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桃花 正文 第十八章:毙人的事

金蝉 收藏 0 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2.html[/size][/URL] 战争就会死人的。有言道:人死一千,自损八百。 孟庄的民兵第一次参加战斗,真枪实弹的干,就取得了很大的胜利。一仗打下来,不但一个人没死,居然还没有一个受伤的,真是奇迹。 姜区长很骄傲,全区大会小会上讲:孟庄民兵英勇善战,打了一仗,消灭了敌人,自己却好发未失。 孟庄的民兵一时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2.html


战争就会死人的。有言道:人死一千,自损八百。

孟庄的民兵第一次参加战斗,真枪实弹的干,就取得了很大的胜利。一仗打下来,不但一个人没死,居然还没有一个受伤的,真是奇迹。

姜区长很骄傲,全区大会小会上讲:孟庄民兵英勇善战,打了一仗,消灭了敌人,自己却好发未失。 孟庄的民兵一时响当当,没有不知道的。

孟庄的事迹响遍全县,别的村庄的民兵都来取经学习。县里也来了一个政工部长,政工部长深入民兵中采访记实,说是要写一篇新闻报道。要弘扬孟庄民兵敢于战斗,敢于胜利的这种精神。

政工部长戴眼镜,方长脸,中分头,没胡须,瘦高的个子,还穿长衫,走起路来很像衣服架子,随风摆摇。

人多嘴杂,话多有失。政工部长在深入采访民兵事迹的时候,调查到了一个骇人的事实,上纲上线,不得了。沟口战斗枪杀了全部俘虏,这是违反政策的大事,真是不得了,吃不了真的是要兜着走的。县委派下工作组,政工部长自任组长,郑重调查此事。

那天,在孟庄,政工部长亲自找到桃花,找桃花单独谈话,调查沟口战斗枪杀俘虏这件事,桃花也早有耳闻。政工部长找到桃花,刚一坐下,政工部长就开门见山,政工部长问桃花:“那天你们抓到了几个俘虏?”

桃花如实回答:“三个。”

政工部长又问:“三个俘虏最后送到了哪去了?”

桃花干脆,说:“那里也被送,三个俘虏死了。”

政工部长的眼睛,在眼镜片后,闪着期待的光亮,赶紧追问:“怎么死的?”

桃花轻描淡写,说:“毙了。”

政工部长显然很激动,紧接着就问:“谁毙了。”

政工部长翻开了记事本,在本上飞快地记着材料。

桃花说:“我毙的。”

政工部长吃了一惊,他停下了笔,抬起头,眼睛在镜片后,瞪得足有鸡蛋那么大。因为这说法,于他掌握的材料,大相径庭,有的民兵却不是这样说的。

政工部长说:“毙人的事件是不对的,放下了枪的敌人就不再是敌人了,我们的政策是优待俘虏,对俘虏实行的是宽大政策。”

桃花说:“可他们不是放下武器的,在我们搜到他们的前一分钟,他们还打死了一个解放军战士!”

政工部长问:“你们抓到他们时,他们是不是已经失去了战斗力?”

桃花说:“是这样,可他们是我们用手榴弹炸的,并不是投降的俘虏。”

政工部长说:“不是投降的俘虏,我们抓到了他,只要他们还没死,我们就不能枪毙他们,这是政策问题!”

桃花说:“他们拒不投降,他们打死我们的人就白死了?”

政工部长说:“我不管,反正你们不能就那样打死俘虏!”

桃花不言语了,桃花想到了老百姓的一句话:书呆子误国、书呆子误事。战场上的事,瞬息万变,对错的界限有时就是那么模糊,绝不是一声你不管所能解决得了的。

桃花也火气了起来,桃花说:“人我已经毙了,事实就摆在了你的眼前,你爱咋地就咋的,反正你就看着办吧!”

那天,战斗结束,正响午时。

由于打仗,村里的男女老幼,起初都躲在家里,不敢出头露面。战斗结束后,有胆大的,上了岁数的汉子就挤出门来,帮着解放军民兵抬伤员,托死人,收拾战场。解放军和民兵在烧塌的房子里仔细搜索,抓了三个俘虏,炕洞里抓了两个,一个断了腰,一个被打烂了头,门板抬着,还一个劲地唉吆唉吆,直叫唤。另一个水缸扣的,只有呼吸,没声音,几乎是死人一个。

抓了三个俘虏,村里的老百姓用门板抬着,三个俘虏衣衫破乱,浑身漆黑,面目全非。像三块烤糊了的大地瓜,还散发着肉的香味。解放军牺牲了三个,其中一个,就是被躲在炕洞里的这两个土匪,其中一个用枪打死的。解放军的排长姓刘,个子矮小,火气却很大,两只眼睛瞪得红红的,嘴里一个劲的骂人,他提着一把盒子枪,枪始终张着大机头。

三个俘虏被抬到一个小山头上,离村子很远。

刘排长说:“放下。”

三个俘虏就被放下,靠在地堰,一字排开。

三个俘虏突然都被放下,其中两个叫唤的俘虏忽然不叫了,两个人的眼睛急溜溜地看着众人,看着刘排长,眼睛里充满了恐惧和警惕。

刘排长走过去,问哪两个忽然不叫唤了的俘虏:“最后一枪是谁放的?”

两个俘虏都不言语。

刘排长强压着火气,说:“最后再问你们一遍:最后的一枪谁放的!”

两个俘虏还是不言语。

刘排长气坏了,用枪顶在一个俘虏的头上。刘排长不能不生气吗?战斗基本就结束了,偏偏这个时候从炕洞里又打出了一枪,还打死了他的一个兵,而这个兵,又是一个新兵,刚参加了部队不过三天,新兵的母亲送儿参军时,紧握着刘排长的手,一句话都不说,就是不松开,其中的心事刘排长能不懂么?参军三天就牺牲了,这让刘排长怎么去跟她母亲说?刘排长怒火冲天!

枪都顶在俘虏的脑门上,那个俘虏还是不说,刘排长就在俘虏的头上打了一枪。每个俘虏都被他打了一枪,每个俘虏的身体,在门板上都跳了一下,再也不动了。

政工部长见到桃花真生气了,就停下了笔,更加吃惊地看着桃花,政工部长说:“话可不能随便说,你可要想清楚,如果真是那样,你的功绩不但没有了,你还得背上处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一辈子的污点。”

桃花不言语了。

政工部长说:“这件事我们会调查清楚的,你好好想想。

桃花仍不言语。

政工部长说:“我们会找到刘排长的。只要找到刘排长,一切都会水落石出的。到那时,你的罪名可就是干扰组织工作。”

政工部长合上了本子。

当时,日本鬼子投降,部队调动频繁,干部流动性很大。留在胶东的部队一度没有了正职,全是副营长、副连长、副排长、副班长,大批正职干部都抽调到了东北,去充实扩编其它部队。要找到刘排长,无疑是大海捞针。

再加上国共摩擦升级,最终破裂。四七年初,国民党军队对胶东地区发起了重点进攻,要把共产党和他的军队赶进渤海喂鱼,各项工作陡然紧张起来。

毙人的事,就被暂时搁置了起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