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历山大方阵的衰亡之战:德摩比利会战与马格尼西亚会战

世界王牌 收藏 1 2104
导读:本文出自:***历史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11_19_98843_10298843.jpg[/img]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11_19_98844_10298844.jpg[/img] 马其顿方阵 自BC333年的伊萨斯之战和BC332年的高伽米拉会战以来,马其顿方阵的威名传遍了古代地中海世界,马其顿的敌人提起方阵之名就会两股颤栗,因为亚历山大大帝使得方阵变成了一种

本文出自:***历史




亚历山大方阵的衰亡之战:德摩比利会战与马格尼西亚会战


亚历山大方阵的衰亡之战:德摩比利会战与马格尼西亚会战

马其顿方阵



自BC333年的伊萨斯之战和BC332年的高伽米拉会战以来,马其顿方阵的威名传遍了古代地中海世界,马其顿的敌人提起方阵之名就会两股颤栗,因为亚历山大大帝使得方阵变成了一种传奇:他是不可战胜的!


可惜大帝身后的帝国却未享有这样的传奇,BC323年,亚历山大去世,从巴克特利亚的草原到阿提卡半岛的雅典,到处都能感到伟人去世留下的政治地震的余波,他的大将们,几乎是迫不及待的打起了继承人战争,战火延续到BC276年,在亚历山大帝国的废墟上出现了三个王国:马其顿本土和希腊的马其顿王国、埃及的托勒密王国、占有小亚、叙利亚、两河直到大夏的塞留古叙利亚王国。三国为了争夺东地中海的商路霸权在塞浦路斯巴勒斯坦、小亚细亚,巴尔干半岛争得不可开交,却没有注意到,在地平线的西方,一个新兴的军事国家正在崛起。只是在第二次布匿战争中,马其顿王腓力第五与汉尼拔建立了半心半意的同盟(BC216),并于次年与罗马开战,第一次马其顿战争开始(BC215--205),双方都没有倾尽全力来进行战争,罗马是因为汉尼拔还在蹂躏意大利,腓力第五是因为他还在试图摸清罗马的底细。BC205年,这场战争就这么莫名其妙地结束了。BC202年,西庇阿大败汉尼拔于扎马会战,第二次布匿战争结束。东方的国王们就要尝到他们的愚蠢与短视带来的苦果了。


果然,BC200年,罗马使节以维护希腊世界的和平与自由为借口,在希腊与马其顿国王开战。这次的战争进行的干净利落,BC197年,罗马的军团在德摩比利通道以北的星诺塞法利山击败了腓力第五,年底以前和约就定好了。腓力第五向罗马人民和元老院屈服。BC196年6月,罗马执政官夫雷密奈那斯在希腊宣布:希腊自由了!


一纸空文当然不会满足希腊爱国者的愿望。BC193年,当年把罗马人请来的埃托利亚同盟又把一直在小亚虎视眈眈的塞留古叙利亚国王安提阿第三(人称安提阿大王,Monarch)请进了希腊,罗马人与他的谈判不久破裂,BC191年,罗马人开始了与独自统治东方从小亚细亚直至大夏广袤国土的安提阿大王的战争。这场战争准备了很多年,双方都享有崇高的名声,但战争只进行了3年不到,BC189年,就以塞留古王朝向罗马人的臣服条约结束了。


一、安提阿进入希腊和罗马人的反应


很早以前安提阿大王在达达尼尔海峡的欧洲一侧重建了要塞莱西马基亚,移民、建立殖民地,储备武器和粮食,力图将这里变为进军欧洲的桥头堡。他征服了色雷斯,进入希腊。罗马的夫雷密奈那斯怀疑他的企图,双方发生第一次分歧。这时埃及国王托勒密要求罗马人从中调解埃及与叙利亚的纠纷,罗马人高兴地借此机会派遣大使到安提阿处,要求他从埃及,叙利亚、西利西亚和希腊撤退,但双方未能达成任何谅解。安提阿于是更加公开地组织同盟,准备战争,他把女儿们嫁给埃及国王和卡巴多西亚国王。汉尼拔向他建议出奇兵,进军罗马,被他否决了。进军他抱着斯巴达人和马其顿的腓力第五会作内应的愿望,从海路进军希腊(BC191)。罗马人听到这个消息后,立刻宣战,罗马人预料这对于他们来说将是一场长久而激烈的战争,他们对马其顿人和迦太基人的忠诚也很怀疑,尤其令他们不安的是,安提阿的马其顿方阵,它享有不败的美誉。


安提阿北上进攻北希腊的贴撒利人,路过星诺塞法利山,为阵亡的马其顿将士举行了盛大的葬礼,他想借此讨好马其顿人,却让腓力第五怀疑他的企图,坚定的站到罗马人一边去了。腓力第五向罗马人保证他的忠诚,罗马人因此有能力派出2000的队伍前往贴撒利支援,安提阿逃跑回到南希腊,在冬营中举行婚礼,纵情声色。


二、德摩比利通道之战


罗马人带着当时准备好了的军队匆忙地从勃隆度辛到了阿波罗尼亚,共计骑兵两千人,步兵两万人和少数战象,由阿西略·曼尼阿斯·格拉布里俄指挥。他们向帖撒利进军,解救了那些被围的城市。他们把敌人的驻军逐出阿塔马尼斯人的城市,俘虏了那个还指望得到马其顿王位的麦加罗玻里的腓力。他又俘虏了大约三千名安提阿的士兵。当曼尼阿斯正在作这些事情的时候,腓力进攻阿塔马尼亚,征服了整个阿塔马尼亚地区,阿密南德国王逃往安布里喜阿。当安提阿知道这些事情的时候,因事物发展的迅速和幸运变化的突然,他大为惊慌,现在他知道汉尼拔计策的聪明了。他连续地派遣使者往亚细亚去催促波利塞奈达赶快来。于是他从各方面把他所有的军队调来。他自己所有的军队达一万步兵和五百骑兵,此外还有一些同盟者;他带着这支军队占据德摩比利,想在这个难于通行的峡谷阻止罗马人来进攻他,等待他的军队从亚细亚赶来。德摩比利峡谷长而狭窄,一面是多风浪而无港口的海,另一面是深而不能通过的沼泽,峡的上面有两个险峻的山峰,一个名叫特基阿斯,另一个名叫卡利德罗马斯,这个地方也有一些温泉,所以这个地方叫做德摩比利(意为“热门”)。


安提阿在那里建筑了一条双墙,墙上安置他的军事机械。他派遣挨托利亚人占据这些山顶,以防止任何人由过去泽尔士进攻利奥尼达领导下的斯巴达人的那条著名的小道秘密地绕过来,那时候这些山是没有人防守的。每个山上有一千挨托利亚人驻守,其余的军队驻扎在赫拉克里亚城附近。曼尼阿斯看见了敌人的准备工作之后,在早晨黎明的时候发出战斗的信号,命令他的两个军团将校马可·伽图和琉喜阿斯·发利略按照他们的意思选择一些军队,于晚间绕着山前进,尽他们力所能及,赶走挨托利亚人。琉喜阿斯在特基阿斯山被挨托利亚人击退了,因为在那个地方他们战斗得很好;但是驻扎在卡利德罗马斯山附近的伽图,大约在最后一更(凌晨3-4点钟),当敌人还在睡眠的时候便发动进攻,尽管这样,战斗还是艰苦的,因为他必须在反抗的敌人面前爬过很高的岩石和悬崖。同时曼尼阿斯正在领着他的军队,以纵队进攻安提阿的正面,因为只有这样才可能通过山峡。国王把他的轻装部队和轻盾部队列在方阵的前面,方阵列在他的军营的前面,在右手边底下的山坡上有弓箭手和投石手,在左手边靠近海岸有战象和总是跟着战象在一块儿的那个纵队。


交战了(BC191年4月),轻装部队首先向曼尼阿斯进攻,从各方面冲进来了。他勇敢地迎战,起初退却,然后前进,把他们赶退。方阵让开一条路使轻装部队走过。于是方阵关闭起来,掩护他们,用密集形的长矛向着敌人,这种阵形,自亚历山大和(其父)腓力以来,常使敌人发生恐怖,不敢面对密集的长矛队形交战。但是突然挨托利亚人大声呼喊,从卡利德罗马斯山上跑来,跳下走入安提阿的军营。起初双方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因为不明真相,双方都发生了混乱,但是当伽图出现,正在大声呼喊追逐挨托利亚人,已经靠近安提阿的军营上面的时候,国王的军队本已听说罗马人的一些可怕的战斗方式,又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由于整个冬天过着安闲和奢侈生活而元气大伤,因此就开始逃跑。他们不知道伽图有多少人,由于恐怖,在他们认为人数很多。他们担心自己军营的安全,所以毫无秩序地逃往军营,想保卫军营,抵抗敌人,但是罗马人紧紧地追在他们后面,和他们一块儿跑进了军营。于是安提阿的军队又开始逃跑,和第一次逃跑一样,毫无秩序。曼尼阿斯追赶他们,直到斯卡斐亚,他杀死一些人,俘虏了一些人,他从那里回来之后,劫掠了国王的军营;只要他一出现,就把那些在他离开那里的时候已经冲进了罗马军营里的挨托利亚人赶出去了。


在这次战役和追逐中,罗马人丧失了大约二百人,安提阿损失了一万人,包括被俘的在内。国王本人在最早发现有战败象征的时候,就带着五百骑兵,头也不回地逃跑,直到伊拉提亚,从伊拉提亚逃到卡尔西斯,从卡尔西斯带着他的新妇优卑亚(这是他叫她的名字)乘着他的船舰逃到以弗所,但是他没有带走他的全部船舰,因为罗马的海军大将进攻他的一些运输粮食的船舰,把它们击沉了。当罗马人民得知这次胜利这样迅速而容易地取得了,他们向神献祭,对于安提阿的可畏惧声名初步的考验,使他们很为满意。为了酬劳腓力作为一个同盟者的功绩,他们把他的儿子狄密多留送还给他,当时狄密多留还在他们手中作人质。


当这些事情正在罗马进行的时候,曼尼阿斯接受了佛西斯人、卡尔西斯人以及其他一些和安提阿合作的人的请求,解除了他们的恐惧。他和腓力劫掠挨托利亚,围攻它的城市。他俘虏了在隐藏中的挨托利亚人的将军德谟克里都。他过去曾经威吓夫雷密奈那斯说,他将在台伯河岸上驻扎他的军营。曼尼阿斯带着一支军队,背着包裹和卤获物,越过科拉克斯(这是一个险峻而难于通行的山,是那个地区最高的山),进入卡利玻里。许多士兵,因为道路不好,从悬崖上跌下来,连同他们的武器和装备都跌得粉碎,虽然挨托利亚人可以使这支军队陷于混乱,但是连他们的踪迹也没有看见,他们派遣一个使团到罗马去商谈和约去了。同时,安提阿命令他的军队从上亚细亚诸省迅速地往海边进军,装备一支舰队,命罗得斯的一个流亡者波利密奈达指挥。于是他渡海到刻索尼苏斯,又在那里设防。他又加强塞斯都斯和阿卑多斯的防御工作,如果罗马人的军团侵入亚细亚的话,他们一定从那里通过的。他使莱西马基亚成为他在目前战争中的主要军需储藏所。聚集大量的武器和军粮在那里,因为他相信不久罗马人就会以巨大的陆军和海军来进攻他的。罗马人任命当时的执政官琉喜阿斯·西庇阿代替曼尼阿斯为司令官,但是因为他没有军事经验,所以罗马人又任命他的兄弟巴布利阿斯·西庇阿作他的顾问,巴布利阿斯·西庇阿是曾经摧毁迎太基的势力,并且是第一个受到阿非利加那的称号的。


三、战事向亚细亚发展


罗马人任命李维为海军大将,他航往庇里犹斯,舰队有81条船。帕珈马国王攸尼美斯带领50条船舰与他联合起来。在小亚细亚的佛西斯港外,与安提阿的波利塞奈达舰队海战,获胜。此后,又在以弗所、开俄斯、旁菲利亚连续获胜。


同时,巴布利阿斯·西庇阿与琉喜阿斯·西庇阿来到埃托利亚,从曼尼阿斯手中接过兵权,撂下埃托利亚的围攻,听任居民派遣使团前往罗马,自己带领部队,匆忙出发,前往进攻安提阿,通过马其顿和色雷斯进军到赫勒斯滂(今达达尼尔海峡),并且与小亚的国王--俾泰尼亚的普鲁西亚建立联盟,对抗安提阿。


李维带领大部分舰船前往赫勒斯滂,迎接两西庇阿的军队。不想,留在伊利奥斯的舰队却中计被俘。使得佛西亚、萨摩斯和丘米又倒向安提阿。李维的舰队得到增援后躏了这个地区。


大约与此同时,安提阿的儿子塞留古进攻帕珈马,被亚加亚人戴奥芬尼斯以1000步兵和100精骑兵所破。


不久之后,继李维为海军大将的累基拉斯与安提阿的海军大将波利塞奈达在迈昂尼苏斯发生海战,安提阿的海军丧失了29条大船,其中13条连同船员被俘,波利塞奈达躲入以弗所。


四、马格尼西亚战役


迈昂尼苏斯海战的结果就是这样的。当安提阿还没有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在刻索尼苏斯和莱西马基亚非常小心地设防,他认为这是防御罗马人的最主要的工作,事实上也是如此。如果腓力不引导他们的话,就是色雷斯其余的地方,罗马人也很难于通过。但是,因为一般说来,安提阿是一个轻浮而不坚定的人,当他听到在迈昂尼苏斯战败的消息的时候,他完全恐慌起来了,他认为命运在跟他作对。一切和他愿望相反:他认为他的海军势力强大得多,而罗马人正是在海上击败了他,罗得斯人把汉尼拔封锁在旁菲利亚;安提阿以为腓力可能不会忘记他从罗马人手中所受的损害,而腓力正在援助罗马人走过难于通行的道路。一切都使他丧失了勇气,神明开始消灭了他的理智(正好象不幸的事增加的时候总是那样的),所以甚至还没有看见敌人来,他就无缘无故放弃了刻索尼苏斯。他储藏在那里的大量谷物、武器、金钱和军事机械,他既没有带走,也没有焚毁,而把所有这些军事物资好好地留在那里,等待敌人来。那些莱西马基亚人,好象从围城中逃跑出来的一样,带着他们的妻室儿女,痛哭流涕地跟着他逃跑,他也不注意他们。他专心注意防止敌人渡过海峡到阿卑多斯来;把他成功的最后希望完全寄托在这一点上。但是神明使他的脑筋纷乱到这种程度,甚至他也不防止敌人横渡海峡,在敌人还没有到的时候,就匆忙地向内地逃跑,甚至连海峡地带也没有留下驻军防守了。


当两个西庇阿听到他撤退了的时候,他们一举而取得了莱西马基亚,把在刻索尼苏斯的钱财和武器都占有了,匆忙地渡过了无人守卫的赫勒斯谤,比安提阿还先到萨第斯,安提阿还不知道罗马人已经渡过了海峡。这个惊慌而丧失了勇气的国王把他自己的过失归之于命运,派遣拜占庭人赫拉克莱德向两个西庇阿议和,他提议把士麦拿、格拉来卡斯河畔的亚历山大里亚和拉姆普萨卡斯交给他们(这次战争是因为这些城市的关系而开始的),赔偿战费的一半。赫拉克莱德被授与权限,如果必要的话,他可以放弃那些在战争中跟罗马人站在一边的爱奥尼亚人和挨托利亚人的城市,以及任何两个西庇阿所要求的。这些事情赫拉克莱德将公开地提出。赫拉克莱德又在暗地里被授与权限,他可以允许巴布利阿斯·西庇阿一笔巨额金钱和释放他的儿子,他的儿子是在从卡尔西斯航往狄密特利阿的时候被国王俘虏的。(这个儿子就是后来攻陷和毁灭迦太基、第二个享有西庇阿·阿非利加那的称号的那个西庇阿。他是战胜马其顿王柏修斯的鲍鲁斯和西庇阿的女儿的儿子,而由西庇阿所过继的。)两个西庇阿同声回答赫拉克莱德说:“如果安提阿希望媾和,他应当不但交出爱奥尼亚和挨托利亚诸城市,而且要交出道拉斯山这一边的所有亚细亚的城市,付给因为他的原因而引起的这次战争的全部费用。”巴布利阿斯私自对赫克拉莱德说:“如果当安提阿还占有刻索尼苏斯和莱西马基亚的时候,提出这些条件来的话,这些条件会被很高兴地接受的;如果他还是在防守着赫勒斯访海峡的话,也可能被接受。但是因为现在我们已经安全地渡过了海峡,正如俗话所说的,我们不仅备好了马,而且骑上了它,我们就不能同意这样轻微的条件了.我个人对国王的建议是感激的,我接到我的儿子之后,我会更加感激。我为了报答他起见,我劝告他接受这些已经提出来了的条件,不要冒险,免得将来接受更加苛刻的条件。”


这次会商之后,巴布利阿斯生了病,退到挨利亚去了,留下尼阿斯·多密提亚斯在那里作他兄弟的顾问。安提阿也和过去马其顿的腓力一样,认为如果他在战争中被打败了的话,他所遭遇的也不会比这些条件更坏了;他把他的军队集合在推雅底拉平原附近离敌人不远,把西庇阿的儿子送到挨利亚西庇阿那里去了。西庇阿劝告那些送他的儿子的人们说,在他本人回到军队里之前,安提阿不要作战。安提阿根据西庇阿的忠告,把他的军营移到西彼拉斯山,建筑一条坚固的城墙,把这座山防卫起来。他又以普利基阿斯河为界把他自己和敌人隔开,使他不致于被迫而勉强作战。但是多密提阿斯有野心,想由他自己来决定战争的胜负。所以他冒失地渡河,扎营在离安提阿二十斯塔狄亚(3.7公里左右,1斯塔狄亚=185~180米)的地方。连续四天,他们双方都把军队在他们自己的要塞前面列成阵势,但是没有一方开始发动战斗。第五天,多密提阿斯又把军队列成阵势傲慢地前进。因为安提阿不应战,他把他的军营移得更近些。隔了一天之后,他由一个传令官在敌人可以听得见的地方宣布,明天他一定跟安提阿作战,不管他愿意不愿意。安提阿感到烦恼,又改变了他的心思。虽然他可以在城墙下坚持不动,胜利地把敌人击退,等候西庇阿恢复健康。但是他现在认为他的人数多,如果拒绝应战是耻辱的。所以他准备战斗了。


(BC189年1月)两军都在最后一更、刚刚在黎明之前,开出军营。双方军队的部署是这样的:罗马军团为一万人,构成左翼,靠近河边。军团兵的后面是一万意大利同盟军;这两部分军队都列成三行战斗队形。意大利同盟军的后面是攸美尼斯的军队和大约三千亚加亚轻盾兵。这是左翼的阵势;而右翼是罗马人和意大利人的骑兵和攸美尼斯的骑兵,总数不过三千人。所有这些军队中间又有轻装部队和弓箭手编在一块儿,在多密提阿斯本人的周围有四队骑兵。总共约达三万人。多密提阿斯的岗位在右翼,把执政官本人放在中央。他命令攸美尼斯指挥左翼。他认为他的阿非利加战象是没有用的,因为数目既少,身躯又小,阿非利加的战象通常是这样的(小象总是害怕大象的),所以他把战象放在后卫。


罗马人的战斗阵线就是这样的。安提阿的军队总数是七万人,其中最强的是一万六千人的马其顿方阵,还是依照亚历山大和腓力的方式排列的。这些军队安置在中央,分为十队,每队一千六百人,前排五十人,纵深三十二排。每队的侧面有战象二十二头。方阵的外表象一条城墙,而战象是城上的堡塔。这是安提阿的步兵的布置。他的骑兵安置在两翼,是由披铠甲的加拉西亚人和称为阿哲玛的马其顿部队组成的,他们被称为阿哲玛,因为他们是精选的骑士。同样多的骑兵安置在方阵的两边。除了这些骑兵之外,右翼还有一些轻装部队、其他带银盾的骑兵和二百名骑马的弓箭手。在左翼有泰克托萨基人、特罗克密人、托利斯托波利人的加拉西亚部队和国王阿里阿累西斯所供给的卡巴多西亚人部队以及别的部落的混合部队。还有一队穿铠甲的骑兵和一个称为伴侣骑兵的分队,这个分队是轻装的。安提阿是这样布置他的军队的。他似乎最信赖他的骑兵,因此他把很多骑兵安置在他的前线,而他应当最信赖的纪律最好的方阵反而笨劣地拥挤在一个狭小的地面上。除上面所列举的军队外,还有许多福里基亚、吕西亚、旁菲利亚、彼西底亚、克里特、特拉利斯和西里西亚的投石手、弓箭手、标枪手和轻盾兵;都是照克里特的方式武装的。还有其他来自达希人、密西亚、挨利马伊斯和阿拉伯的弓箭手,他们骑在行动迅速的骆驼上,他们从高处敏捷地发箭;当肉搏的时候,他们使用很长的薄片刀。安提阿又安置一些装有镰刀的战车在两军之间,以发动战斗,命令他们在第一次进攻之后,就退却。


他的阵势的外表好象是两支军队组织的阵势一样,一支开始战斗,另一支作为后备。每支军队在人数上和设备上都是这样安排得使敌人发生恐慌。安提阿亲自指挥右翼的骑兵;他的儿子塞留古指挥左翼。象队司令官腓力指挥方阵,门提斯和修克西斯开始战斗。当天是暗淡无光的,所以这种显赫的阵势是看不清楚的,各种投射器的瞄准效力也因多雾和黑暗的天气而受到影响。当攸美尼斯看到这种情况的时候,他不注意敌人其余的军队,只担心装有镰刀的战车的进攻,因为这些战车大部分是对抗他的,因此他聚集那些投石手、弓箭手和在他指挥下的其他轻装部队,命令他们包围战车,向马射击,而不向驾车的人射击;因为当一匹拖着战车的马变为不可控制的时候,那部战车就没有用处了,同时也大大地影响其余军队的秩序,因为其余的军队也害怕他们自己这一边的镰刀的。很多马匹受伤,因而拖着战车向他们自己的队伍里冲去。首先是骆驼队伍混乱了,因为骆驼是安置在战车防线之后的;接着是穿铠甲的骑兵混乱了,因为他们铠甲的重量,他们不容易躲避镰刀。现在骚动很大,产生了各种混乱,这主要是那些逃跑的人所引起而传播到整个战场的。恐惧的心理甚至比事实还要恶劣,因为在那个广大而拥挤的战场上,在混乱的叫喊和极端的恐慌之中,就是那些在场的人也不能很清楚地了解真相,传布恐慌的人总是夸大地传给和他靠近的人的。


攸美尼斯在他的第一次尝试中取得了惊人的胜利,扫清了战车和骆驼所占据的阵地之后,领导他自己的骑兵和在他指挥下的罗马人和意大利人的骑兵进攻那些跟他抵抗的加拉西亚人、卡巴多西亚人和其他雇佣军,大声欢呼,鼓励他们不要害怕这些已经没有前哨支持的而又缺乏战斗经验的人。他们服从了他,猛力冲锋,结果,不但把这些人击溃,并且把那些已被战车冲乱了的附近队伍和穿铠甲的骑兵也打垮了。这些骑兵,特别是因为他们的铠甲的重量,不能迅速地转动和逃跑,被敌人赶上杀死了。这是马其顿方阵左边的情况;在右边,安提阿突破了罗马人的战线,把他们截为两段,追赶他们很远。


马其顿方阵列成紧密的长方形,侧面有骑兵的保护,但是当两边没有骑兵的保护的时候,这个方阵分开,以让那些在前面小战的轻装部队通过,于是又合起来。这样拥挤在一个长方形之内,多密提阿斯很容易地用他很多的骑兵和轻装部队把他们包围起来。他们没有机会冲锋,也没有机会疏散他们的密集队形,所以他们开始遭受很重的损失;他们非常愤怒,因为他们自己不能采用所惯用的战术而四面八方都受到敌人武器的攻击.但是他们在向所有的方面都伸出他们的密集长矛,他们向罗马人挑战,进行肉搏,总是保持着将要冲锋的样子。但是他们没有前进,因为他们是步兵,披着很重的武装,看到敌人都是骑在马上。最重要的,他们怕他们的密集队形分散开,他们也来不及改变这个队形。罗马人并不进行肉搏战,也不跑近来,因为罗马人害怕这些精兵队伍的纪律、坚强和斗志;只包围着他们,用标枪和箭向他们袭击。在这个密集队伍中,标枪和箭总是百发百中的,因为他们既不能把投射器挡开,也不能分开队伍以躲避投射器。这样在受到严重的损失之后,他们为势所迫,一面威吓,一面逐步很有秩序地退却。就是在这个时候,罗马人还是害怕,不敢跑近他们,只是继续把他们包围起来,伤害他们。直到最后,马其顿方阵内部的战象被激动起来,不可驾驭了,于是方阵溃散,狼狈而逃。


多密提阿斯取得这个胜利之后,迅速进军攻打安提阿的军营,打败了防守军营的士兵,同时安提阿追赶那部分和他对抗的罗马军团,这些军团的两边没有骑兵或轻装部队的护卫(因为多密提阿斯认为那条河已经给他们以足够的保障,所以没有布置军队),随后,他追到了罗马的军营。但是罗马军营的司令官,一个军团将校,带着生力军匆忙来应战,阻止了他的前进,逃走的罗马士兵因为有他们的同伴们的帮助,又鼓起了勇气,重新集合起来。国王很骄傲地转回来,好象已经取得了胜利的样子,他还一点也不知道另一翼所发生的事情。当攸美尼斯的兄弟阿塔拉斯带着一大队骑兵来阻止他前进的时候,安提阿很容易地冲过去,不顾敌人;敌人和他平行进军,给他以很小的损害。但是当他发现他被打败了,看见战场上到处都有自己的士兵、马匹和战象的尸体;他的军营已经陷落了的时候,他慌张地逃跑,大约半夜里到达萨第斯。他从萨第斯前往塞利尼镇,人们称这个镇为阿巴玛,有人告诉他,说他的儿子已逃到那里去了。第二天,他退到叙利亚,把军官们留在塞利尼,聚集他的残军。他又派遣使者到执政官那里去商谈和约。执政官正忙于埋葬他自己的阵亡将士,夺取死去的敌人的衣服和财物,收集战争俘虏。阵亡的罗马人中,有二十四个骑兵,约三百步兵,大部分是被安提阿杀死的。攸美尼斯只丧失了十五名骑兵。安提阿的损失,包括被俘虏的在内,据估计,达五万人,因为人数众多,要说出确实数目来是不容易的。他的战象有些被杀死了,有十五条被捕捉了。


五、胜利的意义与结果


自BC332年以来流传的关于马其顿方阵的恐怖故事结束了。罗马胜利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马其顿方阵2个半世纪以来墨守成规,没做任何的改变,更加强调士兵的训练和重装甲,但是亚历山大的后继者们恰恰忘记了他们的大王是以一个卓越的机动作战大师、一个骑兵军官的身份被记入史册的。亚历山大在东征的历次大战中,都是习惯于指挥骑兵进行突击、包围的。拥有较强骑兵的安提阿只满足于追击罗马军团的逃兵,却把自己征战四方的本钱:马其顿方阵给忘了,让他们在没有人保卫侧翼的情况下投入作战,结果当然是只能失败。马其顿方阵从此一蹶不振,退出了地中海世界的军事舞台,取而代之的,是罗马人的军团,成一线作战,侧翼有着骑兵,投石手等轻装兵种,更为灵活更为强大。罗马人就靠着这只队伍,征战天下。直到公元9年,罗马军队的4个军团在瓦伦斯的指挥下被全歼于布鲁克特利人的地区(今德国威斯特伐利亚地区),才完成了又一个不败神话的破灭。


现在把话题回到不幸的安提阿大王身上,衰落的命运在等待着他和他的王朝,罗马的阴影已经高高的悬挂在小亚、叙利亚的上空。


罗马人取得这次光辉的、很多人看来是惊人的胜利(因为人数较少的军队在异地作战,象这样彻底打垮一支人数比他们多得多的军队,特别是当时还有那有高度的纪律和勇敢、过去被认为可怕而不可战胜的马其顿方阵,似乎是完全不可能的)之后,安提阿的朋友们开始责难他。说他不应该和罗马人发生争执,说他从开始就没有策略,没有精明的判断能力,他们责难他不应该甚至于没有和敌人发生冲突,就放弃了刻索尼苏斯和莱西马基亚以及武器和军事物资,不应该让赫勒斯访不设防,因为他知道罗马人不能希望在那里很容易地强渡的。他们责难他最近的过失,不应该使他最强的一部分军队陷于紧促的地位,使之无用武之地,不应该信赖一些乱七八糟的新兵群众,而不信赖那些有长期训练、身经许多战役而精神变得坚强勇敢的职业士兵.当这些议论正在安提阿的朋友们中间进行的时候,罗马人兴高采烈,认为现在没有什么事情他们难于作到,谢谢神明的保佑和他们自己的勇敢;因为人数这样少的一支军队,在异地作战,在第一次战役和第一次袭击时,仅仅一天之内,就打跨了有一切王室资源,由这样多的民族组织的一支人数多得多的军队,包括勇敢的雇佣军、负盛名的马其顿方阵和统治那个广大帝国、被尊称为大王的国王本人在内,这使他们对于他们自己的幸运有很大的信心了。他们中间有了一句流行的话,说“过去曾经有过一个国王--安提阿大王!”


当罗马人正在这样夸口他们的成就时,执政官的兄弟巴布利阿斯已经恢复了健康,回到军队里来了,执政官接见安提阿的使者们。这些使者们想知道要根据什么条件,安提阿才能够作罗马人的朋友。巴布利阿斯答复如下:“安提阿贪得无厌的天性是他遭遇着目前和过去的不幸的原因。他占有一个广大的帝国,罗马人没有反对他,而他夺取了原属于他的亲戚和我们的朋友托勒密的领土西利一叙利亚。于是他侵入了和他毫无关系的欧罗巴,征服了色雷斯,在刻索尼苏斯设防,重建莱西马基亚。他从那里进入希腊,剥夺了那些最近由罗马人解放的人民的自由,继续侵略,直到他在德摩比利之役被击溃败逃时为止。就是在那个时候,他还没有放弃他的贪婪的政策,因为虽然他在海上屡次被打败了,但是直到我们渡过了赫勒斯滂他都没有求和。那时候,他很藐视地拒绝了我们对他提出的条件,又聚集了一支大军,无数的物资,继续对我们进行战争,决定和远远优于他们的人交战,直到他遭遇这场大灾难时为止。我们本来可以正当地把更严厉的处罚加在他的身上;但是我们不惯于滥用我们自己的繁荣,或加重别人的不幸。我们向他提出和过去同样的条件,只作一些小的补充,使之有利于我们,并且有助于他自己将来的安全。他应当完全放弃欧罗巴和道拉斯山脉这一边的全部亚细亚领土,边界以后再行确定;他应交出他所有的战象,交出由我们规定的船舰数目,以后他不能豢养战象,只能有我们所允许的数目的船舰;他应当交出由执政官选择的二十名人质,偿付因他而引起的这次战争的战费,现在交五百优卑亚他连特,(1优卑亚他连特=7000银德拉克玛)元老院批准和约时,再交二千五百他连特,另外再交一万二千他连特分十二年按年在罗马付给。他还应当把所有的俘虏和叛徒交出,把他根据他和攸美尼斯的父亲阿塔拉斯所订协议而取得的土地的。其余部分交还给攸美尼斯。如果安提阿接受这些条件而不欺诈的话,在得到元老院批准后,我们给他和平与友谊。”



西庇阿所提出的条件全部为使者们所接受了。关于立时交付的那一部分现金和二十名人质马上照办了。安提阿的幼子安提阿是在人质之列。两西庇阿和安提阿双方都派遣使者到罗马去了。元老院批准了他们的协定,写成书面条约体现了西庇阿的观点,把不明确的地方详细说明,又作了一些小的补充。安提阿的领土以卡利卡德那斯和萨彼敦尼昂两地角为界,他不得航海越过这个地方来进行战争。他只能有十二条装有甲板的船舰,用以对他的属民进行斗争;但是如果他是首先被人攻击一的,他可以有多一点船舰。他不能在罗马领土内募集雇佣军,也不能收容罗马的逃亡者,所交的人质,除安提阿的儿子以外。每三年更换一次。这个条约刻于青铜板上,藏于卡皮托神庙中(这样的条约,习惯上是藏在那里的),把一个副本送给继西庇阿为司令官的曼利阿斯·发尔索。他在福尔基亚的阿巴密亚监视安提阿的使者们的宣誓,安提阿也监视罗马派去的军团将校德谟斯的宣誓。这就是安提阿大王和罗马人之间的战争的结果;有些人认为这个条约没有对安阿作进一步的要求是由于安提阿对西庇阿的儿子所施的恩惠。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