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时空战士 第二卷 血色之磨砺 第四章 一枪见血 海生杀敌释嫌疑

migege 收藏 20 6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6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64.html[/size][/URL]   也不知过了多久,海生已经躺在一间土屋的炕上,一身农民的衣服,手脚被捆着。朦胧中一个男的和一个女的在对话。   “这人说话不着调。说中国话很流畅,但是又说他的伙伴是日本人在汽艇上。”   “八成是个奸细,或日本人特工。若是,就应当杀了他,以绝后患。”   “也不像,说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64.html


也不知过了多久,海生已经躺在一间土屋的炕上,一身农民的衣服,手脚被捆着。朦胧中一个男的和一个女的在对话。

“这人说话不着调。说中国话很流畅,但是又说他的伙伴是日本人在汽艇上。”

“八成是个奸细,或日本人特工。若是,就应当杀了他,以绝后患。”

“也不像,说什么在演戏什么的,他要是日本日奸跟咱们演戏,用得着把演戏挂嘴上嘛?再说抓他的时候,他身上什么也没穿,说他是神经病吧,也不像。等他醒了再问问他,要是奸细绝不能留他。”

“光溜溜的?!你就那样把他弄家里来了?”

“瞧你那样,要是奸细,你一枪崩了他,不就什么都结了吗?”

海生定定神:“大姐,我们不要在演戏了,送我回宾馆,我给你们报酬。”

“要收买我们,你看错人了,说,你叫什么?来干什么?”

“我叫葛海生,老家就是这里的,我现在的家在上海,我是来旅游的。”

“好,国难当头,你来旅游?!这鬼话说给谁听呢?还来自上海?那可是敌占区!”

“什么敌占区?大姐,大哥,我们不要再演戏好不好。”

“究竟谁在演戏?今天不把话说清楚,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你看看我丈夫的肩上的枪伤,那是在演戏嘛?”

海生糊涂了,从头顶上飞过的子弹是真实的,这位大哥的身上抢伤也是真的,世界怎么了?还是自己变糊涂了。

这时一声不响的旁边那个男人说话了

“你也姓葛?说说你爸爸叫什么?爷爷叫什么?”

“我爸爸叫葛侗隆”

“没听说过!”

“我爷爷你们一定认识,他叫葛俊杰,是个老八路?”

“叫什么?我告诉你,这里就我们一家姓葛,我就叫葛俊杰,编瞎话也不找各地方。”

“我说的都是实话,我奶奶叫,该死,叫什么来着----”

海生真后悔,爷爷活着的时候,自己要是多了解一些爷爷的事情就好了。更不该把奶奶的名字忘记了。

“只要你们把我安全地送回宾馆,我可以给你们1000元”

“金票还是银元,老子的可人头可值一千大洋呢。”

“什么金票银元?是人民币!”

“人民币?没听说过。哪个政府发行的?”

“装什么呀,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共产党发行的!”

“共产党政府发行的,我们怎么不知道?不是只有抗币,边币吗?”

双方越说越不搭调,彼此都感到陌生。

“今年是几几年?”

“1942年呀”

“我是说现在时间!”

“就是现在时间哪!”

海生彻底糊涂了,难道真的回到了过去。

一条汉子闪了进来“哥,狗叫的厉害,有情况,得赶快转移。那家伙咋办,杀了他?”

“俊邦,这是真有点蹊跷,把它嘴堵住,带上他一起转移。”

“葛俊邦?我二爷就叫葛俊邦,真是的。”

屋里的四个人惊讶的四目相对,见鬼了。

葛俊杰望着眼前的陌生人心里直犯嘀咕,眼前的人对他,对他这个家都有一定的了解。是敌是友?如果是敌人,那么整个家族就会面临灭门之灾,日本人的残忍是不容怀疑的。可是直观地看,这小子的眼神并没有丝毫的恶意,尽管他的话让人不可思议。而带上他就意味着他能知道自己更多的秘密,危险也会一天天增加。决不能把他带到游击队里去。要在转移到游击队营地前处理掉他。

渔姑的名字叫张淑英,他是葛俊杰的的媳妇,平时沉稳而美丽,1米六的个头在女孩子当中算是高的,鹅蛋脸,一双虎虎有神的眼睛时刻保持着警惕,因为生死时刻威胁着自己的丈夫和自己的兄弟姐妹。但是她打心里对眼前的年轻人没有恶意,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似地。

一行人带着海生向芦苇深处转移,接近游击队营地时,俊杰和俊邦还是决定杀了海生,消除祸根,但这遭到了渔姑张淑英的强烈反对。

由于离得不远,他们的话海生也是听得清清楚楚。海生依然不相信会回到过去,这帮人真的会演戏,这下自己要当回烈士了,好笑。都什么时代了,世界太平无事了,国家有那么强大军队保护着,自己还要当烈士了海生,而且死在自己人手里,不知是谁编的脚本,一点新意都没有。

俊邦:“淑英,赵沙游击队全军覆没你忘记了吗?一个都没活,被抓回去的两个游击队员也被鬼子活刮了。”

“可是我看不出他是坏人,他才多大?”

“鬼子兵员不足,小鬼子都征集到中国战场上了。”

“他说的是中国话,又不是日本话。再说我总觉得他长得确实有几分像我们家里的人。”

“天下象的人可多呢,都是一个鼻子两个眼睛。”

海生无聊地看着他们,既然演戏那就热闹点呗:“我会日本话!”

淑英和俊杰俊邦都感到不可思议,是奸细,掩盖还来不及呢。

淑英:在哪儿学的?

“学校呗。”

“哪个学校?”

“还能那个学校,中国学校!!装什么装。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了,二0某某年啦,游戏结束了。放我回去吧!”

“装疯卖傻,一派胡言。谁还能跑到将来去。”

嘟嘟嘟---,一艘鬼子汽艇巡逻过来,大家赶紧隐蔽,海生极力寻找小胖的影子,然而他失望了:“游戏还真精彩,既然这样,那我们接着玩,给我枪。我杀个鬼子给你看,我们是一头的。”

淑英不顾俊杰和俊邦的反对把自己的三八大盖交给了海生,一旁的俊杰和俊邦手握驳壳枪提高了警惕,一旦海生调转枪口就打死他。

海生用过这种枪,自然熟门熟路,拉开枪栓,三点成一线,瞄准扛着旗子的胖鬼子就是一枪。鬼子应声倒在了船上。却并没有从头上冒出青烟。海生很愕然。

艇上的机关枪如同一阵风一般横扫过来,海生身边的芦苇齐刷刷被斩断。

“怎么是真子弹?”这下轮到海生惊讶万分了。

“你以为是闹着玩吗?这就是战争。”

俊杰没好气的说,淑英却舒了口气。“你们看,他也杀了鬼子,我们就放他一条生路吧。”

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