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时空战士 第一卷 穿越 1942 第五章 嫌疑再起 葛俊杰欲杀亲孙

migege 收藏 17 4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6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64.html[/size][/URL]   俊邦却更加怀疑:“这么好的枪法在哪学的?是不是受过特别训练,快说!不然就打死你。”   “玩游戏时练的。”   “撒谎。你分明接受过军事训练。”   要命的是海生还没有恢复所有的记忆,他不记得当兵的经历。   一阵剧烈的大抬杆射击声响过后,鬼子横七倒八地变成了死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64.html


俊邦却更加怀疑:“这么好的枪法在哪学的?是不是受过特别训练,快说!不然就打死你。”

“玩游戏时练的。”

“撒谎。你分明接受过军事训练。”

要命的是海生还没有恢复所有的记忆,他不记得当兵的经历。

一阵剧烈的大抬杆射击声响过后,鬼子横七倒八地变成了死猪,游击队员们纷纷登上汽艇清点战利品。海生被带到汽艇上,刚刚被他击中的鬼子头上冒着鲜血,汽艇上也是千窗百孔。

“你们杀人了,我也杀人了,这不是演戏,这不是演戏!”海生快要疯了。

所有的队员都象看怪物一样看着海生。

俊杰挪揄地对对队员们说“他说,他来自二十一世纪”

“我说的是真的!”

“哈哈,大家听到没有。现在是1942年秋天。我们在和日本人浴血战斗,他却逃到了二十一世纪。这种鬼话也会编!!”

“我说的真是真的!!”但是,血的事实开始让海生不得不考虑自己是不是真的回到了过去,这种事情在书上也看到过。

俊杰考虑再三

“绑出去”

淑英护在了海生前面。

“不行还没弄清情况,不能杀人。”

“这小子满口胡言乱语,留着恐怕是个祸害!”

海生终于还是没有被杀。葛俊杰带着队员们和战利品划着小船向湖的深处划去。俊邦和淑英押着海生傍晚转移到了葛庄父母家。俊邦的父母很和善,看着海生是越看越喜欢。他们给海生摊了煎饼,熬了鱼,那野生鱼的味道真是鲜,海生津津有味地吃着,他的这种单纯的举动更让两位老人家怜爱有加,更加确信不是奸细。俊邦最小的弟弟俊国更是和善地看着眼前这个和自己有几分相似的大男孩。

俊邦:“爸,鬼子这次扫荡规模很大,您老看到情况不对就赶紧下湖。”

俊邦爸“我知道,只要你们安全,我就安全。这孩子不像是心眼坏的,你看手膀捆着都能睡那么踏实,就跟到家似地。”

“会咬人的狗才不叫呢!稍有疏忽,咱家性命就全毁在这小子手里了。不能杀,我就把他交到抗日政府,交给彭师长鉴别去。听说正抓内部敌特分子呢!”

第二天一早,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大家,有人上门催促快点离开,鬼子进村了。然而,要走已经来不及了。

俊杰押着双手反绑的海生刚出门,就见天空中,二架日本鬼子飞机高高地飞了过来,对着村庄投下了炸弹,炸弹腾起高高的烟柱。地面上,日本兵的嚎叫声已经听得很清楚,转过几个小巷,他们来到村口,只见一个日军指挥官挥舞着指挥刀驱赶着鬼子和伪军向村里奔来。俊杰他们赶紧向相反的方向退却,回到家里,父母也已经离开了家。

鬼子进了葛庄,逐屋搜查,见人不顺眼就开杀戒。感觉没有抵抗的部队,鬼子兵径直向百姓的鸡鸭鹅羊扫荡起来。一个胖胖的鬼子进了俊杰家,一只公鸡惊得飞上了墙头,鬼子狞笑端起三八大盖,随着一声枪响,公鸡跌落在地,鬼子用刺刀挑起,发出刺耳的狂笑。大概还想多得到点东西,胖鬼子一头钻进了俊杰的家,刚进屋就被俊杰弟兄三人按倒在地,拧断了脖子,小鬼子得到了张免费回家的单程票。第二个鬼子又进了院子,被俊杰一棒子打到。一行人翻过墙头,冲过一小段开阔地,向村外芦苇丛深处奔去,等鬼子回过神来,他们已经跑进了芦苇荡。

大家拼命跑了一段,歇息的空档,淑英来到海生跟前,解开了绳索。她看的太真切了,如果海生不主动跟上,早落入鬼子的手中,这充分说明海生和鬼子不是一伙的。

俊杰没有阻拦淑英:“情况很危险。俊邦,俊国,淑英咱们分头跑,跑出一个是一个。要活着,活着,去找咱爹娘。喂,那家伙,跑吧,跑出去算你命大。

五个人跑向不同的方向,最小的俊国跑出不远,感到四周空荡荡的,很孤单和很怕,情不自禁喊了声“哥。”

喊声引起俊杰注意,也引来一阵鬼子的枪弹。身边的芦苇被打断了许多,俊杰、俊国都听到了,但也只能无奈地向芦荡更深处跑去,天空中太阳极为刺目,日本鬼子,咱们不共戴天。

海生也拼命跑着,他赤手空拳,如果被发现就必死无疑,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在湖边湿地作战,海生唯一的经验就是那次游戏,最深刻的教训就是既多又大的蚊虫叮咬。眼前的战争不再是游戏,爷爷的故事就要在自己身上重演。他真恨自己为什么不多听一点爷爷的故事,至少可以为今天的生存提供更多有益的借鉴。

海生对地形很不熟悉,芦苇叶子在他的脸上,胳膊上无情地抽打着,留下了一道道血痕。他趟过一条沟,没跑多久,就到了芦苇地的边缘。

眼前的开阔地上矗立着一座冒烟的村庄。原来,当别人往芦苇深处奔去时,他却跑偏了,他跑到了葛庄后面不远的姜庄。

鬼子已经离开了姜庄。经过大火的洗礼,村子只留下些残垣断壁,废墟中不断发现老百姓的尸体。走过一具身首异处的年轻男子的尸体,海生来到一户人家,这家青砖瓦房很整洁,在姜庄这片土坯房中特别扎眼,这大概就是所说的地主家。

当中院子侧躺着一个女人,看得出穿戴的衣服很好,但衣冠不整,大概是这家主人家的小姐或儿媳妇。海生把她搬转过来,只见这女子胸口被刺刀戳了个窟窿,早已没有了气息。

这个女子很美丽,也很小巧,美丽的脸庞由于失血越发苍白,犹如大理石雕像般。这是战争,不是在做梦,这般柔弱的女子也要杀害,日本人也太丧尽天良了。一股怒火涌上心头,对待禽兽绝不留情。可是他手无寸铁,如何与日本人作战呢?枪,上哪里找枝枪呢?隐约中海生又觉得自己对枪并不陌生。

海生决定寻找机会下手,弄枝枪把自己武装起来。

“这不是游戏,我可以杀死敌人。”海生不断暗示自己要认清现实,以防自己关键时候犹豫不决。他从这户人家拿了把菜刀,一根铁锨柄子。这样的装备看上去更像是断路打蒙棍的,海生就是要凭此闹到一条枪。

也不知哪来的勇气,海生不再躲着枪声,现在是迎着枪声走,他不知道鬼子扫荡,势头正旺,此去是九死一生。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