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桃花 正文 第十五章:年轻的团长

金蝉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2.html[/size][/URL] 年轻的团长姓雷,二十五六岁的样子,小眼睛,娃娃脸,整日价乐乐呵呵的,一笑还有两个小酒窝,压根就不像当官的样子,却是十三师主力团的团长,行军打仗很有一套。部队和地方上的人都叫他“年轻的团长,”这个名字既新鲜,又好记,很个性。 年轻的团长推门就笑,年轻的团长说:“我就知道功德圆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2.html


年轻的团长姓雷,二十五六岁的样子,小眼睛,娃娃脸,整日价乐乐呵呵的,一笑还有两个小酒窝,压根就不像当官的样子,却是十三师主力团的团长,行军打仗很有一套。部队和地方上的人都叫他“年轻的团长,”这个名字既新鲜,又好记,很个性。

年轻的团长推门就笑,年轻的团长说:“我就知道功德圆满喽,是不是该请我喝喜酒了!”

年轻团长的话让姜区长如坠五里雾中,一下找不到了北,姜区长甚至不知年轻的团长所云所指,他满脸通红,讪讪地跟着傻笑,都忘了最起码的礼数,请年轻的团长到屋里坐。

还是桃花机灵,搬来一条凳子,年轻的团长坐了。

年轻的团长回头用手点着姜区长,又说了:“你呀真是一个木头人,木鱼不敲不响,话不说不明。我月下老人驾到了,何不赶快言谢呢?”

姜区长就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分明是年轻的团长托他做媒,现在反倒成了月下老人了,不明白。还是桃花反应得灵敏、心智快,桃花说:“就你鬼点子多,划个小圈圈,我们俩就掉里面去了。”

年轻的团长哈哈大笑,年轻的团长眼盯着桃花的眼睛问:“后悔了?后悔了现在还来得及。”

桃花笑,桃花说:“谁说后悔了?””

桃花转身故意问姜区长:“是你么?你后悔了?”

姜区长不知所指,他点点头,又赶快的摇头。

年轻的团长说:“这也叫伏击战。你们俩个是甘心情愿被我伏击了的,是吧?”

桃花羞红了脸,只笑不答。

姜区长这时才一下缓过神来,开始了反击,姜区长说:“没想到哇,没想到,我这么一个大人,到头来反叫一个小孩给算计了。”

年轻的团长说:“谁让你当局者迷来?我旁观者却清的很。”

姜区长神秘地凑过来,问:“我俩的事,你咋就知道哩?”

年轻的团长反问:“你俩的事,除了你俩,谁不知道?”

姜区长又不好意思起来。

年轻团长就卖起关子来,说:“我是过来的人,男女之事,一个眼神,一个不经意的小动作,我就知道什么意思了,谁都别想蒙混过我的火眼金睛。要知道我已是一个有三岁半孩子的父亲了,情场上老资格了。”

年轻的团长说完,用手猛捅了姜区长的腰,两人呵呵地都笑。

警卫员小李认真了,警卫员小李说:“不对呀团长,你的儿子才刚刚是三月半,怎么就成了三岁半了。”

年轻的团长又笑,故作严肃地对警卫员说:“多嘴。虚张声势都不明白!”

说完又呵呵的笑了。

警卫员小李吐了一下舌头,偷偷地笑,不再言语。

年轻团长说:“可怜我这幕后月老,好事做尽,红线牵成,人家却不知道该感谢是谁,该给谁烧香。还真是送礼找不着人,烧香找不着门,今天看来,我连碗白开水都喝不上喽。更不用指望人家请客喽。”

年轻的团长像痛下了什么决心,说:“也罢,你们不请我的客,我请你们的客咋样?”

姜区长问:“你到我这里,你请我的客?”

姜区长不相信。

年轻的团长笑,年轻的团长向警卫员小李手一挥说:“小李,摆菜!”

警卫员小李变戏法似地不知从哪里就提出来了一个大菜盒子,就开始一样一样往桌上摆着菜,屋里立刻就菜香扑鼻。

桃花说:“说个理由,君子不吃嗟来之食。”

年轻的团长呵呵的笑,偏不说。

警卫员小李憋不住了,边摆菜边说:“今天是我们团长儿子百岁的生日!”

姜区长不相信,说:“儿子?”姜区长又对年轻的团长说:“你有儿子了?有对象还和我打埋伏,真让你这个毛孩子从头到尾给耍了。

年轻的团长笑:“大山不是人堆的,火车不是人推的。没有这点小办法,能当团长?吹吧。”

女人最关心女人的事,桃花急切地问:“对象是那里的?”

年轻的团长又卖关子,又开始呵呵地笑。

警卫员小李又憋不住了,小李又说:“军区总医院的,毛医生。毛医生你认识吧?毛医生可漂亮了,团长的儿子最像毛医生,大眼睛,高鼻梁……”

年轻团长不愿听了,说:“得得得,行了行了,别说了,好像是我丑得毛驴似的。不过,再丑我也是儿子他爸,你们说是吧?”

桃花和姜区长都笑。

年轻的团长边给姜区长斟酒边说:“我记得有位伟人说过这样一句话:革命要趁早。你明白我的意思吧?战争年代,你们也要趁早啊,别忘了给革命留下种子。

姜区长和桃花对看了一眼,桃花的脸羞羞的、红红的,赶忙低头夹菜。

姜区长喝了一口酒,对年轻的团长说:“你的战法真是怪秘诡异,连我都让你给蒙住了双眼!”

年轻团长呵呵地笑,年轻的团长说:“这叫迂回包抄,让你有危机感,不然,能打鸭子上架么?”

姜区长说:“鸭子,原来我是鸭子,我鸭子居然占到了架子上,还是年轻的团长有办法,厉害!来喝酒,我敬你一杯!”

年轻的团长笑,所有的人都笑。

年轻团长说:“有时男女之间的事,就隔了那么层薄薄地一层窗户纸,而就是这层窗户纸,不点不破,而男女的双方都好面子,都不好意思点破,悲剧就发生了,有的男女被这层纸隔了几年十几年,甚至一辈子。这层窗户纸不捅破,男女彼此都是一个折磨。我不想看着你们折磨。而战争年代也不允许你们再折磨下去……

酒逢知己千杯少,一顿饭他们吃了好长时间,直到掌灯的时分才离去。

年轻的团长走了,屋里一下静寂了下来。

屋里只剩桃花和姜区长两个人了。

姜区长说:“革命要趁早,我们也要趁早。”

桃花就笑……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