',伊比利半岛的特茹河河口,西濒大西洋,欧洲大陆最西面之首都,葡萄牙·里斯本·第三区·皇子街·1195号‘白星’宾馆三十七层370—9—12房间,请指示。”

“查勘:狂飙突击首脑会,于明天下午2点零八分,在美国纽约曼哈顿第五大道350号,位于第五大道和第34街交界处的帝国大厦观景台休息室召开,请配合美国警方阻击并定点全部清除之,不留活口。”

“零号明白,不留活口。”

一切重归平静,易容依然蜷曲侧身,星眼微闭,似睡非睡。如果此时珍妮醒来,看见的是易容沉沉的熟睡着,一切正常,什么也没有发生。

珍妮醒来了。

她先快乐的伸个懒腰,双手往上一举,对面大楼上的霓虹灯徐徐闪过来,她下意识的一缩双手,习惯性地急切的向提包中摸去,随之莞尔一笑,舒口长气。

珍妮望望身边沉睡的易容,她的鼻翼上下轻轻蠕动,一粒清亮的汗珠,居然就掛在她挺秀的鼻尖上,随着她的呼吸一动一动。煞是有趣。

亲眼见证了眼前这位东方少女的一身神秘,作为见惯鲜血和死亡的美女杀手,突然感到了在她身边有一种如释重负的安全感。

珍妮苦笑笑:虽然无数次冷酷的奉命致人于死亡,可自己反倒更明白生命与青春的宝贵,更留恋这鲜活的人世间。

“杀人三千,自损一百。”,“久走夜路,必要撞鬼。”,珍妮对这些古训背得滚瓜烂熟,心领神会。是的,世上没有常胜将军,也就没有常胜杀手。

宝剑出鞘,覆水难收,谁说只能你取别人首级,别人就不可以夺你之性命?刀光剑影中,有多少故事值得意长回味啊?

珍妮虽然至今不知道路易被列为必死目标的全部原因,可有一条,高风险高回报惊心动魄的特工生涯,在“捍卫国家利益”堂而皇之的借口与光环下,干的却是地地道道的月黑风高夜,杀人越货忙的见不得天光的事儿。

穿着光鲜的政客们,在上下议院滔滔不绝的争论,对骂或拍桌子;满面笑容的首脑们,穿梭于各个戒备森严的国界线,鼓吹或兜售自己的国家那光彩照人的一整套,而暗地里,却指令着特工们干着让多少善良正直的人们,所反对、唾弃和深务痛恨的丑恶事儿。

那个路易,多潇洒,多年轻,多忠诚,为大英帝国和国际刑警组织立下了多少功劳呵,可不知触犯了苏格兰场的什么神经,曾亲自将几枚闪亮勋章一一掛在他胸前的约翰局长,却亲自下令,毫不留情的除掉了他。

要是自己……想到这儿,珍妮不由得打个冷战。

踏上了这条路,就无法回头。不是杀人,就是被人杀。

可我,想活!这如黛的夜晚,这如梦的人生,这蟋蟋蟀蟀温柔如爱人一般贴切着自己肌肤的衣衫,这寂寥平静兰香如幽散发着悠扬甜美的气息,是多么的让人留念啊!

易容含糊不清的梦呓了几句什么,一侧身,修长滚圆的身子曲线,立现在珍妮面前。

想起了在床上时时力不从心的约翰局长,珍妮突发奇想:为什么约翰局长和托特博士都对易容这么着迷?难道仅仅因为这个东方少女的神秘吗?那么,又是什么让她如此令二大特工首脑心驰神往呢?是她全身不可思议的功夫?还是别的什么?

雌雄双体人?一个存在于各国警方和首脑的脑袋瓜子里的奇思妙想,世界上真会有么?易容是吗?眼前可是一个货真价实鲜活光生可爱的女孩儿哩!

“姐姐,你醒了?”

“梅花妹妹,怎么不多睡会儿?”易容慢腾腾爬起来,与她平时的干练明快判若二人。

“我睡不着,我想起了那日梅花屠庄的惨毒,一直忘记不了。”珍妮眼睛红红的,有泪花盈盈闪烁:“姐姐,易人哥哥现在何处呢?虽然他干下了愚蠢事,可我还是想念着他。”

“唉,我也不知道,我正在找他。来,妹妹,靠着我。”见梅花妹妹一脸哀伤担心的模样,易容大受感动,豪气倍生,一把搂住珍妮:“梅花妹妹别怕,有姐姐在,任何人都奈何不了你。”

“我不相信,再怎样,你也和我一样,只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女人。”

“女人怎么了?女人一样保护妹妹你,不受坏人的侵害。”

“我不信,我不信;真的,姐姐你要是一个男人多好,要真是一个男人多好。”

易容大嗔:“梅花妹妹这是怎么了?才不过过了三百年光景,就变得如此胆小了?唉,罢罢罢,即然你如此惧怕这乱世江湖,那好,我就让你真真正正的放心。”

易容站起来,在空旷的屋子里走了几步,意念一动,一回身:“妹妹,看!”

一个雄奇俊雅的男青年,出现在珍妮眼前。

只见:双眉如剑,虎步缓行,勃勃生机,英气逼人……珍妮惊得目瞪口呆,不能自禁。

但久经战阵训练有素的特工杀手,立刻醒悟过来,拍着手叫道:“喔哎,姐姐真会变,像极了,像极了,好一个英俊小生,好一个风流少年。”

“现在放心了吧?”

“不,我要看姐姐你是真的还是假的?”

易容一楞:“什么真的假的?”

“男人呵,你不就是个女孩儿吗?这不过是种为了哄我开心的易装术罢了。”

话说这里,珍妮中尉为了自己的目的,倚着易容纠缠不休;而那边厢,远在伦敦苏格兰场的托特博士和约翰局长,却听得个喜忧参半。

很明显,聪明能干的珍妮中尉使出的浑身解数没有白费,二人追逐已久和心仪已久的世界上第一个雌雄双体人,就要露出真面目。

忧的是,易容要真是雌雄双体人,会不会看上风情万种的美女珍妮?二人都明白性事极端开放的美女中尉不是省油的灯,有如此闻所未闻的雌雄双体尤物在嘴边,还不知要做出多少意料之中和意料之外的风流事儿?

特工第一定理:不要相信任何人,因为没有任何人可信!即便是忠诚有加的珍妮中尉。

可一句“妹妹,看!”后,那精密得连月球上的微风刮过都可以听得清清楚楚的微型侦测器,却嘎然而止,再没有任何声响。

二人大眼瞪小眼的相互望望,盯住还在不紧不慢的转动着的录音机,大气也不敢出。

终于,托特博士颓丧的一仰头,靠在大沙发上,约翰局长探出半个身子慢慢关了录音机,屋子里空气仿佛静止。

看?看什么?妈的,怎么偏在这节骨眼上哑口无言?那东方少女,到底何许人也?珍妮中尉这是怎么了?怎么不发个信息回来?二人气急败坏的干瞪眼,却又竭力控制着自己。

终于,约翰局长耸耸肩头,双手一摊,做了个绝望的手势。

托特博士不经意的瞟他一眼,说实话,他不太喜欢这位身势显赫的世袭伯爵局座。这位呆头呆脑自以为高贵如斯的英国佬,却没有半点英国绅士特有的机警精明和从善之流的幽默。他今天的一切,不过是凭着自己祖上的福荫得来的。

血统和资历,是人类社会的通病;哦,我的上帝,这个世界,伯爵太多,而胜任的局长太少!让伯爵们统统见鬼去吧,我需要一个真正精明强干的局长!

“博士!”

“嗯,”博士冷冷的回应,反问道:“下一步,你怎么办?”

“请杰克出马,找到中尉,督促她完成任务。”约翰局长讨好似的轻轻笑道:“带回易容,真正弄明白她的身份。”

其实,对托特博士的内心世界,约翰局长亦同样明白:你看不起我?我还看不起你哩。你算什么?会一点儿侦缉手段,就不得了啦?什么破屁秘书长?没了咱这些国家特工首脑为你撑起,还不是空口说白话?想命令我?要指挥我?早!趁早滚回总部喝咖啡去。

“杰克现在何处?我要见他。”

约翰局长满面微笑却没好气的瞟瞟博士:“还在国外。请博士放心,大英帝国和苏格兰场答应了的事,就能办好,我们一向以完成国际刑警组织交予的任务为已任。”

话至如此,博士只好退而次之:“OK,合作愉快!我就不打搅了。哦,对了,明天下午,恐怖份子要在美国帝国大厦的观景台休息室开会,我们联合了美国警方,这次一定能一网打尽,贵国与苏格兰场有兴趣参加吗?”

“狂飙突击?”约翰局长脱口而出。

提起这“狂飙突击”,各国警方无一不痛恨得咬牙切齿,都欲连根铲除为快事。

就像日本的“赤军”,秘鲁的“光辉道路”和意大利的“红色旅”等臭名昭著的恐怖组织一样,由德国柏林大学的几个青年男女新纳粹发起组织的“狂飙突击”,以德国历史上“狂飙突进运动”的著名人物戈特霍尔德·埃菲赖姆·莱辛(GottholdEphraimLessing,1729-1781年),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罪魁祸首,纳粹头子希特勒为精神领袖,在全球掀起一轮轮破坏绑架暗杀与勒索的恐怖破坏活动。

人类世界跨入了21世纪,和平与发展成为主题,谅解与共赴时艰成为方向。在各国警方的凌厉打击和各国民众的反思觉悟下,许多嚣张一时的恐怖主义再没有了市场。可唯有这“狂飙突击”却越闹越烈,甚至还扬言“要与罪孽的物质世界决一死战!”云云……

约翰局长望望托物博士,欲言又止。

“如果你方有困难,不参加也罢。”博士看在眼里,不知道这个该死的伯爵又想说什么?

本来,把国际刑警的欧洲总部设在英国伦敦,博士就有些犹豫。

富有英国绅士遗风的苏格兰场,历来就对国际间的反恐活动配合不力;或者说是出于老牌资本主义份子阴暗的自私心理,一切唯利益为准,与恐怖分子若即若离,保持一定的距离,以免激怒恐怖组织攻击英国本土,加重自身的负担与责任。

对此,反恐怖主义大师,精明能干的国际刑警组织秘书长,心知肚明。

博士拎起了桌子的礼帽,拍拍并没有灰尘的帽檐,戴在自己那银发如丝的头上。


(未完待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