撼天传说 正文 第三章

泡泡兵 收藏 0 2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62.html


正道各派弟子齐齐向北方天际望去,只见夜色茫茫,阴风谷中除了林立的怪石,再也没有其他东西,哪儿来的邪魔踪影?可晓竹庵那头火凰,乃是远古灵禽,能预知祸福,绝对不会无缘无故悲声啼叫。

“那是什么?”有人发出这样的惊叫声。就在这人话音一落之际,正道众散仙已经察觉到事情不对了,脚下的大地竟然微微颤抖起来,起初不易感觉得到,可越到后来,震动越明显,几乎让人站立不稳。

谷中的怪石似乎在片刻之间,全都幻化成妖魔怪兽,张牙舞爪起来。李之涯灵敏的一侧身,闪过从头顶上掉下来的一块石头,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只见头顶有紫芒闪动,他的手中,已经多了一柄长剑。

展目望去,埋伏在谷中的正道各派弟子,都开始戒备起来。晓竹庵师太们藏身的上空,那头火凰叫声越来越凄厉,鼓动着双翅,似乎十分不安。突然,火凰发出一声响彻天地的啼叫,谷中各派弟子齐齐掩住双耳!

火凰双翅一展,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北方扑去,就像一团巨大的火球,流星般划过上空。在谷中深处,一块形如手指的巨石拔地而起,显得十分突兀。火凰停留在半空之中,正对着这块怪石。正道各派见情况不明,也不敢轻举妄动。

就在这一刻,火凰似乎发现了什么,一双长约丈余的巨翅奋力一扑,尖锐的长嘴大大张开,一股剧烈的火焰从口中喷薄而出,直射向那块怪石。“轰隆”一声巨响,那块怪石刚被火焰一触及,立时化为粉末,四处飘散开来。就在怪石粉碎之时,许多人分明看到,几条人影从怪石中疾射下来。奇怪的是,当怪石粉碎的粉末消散之后,那些人影却不知所踪。

对方明显已经察觉到谷中埋伏有人,再隐藏下去,已经没有了意义。飘渺剑派掌剑李泽苍一直注视着火凰,此时他回过头来,向自己的长子李之涯使了一个眼色。后者会意,向身后两名弟子挥了挥手。

那两名弟子年不过二十,背负长剑,见师父召唤,互相对望了一眼,发觉对方眼神之中,都闪过一丝惊惶之色。缓缓抽出背后长剑,向谷中央走去。

一片沉静,头顶上空的火凰此时也安静下来,注视着北方的天空。那两名弟子紧紧靠在一起,一同站立在山谷中央,掌剑师祖那柄黑色巨剑旁边,神色不安的打量着四周。火凰所发出的耀眼光芒,将整个阴风谷映照得如同白昼,可谷中除了怪石,什么也没有看到。

“张师兄,我,我有些,害怕……”那略显稚嫩的少年紧了紧手中的法剑,吞下一口唾沫。被称作张师兄的少年极力想稳定住颤抖的手,本想安慰师弟两句,却不知该说些什么。山谷中,风已停歇,连早先鸣叫的虫儿似乎也预感到了危险,不再出声。令人窒息的沉静。

谷边的悬崖上面,突然掉落一块石头,顺着崖边滚落下来,撞击声不绝于耳,在这沉静的山谷中听来,却是这般的恐怖。刚才说话的那位少年被惊吓到了,发出一声惊慌的叫喊。

张师兄惊怒交加,突然举起手中长剑,对着山谷深处厉声高喝:“既然来了就快现身!藏头露尾算什么英雄!”声若洪钟,在山谷中久久回响。

“呵呵……呵呵……”回应他的,是一声浅笑,“你们不也在这儿埋伏半天了么?那你们又算什么英雄?”声音传来,却分辨不出说话之人隐身何处,两个飘渺剑派弟子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那人说完话后,却仍旧不见现身,两名飘渺弟子运起本身法力,展目四望,仍旧察觉不到半分,不禁更加慌张了。就在此时,谷中传来一阵破空之声,众人还来不及探查来源,只见山谷之中,两名飘渺弟子站立的前方,突然凭空蓬起一阵血雾,紧接着传出一声闷哼。

一个人影立刻显现,紧紧捂着右臂,脸上俱是痛苦之色,显然被刚才那阵破空之声所伤。出来了,就在那人现身之后,他的身边渐渐浮现出几个若有若无的人影,竟然是与他并排站立,一共七人。

“好极!好极!没想到时至今日,你们这些自命不凡的正道中,还有这样的高手。”那受伤的人,看年纪不过十五六岁,眉清目秀,按理说还是稚气未脱的年龄,可他的脸上,却是一片怨毒之色,一边忍受着痛苦,一边在谷中四处张望,企图寻找刚才出手伤他的人。

“啊!”那少年突然一声惨叫,身形不稳,向地上栽去。他身边一人,年纪与他相仿,眼明手快,一把扶住了他。右手按在了他背后,脸上红光一闪而没。那受伤的少年,神色立刻为之好转,扭头向他一望,低声说道:“谢谢五哥。”

“哼,你还要谢谢人家手下留情,要不然,你只怕要去朝见邪王了。”那被称作五哥的少年微微一笑,露出一口白森森牙齿,看起来竟如野兽般可怖。笑容突然凝结,因为他发现,自己的七弟此时又紧咬牙关,脸色惨白,身形摇摇欲坠。

“不好!”五哥暗叫一声,急忙召出法宝,向着七弟的手臂猛的劈了下去。一条手臂被活生生砍了下来,喷涌而出的鲜血洒了五哥一脸。七弟断臂之处,淡红的肌肉与森森的白骨,清晰可见,一道如拇指粗的紫色光芒正从手骨断裂处向里面涌进。

而五哥的手中,正握着一件古怪的法宝,似乎是两片巨大的贝壳,边缘极其锋利,隐隐泛着淡红色的光芒。

“爹,刚才是谁?您看见了吗?”李之涯眼见场中生变,可身为飘渺剑派首席剑师的他,却也没有看到究竟是谁出的手。李泽苍没有回答儿子的问题,他的眼神,早已经飘到他们隐身之处的左上方,那道深弯之处。

此时,山谷中央,那位七弟已经倒在地上,不住的抽搐着,眼看性命不保,而他的身边,六位兄长却是束手无策,人人脸上都浮现出极度怨毒的神色。只是可惜,他们连谁出手杀了自己的兄弟也不知道。

两方对阵,尚未开战,便先折了一员先锋,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正道中人底气陡增,只是他们也弄不明白,出手杀敌的,究竟是哪一派的仙友?不用现身就除掉一个小魔头,这份道法,恐怕也只有上下三门的前辈高人所有。

“杀!”以贝壳作为法宝的五哥眼见兄弟命丧敌手,既惊又怒,突然将手一扬,左手法宝呼啸而出,带起一片暗红光芒,飘向场中两名飘渺剑派的弟子。那两人呆立当场,还是张师兄最先反应过来,下意识的往前踏了一步,挡在师弟前面,同时扬起手中法剑,可他刚刚喊出一个“诛”字,便再也说不出来话了。因为,他的头颅已经随着那片巨大贝壳的飞过,高高抛了起来。

漫天血雨,没有头颅的尸体仍旧紧紧握着长剑,作势欲冲!

“师兄!”一声惨呼,身边的师弟双目通红,望着殉道师兄,把心一横,手中法剑高高扬起,大喝一声:“诛邪!”但见紫霞漫天,罡风阵阵,剑锋所指,飞沙走石。长约丈余的气流如波浪一般向前翻滚,夹杂着地上的沙石向那几名魔道少年袭去。

“杀!”突然爆发的喊杀声响彻云霄,隐身谷中的正道众散仙纷纷现身。偌大一个阴风谷,霞光四射,灵禽展翅,古兽嘶鸣,正道上下三门,精锐齐出,一齐掩杀过去。

一位身披黑色斗篷,身材长大的中年汉子手持一柄长戟,一马当先冲在前面。没奔出几步,将手中长戟往空中一抛,紧接着纵身一跃,跳上法宝,风驰电掣般向前冲去。此人,正是天王殿镇殿真君洪一峰。

另一边,那七位魔门少年的身后,在正道众散仙发起冲击之际,突然闪出一片黑雾,像滚滚乌云一般向前移动着,隐隐传出阵阵奇异的吼叫声,震得大地颤抖不已。

“魔崽子们,尝尝我天王殿的厉害!”洪一峰御着赖以成名的“破天戟”,以直刺苍穹之势,眨眼即至!提起破天戟,当胸一扫,三道眩目的金色光圈闪电般向前奔去,所过之处,刮地三尺,地上的石块泥沙随之而去,那三道光圈越滚越大,带着响若惊雷的呼啸声,正是天王殿威震天下的“血战八方”。

七名少年眼见对方攻势猛烈,不得不放下已然身受重任的飘渺剑派弟子,连自己兄弟的尸首也顾不上,四散飞射,避开这石破天惊的一击。

洪一峰见一击退敌,不由得放声一笑,但笑音未落,他猛然瞧见那片黑雾之中,窜出一头怪兽,直扑自己而来,迅速之快,匪夷所思,已然闪避不及。当下不容多想,洪一峰手拄长戟,闭上双目,身上黑色斗篷,无风自起。一股淡淡的金芒升起,像瀑布一般挡在他的身前,仔细一看,竟如流水一般缓缓淌下,不绝不灭。

“嘭!”一声巨响,震耳欲聋。那头从黑雾中窜出一怪兽,正撞到洪一峰身前那道金色瀑布上。洪一峰身形一晃,竟然不退半步,那头怪兽受洪一峰“天王战意”护身神罡反震之力,居然连退数步,嚎叫不已。这时,洪一峰才看清,眼前的这头怪兽,足有小山般大小,自己站在它面前,显得那么的渺小。它身形似熊,长着一颗硕大无比的脑袋,口中两颗白色獠牙足有三尺来长,正张大着嘴巴,流出令人作呕的涎水。

“师父!”几名天王殿弟子奔到洪一峰身边,急切的叫喊着。

“上!”洪一峰方正的大脸上神情肃穆,盯着面前的怪兽,半天才挤出这一个字。显然刚才那次撞击,着实让他吃亏不小。弟子们见师父有命,当即紧握法宝,一样的闭上双目,身形微颤。金芒闪动,天王殿弟子们的头顶上,都多出一双法眼来,与人眼形状一样,却大了十倍不止。

“呀,天王殿的师兄们运静心诀啦!姐妹们,咱们也不能落后,冲!”一群翠烟仙子足踩四瓣蓝梅,霞光艳艳,离地而行,转眼已经掠到前方,向那头怪兽奔去。仙子们手持法宝,围住那头怪兽,各展神通。只见法宝挥舞之处,各自生出一朵四瓣蓝梅来,继而以奔雷之势,四处疾射,朵朵花瓣直打入那怪兽体内,消失不见。

“噢!”那怪兽受到攻击,负痛狂叫,无奈翠烟一门,道法奇特,不但威力极强,而且还有延缓对手行动的作用,若被翠烟门人击中,管叫你身形迟缓,寸步难行,只有挨打的份儿。这时,那头怪兽被数名翠烟仙子群起而攻,虽然狂怒,却动弹不得。眼见怪兽眼耳口鼻,各处都渗出股股黑血来,只怕再过片刻功夫,就要一命呜呼。

“小贱人们敢伤我灵兽!”一声厉喝,从那怪兽身上传来。原来,那头怪兽的背上,还乘坐着一个人,只是怪兽身形太大,以至于众人根本没有注意到他。那人长发遮面,头顶束着一条骷髅链子,身上披着一件兽皮缝制的袍子,象极了山林中的野人。此刻,他眼见自己坐骑被伤,不由得大怒。

只见他手中握着一串铃铛,像是用什么骨头制成。那人手摇骨玲,口中喃喃念着咒语。

“麟骨铃!”洪一峰一声惊叫!那麟骨玲是魔门中圣光谷谷主的随身法宝,本身并没有攻击的法力,但却能控制天下异兽怪禽,百年之前,正道众仙被驱逐出北方,圣光谷一门可是先锋。上下三门许多高手的灵兽都吃过圣光谷主法宝的苦头,不听驱使还算轻的,更有受麟骨铃诱惑,反戈一击,攻击主人的。

此时,麟骨铃发出声声怪响,恍若那千年古刹内的木鱼在敲击,只是这声音听起来,全然没有宝刹肃穆之感,反而心慌气闷,神志模糊。那头怪兽听到这奇异的铃声,突然发狂!前足不住的在地上刨着,硬生生把坚硬的石质地面刨出一个大坑来!

“仙子们小心,它要……”洪一峰早年曾经见识过这怪兽的厉害,一见圣光谷主摇起麟骨铃,心知不好,急忙提醒翠烟众仙子。

可还是迟了,没等翠烟几位仙子退下来,那怪兽已经突然昂起头,腹部急速膨胀,猛得的一个喷嚏,从鼻孔中喷出两团玄青色的气雾来!天王殿众人早有防备,没等气雾触身,已经飞射避过。

可怜那几名翠烟仙子,躲闪不及,被那气雾扑面袭来。惨叫声立时响起,几名仙子身上衣衫片片剥落,欺霜赛雪的肌肤在片刻间化作紫色,继而迅速裂开,淌出黑血来。仙子们所遭受的痛苦,从她们的惨号中已经听得出来。

肌肉迅速腐烂,几名仙子躺在地上不住的惨号,有的双足已经烂掉,眼看着毒素寸寸侵蚀着自己的身体,自下而上,先是腿,继而是腰,都化作一滩黑水。

“师父!师父救我!”一名仙子已经被毒气侵体,烂得只剩半截躯体,以腐烂得只剩下白骨的双手撑在地上,向后面的天王殿众人爬去。

“颜师姐!我来救你!”一名天王殿弟子似乎与那位仙子相识,此时悲声一呼,作势欲扑。可身形一动,已经被自己的师父一把拖住。

“师父!”那名天王弟子目疵尽裂,歇斯底里的吼叫道。洪一峰面带悲色,无奈的摇了摇头。那头怪兽,名唤“荼灵”,本是生于南方瘴气从生的山林深涧之中,日夜吸取林中毒气,吞食各种毒物,是冠绝天下的三大毒兽之首,任你道法通天,也难逃一死。圣光谷主仗此毒兽,横行天下,从无敌手。

“哈哈,天佑圣门,正道无人!就这么些软茄子烂番薯,给我的荼灵塞牙缝都不够!”圣光谷主在“荼灵”毒兽的背上,眼见最后一名翠烟仙子化作一滩黑水,不由得狂笑起来。

“孽畜!还我徒儿命来!”半空之中,传来一声厉喝,圣光谷主抬头一望。只见那火凰背上,翠烟门主柳含烟手持一柄长刀,如陨石般冲了下来。火凰展翅,发出凄厉的啼叫,如钩似镰的尖嘴一张,一条巨大的火柱喷射而出。荼灵身形巨大,行动却是灵巧之极,后足一蹬,已经避开扑面而来的火柱,继而故伎重施,从鼻孔中喷出两股毒雾。

火凰却是不闪不避,只将那巨大的翅膀一扇,两股毒雾竟然向后飘去!荼灵是三大毒兽之首,本身不惧任何毒物,可它前上的圣光谷主可就没有这般本事了,眼见毒雾袭来,一掌拍在荼灵背上,腾空而起。他的身子尚停留在半空之中,柳含烟手中长刀已经离开主人,飞射而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