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十九章 黑虎掏心捣中军 追地风波扫倭尘 第十九章(2)双风贯耳

bjunqing2008 收藏 0 5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URL] 第十九章(2)双风贯耳 孔冠奎冲在最前面,始终紧握着两支手枪轮番点射。他的胸前插着十多个弹夹,一个弹夹打净以后,眨眼之间又把新的弹夹推上,根本就没有因为更换弹夹耽误过一点儿的时间。这种绝技是一般的枪手做不来的,他却独善其术。 在近敌搏斗的时节,他也不变换武器,虽然他的背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孔冠奎冲在最前面,始终紧握着两支手枪轮番点射。他的胸前插着十多个弹夹,一个弹夹打净以后,眨眼之间又把新的弹夹推上,根本就没有因为更换弹夹耽误过一点儿的时间。这种绝技是一般的枪手做不来的,他却独善其术。

在近敌搏斗的时节,他也不变换武器,虽然他的腰间就别着一对趁手的峨眉刺,可是他却弃之不顾,而是把驳壳枪的枪筒当做点穴橛用,专点头胸之间的左额角、右额角、左太阳、右太阳、左乳、右乳、胸腔等七大要穴,轻则点晕,重者点死,把近身的鬼子兵给点得东倒西歪,七零八落。

他的点穴绝技翩若惊鸿地施展出来,让那些不明所以的鬼子兵见了就如同遇见了鬼魅一般,惊得骇然四散。他们实在搞不明白,这黑黝黝的枪口里又不吐子弹,怎么就会让触者如遭遇魔法侵袭一般立仆枪下,招招夺命呢?可是,他哪里还顾的上鬼子兵有什么神秘的感受,越点越快,越杀越勇。

待把残余的鬼子兵给逼得钻入南面大队的伪军丛中以后,没过多大会儿,就见伪军营房之中的人流起了一阵骚动,又似回涌的大潮般倒灌了过来,眼见得就要扑面而至,形势为之一变。

孔冠奎一见形势危急,便暴雷似地大吼一声:“不怕死的,就上来挨爷爷的枪子吧!”抡起两支驳壳枪“哒、哒、哒”就是两梭子。在他的指挥下,一百多支驳壳枪顿时在前面织成了一片灼热的火网。

就在孔冠奎和他的手枪队在前面对回涌过来的伪军大肆射杀的时候,在其后面,康洪恩、吕信文、张铁匠等人也催动着大队人马呼喊着追杀了上来,一时间刀光闪动,喊杀连天,就听得在夜空中此起彼伏地回荡着:“冲呀!杀呀!”“快杀小鬼子呀!”“伪军弟兄们,快逃命吧!”北呼南应地连成了一片。


阎康侯所部伪军在北面的日军兵营遭到突然袭击之后,本来是要赶过来救援的。因为在昨天的军事会议上,伍代雄介当着日伪军大小头目的面,把见死不救的李修山给严厉地训斥了一臭顿。

在军事会议上,伍代雄介还声色俱厉地下了死命令:不论是那一部分伪军,只要是再见到大日本皇军遭袭见死不救,就死拉死拉地格杀勿论!阎康侯和董祥荣这两个奴才又哪里敢将此当做耳旁风!

可是,突袭战斗一打响,穿插到日军兵营核心的黑龙港的战士们就与从帐篷里冲出来的鬼子兵展开了短兵相接的格斗,两军混战在一起,根本就无法分清哪是需要他们救援的皇军,哪是他们应该打击的土八路?

开枪射击,他们怕误伤自己的主子皇军老爷;冲进战阵捉对厮杀,他们又没有那样的勇气和胆量;即使有几个身具武功的好手,又有谁愿意挺身而出给鬼子来卖命呢?在这个时候,令阎康侯和董祥荣两个奴才挠头的远不止这些情况:

这其一,就是兵力分散,难以及时地进行集中调集。自打兵临城下对金沙镇实施四面包围以来,为了把镇子里被围的的土八路一网打尽,他们手下的两千多伪军便遵照伍代雄介的命令,自东至西在北寨墙下列成了有二三里地长的一字长蛇阵。在这样散乱的情况之下,又是在这茫茫的黑夜之中,四处弹雨横飞,八面杀声雷震,要想把作战命令如臂使指地及时传达下去,无异于天方夜谈!就更不用说要有效地组织大规模的救援和反击了!

这其二,就是军心不稳,难以做到令出必行。自打他们率领手下的伪军跟随着伍代雄介等日军参加扫荡讨伐以来,骄横跋扈的日军一直就把伪军当做他们的猎狗或探雷器使用,凡是遇有危险倒霉的事情都要逼着伪军先上,日军则躲在后面看西洋景,使得伪军大为丧气。

特别是围攻金沙镇这两天,伪军就如同是日军手里的枪粪和炮灰,一发动进攻就逼着伪军在头前去送死,稍不如意还会成为日军督战队枪下的活靶子。在这种情况之下,伪军士兵更是一个个怨气冲天,又有谁会甘心冒着枪林弹雨去救援那些曾经视他们为草芥的鬼子兵呢?

这其三,就是大部分伪军对以黑龙港绿林武装为主组成的抗日救国军存在着日益严重的恐惧心理。经过金沙镇、黑龙港、八里庄、娘娘河等多次战斗的生死较量,伪军几乎是每战必败,而且每败一场就会有大批的伤亡。

对于这些想靠着扛枪秆子来混饭吃的伪军来说,就是阎王爷再借给他们几个胆儿,他们也不敢以身涉险来触这个霉头!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就是对他们这两个忠心耿耿的奴才来说,又何尝没有这种难以言表的思想顾虑呢!


就在阎康侯和董祥荣二人犹豫不决,拿不定主意的时候,伍代雄介被两个鬼子军曹象拽死狗一样给拽了过来。

到了这个时节,伍代雄介虽然已经连滚带爬地折腾得没了人样儿,可是他一点儿也没有自知之明,一见到阎康侯和董祥荣两个奴才,又驴倒架不倒地摆起了主子的谱儿。厉声呵斥道:“皇军的遭难,你们的,怎么还不去救援?”

阎康侯凑上前来点头哈腰地辩解道:“伍代太君,不是这样的,您看,这黑灯瞎火地,咱们的人都给打乱了,根本就没有办法召集呀!土八路上来的势头这样猛,连武运亨通的皇军都抵挡不住,我手下的这些稀松平常的人马就更不顶用了,咱们不如三十六计,走为上吧!”他也不想在这黑天昏地的混战中丢了自己的小命,就给伍代雄介出了这么个馊主意。

伍代雄介大怒道:“你的,不要跟我讲什么《孙子兵法》,三十六计、‘围师必阙’的、‘兵不厌诈’的、‘不战而屈人之兵’的、‘三十六计走为上的’,我的统统地不要,我要的是反击,反击!你们的明白!”

阎康侯出的这个馊主意,让他一下子突然想起了昨天在军事会议上热点议论过的《孙子兵法》,不由自主地生出了一种难以名状的憎恶感,便语无伦次地乱叫乱嚷了起来。

董祥荣以为伍代雄介没有听明白,又不知趣地凑上前来解释道:“阎司令说的‘三十六计走为上’大大的好,就是咱们一起给他来个‘脚底下抹油——溜之大吉’,或是‘凉锅贴饼子——暗溜’!”

接着,他又开解道:“暗溜的可以绝处逢生,抹油的可以大吉大利,不是逃跑的干活,皇军的不高兴和土八路玩了,统统地转移的干活,让土八路的找不到踪影,太君的明白?”他一边兴致勃勃地解释着,又亮出双手比画着做了个鸟儿展翅腾飞的姿势。

伍代雄介见阎、董二人与他缠杂不清,以为是在故意跟他捣蛋,便怒气冲冲地呵斥道:“你们良心的,大大地坏拉坏拉的,快快地组织反击,把土八路统统地给消灭掉!”

他一边吼叫着,又下意识地把右手向左胁下伸了过去,他想拔出他的指挥刀来,发狠地下个死命令。可是他的手触摸到的只是一个空刀鞘,这时他才猛然想起,自己的指挥刀已经被吕信文给磕飞,不由得一张脏脸胀红了起来。

旁边的一个军曹见到他摸刀的动作,心领神会,立即把手中握着的战刀顺手给递了过来。伍代雄介握刀在手,精气神马上为之一振,也顾不得手掌疼痛,举起战刀大叫道:“快快地组织反击,不服从命令的,统统地死拉死拉地!”

阎康侯和董祥荣一见伍代雄介凶神恶煞的样子,吓得脊梁骨里直往外边冒凉气。阎康侯诺诺连声地应道:“太君,太君!不要着急,不要着急!我这就组织队伍进行反击,把土八路的统统地消灭!”

随即,又哭丧着脸向董祥荣吩咐道:“快,快给弟兄们下命令,把土八路给压回去!”

到了这个时候,董祥荣也吓得没了转轴,只好机械地应道:“组织反击,组织反击!”

可是他向左右一看,哪里还有什么可以点派之将,又哪里还有什么可以点派之兵?刚刚赶来吵着要撤退逃跑的慕连成、赫连洪等人早都已经躲避得无影无踪,只有崔玉田和殷秀山两个不中用的副官仍然战战兢兢地站在一旁,没有跟着一起溜号。

见此情景,他不由得心中一阵痉挛。当下狠下心来命令道:“你,你!你们两个给我带队往上冲!”

在董祥荣的严令下,崔玉田和殷秀山两人万般无奈,只好在那个带刀的日军军曹的督率之下,带领着在周围勉强凑集起来的五七百没精打采的伪军向着北面的日军营房杀了回来。

董祥荣挥动着手枪大声嚷嚷着,畏缩在后面强行督阵。阎康侯则和那个没有了刀的日军军曹留在原地做了伍代雄介的保镖。——这就是在残余的日军败退之后,大队伪军第一次人潮骤然回涌的原因!


这些伪军畏畏缩缩地向前冲了没有百把十米,迎头就让孔冠奎及其手枪大队的战士们用密集的子弹给打了个晕头转向。还没有等到他们醒过神来,张铁匠等人便率领着后面大队人马像一阵风似地涌了上来,眨眼之间就与伪军的冲锋队伍犬牙交错地混战在了一起。

张铁匠使动的竹节钢鞭鞭沉力猛,虽然比不得康洪恩的白龙剑使得轻灵,也比不得吕信文的鸳鸯双刀使得疾如飘风,但他每一招都使得大巧若拙,舞得恰到好处,别有一番雄姿。

他一招一个锁定的攻击目标,一招一个意料中的实际斩获,招招式式都不落空鞭。他率先冲入伪军的冲锋阵容之后,一个“左右开弓”就把两个当头的两个伪军给砸得脑浆崩出;然后抡动钢鞭使出一招“泰山压顶”,当头就向一个持刀的日军军曹盖了下来。

他手中乌黑油亮的竹节钢鞭在夜色之中看似不大显眼,那日军军曹也不知道他的手里到底握得是什么兵刃,在黑影中见到他身形一闪,就听得风声乍起,一条鞭影直奔自己的顶门而来,便知道大事不好。这时节,他想也不想,两臂贯足了十足的劲力使了一招“海底捞月”,便把战刀从下向上猛地撩了起来。

那个日军军曹人高马大,身强力壮,为了一招制敌,已经把吃奶的力气都给使了出来,满指望这雷霆万钧的一击能够把面前这个当头冲来的黑影杀手给掀个仰面朝天,那下一招就得听凭他尽情地招呼了。因为在先前,他这样的得意之作已经不止一次地收到过奇效了。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条从天而降的鞭影竟然是如此的劲力无穷,他奋力上撩的战刀不仅没有把这条倏忽而来的鞭影给顺利地磕飞,反而“仓啷”一声在中间一折断成了两截;而那条挟着风声的鞭影依然毫无阻滞地雨行旧路,劈头盖脑地硬生生砸了下来。

在这时,他手握着半截断刀还没得及再行拆招,就听得自己的头盖骨上“噗”地一声,立时便失去了知觉,而且这种生理的知觉他再也找不回来了!

后面冲上来的伪军一见到这个场面,一个个吓得魂飞胆裂,又见得寒光闪闪的刀影在空中旋成了一片,纷纷后退避战,似一股湍急的旋涡一般又向南旋流了回去,冲动得后面的大队人马似落潮的潮水一个劲儿地又向南涌去。


一见大队伪军潮水般退了下去,康洪恩、吕信文、孔冠奎、张铁匠等人都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可是这种让他们畅快的局面没有持续多大一会儿,向南溃退的伪军又似赶潮的潮水一般向着北面回涌了过来。

原来,韩德平等人已经率领着大队人马从北寨门里冲杀了出来:前面有七八挺轻机枪开路,后面有数百把大刀呼啸而至,以排山倒海之势压了过来。在一片惊骇声中,被夹在中间的的大队伪军首尾不能相顾,一下子就乱了营。

不过,这样以来,虽然对日伪军形成了“双风贯耳”的两面夹击之势,却给硬顶在北面的黑龙港部队增加了无穷的压力!

在这种情况之下,如果遏止不住日伪军大队人马的的溃动,由北面冲上来的黑龙港部队就有被潮水般涌来的敌人裹胁挟制的危险!形势万分紧急!



——双风贯耳两面攻,任其潮落又潮涌!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