峥嵘岁月 第十七回 琴瑟和弦流水弹古韵 追星赶月飞马下三城 第十七回(6)耿耿于怀

bjunqing2008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size][/URL] 第十七回(6)耿耿于怀 杜民生、柳云涛走进门去一看,只见里面是个足有十多间房长的大车间,沿着西墙安放着车床、刨床、铣床、锯床、冲床等各种机械设备。在车间的东窗下还摆放着几台电焊机。在车间中间的空地上摆满了伸缩门、门窗防护栏等各式各样的半成品。有七八个工人散落在车间的各个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


第十七回(6)耿耿于怀


杜民生、柳云涛走进门去一看,只见里面是个足有十多间房长的大车间,沿着西墙安放着车床、刨床、铣床、锯床、冲床等各种机械设备。在车间的东窗下还摆放着几台电焊机。在车间中间的空地上摆满了伸缩门、门窗防护栏等各式各样的半成品。有七八个工人散落在车间的各个方位正在叮叮当当地忙碌着。

柳云涛笑道;“虎臣,你这又干上了铁匠了?”

霍虎臣得意地夸耀道:“现在市里住新房的人很多,人富了都怕小偷来偷,门窗防护栏用的挺多,这个生意蛮好做的,我就上了这么一摊!”又指指点点地做了一番介绍,然后说

道:“就是这点玩艺儿,没有什么值得看的,来、来、来,咱们到办公室去坐吧!”从车间出来后,又向北走,领着杜民生、柳云涛进了公司的办公室。

办公室是个大房间,两个房间相通,中间有道过梁,有五六十平米大小。里面的地面铺着绘有水纹的地板砖,房顶和四周的墙壁粉刷一新。满屋子里摆的都是崭新的写字台、老板椅、皮制沙发等办公家具。在刚进门的拐角处摆放着一台立式饮水机。

“快坐,快坐,随便坐吧!我先给你们二位领导沏杯茶。”霍虎臣热情地招呼着,语音叫得亲切而又响亮。

“谢谢,谢谢!”杜民生接过霍虎臣送到手上的热茶,客气地谦让着。柳云涛习惯性地将食指和中指弯曲过来在几面上敲了两下,以表谢意。然后夸奖地说道:“兄弟现在真是鸟枪换炮了,搞得够阔气的,又在哪儿搞来了辆小轿车?”他知道,霍虎臣的公司原来是没有轿车的。

霍虎臣自己也泡了茶,在杜民生、柳云涛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应道:“不是什么好车,看着车牌子挺好的,其实是辆旧车,是您弟妹单位淘汰下来的。他们银行里有钱,行长换了新车,就把这旧车处理给我了,没有花几个钱。这每天东跑西踮的,没有辆破车代步哪儿跑的过来呀,打肿脸充胖子吧!”

杜民生和霍虎臣是初次见面,一时找不到搭话的因头,见霍虎臣话说得越来越亲近,便展颜笑道:“霍总这样讲也太过谦虚了。你这里好歹还有辆能跑的车,我们公司现在连辆三轮车还不趁呢!看你们公司现在的景象,比我们可强多了!”

霍虎臣笑着谦辞道:“麻麻虎虎,麻麻虎虎!”又问道:“说了半天,咱们进口的鱼粉究竟什么时候能到啊?我们这里的朋友们可都等急了!”杜民生解释道:“出发之前刚刚和安德鲁斯先生通过电话,说这三两天就到。我们葛总已经带人去天津港开设银行账户去了,鱼粉一到我们就开始运作,没有几天好等了!”

“听说有进口鱼粉要来,天天有朋友来追着屁股问我。都快要把我给追出毛病来了!”一听鱼粉马上就要到港,霍虎臣高兴的庆幸着,“那你们两位领导这次准备给我们放多少货呀?”忽而又闪动着狡黠的目光诮道,“这一次可不能把鱼粉都给了何景林,再让我去到他手里去淘神了!”

霍虎臣说的何景林是兴海县饲料厂的厂长,是霍虎臣的老朋友了。其年龄在四十开外,个头不高,长得又粗壮又结实,黑眉虎眼,脸上常挂着一副自来笑。最让人一见难忘的是他上唇和鼻下之间留得一撮小黑胡,又黑又密,就象是一片毛刷硬贴上去似的,特别令人注目。人们都戏称他是“斯大林第二”。

霍虎臣在早年和柳云涛认识打交道,就是由何景林引荐的,三个人都是十多年的好朋友。最初霍虎臣从柳云涛手中买鱼粉,都是经何景林之手转买过去的,让何景林不厚不薄地扒了一层皮。不想这事已经十多年过去了,霍虎臣依然还在“耿耿于怀”!

提起这些陈年往事,柳云涛不禁开怀大笑起来。他向霍虎臣调侃道:“这事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抓住我的小辫子不放呢?你们哥俩现在是一个门口一个天,各自做各自的生意,这和景林有什么相干?还提那些陈年烂谷子的事干什么?”

他知道霍虎臣和何景林的私谊很深,,霍虎臣之所以要旧事重提,除了为维护自己的个人利益之外,玩笑占了很大的成分。因此忍不住发笑。杜民生听了事情的原委,也跟着呵呵笑了起来。

说起当年缘于鱼粉而相互结识的朋友,除了霍虎臣、何景林之外还有好多位。有天津的狄良友、大连的随全立、石家庄的乔向阳、北京的马晓明------细数起来有个七八十来位。要是在当时的鱼粉饲料行业朋友圈子中论资排辈的话,天津宏大饲料公司的狄良友当是从业资格最老的一位。他的年龄虽然不及柳云涛大,但在鱼粉饲料行业打拼已经有二十多年的历史了。没有哪个朋友比他的从业历史更长。

狄良友个子长得比何景林要高,又比霍虎臣矮些,白白胖胖的,十分招人喜爱。虽然不敢称说是女人的偶像,也算得上是中年男子中的俊品人物。

由于他秉性温良,待人谦和,再加上天津老乡那种与生俱来的周到和热情,让他在朋友圈子中享有很高的声誉。因为他在本族同辈的弟兄中排行老三,所以在朋友的圈子中都习惯的称他为“三哥”。久而久之,周围的人不管男女老少也都习惯的称他为“三哥”了。因而“三哥”便成为了他的官称,而对于他的本名和公司职务则很少有人提及。

在初,狄良友是天津粮油进出口公司的业务员,专门负责进口鱼粉的营销业务。当时的何景林也还不是饲料厂的厂长,只是兴海县饲料厂的一位供销科科长。 在长期的业务交往中,两个人感情日浓,便成了知心朋友。

那时节,国家外贸公司把进出口权把的死死的,除了国营大外贸公司,民营企业根本无法拿到自营进出口权,国营外贸公司就成了进出口贸易的唯一通道。在当时经济管理体制的限制之下,民营企业实力再强也无法直接把鱼粉从外国买进来,只能去委托国营外贸公司代理进口。不然,在国家外汇严格管制的条件下,没有外汇资金,你会连货款也无法汇到境外去。因此,在当时的经济环境条件下,进口鱼粉便显得特别紧俏;没有真关系是很难拿到一手货的。

在当时,狄良友还是个年轻小伙子,虽然他既不是科长也不是经理,在粮油进出口公司算不上是个什么人物;但是他的手中掌握着一定的鱼粉营销权。因此上他自然而然就成为了饲料行业的朋友们追捧的对象。“富在深山有远亲”,所以在那一段时间内,他在鱼粉饲料行业的的圈子中交了不少的朋友。霍虎臣也是在那段时间内和他认识的。

后来,随着国家改革开放政策的不断深入推进,畜牧业、养殖业发展迅猛,狄良友看到营销鱼粉的前景良好,便主动辞职下海,自己注册成立了宏大鱼粉饲料有限公司,专门从事进口鱼粉的经营。柳云涛就是在这段时间经何景林引荐与他认识并成为好朋友的。

十多年前,柳云涛在外贸公司担任老总时,第一批进口的五千吨鱼粉就是通过狄良友、何景林、霍虎臣、随全立、乔向阳、马哓明等许多新结识的朋友销售出去的。当时做那单进口鱼粉由于进货时机把握的好,大家都因之赚了钱,随而就都成了好朋友。

到后来,由于日久情深,朋友之间婚丧嫁娶都有了礼尚往来。虽然大家没有正式在一起烧香磕头拜把子,事实上已经成了现代意义上的“铁哥们”。朋友和朋友之间的感情发展到了这种份上,已全然没有了什么客套可言。霍虎臣之所以敢于和柳云涛毫无顾及地翻倒旧帐,并直言不讳地公然叫板要求公平待遇,皆根源于此。

霍虎臣听柳云涛的应答根本就没有讲到点子上,又追问道:“您老兄不要转移斗争大方向,直截了当地讲讲你们准备给我放多少货吧?别再跟我绕圈子了!”

柳云涛用眼角的余光瞟了瞟杜民生,笑着应道;“计划内我们给你准备了一千吨,计划外的数量到时我们再商量。价格嘛,按每吨五千元计价。另外,每吨给你提取五十块钱的佣金,你看这样成不成?”

霍虎臣一听,笑道;“这还差不多,我就知道你也不会跟我要谎,五千就五千,就是量太小了。您现在给我三千吨我也打发不过来,数量上能不能再增点?”

杜民生解释道;“本来按照我们原先订的购销意向是可以多给你调剂一些的,没想到一到杭州、南京,当地的朋友胃口太大,实在是让我们无法应付了。来之前在郑州,因为僧多粥少,我们也只给了一千吨。到他们来港提货时,有需要时我们再设法调剂一下吧!”

柳云涛道;“给你放下这一千吨,就只剩下一千吨了。狄良友、何景林,随全立、乔向阳他们胃口也不小,在这种情况下也只能撒胡椒面了。前期促销弟兄们都做了好多工作,我也觉得对不住你们,可是眼时下那儿有别的办法呀,只有友情后补了。等过了年,五月一日前还计划进一船,到那时再多给你留点吧!”

一听供货数量上已没有大戏,霍虎臣很有些失望,便道:“既然这样,我也不能让你们二位做难。这样吧,一千吨就一千吨,南方的朋友来提货时,能匀点就再给匀点。至于成交价格嘛,就按四千九百五十元的净价做合同吧,我卖高卖低就不用你们管了。还是按老规矩,亲兄弟明算账,我带钱到港口提货!”

三个人商议一定,当场就把合同签了。吃过晚饭以后,杜民生和柳云涛商议着还要紧着往天津赶,就让霍虎臣托人买了两张当夜去天津的硬卧车票。午夜时分,杜民生和柳云涛又登上了北去的列车。次日凌晨七点,在天津车站和狄良友接上了头。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