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9.html


“夫人!夫人!”宋美龄完全不理会佣人的劝阻,自顾自的穿起外套,“雨农,我们走!”

“可是,夫人!如今敌机可能出现在前线的任何地方,您要为您的安全着想啊!”戴笠也是极力的劝阻着宋美龄,宋美龄想要上前线看望伤兵。

“我意已决,再说有雨农陪着,我还有什么可怕的呀?”宋美龄淡淡一笑,戴笠面色苍白,这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委员长不活刮了自己才怪。横挡竖挡都没用,戴笠悄悄告诉身边的人速将此事告知委员长。

不一会,蒋中正来到了妻子的眼前,“这么大的事情也不和我事先商量一下?你以为上前线是儿戏吗?”

宋美龄一看是自己的丈夫,放下手中的东西,“达令,淞沪抗战近3个月了,作为第一夫人我有责任也有义务去前线看看参战的将士!”

“可是你的安危!你可是第一夫人,万一有个闪失……”蒋中正微微有些动怒,我着已是乱的理不出头绪了,您就别再给我添乱了好不好?

可是宋美龄面无惧色,走近蒋中正,“达令,既是第一夫人,更要有第一夫人的样子!”

蒋中正看看眼前这个从小娇生惯养长大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妻子,竟然略微有些不认识了,“夫人,你……”

“委员长!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作为第一夫人,我义不容辞!”自己的这个妻子什么都好,生活上可以说是千依百顺,只是自己的这个夫人倘若决定之事是任谁都无法更改的。

“好吧!”蒋中正点点头,这一下可让身边的众人大跌眼镜,连忙想要劝阻蒋中正和宋美龄,蒋中正一摆手,“我70万大军难道还抵不过区区几万日寇!?”在老蒋的内心深处对上海有着一种特殊的感情,像是赌气一般,就是不相信自己的70万中央军不能抵挡住区区几万日军!

宋美龄看着自己的丈夫,他内心的想法作为妻子的自己又怎能不知,“雨农,你不是要去前线医院吗?让夫人与你同行吧!”

宋美龄的要求自然是无可厚非,也表现出了极大的勇气,蒋中正其实也不愿就这样放弃希望,上海虽然沦陷了,还有三道花费巨资营造的国防战线可以支撑,倘若我国抗日之决心得到外国友人之关注,得到国际舆论之同情,对我之利极大。想到此,蒋中正沉吟已久,蒋中正身后一人一身笔挺的上将制服。

“去前线看看倒也没有什么不好!”说话之人为国军副参谋总长白崇禧上将,1893年生人,字健生,广西临桂人,回族,中华民国国民革命军一级上将。

戴笠心想,奶奶的,没什么不好,你怎么不陪着去!当下便道,“如今日寇空军及其猖狂,为安危计,还是再考虑考虑吧!”身旁众人随声附和着。

白崇禧是唯一和众人唱反调的,“夫人前去定能激励将士!”白崇禧是抗战时期蒋中正的一个重要谋士,有小诸葛之称。

“好了!”蒋中正扫了一眼众人,“雨农,夫人的安全就有赖于你了!”

蒋中正既然决心已定,戴笠只好应承下来,心中却不禁冷汗直流,如今从南京去前线的所有道路都遭到日机的全程覆盖射击,万一要是有个三长两短……

下午时分,蒋中正亲自为宋美龄送行,临行前蒋中正对宋美龄说,“中正无能,有劳夫人了!”老蒋此刻心酸哪,自己作为一个的领袖,竟然连自己妻子的安危都无法保障,不禁有些伤感。

宋美龄抱了抱蒋中正,“抗战还未胜利,我岂能舍君不顾!?”蒋中正看着自己这个倔强的夫人挤出一丝笑容,宋美龄走下了中山陵,那一刻她身上的责任驱使着自己毫无畏惧的奔赴前线,国将不国,自己这个第一夫人自当挺身而出!

戴笠不敢怠慢,从特勤出挑选了最为精干的队伍保护夫人的安全,自己本来的任务仅仅是把单宝轩带回来嘱咐两句,因为事关机密,越少人知道越好,可谁曾想演出这么一场情景剧来,一路上,戴笠眼睛都不敢多眨一下,3辆车子风驰电掣的疾驰在通往前线的公路之上。

今日正午时分,第19集团军指挥部,薛岳接过来自南京的电话,“喂,你好!”薛岳将军已经一连几日没有合眼好好睡上一觉了,前线的战事搅得他心神不宁,总觉得日军暂时的停火是在酝酿着更大的阴谋,所谓当局者迷,薛岳调兵遣将,正面工事修修补补紧张而忙碌。南京的电话更是像催命一样一个个的打到自己的指挥部,由其是自己的这个委员长一口一个娘希匹,已经把自己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过一遍了。

“薛岳将军,我是戴雨农!”戴笠倒是第一次打电话到自己这里来,薛岳皱起眉头,这个盖世太保的头头打给自己有什么事情呢?

“戴主任你好!”薛岳拿捏不准,但是也不敢怠慢,“打到我这来有什么事儿吗?”

“哦哦,薛将军,第一夫人今天要到你的防区看望前线的部队和伤员!”

“什么?”薛岳吓了一跳,宋美龄要来!?“什么时候到?”

“我们大概下午2点左右从南京出发,主要是去南翔的前线医院,您给安排一下吧!”

薛岳哪敢怠慢,连忙说,“好好好!”挂了电话,薛岳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亲自到南翔的前线医院去一趟,带着参谋和卫士前往前线医院。

自27旅撤到后方休整以来,单宝轩时刻关注着上海先前的战事,期间戴笠找到自己,说是3日后,也就是今天安排好一切再找自己,单宝轩一直在思索自己今后的日子将何去何从。27旅一时间已经难以得到补充,被晒在南翔一带,不过自己的伤势倒是得到了一些恢复。

正在思索着,突然来人大喊,“所有人员注意,薛总司令将要视察部队,各部做好准备!”单宝轩一听,薛岳要来?唉……自己有什么脸面再见薛岳,从指挥部走的时候说的信誓旦旦,如今2次丢了自己的部队,27旅也没能阻挡日军,败退至此,单宝轩刚想起身出去躲躲,一个熟悉的声音叫住了自己!

“连长!”单宝轩猛然回头,是拴柱!怎么总司令还把拴柱带来了呢?原来在当初相公庙誓师出征之前,单宝轩派人把拴柱送到了薛岳的指挥部,心想和这个总司令总算有点交情吧。自己上了前线,要是带着小拴住,不是把拴柱往鬼门关里送吗?薛岳倒是被弄得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最后想想还是把这小子留下了。还好拴柱被薛岳留下了,不然估计难逃那场惨烈的遭遇战,单宝轩想想自己的肩膀都是一阵后怕。没曾想,在这里竟然又碰到了拴柱。

“拴柱!”单连的老人说实在也就是石朝峰和拴柱了,石朝峰忙着到处招兵,单宝轩也是一个人郁郁闷闷的过着,这拴柱也算得上是单连的元老了,单宝轩乐呵呵的把拴柱抱了起来,“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我和薛司令一起来的,他说今天来看看你这个臭小子!”拴柱乐呵呵的说道。

单宝轩一听不好,完蛋,我怎么那么傻,拴柱都来了,那薛岳还能远吗?放下拴柱就想走,被薛岳大声的叫住,“单宝轩,怎么,没脸见我?”

单宝轩转过身来,一个标准的军令,“将军好!”

薛岳皱着眉头的走了过来,“你个大男人一点责任都不敢承担怎么可以?”

单宝轩肺都要气炸了,怎么说话呢?什么叫一点责任都不敢承担,我单宝轩可是个敢作敢当的人!薛岳啊薛岳,我与你近日无怨往日无仇,你把我下方到连队我都没说什么,你倒好,每次见到我除了埋汰我之外还能来句好话不?心里纵有千般火万种冤,单宝轩脸上却是挂着笑容,“卑职知错!”

薛岳一看,嚯,这小子还是个话剧演员,这么能装,也不再逗他,“单宝轩,前线战事太紧,我一直也没有时间过问你!”薛岳是送当年自己敬仰的单锦宇将军的胞弟来锻炼的,可不是送单宝轩来送死的,“小伙子,打得不错!”

单宝轩微微一笑,先前他不理解薛岳对自己的下放,随着战争的深入他渐渐认识到了自身的不足,运筹帷幄之中固然重要,可是一个指挥官要是没有经受过血与火的锤炼,没有尝试过一场又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又哪来那种坚韧和永不言弃的军魂!?自身的许多不成熟渐渐显露,险些在战场上要了自己的命,自己只有克服了这些才能真正成长起来。他感谢自己在这样的时候遇到这样的一位上司!

“单宝轩,对近日的时局有什么看法啊?”虽然薛岳嘴上说单宝轩是纸上谈兵,可是单宝轩的许多建议和看法倒是新颖独到,这种军事天赋不是一般的指挥官靠锻炼就能得来的!

单宝轩和薛岳聊起了近日的时局,单宝轩说到眉飞色舞,差不多就想对薛岳说,你怎么就不能给哥们儿来个师长什么的干干呢?给我一个师我能如何如何,薛岳微微皱眉,批评单宝轩又开始脱离实际,浮躁轻狂,这一聊就是几个小时。两人不像是将军与士兵,倒像是来个正在博弈的棋手,各抒己见,无论是单宝轩还是薛岳都很赞赏对方身上体现出的军事才华。旁人看了都愣了,这两个人干什么呢?堂堂一个总司令,前线不管,司令部不呆,跑到这里来和一个上尉拿着石子木棍摆小人对着打?

“将军,我在日本之时日寇曾演练过在杭州湾沿岸相同的地域登陆!”单宝轩皱着眉头不无担心的说道,“几十万部队如今过于集中在中部了!万一被敌人迂回登陆,岂不是抄了后路!?”薛岳一听,哎呀!这几日我总觉得自己漏了什么极其重要的事情,单宝轩这么一提醒,薛岳是吓出了一身的冷汗!正说着,突然传令兵来报,“报告!第一夫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