峥嵘岁月 第十七回 琴瑟和弦流水弹古韵 追星赶月飞马下三城 第十七回(4)潇洒人生

bjunqing2008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size][/URL] 第十七回(4)潇洒人生 在人流如潮的车站广场上,清冷的空气在肆无忌惮地游荡着,不时地卷起一阵阵旋风,让人感到一股浸肌刺骨的寒意。柳云涛抬头向天上望了望,只见青灰色的天空上一丝云彩也没有,无精打采的太阳就象患了感冒似地朦胧着双眼,惨淡的阳光之中没有一点生气。又见杜民生冷得搓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


第十七回(4)潇洒人生


在人流如潮的车站广场上,清冷的空气在肆无忌惮地游荡着,不时地卷起一阵阵旋风,让人感到一股浸肌刺骨的寒意。柳云涛抬头向天上望了望,只见青灰色的天空上一丝云彩也没有,无精打采的太阳就象患了感冒似地朦胧着双眼,惨淡的阳光之中没有一点生气。又见杜民生冷得搓手跺脚的样子,便道:“我们还是听人劝吃饱饭吧,先找个地方暖和暖和再说吧!不然,可真要把我们给冻坏了!”

两个人挤出人流,匆匆走进广场南面的一个小饭店,在里面找了个座位坐了下来。刚刚坐稳,一位漂亮的服务小姐就举着菜单送了上来,招呼点菜点饭。杜民生笑道:“不忙,不忙!先给我们上壶茶吧!我们先不忙点菜,还有位约好的朋友没有赶到呢!”他心里清楚,在这种地方不来吃饭是轻易不会让闲人留坐的,就故意撒了个谎。心道:“到该走的时侯多付份儿茶钱就是了,省的现时下多费口舌!”

两个人坐等了半个多小时,没有等到徐文杰的音讯。杜民生心中着急,便又打电话催问。徐文杰回说已经来到车站附近,一会儿就到,让杜民生不要着急,说是他赶到之后会主动打电话联系的。柳云涛苦笑道:“他若是再晚来一会儿,我们可真就得在这儿吃晚饭了!”

杜民生解释道:“徐文杰这个人向来都是十分守时的,从不失约。今天一定是遇到什么意外情况了!反正我们已经联系上了,就耐心再等会儿吧!”

两个人聊着闲话,又等了有半个小时,终于把徐文杰给等来了。

徐文杰年纪在四十开外,中等身材,长着一张国字脸,眉清目秀,鼻梁上架着一付深度的近视眼镜,让人一见就知是个书生。

一见面,徐文杰就拉住杜民生和柳云涛的手连连道歉。杜民生笑道:“咱们都是老弟兄了,那来这么的客套!”又问:“您老兄遇到什么喜事了?刚开始打话时表现的那么兴高采烈的,我还是第一次见您这么激动!”

“啊!也不是什么大事!”徐文杰见杜、柳二人陪着自己站着,赶忙道:“别都站着,坐,坐,咱们坐下说话!”说着,顺手拉了个小圆凳和杜、柳二人一同坐了下来。

“是这样!”徐文杰继续说道,“我新近买了一套房子,最近正在装修。本来我是打算先来车站接你们二位的;可刚走到半路,装修公司的师傅给我打电话说又缺点什么东西,要我马上回去看一看,以免窝工,我就走到半路又折回去了。我本来计算着时间蛮宽裕的,可来回这么一折腾,就把接站的时间给耽误了。实在是罪过、罪过!”

柳云涛问道:“老弟的‘腰’够粗的!现在市区的房子得大几千块一平米吧?买了多少平米?花了不少钱吧?”在柳云涛看来,靠耍笔杆儿吃饭的人不会趁几个钱的,他这样相问已是十分恭维了!

不料徐文杰坦然一笑,应道:“也没花多少钱。我是在金水桥附近买的,属于繁华街区,价格稍高了一点,毛坯房五千多一平米。我买了个二百多平米的复式楼,总共花了不过百十多万,加上内部装修和置办家具,有一百五六十万足够了!”

听徐文杰这么轻描淡写地一讲,杜民生和柳云涛二人的心中都不由的大吃一惊。均想:“花一二百万买套新房,还讲的跟个没事人儿似的,这肚子里的底气真是太足了!”按现行党政干部的工资标准,一个县处级干部的年工资收入不过在两三万之间;一百多万的价码一个县处级干部恐怕一辈子都挣不到。而对于杜民生和柳云涛这两位仍处于贫困线以下的下岗职工来讲,一二百万简直就是个天文数字。所以在杜、柳二人听来均大感惊异!

杜民生笑侃道:“我说今天听你说话这么高兴,原来是就要乔迁新居了!要是这个样子,那今天您得好好请请我们!我们也好帮您提前‘温温居’呀!”

徐文杰开心地笑道:“没问题,没问题!吃饭的地儿我在来时的路上早已打电话安排好了,咱们现在就出发吧!”说着,三个人就一起站了起来。

杜民生高声叫道:“服务员!买单!”

见久坐的客人等来了新朋友,漂亮的服务小姐正在暗自高兴,忽见三人起身要走,脸上立刻现出了失望的表情:“这账怎么结?你们又没有吃饭,只喝了两杯茶!”

杜民生笑着解释道:“实在抱歉!我们有着急的事情要赶着走;我们占了半天的座位,你就加收点占座费吧!“他怕服务小姐一时缠杂不清,信手掏出一张五十圆的人民币塞到了服务小姐的手中,拉起柳云涛和徐文杰冲出了暖意融融的小饭店。


三个人一出饭店门口,阵阵寒风迎面扑来,刺的人脸颊生疼。待匆匆走到路边,徐文杰回身说道:“我是自己开车来的,车停在停车场了,你们二位就不用过去了,等我去把车开过来咱们再一起走吧!”“那好!我们就在路边等您!”杜民生爽声应道。徐文杰笑了笑,便跳下了路边的台阶闯入了广场上的人流之中。

过了没多一会儿,徐文杰驾着一辆黑色的桑塔娜轿车开了回来。他摇下车窗的玻璃大声招呼道:“快点上车吧!让警察逮着就麻烦了!”待杜、柳二人跳上车后,徐文杰一踏油门,桑塔娜轿车就轻快地向前跑了起来。

看着徐文杰潇洒自如地驾着车,柳云涛心中甚是羡慕,便调侃道:“你老弟够现代化的,房子、车子、票子、位子一样都不缺,自己还会开车,就只缺个娇滴滴的女秘书了!”

徐文杰笑道:“这人在社会上打拼,各人和各人追求的目标不一样,总是这山望着那山高;当初我也跟过风,拼命地向党政部门挤。可是挤进去,又觉得没多大意思。人若是求仕途,你的命运和事业的发展前途并不取决于你个人的勤奋、才识和贡献,而取决于上司的好恶,还要天天看别人的脸色行事,那样活着太累了。

我自思自量,总觉得自己不适宜在官场上混,所以便选择出来自己干了,有了这个选择才有了我的今天。现在国家的政策给我们创造了可以自主创业的大舞台,没有必要非得在一棵树上吊死!”

柳云涛感佩地赞叹道:“你这才叫‘潇洒走一回’呢!自己搞得有来有去的多么有滋味!”

徐文杰笑道:“做什么事情也不会是一帆风顺的!刚刚下来自己干的时候也遇到过不少困难。不管怎样,自己承包自己,自己当家作主说了算,就算是没有房子、车子、票子,自己的心里也舒畅多了。仔细品味起来,‘无法无天自为民’的生活还是蛮有味道的!”他说着说着突然又发问道:“你们现在还不也这样?是不是觉得自由的空气更为清新?”

杜民生慨叹道:“哪儿能拿‘砖’去比‘天’哟!我们现在是走在同一条大路上,但是我们并没有站在同一起跑线上。您老兄现在已经达到了小康水平,我们的温饱问题还没有得到解决哪,哪儿有您老兄这样潇洒哟!”柳云涛问道;“看你老兄现在的消费水平,年财务收入不老少吧?”

徐文杰坦然笑道;“大概每年能收入个几十万吧,再高也高不到那里去。在公司里我还养着十多个人呢!”语调中充满了自信和自豪。

正说话间,徐文杰把车开到了一栋古色古香的宫殿式建筑面前停了下来。说道;“到了,咱们下车吧!”便轻轻地打开车门跳了下去。杜民生,柳云涛二人紧跟着下了车。

徐文杰左掖下夹着一个公文包,扬起右手向上一指道:“这是我们郑州有名的‘古味斋’,开发的都是宋代的菜肴饮品,今天请你们二位来品尝品尝我们当地的历史名吃!”

杜民生,柳云涛抬头一看,只见在前面雕梁画栋的大门上果然悬有一块繁体大字的‘古味斋’招牌;在大门口两旁还塑有两位宋代仕女妆扮的人体塑象,似在扬手招徕前来饕餮的食客!

进入“古味斋”大门之后,两位宋代仕女打扮的女服务员迎上前来热情地打招呼,徐文杰报上订餐的名号,被服务员领到了一个红色花格子门窗的雅间。

三个人坐定之后,服务员很快把热茶送了上来。杜民生道;“徐兄今天选的这个地方还真是有些独到的特色。现在在全国各地,拟古饭店大多是穿戴长袍麻褂和旗袍,象宋代这样的服装还真是不多见!”

徐文杰道;“这也算是一种标新立异吧!人们的本能中都有一种猎奇心理,这‘古味斋’的牌子一挂,这宋朝的服饰一穿,就与别的酒店饭馆大不相同了。再加上这里的厨师搞得菜肴有些历史的特点,引得中外游客风涌而至,生意好得不得了。”

柳云涛笑道;“这里的老板可真是经营有道啊!能想出这么绝妙的主意来,一下子就把食客的消费心理给栓住了。不火才怪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