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风那个吹 正文 第三章 3

大沿帽 收藏 4 5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93.html


“嗯,还是大夫,让你说对了。大夫,你说这事可怎么办啊?俺俩结婚快半年了,就为这,她一直不让俺碰她的身。不怕你笑话,到如今俺媳妇的裤腰和衣服还缝在一块呢,再不打开就要捂出蛆了。”大庞一脸焦急。

护士让他给逗乐了,咯咯笑着说:“叫你俩乐死了,你们可以采取避孕措施呀。”

“避孕?怎么避?”

“方法多了,女的可以用膜,也可以用药;男的可以用套,用套比较方便,只要操作得当,安全系数比较高。”

赵春丽恍然大悟道:“哦,用套就可以了?俺怎么就没想到呢?俺会缝套,大夫,打听一下,用什么布缝呢?”

护士让他俩的无知逗毁了,笑个不停:“什么布也不行,得用胶皮的。”

大庞着了急:“胶皮?到哪儿淘弄胶皮?俺那大山里吧,除了自行车内胎见不到胶皮,咋整?”

“唉,看来偏远山区计划生育工作还是个死角啊。告诉你们吧,这种套叫避孕套,是免费发放的。给,拿去用吧。”护士说着找到避孕套,给了大庞一大盒。

“这玩意儿?管用?”赵春丽不放心地问。

“放心吧,我给你们的东西,保证管用。”

“怎么用?”大庞问道。

“不会看说明?”

大庞看了看说明,着急地说:“俺不识字啊。”

“要了命了。你,女的,跟我进屋里,我对你细说说。”


在回青年点的路上,两人回味着刚才的表演,乐大了。

“大庞,你真有才,”赵春丽笑着说,“老农叫你装得太像了,土得掉渣。”

“你农村小媳妇装得也很像。”

赵春丽拂了拂头上的浮土,又使劲儿拍了拍上衣和裤子说:“咱们身上脏毁了,真是赔大了。”“也不算赔,”大庞炫耀地举起那一大盒避孕套,“咱们淘弄来了这个,够本了。”

正说着,天下突然起大雪来,天地白茫成了混沌一片,他们迷路了。两人南北不分地走了好半天,走到了一棵大树下。赵春丽累得呼呼直喘,央求道:“大庞,我走不动了。”

“走不动了?那就歇歇。”大庞也走累了。二人就在大树下坐了下来。大庞好奇地问赵春丽,大夫将她叫到屋里,都说了些啥,出来时满脸通红。赵春丽低头吃吃笑着,就是不说话。大庞急了,就搂着赵春丽挠她痒痒,赵春丽春心荡漾,对着大庞的耳朵耳语了一番。大庞将信将疑,赵春丽红着脸认真地点了点头。

大庞心里火烧一般,他紧紧搂着赵春丽,一边充满深情地轻声叫“春丽”,一边把她轻轻放倒在地上,两人冒着大雪宽衣解带的疯狂了起来……

事毕,大庞给赵春丽系扣子,要拉她起来。却发现她起不来了,衣服竟然被冻在雪地上。赵春丽不乐意了,埋怨道:“都怪你,你的胆子也太大了!”

大庞连连道歉,哄她说:“怨我,怨我。”好不容易才把赵春丽拽了起来。赵春丽又一屁股坐了下来:“大庞,累死我了,我不走了,想死在这儿。”

大庞又把她硬拽了起来:“胡说些什么!不走咱俩就会冻死在这儿!听话。”“你背着我。”赵春丽撒娇说。大庞怜爱地说:“你个傻瓜蛋,背着你我出点力,可身上暖和,而你要冻死的。咱们至少还有三十多里路要走,天亮前无论如何要赶回去!”

这时雪停了,他们终于认出了回去的路。大庞连拖带拽拉着赵春丽,踩着厚厚的积雪,艰难向前跋涉着。

傍天亮,他俩终于累得鼻青眼肿地赶回了青年点。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大庞和赵春丽自觉两人关系处得隐密,其实点里的人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儿了。他俩回来,没人发贱去问他们上哪儿去了。


第二天青年点食堂开早饭的时候,赵春丽一改往日的狼吐虎咽,眼瞅着饭直发愣。坐在旁边刘青推她一把问:“快吃啊,愣什么神?有心思了?”说着瞅了大庞一眼。

赵春丽刚要发急,食堂门一开,牛鲜花走了进来。她看了看大家,打招呼道:“嗬,吃饭呢。”大庞赶紧问:“一块吃点?”“不了,我才放下饭碗。”牛鲜花清了一下嗓子,“有件事对大伙说说,传达一下最近公社一个会议的精神。”

兔子鼓起掌来:“欢迎大队长给咱们精神精神。”大伙一起鼓起掌来,“啪”、“啪啪”、“啪啪”不知是欢迎,还是反感,巴掌声乱响一气。

“最近吧,在咱们公社有一棵草长得挺疯啊。什么草,大冬天还疯长?只能是毒草!是一本书,书名就叫《红与黑》。”

帅子偷偷和刘青对了一下眼神,两人有些局促不安。

“据我所知,这本书是十九世纪法国资产阶级作家司汤达的代表作,它描写了一个叫于连的贫穷的青年野心家,不择手段,利用色情和阴谋跻身上流社会的故事,书中大量充斥着资产阶级的个人奋斗理念,大肆宣扬资产阶级的人性论,爱情观。尤其不能容忍的是,书里有大量的、露骨的色情描写,具有很强的腐蚀性。我相信,任何一个青年人看过这本书都会中毒,深深地中毒。其实在我看来,这本书真正的毒素不是在于色情的描写,而在于作者是怀着欣赏、同情的心态歌颂资产阶级的个人奋斗精神,对于连无耻的不择手段地向上爬的行径充满同情,甚至是歌颂……”

大家惊奇地看着牛鲜花,对她真是刮目相看,大家低声议论起来。大庞小声的对赵春丽说道:“不得了,牛队长怎么对这本书这么了解……”帅子更是感到惊奇,对刘青悄声嘀咕道:“分析得还挺深刻,她好像看过这本书。”

看着大家反响强烈,牛鲜花自觉说露嘴了,赶紧往回收:“当然了,这本书我没看过。以上的分析,是从上面传达里听到的。我要说的是,有迹像表明,这棵毒草已经在咱们点生了根,如果不及时铲除可不得了,就会带来严重的后果,公社对此很重视,责成我在咱们点彻底清查!”

食堂里的气氛紧张了起来。

“好了,上级的精神我就传达到这里,下边我就把你们分成几个组,要大家互相揭发清查。”

“牛队长,点里还有学大寨修梯田的任务,揭发清查能不能放到晚上收工以后?”大庞问道,他想来个缓兵之计,在揭发清查之前,先在背地里统一一下知青的思想,以防被各个击破。

牛鲜花严肃批评道:“只有抓革命才能促生产,你端量端量哪头轻哪头重?”

“好吧,听大队长的。”大庞灭火了,他不情愿地嘟囔着。

吃完早饭,刘青和一个叫荆美丽的女知青,忧心忡忡地去了帅子的屋里商量这事儿。“帅子,我看这回牛队长来势汹汹,问题挺严重。”刘青直奔主题。

荆美丽也是帅子说书的听众之一,忧心忡忡地说:“是啊,看样牛队长已经掌握了不少情况。帅子,你要小心了。我们好说,就是有人揭发了,顶多是个受害者,你可是贩毒的啊。”

帅子蔫头耷脑地的说:“唉,问题的严重性出乎所料,这可怎么办?”

一时间青年点每一间屋子都在端量对策。

“兔子,你看这事怎么办?”李占河问同住一屋的兔子,“看样子牛鲜花已经掌握了一切,这件事早晚得败露。”

兔子的态度非常坚决:“别人怎么对付我不管,我可要对得起良心。我还是那句话,谁要是在这件事上不仗义,把帅子给抖搂出去,我跟他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我兔子说话从来都是算数的,不信就试试!”

李占河试探道:“咱们没有必要给帅子当牺牲品。其实都怨帅子,那本书他自己看了就看了呗,谁也不知道,可他说这么好那么好,把大家胃口吊得高高的。让他讲书,他又卖关子,又提条件。你看看那两天,我的妈呀,把他龙兴的!”

兔子火了:“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叛变,我就先整死你,不信你试试!”

“我不会叛变的,做人要有良心……”

两人正说着,屋门被从外面推开,一个知青探进头来说:“哎,李占河,兔子,大队长叫你们组到食堂去。”

兔子胸脯一挺,摆出一副上刑场就义的革命豪情:“该咱们过堂了,走。”

按牛鲜花的要求,大庞领一组知青在赵春丽住的屋子里,搞揭发清查。“这件事怪了,按说保密搞得挺好的,怎么就走漏了放风声呢?”大庞纳闷地问。“是呀。”赵春丽皱起了眉头,“帅子每回讲书都放了流动哨,也没有外人啊。”

大庞一拍自己的脑袋,恍然大悟道:“你说外人我想起来了,有一回帅子的一个朋友,叫什么来?对,吕志廉,串点住咱这儿一宿,肯定是他走漏了风声!”

众人异口同声,都说肯定是串点的那个知青走漏了风声。

“我说嘛,不会是家神闹家鬼。怨谁?当时我不同意留那个外号叫锅帘子的住,帅子差点和我翻了脸,说他担保不会有事,他这是自作自受。”大庞说。“那可就对不起了,事儿是他自己惹的。”赵春丽说完这话,众人和她一样,顿感轻松起来。“对,自己拉屎自己揩屁股!”大华说。

大家开始七嘴八舌倒起戈来:“不是咱们不够意思,这件事弄不好会影响咱们招工回城。”

“再说咱们是被诱骗的,当时帅子说是讲个有意思的故事,咱们就稀里糊涂地去听了。一听才知道是讲了些乌七八糟的,当时把我臊的,恨不得找个耗子洞钻进去。”

“其实我对那些东西不感兴趣,又不好意思立马走人,听了一会儿就睡了,他讲了些什么我根本就没听进去。”

赵春丽强调说:“我也不感兴趣,记不记得?他讲了一会儿我和大庞就躲出去了。”

大庞最给大家定下了调子:“这件事咱们得统一口径,咱们是受骗者,受蒙蔽无罪,反戈一击有功。”

大伙齐声应合:“对,反戈一击有功!”


李占河等人被牛鲜花安排在食堂交代揭发问题。“说吧。”牛鲜花就像是个法官,居高临下地盯着李占河等人,“把事情的前前后后说清楚,是自己的责任不要往外推,也不要包庇别人。”

李占河一脸的诚恳地说:“大队长,我们不敢隐瞒。不错,点里的确是有人传讲《红与黑》这本书。开始我们没有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经过大队长上纲上线的分析,我们的思想豁然开朗……”

兔子一看李占河抢先开了口,怕在牛鲜花表眼里表现落后,赶紧插了一句:“茅塞顿开。”

“认识到,这是阶级敌人的阴谋,是资产阶级在和无产阶级争夺下一代。他们妄图和平演变我们青年一代,手段何其阴险,其用心何其毒也,狼子野心昭然若揭,是可忍孰不可忍?”

“对,资产阶级眼看你们老一辈无产阶级心红眼亮,坚不可摧。于是,他们罪恶的黑手伸向了我们青年一代,他们用糖衣裹着的炮弹向我们轰击,轰,轰,一炮跟着一炮,太猖狂了。”兔子在旁边帮腔,两人一唱一合。

“然而,敌军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

“我们要冷眼向洋看世界,热风吹雨洒江天。”

“他们简直是蚂蚁缘槐夸大国,蚍蜉撼树谈何易。”

“我们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

“东风吹,战鼓擂,无产阶级怕过谁?”

“高天滚滚寒流急,大地微微暖气吹,用毛泽东思想武装了头脑的知识青年眼明心亮,经得起血与火的考验!”

“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

“我欲因之梦寥廓,芙蓉国里尽朝晖。”

“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

两人越说越跑题,后来到了牛唇不接马嘴的程度。牛鲜花忍了又忍,最后实在是忍不住了,打断了他俩的话:“好了,这里不是毛主席诗词朗诵会,咱们还是捞干的吧。接着揭发,点里谁传讲过《红月黑》?兔子,你不是老插嘴吗?这个问题你先回答。”

“大队长,我确实什么都不知道。”

“对,我们什么都不知道。”这把轮到李占河插嘴了。

牛鲜花看了看兔子:“这样吧,你先回自己的屋吧。”兔子如释重负地答应了一声,听话走了。牛鲜花等兔子走后,不再问李占河什么,只是长时间的盯着他看。看得李占河心里直发毛,他不放心地四下看了看,确认食堂里就他们俩人,这才悄声说:“牛队长,刚才我不敢说,确实是帅子。”

牛鲜花郑重地说:“说话要负责任,不能信口胡来,也不能看他有过这方面的问题就落井下石,要实事求是。”

“绝对是帅子。”李占河语气坚决地说。

“真的是他?那他图的是什么?”

“你都不知道,这里的道道可多了,图的是票房收入啊。”

“票房收入?有这事儿?”

“确有这事儿。”李占河朝牛鲜花跟前凑了凑,压低了嗓音说:“帅子书不白讲,每听一回必须给他上贡。”

“上什么贡?”

“没有一定之规,好吃好喝的也行,好用好好玩的也行,比如罐头啊,饼干啊,炸酱啊,军帽啊,军用皮带啊。真的要是一贫如洗,他有优惠政策,替他洗洗脏衣服、臭袜子、臊裤衩也行。”

牛鲜花强忍住笑,板着脸故气愤地说:“他这是剥削!”

“可不是嘛,比他妈的黄世仁还狠毒,比刘文采还贪婪,比南霸天还霸道,比坐山雕还阴险,叫他剥削惨了!” 李占河顺着牛鲜花的竿儿往上爬,义愤填膺起来。“还有,他还放高利贷,手头没有现货可以赊账,赊了账还要立字据,高利息。利息可高了,驴打滚儿的利。”

“怎么个驴打滚儿?”

李占河说:“你比方说今晚去听书,听书就得买票吧?手里没货水怎么办?他说,可以打欠条呀。明明门票是一袋点心,第二天还就就得还一袋半。太狠毒了,许多知青被他剥削得负债累累,有的已经倾家荡产。”李占河竟然抹起了眼泪。


兔子回到了屋里,认为自己没有事儿了,刚想喘口气儿,心又提到了嗓子眼儿。他是刚逃狼嘴,又入虎口。石虎子正威严的坐在那里等他呢。

兔子赶紧讨好地笑了笑,叫了声“石连长”。石虎子的脸绷成了石头蛋子,一点儿也不给兔子开面。兔子小心翼翼地望着石虎子,免得惹怒他。石虎子旁敲侧击让兔子检举揭发,兔子装傻充愣打太极,两人暗暗较上劲了。石虎子恼了,狠狠一拳打在炕上说:“看样子你要顽抗到底了。”石虎子抬手一拳狠狠的打在了炕上。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