撼天传说 正文 第四章

泡泡兵 收藏 0 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62.html


“孽畜!还我徒儿命来!”半空之中,传来一声厉喝,圣光谷主抬头一望。只见那火凰背上,翠烟门主柳含烟手持一柄长刀,如陨石般冲了下来。火凰展翅,发出凄厉的啼叫,如钩似镰的尖嘴一张,一条巨大的火柱喷射而出。荼灵身形巨大,行动却是灵巧之极,后足一蹬,已经避开扑面而来的火柱,继而故伎重施,从鼻孔中喷出两股毒雾。

火凰却是不闪不避,只将那巨大的翅膀一扇,两股毒雾竟然向后飘去!荼灵是三大毒兽之首,本身不惧任何毒物,可它前上的圣光谷主可就没有这般本事了,眼见毒雾袭来,一掌拍在荼灵背上,腾空而起。他的身子尚停留在半空之中,柳含烟手中长刀已经离开主人,飞射而来!

那柄长刀刚飞至一半,突然幻化成无数刀影,纵横盘旋,从各个方位直刺向圣光谷主。阴风谷中,一时蓝光耀眼,几乎晃得人睁不到眼睛。柳含烟站立在火凰背上,手捏法诀,催动着法宝。

圣光谷主人在半空,却能接连变幻身形,躲避着对手法宝的袭击。饶是如此,他也被几片刀影贴身划过,身上兽皮袍寸寸剥落。

“哼!”圣光谷主突然一声冷哼,身上皮袍被震裂,露出赤裸的上身来。这一来,众人不由得大吃一惊。那圣光谷主上半身上,竟然贴满了各种肉虫,不,不是贴在身上,而像是长在身上!形状各异,有的像蜈蚣,却是光腹无足,有的像蝎子,却没有钩尾。

麟骨铃再次摇动,那慑人心魄的铃声再度响起。圣光谷主身上的各种爬虫受到驱使,竟在他的肌肤之内蠕动起来。

“柳门主当心!这魔头要施展‘朱蛤青冥’!”洪一峰大声提醒,话音刚落,冷不防从旁边混战的人群中窜出一队怪物来。当先一个,狗头人身,舌头吐得老长,手持一柄硕大的石锤,劈头砸来!

洪一峰手中破天戟当胸一扫,金芒陡现,戟锋划过,狗头落地,那怪物剩下的半截躯体仍旧一往无前,手中石锤重重砸在洪一峰身上,却被“天王战意”震得粉碎。后头赶来的一群怪物嚎叫着扑了上来,将洪一峰的身形吞没。

“爹,咱们上吧!”李之涯手握“七尺剑”,白芒早已通透剑身,跃跃欲试。李泽苍微睁双眼,望着山谷中密密麻麻混战的正魔两道,耳边回荡着声声惨叫,轻轻摇了摇头。

“不好!”李之涯突然大叫一声,人随剑走,眨眼之间,已经扑到山谷中间。右手持剑,左手划圆,一道若有似无的光墙竖在他的面前,然后奋力一推,那道光墙急速上升,挡在了柳含烟身前,圣光谷主身上喷射而出的各种毒物纷纷被挡,撞在这道光墙之下,如雨水一般的落了下来。

“嘎嘎,飘渺剑派的伪君子也来了!”圣光谷主怪笑连连,身子凌空飘在半空之中。

“哼!”李之涯冷哼一声,并无他话,将手中七尺剑一抛,双手合十,那法剑落到他胸前,剑尖直对着圣光谷主,飞速旋转起来。

“破龙!”圣光谷主叫声未停,李之涯的七尺剑已然化作漫天剑雨,倾盆而下。山谷之中,惨叫四起,不知多少妖魔鬼怪身中剑雨,一命归西。飘渺剑派持正道牛耳数百年,这“飘渺八式”绝非浪得虚名,起先那飘渺剑派的年轻弟子使出“飘渺八式”中的“诛邪”,已然逼得至阳七子后退连连,可想这剑法的威力。

麟骨铃又发出奇异的声响,荼灵仰天长啸,腾起双爪,凌空腾起,像大山一般朝李之涯压来。无奈李之涯正催动法宝,剑雨漫天,根本无暇他顾。

“嗤!”又是一阵破空之声,荼灵尚在半空的巨大身形轰然倒地,躺在地上挣扎不已,哀号不止,再也站不起来。圣光谷主正要破口大骂,猛然瞧见李之涯的主剑已经飞至身前,惊得他一个跟斗向后翻去,险险的落在一悬崖边一块巨石之上。惊魂未定的他四处张望,企图寻找出那暗中出手的人。

“幽龙,再不救你的宝贝荼灵,它可就要呜呼哀哉了。”一个阴森森的声音从空中传来,圣光谷主幽龙抬头向空中一望,突然狂吼一声,一头扎了下去,抢救他的宝贝毒兽去了。因为几名天王殿弟子正御着法宝,往荼灵身上招呼,那毒兽受刚才神秘一击,身受重伤,已无还手之力。

李之涯持剑向天,寻找着刚才说话之人,但夜空万里,哪儿有人影?

“阿弥陀佛,李大侠,他在那儿。”身旁传来一声佛号,李之涯扭头一望,一位身着七宝袈裟,须发皆白,慈眉善目,左手持禅杖,右手端钵盂的老僧就站在他的身边,正是天龙寺方丈,东华大陆佛门领袖,梦龙禅师。

“大师,晚辈知道你手中的‘纳海钵’乃降魔圣物,不知……”李之涯持剑行礼,话未说完,梦龙禅师手中钵盂已经缓缓升空,停留在他头顶一丈高的距离。金光陡现,钵盂中一道金光,如瀑布般泄下,四散发射。这一照,山谷之中不知多少妖物现出了原形。

“看吧。”梦龙禅师微微一笑,用手指向一个地方,李之涯随着他指的方向望过去,只见山谷边上,一处阴暗的角落里面,站着三五个人。最前面一人,年约五旬,颌下留有短须,双手抱在胸前,长衫及地,一派儒雅风范,倒像是位饱读诗文的夫子。

此刻,他被梦龙禅师“纳海钵”照射住,脸上仍旧带着笑意,并没有要动手的打算。

“八尺门门主,司马齐云。”李之涯沉声报出了对方的来历,魔门中,一教二门三谷四阁,圣光谷主和八尺门主都现身了,看来,至阳教主和玄武阁主也快出现了。

“哈哈,李兄不愧是飘渺剑派首席剑师,小弟刚才看你使的飘渺八式,威力奇大,看来你的修为又精进不少,假以时日,升职剑圣,也未可知啊。”司马齐云谈笑自若,对面前拼死厮杀的场面视若无睹。

“哼,剑圣之名,只有家父当得起,在下修为尚浅,不敢僭越。”李之涯手中七尺剑又泛起了白色的光芒,隐隐传来龙吟之声,宝剑夜鸣,英雄将出。

“这话未免有失偏颇,你们飘渺剑派至少还有一人当得起这剑圣之名,只是不知道他今天来了没有。”司马齐云说这话的时候,眼神有意无意的在身后悬崖上面飘着。

“阿弥陀佛,要战便战,哪儿来的这么多废话!”别看梦龙禅师是方外之人,这脾气,可并不比世俗中人小。言毕,将手中禅杖奋力插入土中,双手合并,拇指上扬,中指食指并拢,无名指小指弯曲,直指向司马齐云等人隐身之处。身上七宝袈裟,突然飞舞起来!

“如来定身印,嘿嘿……”司马齐云虽然还在笑着,可已经没有先前那般悠闲了。

李之涯一见梦龙禅师结印,手中七尺剑脱手而去,自己双足一蹬,人随剑走,剑人合一,直扑司马齐云而去。就在电光火石的一瞬间,七尺剑剑身暴涨!巨剑到处,所向无敌,奇的是那几人却纹丝不动。

“轰!”石破天惊,坚硬如铁的石质崖壁,被硬生生撞出一个大洞来,可怜那几名八尺门人,俱化为肉泥,血肉横飞。这飘渺八式最后一式,绝杀,果真名不虚传。

李之涯一击成功,心知司马齐云必定不会这么容易伏诛,抓住剑柄正待再战,突然瞥见半空之中,立着一个人影。

“至阳教主!”李之涯心里暗惊,那至阳教为魔门第一派,至阳教主更是正道第一大敌。开战这么久,至阳教主一直未曾露面,自己心里还在疑惑,没想到他终于还是现身了。

就在此时,山谷中惊变陡生,早先飘渺剑派掌剑李泽苍插在谷中的黑色巨剑突然飞离地面,以直刺苍穹之势射向半空!此剑名“墨离”,东华大陆上,即使是三岁孩童,也知道飘渺剑派有一柄墨离剑,为历代掌剑随身法宝,千百年来,死在墨离剑下的妖魔鬼怪不计其数,它早已超出法宝本身的,成为正义的象征。

墨离一出,谁与争锋!宝剑带着山崩海啸般的气势刺入空中,那巨大的声响使得阴风谷中正魔两派所有人都停止了混战,望着这柄千年名剑。

但见人在半空的至阳教主挥舞衣袖,带起隆隆的风声,那墨离剑飞速旋转,像是碰到了无形的屏障,再也攻不进半步。

“哈哈……”至阳教主纵声狂笑,笑声入耳,几乎所有正道散仙陡觉真气涣散,心神不宁。有些修为尚浅的后生晚辈,早已经忍受不住,以剑拄地,紧紧捂着耳朵。风云为之变色,大地为之颤抖,阴风谷在至阳教主笑声之中,几乎要崩塌下来!

“阿—弥—陀—佛!”佛音清唱,声若奔雷!就在不少上下三门弟子几欲发狂之际,梦龙禅师高声唱起佛号,将至阳教主的“魔音入脑”压了下去。这一来倒有趣了,魔门中不少人被梦龙禅师这声“狮子吼”震得七窍流血,暴毙而亡!刚才忘记厮杀的正道散仙们见状,奋起拼死,阴风谷内,一片惨号,血流成河!

“好,很好。”半空中,至阳教主微微颔首,身形缓缓下降。这时,才看清楚他的容貌。竟是一位翩翩美少年!

“九十多年前贫道见他时,他已经苍老不堪,为何时至今日,却返老还童?难道……”一位老道,此时轻移脚步,来到了梦龙禅师身边。头顶五老冠,身披真武圣衣,手中持一把宝剑,正是久负盛名的“及丰真武剑”。

梦龙禅师闻言,也向至阳教主望去。只见他金冠束发,身披锦袍,腰上系着一条玉带,面如冠玉,目若朗星,这分明就是一位富家公子,有谁敢相信他是名动东华的绝世魔头?

“管他是因为什么,待老僧擒来说!”梦龙禅师突然发难,右手作爪,直取至阳教主!那条手臂,在悬崖上映下的影子,竟然幻化为龙形,张开巨嘴,要将至阳教主一口吞没!

“呵呵,大师,人家都说出家人要修身养性,与世无争,您老人家这又是何苦。”至阳教主一边说笑,一边扣住腰间玉带,当梦龙禅师的龙爪手就要触及他身体时,突然一把扯下玉带,掀起身上所披锦袍!

那件锦袍被至阳教主扯得笔直,正好迎上梦龙禅师的龙爪手。突然,锦袍四角向中聚拢,生生将梦龙禅师一条手臂包裹在里面。至阳教主放开锦袍,当梦龙禅师发现不对,为时已晚,那锦袍越来越大,越来越宽,最后竟将梦龙禅师整个包裹在里面!

“这,这,这是定国青衫!”眼见梦龙禅师被包裹在那锦袍里面,无心真人终究认出这锦袍就是与梦龙禅师所持纳海钵齐名的定国青衫!这两件法宝,加上戏花宫的一件宝物,便是世上仅此三件,拥有吞噬天地法力的奇宝。不想,这盖世奇珍,竟然落在至阳教手中!

梦龙禅师身陷定国青衫之中,只觉四处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正运起本门“不动明王”神功,护住肉身,企图元神出窍时,突然眼前一明!那是一丝火苗,正当他望着那丝火苗怔怔出神之际,大火突现,如同置身火海!

奇怪的是,这火烧在身上,却并未焚毁一丝一缕。梦龙禅师不敢大意,遂将“不动明王”道法运至极限!

“啊!”梦龙禅师突然惊叫出声,体内元神受这大火煎熬,几欲破体而出!这时,梦龙禅师才知道,这火,烧的不是肉身,而是元神!元神是所有修真之人赖以生存的命脉,一旦被毁,就只剩下一副臭皮囊,形同废人!

“救人!”无心真人发觉不对,手中“及丰真武剑”早已腾空而起,双掌在胸前连划,一道太极入卦图在胸前形成,继而奋力一推,太极图案直奔至阳教主而去。

“轰!”一声巨响,太极八卦落地爆裂,坚硬的地面被震出一个大坑来,乱石纷飞,威力惊人。这正是戏花宫的绝学,剥及而复!当尘埃落尽,无心真人才发现,至阳教主早已不见踪影。

救人要紧,无心真人催动及丰真武剑,刺向包裹梦龙禅师的定国青衫。

“嗤!嗤!”法剑几次刺在定国青衫上,却是连划痕也没有留下一道。无心真人大惊失色,召回宝剑,束手无策。恰巧这时,一个骑着巨狼的圣光谷弟子冲至面前,无心真人看也不看,随手一挥,及丰剑横胸扫过,连人带狼,断为两截,肝肠内脏,流了一地。再挥手时,及丰剑已经回鞘。

“定国青衫,绵中带刚,刀兵不伤,水火不侵,想刺破可没那么容易啊。”半空之中,又传来至阳教主苍老的声音。他似乎无意跟对手纠缠,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从空中俯视下来,整个阴风谷一片混乱,数以万计正魔两派弟子混战在一起。

那翠烟门主柳含烟坐骑着火凰,手持大风刀,在谷中飞舞盘旋,火凰张口,烈焰滔天,自己的七个义子正奋力缠斗,却也占不到什么上风。还有那天王殿的洪一峰,一柄破天戟舞得密不透风,“血战八方”接连施展,所过之处,刮地三尺,无数圣门弟子命丧他手。

正道上下三门精锐尽出,虽然圣门兴旺,正道式微,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他们的实力仍旧不可小视。翠烟门,天龙寺,戏花宫,天王殿,晓竹庵五派掌门都已经出现,为何独独不见飘渺剑派李泽苍?那老匹夫可是个扎手的人物。

“平先生,你是在找我么?”当至阳教主发现声音就从自己身边传来时,心里暗暗吃了一惊!转身一看,飘渺剑派掌剑李泽苍,手持墨离,胯下乘坐着一匹“追风兽”,足踩祥云,正注视着他。

至阳教主平先生端详着那匹追风兽,通体雪白,形若骏马,只是拖着一条龙尾,头生牛角,一双鼓眼正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传说这灵兽脚程极快,一日之间,可走遍天涯海角。

至阳教主平先生其实年已过百,只是不知修炼了什么奇功异法,返老还童。此时见到李泽苍,打量了一番,竟然拱起双手,躬身拜了下去。要知道,他是魔门第一高手,被魔门中人奉为神明,竟然对正道领袖李泽苍行如此大礼,不说旁人,就连李泽苍也感到意外。

“老夫与令郎是八拜之交,你既是他生父,便如同我的长辈。”平先生拜完之后,垂手肃立,脸上没有丝毫表情,波澜不惊。

“满口胡言!我儿岂会与你这等卑鄙小人结交!”李泽苍嗤之以鼻,心里却也猜到了几分。自己育有两子,长子之涯,目前是飘渺剑派首席剑师,至于那次子嘛……

平先生并不动怒,浅笑一声,喃喃念道:“当年韶华山一别,至今未能得见之州贤弟,在下对他的轩辕剑,可是记忆深刻啊。”语毕,似乎不胜唏嘘,连连摇头。

“魔头,废话少说!今日我上下三门自掌门以下,全数出动,有我们在,你们这些邪魔外道休想踏进西南一步!”李泽苍话说一完,催动胯下追风兽,墨离神剑早已祭起,直取至阳教主首级!飘渺剑派持正道牛耳,李泽苍为掌剑,一身修为已臻化境,传言他已可千里之外,飞剑杀人。

此时,平先生见墨离袭来,不敢大意,轻啸一声,召回定国青衫。梦龙禅师被困衣中,几度元神想要破窍而出,幸好他有“不动明王”神功护体,要不然早已成为废人。此时定国青衫撤走,梦龙禅师仍端坐地上,闭目入定。几名天龙寺小僧守护在师尊身旁,奋力斩杀着如潮水般涌来的妖魔鬼怪。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