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草好汉拔 正文 第八章 第一次分裂与叛逃(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0.html






罗景良对二团说:“奉金委员长,慈主任之命,我部分兵两路,攻打惠民县城。崔指挥一路,我一路。我命令!立刻出发!”二团开拔了。


罗景良骑上高头大马,喜不自胜,想:“让崔粪筐着个傻蛋作美梦去吧。老子骗他说老子在山东有两个团,这家伙信以为真,心甘情愿跟老子兵变。他姥娘的,老子上哪整两个团?老子说大话骗来一个司令当当。现在又骗走一个团,正好回山东,当本钱诓沈鸿烈,看能不能闹个大官当当。”


城外,岳霞龄紧张地望着金耘府。她很替他着急。杨赫烈等人也都沉默下来。金耘府紧皱着眉,眼睛紧紧地盯着面前的土地,忽然说:“听我命令!”金耘府说:“我们的兵太少,立即向北开拔!”杨赫烈等人迅速行动。不到片刻,城外的救国军无声无息地向北转移了。


岳霞龄不时回头看看身后,担心地想:“叛军会追上来吗?万一追上来,他们会袭击我们吗?他怎么样了?走到哪里了?”她的目光穿过迷蒙的夜幕,搜索着金耘府的身影,但终未找到。她的心糟透了。此时,金耘府也不好受。他铁青着脸,忿忿地咬着嘴唇。提讯评走在金耘府身后,不时关注地看看他的脸色。金耘府从牙缝里崩出几个字:“姓崔的……在家理(入了天理教)……盟兄弟……他姥娘的……背信弃义!”


崔祥明把救国军二团骗向惠民。 行军途中,郑松林怒气冲冲来找回颖。他说:“回颖小妹,跟你说句掏实底儿的话,这次开往惠民,不是奉命杀敌,其实是叛逃!”回颖一惊:“司令员叛逃?”郑松林咬着牙说:“罗景良想在乐陵暗杀金委员长和慈主任。崔指挥讲义气,不忍心下手。有人向金耘府告密,金委员长和慈主任连夜逃脱。”


回颖停住脚步,回头问:“谁告密?你?”郑松林斩钉截铁地说:“郑松林不是是非不明的人。是我告知慈振中、金耘府。”回颖劝他:“郑大哥,你既然顾念义气,想以理正行,何不留在乐陵?”郑松林为难地说:“崔祥明跟我撮土为香,一个头磕在地上。今生就是生死弟兄。他待我天高地厚,我不能以怨报德。我不能背离他。”


回颖一计不成,又生一计:“郑大哥,你可以劝崔指挥袭击罗景良叛军啊。叛徒人人得而诛之。”郑松林气乐了:“你还没听明白?还是我没说明白?崔指挥也是叛逃!”回颖说:“郑大哥,既然崔祥明也是叛逃,你何不名正言顺在半路上擒住他?”郑松林说:“崔祥明待我不薄。”回颖说:“郑大哥,把队伍拉回去!实迷途其未远!”郑松林很为难:“开弓没有回头箭。”


这时,一个土匪骑着骡子跑过来,对郑松林说:“郑团长,崔指挥有请。”郑松林不知崔粪筐有什么急事,只好风风火火地赶去。崔祥明笑眯眯地说:“老弟,有件大事跟你商量。”郑松林说:“咱哥们兄弟别习外,有话尽管吩咐。”崔祥明说:“我打算投奔程国瑞。”郑松林眯起眼睛,说:“投奔谁?”崔祥明说:“投奔程国瑞。”郑松林说:“不是说跟着罗景良走吗?不是说到惠民和罗景良会合吗?”崔祥明说:“我前思后想,觉着投奔程国瑞更划算。”


郑松林与崔祥明争吵起来。郑松林怒不可遏:“要是去投奔罗景良,俺也就俯首听命。虽说俺死看不上罗景良,但是罗景良再不是人,投奔他,毕竟是投奔了国民党军,还是抗日的。现在崔盟兄居然放着抗日的国民党军不投,去投满洲国挺进师的程国瑞!满洲国挺进师是汉奸!”崔祥明忙说:“是张螃蟹夹子自从中作和,老交情莫不开面。”郑松林咬碎钢牙:“张螃蟹夹子?张奎邦?这个人间败类!当着南皮县58村民团团总,窝匪分赃,抢男霸女,禽兽不如。等他抗日,鬼都老了。既然咱一个头磕在地上,我就得和你说知心体己的真话。” 崔祥明失去耐心了,厉声喊道:“别说了!”


郑松林上来了脾气,把枪一拍,大声说:“你爱听也得听,不爱听也得听!”崔祥明自然是不爱听。崔某怒气冲天斥责:“住嘴!”郑松林慷慨说道:“俺郑松林从小走了黑路,可也听过评书,看过梆子戏。说书唱戏教育人。牛皋金顶太行山落草,可金兵一来,他就再次跟随岳王爷精忠卫国。天下大义,就是……”崔祥明就怕这位盟弟拿枪当说书的扇子敲。他忙说:“俺也只是先想想。”郑松林厉声说:“兴这个心就不行!”


崔祥明说了实话:“程国瑞说了,只要咱把人枪拉过去,接受他的改编,他就保举我当旅长,旅长,比团长大一级。罗大脑袋也就许给咱一个小团长子。程国瑞多够意思啊,一朝儿面就答应给个旅长,真够朋友。”郑松林气得说不出话来,眼几乎喷出火来。他猛然转身就走。崔祥明忙拽住郑松林的衣角,连连说:“从长计议,从长计议。你先别急。”


郑松林一走,崔祥明就吩咐亲信:“今天晚上,我去会会程国瑞。你们监视郑松林的动静。不行今天夜里我一回来,咱们就动手除掉郑松林,送给程国瑞当见面礼。”亲信问:“如果郑松林在你走之后就发难,怎么办?”崔祥明轻蔑地一笑,说:“他没那个脑子。他愚忠。”亲信们立即开始行动。


郑松林回到营地,立马招集自家兄弟。郑松林脸色铁青,问:“你们是听崔总指挥的,还是听我的?”黑牛王说:“大哥何出此言?”郑松林厉声说:“你们就说听谁的吧。”弟兄们异口同声:“这还用问,俺们是跟着大哥出来干大业的,眼里只有大哥。”黑牛王说:“大哥,你就发话吧。弟兄们都是你的生死之交。”


郑松林把酒杯摔在地上:“好兄弟!回旧县之后,每人多分一份大烟、白面儿。弟兄们,崔祥明背弃救国军,其罪一也;要投汉奸程国瑞,其罪二也。暗藏杀机,要置你我于死地,其罪三也。咱再也不能为他出生入死,皇天后土,实鉴我心,今天我与汉奸崔祥明割袍断义、势不两立!”为什么提大烟白面儿的事儿呢?提这个,你就知道刚草创的救国军有多不正规了。


弟兄们摩拳擦掌,纷纷说道:“大哥让俺们干嘛,俺们就干嘛。俺们就服你一个人。”郑松林下令:“见机行事。不行就杀死崔祥明,活捉程国瑞。立功赎罪回救国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