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打黑延伸至周边区县 加快基层肃警步伐

买啥啥跌郁闷1 收藏 10 453
导读:重庆,将打黑进行到“底”   重庆正将打黑推向新的高潮。打黑重点已由此前的主城区延伸至周边区县,对基层警队涉黑保护伞的整肃也加快了步伐;房地产界,在肃清了地产黑金之后,重庆的房地产业正在经历重新洗牌,越来越多的外地房企开始进军重庆市场……但在司法界,对于黑社会的界定却存在着泛化的忧虑……   文章导读:   重庆地产黑金:黑社会放高利贷达300亿   地产“潜规则”:官员与开发商勾结   黎强:公交大佬的落幕   乡村之乱与黑帮之罪   重庆打黑第二枪:基层肃警

重庆,将打黑进行到“底”


重庆正将打黑推向新的高潮。打黑重点已由此前的主城区延伸至周边区县,对基层警队涉黑保护伞的整肃也加快了步伐;房地产界,在肃清了地产黑金之后,重庆的房地产业正在经历重新洗牌,越来越多的外地房企开始进军重庆市场……但在司法界,对于黑社会的界定却存在着泛化的忧虑……


文章导读:


重庆地产黑金:黑社会放高利贷达300亿


地产“潜规则”:官员与开发商勾结


黎强:公交大佬的落幕


乡村之乱与黑帮之罪


重庆打黑第二枪:基层肃警


重庆打黑重点延伸至周边区县,特别是万州等三峡库区,对警队涉黑保护伞的肃清也加快了步伐。“如今警界内部的气氛很古怪,查案找到基层公安局,问起领导,那边说,哎呀,不好意思我们领导不在,干什么去了我们不知道,或许可能就被抓了”


本刊记者/刘炎迅(发自重庆万州)


“某年某月某日,某警员因某事去了或者被动去了某地。”


对这个看似无厘头的句子,重庆打黑一线公检部门的办案人员已经习以为常。


“打黑以来每个专案组都是互相保密的。”唐国政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他是重庆市检察院二分院公诉二处副处长。打黑风暴以来,他和二分院的其他检察官都是一线打黑人员。在这场风暴中,他们和警方配合,分为若干个专案组,这些专案组就像漂浮在大海上的孤岛,彼此隔绝。


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多位公检人员都显得讳莫如深,有人以开玩笑的语气说,“《风声》你看过吧,谁是老鬼?谁都可能是,谁都不知道。”


当重庆打黑重点延伸至周边区县,特别是万州等三峡库区,对警队涉黑保护伞的肃清也加快了步伐。


目前,据《中国新闻周刊》的调查获悉,万州区可能的“保护伞”有两人,一个是万州区公安局局长助理、治安支队队长王全伟,一个是万州区刑警大队支队长陈国辉。


他们是第二波打黑中率先落马的警员,而这一切只是个开始。


打黑者涉黑


“前不久万州张波、张涛的涉黑案子由陈国辉负责,结果这个案子过后没多久,陈国辉就因为其他的案子被抓了。”知情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据《中国新闻周刊》调查,目前可以确定的是,陈的事发因为万州区天城镇的一起以傅抱勇为首的黑社会案。


目前此案警方已经侦查完毕,转移到检察院,进入审查起诉阶段。重庆市检察院二分院公诉一处的检察官陈庆萍负责主诉此案。


陈庆萍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陈国辉是10月9日被抓起来的,当时大家都在上班,陈还在万州负责张涛张波双胞胎黑帮案。“陈国辉是老侦察员,初步的罪名是包庇纵容黑社会组织犯罪。”


陈国辉在担任万州区刑警支队四大队队长之前,曾是天城镇分局刑警大队教导员,陈庆萍并不否认,陈国辉可能在天城分局期间涉黑。


“在这个节骨眼,谁也不想问别人的案情。”一位警员说,为了确保不泄密,很多打黑专案组的电话都被组织上监听,防止办案人员乱串情报走漏风声。


“现在警界内部的气氛很古怪,我们查案找到基层公安局,问起领导,那边说,哎呀,不好意思,我们领导不在,干什么去了我们不知道,说不定就被抓了。”唐国政说。


这如同在一个风暴席卷的海洋上,谁落水,除了他本人,谁也不能说出完整的故事情节。


对于陈国辉的落马,万州区公安局的多位警员面对《中国新闻周刊》都表示不了解具体情况。“陈国辉长期在天城搞侦查工作,调到区公安局也就一年多的时间。”


在同事眼中,陈侦查经验丰富,在办案上“有一手”。在天城分局期间的陈国辉,工作还是很卖力的,2003年还曾查办过一起缉毒大案。一些熟悉陈的人回忆,当时陈很兴奋,为了进一步深挖案件连续熬了好几夜。


现在万州很多人都在猜测,王全伟的落马是否真的跟陈国辉有关。类似的声音广泛出现在当地的市民论坛中。


“王全伟现在可能是被双规,协助调查。”知情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11月7日,唐国政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说,打黑“现在区县还没有完全展开,因为很多保护伞尚未定性”。


而王全伟因涉黑被批捕调查的消息早已在公检内部传开,重庆市检察院检察官陈庆萍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她也听说了,但具体内情谁也说不清,“侦查还没有结束,也没见媒体报道。”


之所以引发人们广泛猜测,是因为王全伟和陈国辉的工作经历颇多交集。


2004年王全伟还是天城分局副局长,分管刑侦工作,而陈国辉则是该分局的刑警大队教导员。


在天城分局期间,王全伟留给同事的印象并不坏,“有激情”“敢办大案”。在天城分局期间,王全伟和陈国辉屡次合作办案。2004年5月26日,映水坪离石宝大桥桥头300余米远公路上,19岁的王雪松抢劫出租车并用腰带勒死了司机杜某,这在当时成为轰动万州的“恶性案件”。时任天城分局副局长的王全伟仅用了11个小时,就抓获了王雪松。当时,实施抓捕的正是侦察员陈国辉。那一次行动,“双方配合默契”。


2007年4月,王全伟被任命为万州区公安局局长助理、治安支队支队长。随后,陈国辉也被调至万州区刑警支队担任四大队大队长。


黑白无间


重庆警方此前已经公开说,10月20日主城打黑将告一段落,主战场将向区县延伸,其中三峡库区的万州等区县将是重点战场。同时,继续保持对政法系统黑势力“保护伞”的高压打击外,将正式启动对隐藏在党政机关“保护伞”的清剿。目前,一批黑恶势力和黑势力“保护伞”目标已被警方锁定。


“重庆市公安系统有干警3万人,如果严查‘保护伞’不手软,我认为可能还有一些人将落马。”重庆市警界一位资深警员曾对媒体如此表示,并援引王立军的话说“重庆警察队伍问题比社会治安形势还要严峻”。


据警方内部消息称,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已命令专人对近年来处理的涉黑案件进行复核,一旦发现对涉案者降格处理,将追查具体办案人责任。


重庆打黑下一步将采取怎样的战略和战术,重庆警方至今尚无明确说法。重庆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9月8日曾表示,重庆的打黑专案组由最初的14个发展到了目前的200个,参战警员由3000人增加到了7000人。


万州将成为打黑的重点区域,很多一线人员感到压力很大。


历史上的四川,最著名的城市只有三个,就是成都、重庆、万州,万州主城区面积虽不大,但却是一座千年古城,其文化历史悠久程度不逊于成都、重庆,故有“成渝万三足鼎立”一说。


重庆叫“山城”,万州也有“小山城”之称,90年代后期,万州势力最大的两个“黑帮”,长期相互械斗火拼,影响恶劣。


“我们对黑社会查了这么多年,老实说,都是公安养大的,因为如果从它开始违法犯罪就去查处,它就不可能形成这么长的时间。这么多年,不可能每一个受害人都不去报案,如果当时报案了,警方有没有查?”重庆市检察院公诉二处副处长唐国政这样说。


因此,很多人都有相似的担忧,在万州等区县,警黑勾结的情况可能更为复杂,这给侦查工作带来了更大的难度。


“区县打黑,多数办案人员都是异地,对办案会有很大的难度。但涉黑案件你让当地查,根本查不下去。”唐说。


有消息称,临近万州的开县,可能有数名警员因李义黑社会案正在接受调查,甚至有人怀疑该县公安局长刘立民也充当了黑社会保护伞。《中国新闻周刊》随后致电开县公安局局长刘立民,予以求证,这位局长用缓慢的语速回复,他不知道,正在外地出差。


早在打黑风暴掀起时,重庆市公安局“打黑”专案组的核心办案人员均被要求签订了一份保密协议,不仅本人不能对外发布一切关于打黑斗争调查的信息,连家人也被要求“封口”。领导每天在大会小会上强调的都是纪律,即使是同事被“双规”、刑拘,领导不主动传达情况,任何人不得打听。


在很多警员看来,在这个背景下,如今区县拉开打黑第二波高潮,将更紧张,更神秘。重庆市公安局经侦总队总队长陈光明落马时,曾有警察坦言,由于信息的封闭,整个单位的气氛愈发紧张,很多人晚上睡不好觉,总担心什么时候“厄运”就会降落自己头上。


有人说,每天都像在上演《三岔口》,各自忙碌着,彼此很近,又很远。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