撼天传说 正文 第六章

泡泡兵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62.html[/size][/URL] “好!”一阵暴喝声随之响起,震动山谷,正道众散仙一见李之州举手之间就将数百怪物击溃,无不高声叫好,欢欣鼓舞。不少人都将目光向飘渺剑派李泽苍投去,那意思很明显,生了一个好儿子。而最自豪的,莫过于飘渺剑派的年轻弟子们。这时候,他们已经跃跃欲试,只等时机一到,便要发起反攻。 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62.html

“好!”一阵暴喝声随之响起,震动山谷,正道众散仙一见李之州举手之间就将数百怪物击溃,无不高声叫好,欢欣鼓舞。不少人都将目光向飘渺剑派李泽苍投去,那意思很明显,生了一个好儿子。而最自豪的,莫过于飘渺剑派的年轻弟子们。这时候,他们已经跃跃欲试,只等时机一到,便要发起反攻。

而另一方,几位魔头面面相觑,发现其他人脸上都是一片不可思议的神情,举手之间灭掉数百人,这份功力,足可傲视东华。难怪这些年大陆上传言,飘渺剑派当得起“剑圣”两个字的,除了掌剑李泽苍,还有一个人。

平先生的嘴角,在看到这一切之后,明显抖动了一下,他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李之州,只是让人看不出来的是,他的眼中究竟是仇恨,怨毒,又或者是失望?

“义父,让孩儿去试试!”一个年约二十的小伙子拭去手中那貌似贝壳的法宝上的血迹,低声对平先生说道。果真应了那句话,初生之犊不怕虎,眼看着连至阳教主平先生都变了脸色,他居然还有胆子要去试一试。

平先生并没有回应他,而是踏出了阵列。阴风阵阵,吹动这魔头的衣襟,猎猎作响。定国青衫被毁,他只穿着一件短袍,不过腰上,仍旧系着那条玉带。

“李之州,仅仅十年不见,你的修为又精进不少。”平先生嘴角一扬,脸上又挂上一丝笑容。

“那平先生是不是也想让李某见识一下你手中的‘惊晨钟’?”李之州倒提宝剑,镇定自若。

平先生轻轻抚摸着手中的小铜钟,淡淡的笑道:“这‘惊晨钟’多年未用,还是你面子大啊,可以聆听它惊天动地的绝响。”

李之州闻言一声冷哼,卧在他身边的辟邪灵兽一声狂吼,人立而起!这辟邪灵兽与麒麟是一母同生,麒麟象征着祥瑞,而辟邪,则代表着毁灭。李之州早年仗剑行走天下时,于北方极寒之地寻着辟邪踪迹,费尽心力才收为己有。

“且慢!”正当所有人都以为大战又将开始的时候,平先生出人意料的举起了手。“李之州,老夫知道你道法精深,一柄轩辕古剑打遍东华从无敌手,十年前老夫与你在韶华山煮酒论剑,三百合内,战成平手,而三百合之后……”说到这里,平先生停了停,正魔两道闻言变色!

要知道,至阳教主平先生身为魔门第一大派系的首脑,一身造化骇人听闻,刚才与飘渺剑派掌剑李泽苍相斗,丝毫不落下风,而李之州与他三百合之内战成平手,实属不易,难怪一出手,便如此惊人。

“老夫有一个提议,不知道你意下如何?”平先生看样貌,不过三十上下,却口口声声称自己“老夫”,若不是知道他的底细,还真的不敢相信。李之州看着他,片刻之后,点了点头。

“今日我圣门举兵,一统东华,你们大势已去,再负隅顽抗,也是徒劳……”平先生话刚说到这儿,李之州已经一声冷哼,背后正道群雄更是怒喝连连,群情激愤。平先生并不在意,微微一笑,继续说道:“但念在你们修行不易,何苦白白搭上一条性命?因此,老夫提议,由你李之州代表上下三门出战,你若是胜了,我圣门五派偃旗息鼓,退出西南,如何?”

李之州沉默不语,今天的形势,对正道六门的确是不利。魔门大军来势汹汹,眼下正道上下三门所剩的人马已经不多,如果再杀下去,自己纵然道法通天,也绝计占不到什么便宜的。

一念至此,他回过头去,看着站在正道群雄前面的父亲。李泽苍也正在看着他,两父子目光一对,李泽苍只得叹息一声,无奈的点了点头。

“平先生,这是为什么?咱们这么多圣门弟子,难道还怕了他一个李之州不成?只要您老人家一声令下,咱们一齐掩杀过去,至多半天,定将他们杀个干干净净!”八尺门门主一亮手中“量天尺”,不可一世的说道。话刚说完,身旁圣光谷主也凑了上来,他的坐骑荼灵被李之州打成重伤,现在还躺在一边站不起来,不住的挣扎,心里早就憋着一口气,此时见司马齐云这么说,也随声附和道:“是极是极!平先生,您就下令吧!我谷中弟子,愿为先锋!”

平先生看了他二人一眼,又将目光投向那玄武阁主玉娇娥,却发现她一双眼睛死死盯在李之州身上,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这老妖精真是死性不改,一把年纪了还这么放荡。

“两位,恕老夫直言,你们两位的修为,比老夫如何?”平先生没来由的问这么一句,倒把司马齐云和圣光谷主给问住了,两人对视一眼,好久才齐声回答道:“胜我十倍不止!”

“过奖了,当年我与李之州韶华山一战,三百合之内占成平手,但在第三百六十七合,他的轩辕剑已经击破我的护身神罡,若不是他及时收手,哼哼,惭愧,惭愧。”平先生此话一出,其他两位大眼望小眼,再也说不出话来。要知道以平先生的修为,天下已罕逢敌手,而这李之州能在四百合内取胜,实在是太可怕了。

而此时,藏在那道狭长深弯中的李漠然,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从他的那个方位看出去,正好是正魔两道中间的空场,父亲持剑傲立,谈笑自若,一出手倒灭掉对方数百人马,起初李漠然还沾沾自喜,可一听到那个什么至阳教主说要单打独斗,他就开始担心起来。

平时,父亲没事的时候也会向他讲一些东华大陆上的趣事。曾经就提到过这至阳教主平先生,说他本是一位久试不中的秀才,本姓吕,连续考了二十多年,连个举人也没中着,不由得愤世嫉俗,仇视世人,也是机缘巧合,误入深山,被上任至阳教主收为弟子,潜心修炼。后魔功大成,继任教主。为人心狠手辣,自正道南迁,至阳教雄霸北方。

现在父亲要与他单打独斗,不知道有几成胜算?正冥思苦想,忽然听到那至阳教主又大声说道:“李之州,老夫自知不是你的对手,所以,由老夫,司马门主,圣光谷主三人代表圣门出战。”这话刚一出口,立即引起正道散仙愤怒的喝斥声,以三敌一,也太不要脸了!

“这老家伙脸皮忒厚了!三个人打我爹一个,亏他说得出来!这人品……”李漠然小拳头一紧,愤声骂道。突然想起,至阳教主根本不能算是人的,父亲曾经说过,他是人族的叛徒。

“哼!平先生,你也是东华大陆上成名已久的人物,怎么说起这等话来脸不红心不跳?让我二弟以一敌三,你认为公平么?若真要比试,我与二弟并肩作战!”这是李之涯的声音,李漠然暗想,父亲既然叫他大哥,那他便是自己的大伯了。听他这么一说,李漠然心里顿时对他有产生了不少好感。

“不必!”父亲摆了摆手,笑着说道,“就依你所言,李某以一敌三,若侥幸胜得一招半式,你魔门大军立刻退出西南!”

“好!有魄力,有胆识,不愧是李之州!那咱们就手底下见真招吧!”

李漠然听到这里,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大战就要开始了!但愿夫子保佑,让父亲一战成功!

可李漠然在那里求了半天夫子,场中却是没有丝毫动静,展目望去,父亲仍旧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只是浑身上下,笼罩在一层淡淡的紫芒当中。

“嗡!”一声沉闷的巨响,听得李漠然心房一紧,心脏好像被人狠狠捏了一把,几乎要恶心呕吐起来。与此同时,场中的父亲动手了。只见轩辕剑如蛟龙出海,带起一片紫色的霞光脱手而出,而父亲的身影也随着这道霞光扑了出去。这一式,好像先前看到大伯施展过,想来也是那飘渺剑派的法术。

当李漠然再看出去时,四条人影已经纠缠在一块,霞光艳艳,罡风阵阵,已然分不出敌我。突然,一道光波直扑自己藏身之处袭来,嵌入身边的悬崖之中,震得天摇地动,悬于自己头顶上的法宝也微微颤抖,如瀑布般泄下的金光也为之一淡。

“嗯!”一声闷哼,不知道是谁遭了道儿。只看到一条人影直飞出战团,重重摔在地上。仔细一瞧,竟然是先前骑着怪兽的圣光谷主。那魔头落地之后,一跃而起,口中发出哇哇怪叫,又拿出了那古怪的铃铛。

“糟糕,他不是又要召唤那头怪兽吧?”李漠然不禁暗暗为父亲担心。果不其然,场中响起一声震天的巨吼,继而山丘大小的怪兽映入眼帘,后足一弓,腹部急速膨胀,那怪物又要喷毒雾了!

“不怕不怕,父亲身上穿着血侠衣,百毒不侵的。”李漠然在心里暗想道,一双小手紧紧的握住,手心已经沁出冷汗来。只见那头怪兽一个喷嚏,两团毒雾像箭一般射向战团之中,就在电光火石的一瞬间,战团中人影立分,父亲的身影闪电般倒退回来,手中轩辕剑紫芒大盛,甚至急剧抖动。

而离他不远之处,那至阳教主手中托着一口硕大无比的铜钟,钟口向天,钟身弥漫着一层玄青色的光芒,不晓得这法宝有什么出奇的作用。而那八尺门主显然略逊一筹,手持一柄长长的尺子,站在那里不住的喘息,显然刚才一战损耗了他过多的法力。

“嗡!嗡!嗡!”连续三声异响,那至阳教主一手托钟,一手在钟身上敲击着,发出的声音竟然比木桩撞击还要来得洪亮。而听到这声音,腹内如翻江倒海一般难受,好像所有内脏都被挤压在一堆,就快要爆裂出来!

钟声不息,圣光谷主和八尺门主又几乎几时发动攻击。那条长长的碧绿尺子脱手而出,行到半途,被父亲的轩辕剑截击住,两样法宝相持不下,在半空中停了下来。只见父亲和那司马齐云各自以念力催动法宝,碧绿尺子节节后退,轩辕剑步步紧逼,眼看那八尺门子就要支撑不住。

说时迟,那时快,荼灵庞大的身躯再次出现,直直的朝父亲压去。

“啊!”李漠然忍不住惊叫出声,那怪兽的身躯已经把父亲整个挡住!叫声未停,怪兽庞大的身躯像断线的风筝一般飞了出去,同时发出一声像狗一般的嚎叫。哈哈,根本不是父亲的对手!

但怪兽刚一飞走,那野人一般的圣光谷主立刻堵住了空缺,赤裸的身子上,长满了各种形状的毒虫。他手持铃铛,一节一拍,非常有序的摇着,而他满身的毒虫也随着铃铛的节奏,蠢蠢欲动。猛然,铃声一停,圣光谷主一身毒虫全都破体而出!

“哎呀,皮开肉绽的,这家伙疼不疼啊?”李漠然看得心惊胆战,那圣光谷主活像被人一顿狠揍,身上多出几十个血窟窿来,鲜血正汩汩的往外流。

只见那些毒虫眼看着就要飞到父亲身上,却止步于那层紫芒之外,就蚊子似的叮在那道屏障上。只是包裹在父亲身上的那道紫芒,此时却开始抖动起来。

至阳教主人在一旁,此时却并不加入战局,而是托着大钟猛烈的敲击着。起初,李漠然还感觉五脏六腑像翻江倒海般难受,而现在,从腹部缓缓升起一股暖意,继而随着经脉传遍全身,就好像吃了人参果一般,全身舒坦。但他时刻关心着父亲,所以也没有去想过到底是因为什么。

此时,场中的局势开始僵持,轩辕剑和量天尺相对,焕发出眩目的光芒。而量天尺这会儿已经不再后退,与轩辕剑分庭抗礼。那些沾在父亲护身神罡上的毒虫,体型越渐膨胀,到最后,竟然都有拳头般大小了。

而父亲的护身神罡,光芒越发的昏暗,抖动也越来越激烈。

忽然,一道玄青色的光芒从天而降,李漠然看到一个巨大的影子从父亲头顶罩下,仔细一看,竟然是至阳教主手中的那口大钟!尘土飞扬,场中一片寂静!至阳教主的那口大钟已经将李之州整个罩在里面!

还不等人反应过来,至阳教主已经飞身上前,以快得不可思议的速度围绕着大钟变幻着方位,每变化一个方位,他就用双掌在钟身上敲击一下。李漠然也看了出来,他踏的步法,正是按照北斗七星的方位。

钟声隆隆,不绝于耳,那口大钟所在的地方,每响起一声钟声,地表倒震动一次,可见威力之强大。李漠然一时情急,就想冲出这道深弯,谁想头顶那法宝不知道被父亲施了什么手段,那金色的光芒竟然将李漠然困于其中,无论他如何挣扎,都像是碰到了一股软绵绵的屏障,怎么也挣脱不开!

“哞!”突然传来一声惨嚎,把李漠然吓了一跳,定睛看去,那圣光谷主的坐骑荼灵庞大的身躯轰然倒地,挣扎了几下,再也不动弹。而辟邪紧跟着扑了上去,围绕着荼灵的尸体转了几圈,确定它已经毙命之后,双足一弓,射向了至阳教主平先生。

那平先生正踩着“七星阵”,变幻方位击打“惊晨钟”,见辟邪袭来,腾出一支手来将衣袖一舞,身前地上凭空生出一股旋风,初时动静不大,但当辟邪一进入旋风中心,那阵旋风立刻化作滔天之势,越卷越大,辟邪牛犊般大小的身躯在旋风中央挣扎盘旋着,竟然挣脱不出来。

但这灵兽岂是寻常,狂号一声,那条龙尾连续不停的横扫着,旋风竟然被它的龙尾带着变化成相反的方向,向平先生飞了过去。

平先生见一击不成,迫于无奈之下,将腰间那条玉带扯下,抛向扑过来的辟邪,不偏不倚,正好落在了辟邪头顶。奇就奇在,那条玉带落在辟邪头顶之后,它似乎对那条玉带颇为忌惮,立刻退了回去。

正当众人大惑不解之时,那条玉带突然延伸开来,从辟邪的头顶,顺着他的身躯,紧紧缠绕住。辟邪狂嚎连连,在地上不住的翻滚着。就在此时,令人惊讶的情况发生了,玉带幻化为一条五彩巨蟒,将辟邪死死缠住,那颗巨大的蛇头张开血盆大口,就要吞没辟邪的脑袋。巨蟒吞食,都是先将对方死死缠绕,然后吞没它的头部,使其窒息而死。

辟邪早已通灵,眼见巨蟒血盆大口就在眼前,它用力摇晃着脑袋,就在这一摇一间,那顶上的犄角凭空长长了数倍,正迎上巨蟒的大口,活生生就将那五彩巨蟒的嘴给卡住了。两头灵兽你来我往,纠缠不休。

而另一头,平先生早已经闪在一边,负手而立,盯着那口“惊晨钟”,脸上带着一丝得意的笑容。这口“惊晨钟”还是他早年纵横天下时的贴身法宝,几十年未曾动用。如果今天不是碰上了李之州,恐怕还真的就成了绝响了。

整个阴风谷一片沉静,正魔两道上万人马几乎屏住了呼吸,目光,都落在了“惊晨钟”上。可它纹丝不动,难道被扣在钟下李之州已经……

“爹,二弟他……”李之涯一提七尺剑,忍不住不问道。李泽苍也是面带忧虑,百年前正道南迁时,他曾经见识过这口钟的厉害,凡是被扣在钟下的人,从来没有生还的。

“哈哈……”一声狂笑,圣光谷主欣喜不已,李之州毙命,正道中再没有人能阻挡魔门大军。他将手中麟骨铃一摇,就要下令门下弟子发起冲击。就在这个当口,忽听一稚嫩的童声响起:“爹!”

山谷中本来极其安静,所以这小孩的声音听起来格外的刺耳。众人齐齐循声望去,只见山谷悬崖边的一道深弯处,奔出一个瘦小的身影,飞快的朝山谷中央跑来,那身影的头顶上,不知道罩着一件什么法宝,当头泄下一片瀑布般的金芒。

近了,这时众人才看出,那孩童不过八九岁光景,生得眉清目秀,十分可爱。此时,他稚嫩的脸上挂满了泪水,一路奔到那口“惊晨钟”前面,一双小手不住的拍打着钟身,又哭又闹。谁也没想到这小孩子竟然藏身这么久而不被发现,一时之间,正魔两道倒愣住了。

还是李之涯首先反应过来,急声呼道:“孩子,到大伯这儿来!快!”他话音一落,门下弟子就要冲出去抢人,他们今天在“好吃客又来”酒楼见过这孩子,知道他是李师叔的儿子,也就是飘渺剑派的人。

“之涯,他是,之州的儿子?”李泽苍猛得扭过头,向李之涯问道。李之涯赶紧点了点头,手中七尺长剑白芒眩目,就要发作。

那至阳教主听见李之涯那声呼唤,狞笑道:“没想到十年不见,孩子都这么大了,好,很好。”语毕,缓缓向李漠然走了过去。那孩子正焦急的围着“惊晨钟”,不住的呼唤着父亲。平先生仔细观察,发现李漠然眉宇之间,很像他的父亲,只是一张小脸已经哭花了。

“乖孩子,别吵,来,到伯父这儿来。”平先生离李漠然仅一丈之远,以他的修为,只要一出手,李漠然立刻小命不保,飘渺剑派众弟子心急如焚,可又不敢轻举妄动。李师叔生死不明,如果真出了什么事情,这孩童就是他唯一的血脉,可不能出半点差错啊!

“我一会儿再收拾你!”让众人始料未及的是,年幼的李漠然面对这绝世的魔君,竟然面无惧色,扭过头狠狠盯了平先生一眼,继而转过头去,把衣袖一卷,不知道要干什么。

接下来,一幕让人难以置信的画面出现了,那站在“惊晨钟”前面,还不到钟身一半高的李漠然,竟然一手扶住钟身,一手透过钟口与地面的缝隙,把“惊晨钟”定住,然后使劲一提,大喝一声:“起来!”

两人多高的“惊晨钟”,居然被这不到十岁的孩童双手托起,缓缓离开地面!

李之州的脚部已经出现在众人眼前,只是他一动不动,不知道是死是活。李漠然身子太矮小,刚将大钟举至父亲腰部,小手的长度已经够不着了。平先生也是看得惊讶不已,实在想不到这小孩子竟然天生神力!一时之间,倒也没有想到出手了结了这小子的性命。

“呀!”一声脆喝,李漠然双手托着“惊晨钟”,奋力一抛,大钟竟然被他这一抛之力,向旁边飞出两丈的距离,重重的扣在了地上。

平先生看李之州看去,只见他紧闭双目,身形于被扣在钟下之前一模一样。便以为他已经毙命,一时心头狂喜,正要大笑,可嘴还没有张开,突然瞥见李之州剑眉一扬,猛得睁开了眼睛!

“不好!上!”平先生一声大喝,当先扑了过去。

“把孩子夺回来!”李泽苍也是一声怒吼,吼声未停,李之涯已经人随剑走,化作一道白光疾射出去,直扑李漠然。可还是迟了,就在李之涯动手的同时,那八尺门主司马齐云已经抢先一步,手中“量天尺”脱手而去,化作一道碧绿的光芒,飞袭李漠然。

“轰”,一声巨响,量天尺正中李漠然,所幸他有头顶那件法宝护身,量天尺并没有打中他的身体,可即便如此,他幼小的身躯还是被量天尺袭来的巨大力量,震得飞了出去。

眼看着唯一的孙儿被伤,李泽苍这等前辈高人也不由得怒火中烧,不管什么单打独斗的约定,手中墨离神剑卷起漫天剑影,直取司马齐云!

“畜生,连小孩子也不放过!跟他们拼了!”天龙寺梦龙方丈一声怒吼,手中禅杖在法力催动之下金光夺目。残存的正道诸散仙激愤难当,一起发难,如潮水般向魔门大军扑了过去。阴风谷中,震天的喊杀声再度响起!

就在谁也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李之州突然不见了!

平先生正接着迎上来的李泽苍,突然不见了李之州的身影,心头狂震!一边与李泽苍周旋,一边四处留意,惟恐李之州突然发难。

“叮……”这声音,就像铁匠铺子里面,那清脆的撞击声,远远的传来,让人听不清它发自何处。随着这声响动,阴风谷就像大海中的孤舟,在惊涛骇浪中猛烈的摇晃起来。

正魔两道齐齐住手,道法高强如李泽苍之辈,也是站立不稳,摇晃起来。平先生脸上闪过一抹惊色,四处打量,仍然不见李之州身影。

茫茫夜空,一片漆黑,像是一道看不见边际的黑幕,但就在这无边无际的黑幕中,却有一颗耀眼的繁星,在夜色中散发出夺目的光芒。平先生首先发现了它,当他抬头仰望时,一双眸子里面,所有景物都消失不见,只有那一点繁星。

无月的黑夜里面,有什么比一点繁星更美丽的呢?可美丽的背后,通常隐藏着无边的杀机!

“斩—”平先生面无表情,静静望着那一点越来越大的星光。

“天—”有生以来,似乎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丽耀眼的星光。

“拔—”尽管知道,它美丽的光芒后面,隐藏着无边的杀机……

“剑—”一代魔君平先生,在越来越耀眼的星光照耀下,脸上竟然出现一片祥和。

“式—”说完这最后一个字,平先生嘴角扬一丝苦笑,因为他已经躲避不了了,那点夺目的星光已经到了面前,他清楚的看见,那是轩辕古剑的剑光。十年前,韶华山,轩辕剑也是像这般击破自己的护身神罡,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十年后,它又回来了。

成千上万的眼睛,闪耀着各色的光芒,盯着单手持剑李之州,他脸色苍白,嘴角流下一缕鲜血。那双让玄武阁主玉娇娥为之倾倒的眼睛中,精光退尽,像是十分疲倦。

平先生笑了,抬起头看着李之州,此时的他,早没了先前的暴戾之气。

“李之州,你赢了……”平先生说完这句话,身形一晃,突然跪了下去。他高大的身躯就像一座山一样倒了下去。众人清清楚楚的看见,从他的头顶,缓缓升起一样光彩夺目的东西。将整个阴风谷照得如得白昼,那光芒越来越烈,许多人已经用手挡住了眼睛,节节后退。

李之州突然紧咬牙头,将手中轩辕剑向上空一抛,双手合十,念念有词,轩辕剑剑尖朝下,直向李之州头顶落去,当剑人相接之时,只见紫芒一闪,人剑合一,化作一道漫天剑影,当头落下!

司马齐云与圣光谷主一见不好,飞身而上,手中法宝呼啸而来!

“轰!”震天的巨响,两个魔头的身影,就像狂风中的落叶,向后疾飞!

风云变色,鬼哭神嚎,这一炸之威,像山崩海啸般席卷阴风谷,正道众散仙急忙抽身而退,一时法宝满天,霞光艳艳……

喧嚣的阴风谷,又恢复了宁静,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山谷中,密密麻麻的躺着许多的尸首,这些人,魔,妖,怪,已经完成了他们的使命,走完了生命的历程,各自去了他们该去的地方,不过,他是上天堂,还是下地狱,有谁能知道。

阴风触体,站在谷口的正道散仙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眼前的惨象,为平生所仅见。经过一番苦战,魔门大军终于还是退去了,他们终究还是没能踏入西南半步。只是这代价,未免……

飘渺剑派的弟子中,传出一声哭声,这哭声就像瘟疫一般,迅速传播开来。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抽泣,为战死的同门,也为那以一人之力,挫败三大魔头,而自己也力战而死,以身殉道的李师叔。

犹记飘渺峰上,李师叔丰神如玉,御剑而行,他的音容笑貌,他的绝世风姿,已成回忆,东华大陆,千万年来,英雄辈出,可有谁,能像李师叔一样……

“阿弥陀佛,李施主以一人之力,挫败群魔,英雄盖世,旷古绝今,老纳仅代表天龙寺众僧向飘渺剑派致哀……”梦龙禅师,当世高人,此时也口念佛号,躬身行礼。

“无量天尊,老仙长,请节哀,令郎力战身死,为我辈所共仰,千秋万载,永志不忘。”戏花宫无心真人率宫中道长,向李泽苍致哀。

天王殿,翠烟门,晓竹庵,都向前表达了自己的哀思,可这些话,又怎能拂平一位丧子老父心头的悲伤。

统领正道数十年,举世共仰的正道领袖,此时,老泪纵横。世间,还有什么比白发人送黑发人更让人伤心的。

李泽苍从尸首遍野的山谷中收回目光,低声说道:“阴风谷一役,我上下三门损失惨重,各派弟子奋勇除魔,以身殉道,又岂是我飘渺剑派一门之功?如今妖魔尽退,东华大陆,总算还有我一席之地,只是……”说到这里,李泽苍已经说不下去了,挥了挥手,背过脸去。

大战之后,尸横遍野,人之已死,当入土为安,各派弟子开始在阴风谷中寻找同门尸首,以便带回仙山,好生安葬。

日月同泣,天地同悲,阴风谷中,哭声阵阵,各派弟子噙着眼泪,推开妖魔的尸首,寻找到一具又一具同门的遗体。

几名飘渺剑派的弟子在一具遗体前跪了下来,放声痛哭。那,就是李之州。人群渐渐围了过来,所有人都想看看这位盖世英雄最后一眼。

李泽苍在儿子的陪同下,缓缓走了过来,此时,他不是正道领袖,只是一位悲痛的父亲。众人闪开一条路,让李家父子进去,李泽苍站在李之州的遗体前,欲哭无泪。李之涯蹲了下去,轻轻抚去二弟身上的泥土,泪如雨下。兄弟如手足,李之涯与李之州一母所生,从小一起长大,感情自然深厚,可兄弟一朝身死,天人永隔,怎不叫人痛心疾首?

“父亲,念在二弟以身殉道,您老人家就让他回飘渺峰吧!”李之涯喃喃的念着,目光一直没有离开弟弟那俊美的脸庞。

他这么一说,其他各派的掌门也开始劝说,大家都知道,十年前飘渺剑派布告天下,将李之州逐出门墙,罪名是与邪魔结交,更私通魔教妖女,犯了正道的大忌。凡是被逐出师门的人,即使是死后,也不能归葬,这是铁的规矩。

“罢了,罢了,人都死了,还讲这些干什么,就让他……”李泽苍一夜之间似乎苍老了许多。

李之涯见父亲允许,伸手抱起二弟的尸首,早有飘渺剑派的弟子从附近找来树木,做成一个架子。李之涯将李之州的遗体放在架上,八名飘渺剑派弟子泪流满面,抬着师叔的遗体,缓缓离去。所过之处,上下三门弟子齐齐跪地致哀。这份礼遇,即使是掌门身故,也不过如此。

“不好!我那侄儿呢!”李之涯突然叫道,他这一叫,提醒了众人。是啊,李之州力战身死,他的儿子呢,他唯一的血脉呢?先前李之州被困之时,那小孩子以神力举起巨钟,然后被司马齐云偷袭,生死不明。

李泽苍听得儿子这么一叫,也是心头一震,之州已经去了,再不能叫他的儿子有什么不测。他迅速传令,让门下弟子四处寻找李之州遗孤,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其他五门,自然不落人后,四处寻找那小孩子的下落。

飘渺剑派李氏一门,几代单传,到了李泽苍这一辈,才生了两个儿子,可惜老天似乎要跟李家做对,长子李之涯娶妻二十余年,至今未能产下一男半女,而次子李之州又被逐出门墙,虽然他与魔门妖女私定终身,可谁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后代。

李漠然现身,飘渺剑派终于有了后继之人,掌剑李泽苍有了唯一的孙子,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可算是飘渺剑派的大不幸了。

“师父,没能找到。”

“李师伯,找遍整个阴风谷,也没有找到李师叔遗孤的下落。”

“李师伯,兴许小师侄并没有,没有死,只是……”

众弟子回来复命,都没能找到李漠然的下落,李之涯心急如焚,扭头向父亲看去,只见老父一脸哀容,他想几句什么,可看到父亲这个样子,再也说不出口。

“算了,咱们走吧,只当那孩子福薄,就让他下去陪他爹吧,只是可惜,我这个做祖父的,连自己的孙儿叫什么都不知道,唉……”李泽苍摇了摇头,转过身向谷口走去。他原本高大的身躯,在此刻看来,竟有些佝偻,一身修为威震东华,可他的步履,却有些蹒跚……

阴风谷一役,注定要成为东华大陆历史上永载史册的一战。而李之州这个名字,也随着这一战,威震天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