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仙侠——《苍玄》

新不了请 收藏 5 377
导读:楔子   不知何年。   极北冰原。   “嗖!”   一个青色身影在空中疾掠而过,却又倏然止住,顿了顿,返身回转,乘风而下,落在冰原之上。   这是一个青衣男子,貌若二十几许,身量不高,剑眉英挺,相貌俊秀,双眸之中精光闪闪,更显得卓尔不群,器宇不凡。   他落脚处的三尺之外是一块高逾三丈的巨大石碑,材质不明,其上密密麻麻刻满晦涩难懂的符文古篆。   青衣男子看着那石碑,脸上连续闪过讶异,欣喜,失落等诸般表情,只是最终都化作了凄恻的神色。   

楔子


不知何年。


极北冰原。


“嗖!”


一个青色身影在空中疾掠而过,却又倏然止住,顿了顿,返身回转,乘风而下,落在冰原之上。


这是一个青衣男子,貌若二十几许,身量不高,剑眉英挺,相貌俊秀,双眸之中精光闪闪,更显得卓尔不群,器宇不凡。


他落脚处的三尺之外是一块高逾三丈的巨大石碑,材质不明,其上密密麻麻刻满晦涩难懂的符文古篆。


青衣男子看着那石碑,脸上连续闪过讶异,欣喜,失落等诸般表情,只是最终都化作了凄恻的神色。


呆立许久,终于,他缓缓伸出手去,轻轻贴在碑壁之上,慢慢的,一个字一个字的,沿着脉络笔画,点横撇捺,摩挲不止,口中低声念念有词:“没有想到你竟身陷于此,可知我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在找你啊!”


青衣男子说着说着,情绪竟有些激动,嗓音也变得断断续续,间杂哽咽之声。继而,他看着那石碑,竟怔怔落下泪来。


“哼!”


一声冷哼远远传来,声音不大,但在这寒风冷冽,冰雪纷飞的荒原之上竟是出奇的清晰。


“谁?”


青衣男子不知怎的竟有些慌张,敛容拭泪,抬起头来四处张望。


“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般不小心,若是此时有人出手偷袭,你怕是早就死了!”


青衣男子转过身去,却见十丈之外立着一个男子:白发金冠,一袭紫衣,相貌颇为英俊。只是这男子此时面带不屑,眉眼间尽是轻蔑之意,整张脸带着说不出的乖戾之感。


“是你!”青衣男子看清来人,脸上表情一愕,随即慢慢平复,回头依旧看着石碑,淡淡道,“你来作甚?”


紫衣男子“嘿嘿”一笑,也不答话,抬脚向前,轻轻迈了一步,只是这看似轻轻迈出的一步便已跨过了十丈的距离,瞬息间他已来到了石碑前站定。


紫衣男子看也不看青衣男子,负手而立,一言不发,也静静看着石碑。


良久,二人都没有说话。


青衣男子忽道:“多年不见,你的修为又精进了不少啊!”


紫衣男子一挑浓眉,嗤声道:“以你的天分,即便是到不了我这无尽天的境界,也早应进入无极境界,这种雕虫小技你又何曾放在眼里?只怪你杂念太多,还需炼心,修真悟道非一日之功,你若能潜心钻研,迟早能够飞升成圣,得列仙班。”


青衣男子抬起头,呆呆望着远空,半晌无言,眼底渐渐生出几分萧索之意,似自言自语般喃喃道:“飞升成圣么?”


“是啊!”紫衣男子眼中一亮,本有些冷酷的表情也似乎生动起来,“修真之人,莫不是为了长生不老,得列仙班。人途仙道,本就是天地之别,唯有修真悟道才是超凡入圣的唯一正途。”


青衣男子摇了摇头,道:“我从未想过长生不老。起初,我学道,只不过是因为衣食堪忧,为了寻得一处暂居,以求苟安。后来,我学道,是为了降妖除魔,激浊扬清,保这一世安宁。再后来……”


紫衣男子冷笑道:“再后来,你这位自称要除尽天下妖魔的盖世大侠竟然和一个妖精勾勾搭搭,纠缠不清,甚至只为了博她红颜一笑,甘愿冒天下之大不韪,当真厉害得紧呐!”


青衣男子虽未搭腔,脸上露出的却是哀伤至极之态,看着石碑的专注眼神之中也多了一丝痛楚。


“师父他老人家还好吗?”青衣男子沉默片刻,终于忍不住问道


紫衣男子俊脸一板,冷面厉声道:“你这门派的叛徒还有脸问师父?”


青衣男子闭口不言,一脸黯然,许久才道:“师父虽已不认我这个徒弟,但师父永远都是师父,一日为师,终身为师。”


紫衣男子微微一愣,眼中闪过一丝不忍之色,语气也变得稍有些缓和,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你若真心悔改,师父定会网开一面。”


青衣男子转过头来,定定看着紫衣男子,淡淡一笑,脸上全是无比的坚毅之色,对紫衣男子道:“即便如此,我,也从来都没有后悔过!”


“你……”紫衣男子面罩寒霜,怒极反笑,“嘿嘿,我没想到你竟执迷不悟到了如此境地,也罢,今日便做个了解吧!”


青衣男子猝然一惊,脸色变了数遍,涩然道:“难道,你真的要与我动手?”


紫衣男子嗤道:“怎的,你不敢么?”


青衣男子沉默无言,却没有丝毫动手的迹象,任凭凄厉寒风将自己的衣角吹得上下飘舞,更增添了几分落寞之意。


“这次由不得你了,实话告诉你吧,我来此处的目的便是要毁掉这禁锢她魂魄的锁魂碑,让她神形俱灭,永世不得超生!”紫衣男子缓缓开口,看似语调平淡,只是每一个字都似带着无尽的压力。


青衣男子双目霍然大张,眼色凌厉无比,竟似两团火焰般灼人刺痛:“她已是这般凄苦难熬了,你们,你们还是不肯放过她么?”


“放过?”紫衣男子倏地放声大笑,“哈哈,师父啊,你听听,听听他说的这些话!放过?他居然要我们放过!师父,他哪里有半分悔过之意啊?”


末了,紫衣男子缓缓放开负在身后的双手,五指猛地一张,“滋滋”声中,一团夺目强光从他右手手心闪现而出。


他冷眼看着青衣男子,咬牙切齿道:“让,还是不让?”


青衣男子闭上双眼叹了口气,喃喃道:“真的要兵戎相见吗?我们,终究还是免不了一战吗?”


紫衣男子猛地五指握紧,手心的光团似被他捏碎了一般,只是这些光屑从指缝间溢出却并不涣散,反倒似被一种莫名的力量拉扯牵引,聚成一条细长的光线。


“嗡!”


一道长鸣,光线黯去。


紫衣男子手中已出现了一把遍体金黄,通体透亮的仙剑。


“惊邪?”青衣男子眼珠蓦地一缩,随后轻轻叹道,“很久了,已经很久没有见过惊邪了!”


紫衣男子嘴唇紧抿,凝神聚意,注气入剑,剑身霍然大亮,一时之间金光刺眼,不可逼视。


惊天动地,尽褪妖邪,是为惊邪!


青衣男子嘴角挂上一丝苦笑,定了定神,双手相合,右手轻轻一引,便引出一柄泛着腾腾瑞气的颀长紫剑。


紫霄九重,腾化成龙,是为紫龙!


“紫龙?嘿嘿,你竟还有脸用紫龙剑!”


紫衣男子一动也不动,满脸鄙夷地看着青衣男子祭出紫龙剑。


青衣男子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却仍勉力将紫龙剑握在手中。


“好,好,好!”紫衣男子连道三声“好”,缓缓举起了右臂的惊邪,只见一点金光从惊邪的剑尖晕开,化为千万道光华,一袭紫衣翩飞若仙,及腰的白发迎风怒舞,一圈圈气旋在他周遭极速涌动,声势极为骇人。


青衣男子深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吐出,手腕轻轻一抖,紫色长剑上蓦地窜起一溜儿电光,随后隐去,只是整把长剑蓦地多了几分肃杀之意,他将剑横在身前,遥对着紫衣男子。


紫衣男子阴着脸,咬着牙,问道:“我再问你最后一次,让,还是不让?”


青衣男子凄然一笑,摇摇头,道:“饶是你问上一万次,我还是这般回答!”


紫衣男子闻言大怒,仰天长啸一声,手中的惊邪伴着他那愤恨不已的声音重重斩落:“人妖殊途,你还不觉悟!今日,我便代师父清理门户!”


耀眼的金光呼啸而至,青衣男子紧握紫龙,对着眼前那越来越近的,带着无穷杀意的金光,缓缓举起了手臂……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