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1942 第一卷 穿越 1942 第三章 狂涛巨浪 葛海生穿越时空

migege 收藏 20 20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6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64.html[/size][/URL] 第三章 狂涛巨浪 葛海生穿越时空   距离海珊瑚岛五十海里就是永兴岛,永兴岛地处热带,属热带海洋性季风气候,常年炎热湿润,年平均气温为25.6摄氏度,年降雨量为1500毫米左右。是中南西沙群岛的政治、经济、文化、军事中心。永兴岛,地势平坦,平均高约5米,四周也被沙堤所包围,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64.html


第三章 狂涛巨浪 葛海生穿越时空

距离海珊瑚岛五百海里就是永兴岛,永兴岛地处热带,属热带海洋性季风气候,常年炎热湿润,年平均气温为25.6摄氏度,年降雨量为1500毫米左右。是中南西沙群岛的政治、经济、文化、军事中心。永兴岛,地势平坦,平均高约5米,四周也被沙堤所包围,中间较低,是个洼地。从各方面看,那里的情况要好得多,国家投入六七千万元,在那里建立起了2000平方米的“海岛蔬菜生产技术示范基地”,附近的礁盘把那里当成基地。那里有绿地,有树,有淡水收集系统。对了,重要的还有女兵和鱼家女孩子,尽管大家谁都不说出口。

海岛最怕的是台风,每年6至9月经常有台风光顾,只要有台风,供给船就上不了岛,岛上缺水、缺菜的问题就会出现。或许是天气变暖的原因,台风越来越强,频度越来越高。就在海生登岛前两个月,一场叫“狂飙”的台风刚刚扫过这片海域。海珊瑚岛倒没有什么损失。门窗落下,横竖是一根水泥光棍,正应了那句话,光棍一条,谁怕谁。倒是风景秀丽的永兴岛遭了大难,往常结满了椰子的椰树树上都成了秃秃的,既没有椰子,也没有多少叶子。过路渔民搭建的简易房屋被台风全部摧毁,集水设备受到损坏,岛上的淡水井原来还可以勉强饮用,此刻也由于海水倒灌也完全不能饮用,粮食、淡水等生活必需品纷纷告急,海军紧急调派运输舰抢运才保证了永兴岛和周边小岛的正常运转。

现在已是十一月份,台风的危险已经降低,各岛礁的官兵又惦记着上永兴岛心事起来,那里的椰子树一定长出了新叶子。

海珊瑚礁盘上的堡垒(就是哨所)里除了三支95式还有一台12.7的平射机枪,二枚前卫肩射对空导弹,二枚反坦克导弹,肩射导弹自然是对付飞机的,反坦克导弹是用来对付敌人水陆两用坦克和登陆艇的。按照规定,导弹是全封闭的,不用定期大的维护,暴露在外的枪支是要定期送到永兴岛上校验和维护的。班长黄正**赵安发一致同意把这次机会给了海生。

需要维护的是班长的那支95式。登上永兴岛海生最想做的事,就是痛痛快快地洗个澡,岛上高温、高湿、高盐的天气总让人身上黏乎乎的。当然洗澡是不可能用运输舰运来的纯淡水的,只能用略带咸味的当地井水,洗过后全身还是有点黏,这让海生想起了城市里的生活,没想到真正的洗个淡水澡是那么的幸福,这要是在家里,一天洗多少次也没关系。洗个淡水澡也是很多人的奢望?回去说给小胖听他们会相信吗?

晚上,海生在永兴岛邮局登录上网,正遇上小胖也在网,视屏上小胖和他的女伴倾慕的调笑让海生有点不自在,海生自己也对自己的感觉感到奇怪,自己曾经不就是那样生活的吗?他和小胖聊营房,聊枪,聊打靶,也聊到了洗澡,小胖羡慕的是五体投地,嚷嚷也想参军。海生没有聊自己寂寞的辛苦和新兵连的糗事,那不像个军人。海生问起自己的姗姗,小胖沉默了。海生无所谓,天下女子何其多,走就走吧,心里不免还是有点惆怅。

两个月前黄正汉接到了女朋友的绝交信,就那么巧,不久赵安发的女朋友也吹了,两个男人谁都没有说出来,也没有表现出来。如果说寂寞是一名中国海军战士应当承担责任,那么这份责任只有自己担起来,没有任何理由要求他人一起来承担。毕竟这世上谁不怕寂寞,长久的寂寞?

今天是海生归来的日子,班长黄正**老兵赵安发在珊瑚礁边缘早早地甩下了钓鱼线,也许是鱼儿很少吃到稀奇猪肉罐头,一条猪羔斑不久就上了钩,猪羔斑又叫中巨石斑鱼,为暖水性海洋底层鱼类,呈长椭圆形,鱼头部、体侧及各鳍均散布着很多青黑色斑点,为大型名贵食用鱼类。当黄正汉用匕首结果了这条五六十斤重的大鱼时,激情和欢娱之后,不禁泛起了愁,他知道石斑鱼很名贵,野生的石斑鱼就更名贵了,三个人无论如何是吃不了的。

接下来还有他犯愁的,一条一百多斤的鲨鱼沿着石斑鱼的血腥游了过来。二人远远地见着鲨鱼背鳍赶紧退回到营房上。鲨鱼围着营房水泥屋转圈就是不走,尽管鲨鱼还没明确是保护动物,他们还是没有开枪射杀。一个巨石斑就够麻烦的了。

远远地一艘汽艇开来,那是岛屿间正规军用交通工具,电话里听说钓到了几十斤的大石斑鱼,海生惊讶的不得了,要知道在大城市,石斑鱼可是上百元一斤,而且还不能保证是野生的。

天气转阴了,汽艇在礁盘边缘停了下来,放下了登礁小船。海生登上小船,背上是班长那支重新磷化处理过,并且补齐了枪榴弹发射和微光瞄准具的全配95式,他格外激动。维护过的枪支和新枪没什么两样。同时还有补发的一箱子弹,12.7机枪躺在船舱里。

天气越来越阴沉,乌云突然降临。奇怪的是在乌云中间有一个窗口,一束强烈的光柱直射下了,极其诡异。仿佛是幅油画,一个圆盘从海礁东面的海沟里跃起,惊呆了所有人。紧接着一场突如其来的台风,暴雨,巨浪袭来,昏天黑地,雨幕遮天。

当一切平静下来的时候,黄正汉拼命寻找,明媚的海面再也没有汽艇和海生的影子。他们到哪里去了呢?不妙的念头袭上心来,黄正汉紧急呼叫基地,基地通过卫星也证实了台风发生过,却找不出台风发生前任何迹象。在海珊瑚礁哨所发生了离奇的伤亡那事故,而且无法解释。海生消失了,他消失到哪里去了呢?

晚上,黄正**赵安发默默无语的相对,他们知道海生来自一个富裕的家庭,来自大城市。海生喜欢海鲜,他见了几十斤的大石斑鱼一定眼睛会睁得很大,一定会开心,然而海生失踪了,这种失踪往往就是死亡的代名词。

海生并没有死,当海浪和台风突然袭来的时候,顷刻间小船就卷入了巨大的漩涡之中。那一刻,海生背着枪,紧紧抱子弹箱,感觉不断向下沉沦,但依旧能呼吸,五颜六色的光线不断从身边闪过。只觉得有什么东西不断冲击自己的身体,似水又像温暖的风。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海生醒了过来,脑袋里空空的,直坨坨地躺在湖边水草中,什么也没有穿。湖边绿油油的,海生认得出那是淡水湖水草,这不就是自己打鬼子游戏中的那片湖吗?虽然有点不一样,但还是能认得出的。由于没有衣服,海生捂着私处躲进了一片芦苇从,希望能看到有人能帮助他。自己怎么光秃秃的呢?小胖和小白在哪里呢?还有自己的女友,要是让他们看见了,那可糗大了。

“叭呴”三八大盖特有的枪声,紧接着是日本话。“演的还真像,讲话都用日语”海生唠叨着,他不想再玩了,他首先想的是搞套衣服遮体。一阵子弹呼啸着从海生头顶飞过,身边的芦苇被打折了几枝。“狗日的,怎么用真子弹。没这么玩的。”海生想。

“抓住土八路。”一阵嚎叫,明显是汉奸,真奇怪,游戏里谁愿意当汉奸呢?

一阵哗哗的芦苇响动,一个手持驳壳枪农民打伴的人来到海生面前,略一迟疑又向前跑去。海生刚要喊,紧跟着的几个鬼子汉奸装扮的人跑了过来,人这么多,海生没好意思开口,往芦苇丛里挪了挪。

太阳热辣辣的,草丛里的蚊虫白天也敢吸人血。海生跳进水里遥看空荡荡的水面。他希望遇上一艘渔船,丢下一件衣服,然后他就能痛痛快快回宾馆洗个澡。

一艘小船划了过来,渔姑打扮的船家诧异的发现了海生。

“你是什么人?”

“游客!”

“游客?兵荒马乱的,游客?”

“什么兵荒马乱的?现在不是在游戏吗?请帮我找套衣服,我的衣服被水冲走了?”

“什么游戏?”

“难道不是吗?大家在演一场打鬼子游戏。你演渔姑,我演八路。我的伙伴小胖演日本兵,在汽艇上。”

“是吗?你靠近点。”

接着就是狠狠地一船篙,海生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1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