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尔军事


近代以来,黄海一直是东北亚海上的多事之域。早不打,晚不打,就在美国总统奥巴马即将启程进行亚洲外交处女秀之前,韩朝海军10日在黄海上的双方海疆分界线附近,展开七年来首度海上交火。这是朝鲜政治强人金正日与韩国总统李明博的“冤家路窄”,还是金正日给奥巴马的下马威?


不容否认,以金正日的自大自狂心态来说,奥巴马参加亚太峰会,走访新加坡与中、日、韩,平壤当然有被冷落和被边缘化的压力。金正日更可以想象成美国要与日韩携手,并说服中国,织成一张“围困”平壤的大网。因此,他必须“先下手为强”,制造韩朝冲突的现状,再度玩弄“战争边缘游戏”,自己搭成一张舞台,自己成为主角,让国际视听聚焦半岛,让朝鲜成为这次美国东亚外交“不请自来”的玩家,再度促使华盛顿与平壤直接谈判对话,以获取重大的政经利益,并保证平壤在未来东亚共同体安全机制中占据一个位置。



金正日的焦虑有迹可寻。在奥巴马外交政策重视美国重返亚洲的进程中,朝鲜虽然以核武试验的“险棋”赢得美国关注,但在奥巴马推动的接触外交日程表上,平壤排在了缅甸的后面。在缅甸军政府明年推动大选的前夜,美、缅互动获得了突破性进展,美国副助理国务卿坎贝尔走访缅甸,竟然见到了连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都没有见到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昂山素季,并以解除制裁为筹码,让军政府释放出可能还昂山素季自由的惊人信息,而昂山如果获得自由,再度领导民主联盟参加大选(当然,军政府会确保八十年代未昂山大胜情况不会重演),那美、缅关系将全面解冻。如此一来,朝鲜不但在这个区域更加孤立,与美国讨价还价的筹码也会大幅减少,因此,金正日必须不断出招,让解决朝鲜问题排上美国“重返东亚”的最优先秩序。


朝鲜不惜一切要让美国单独与平壤展开对话,背后也有中国因素。


从东亚小国角度看,虽然平壤与新加坡体制不同,领袖与人民不同,但地缘政治限制下的思考模式也似殊途同归,那就是绝对不要受控于一个大国,而是要利用大国的矛盾左右逢源,维持自我定位。亲美的李光耀要求美国不要拱手把领袖地位让给中国,反美的金正日也同样希望利用美国制约中国与韩国,因为一旦中、日、韩为主的东亚共同体形成,平壤必然成为大国交换利益的一个小棋子,从而被边缘化。在温家宝走访平壤时,朝鲜为了获取北京的财政物质支持,表面上让步很大,但实际上,金正日对东盟会议上中、日、韩三国握手言欢十分不喜欢。


因此,平壤坚持美国介入半岛事务,一是要获得经济物质援助,二是要美国承诺担保朝鲜的独立安全,不要发生两德之间发生的“推倒柏林墙”事件,再就是平衡与中国的关系。说到底,美帝国主义的“危险”,有时候还不如中共改革道路给金正日“封建家庭独裁”的冲击来得大,朝鲜民众如果向中国式改革靠拢,金正日维持世袭制的难度就大了。


朝鲜在海军常规武器上,远远落后韩国,这次铤而走险走向冲突,当然有严密的政治算盘夹杂其中。问题是,韩国也愿意“配合”,这当然又有李明博“借力使力”的算计在内。韩国国防部长官李相熹和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金泰荣在六月共同发表“国防改革基本计划(修订案)”,为应对朝鲜的“不对称威胁”,决定引进用于监视、侦察、精密打击、拦截朝鲜核武器和导弹的武器装备,李明博第一时间表达同意。如今,乘奥巴马来访之际,韩朝形势紧张,自然也容易在扩军备战上向美国伸手。韩朝的如意算盘,也决定了这个冲突,不会演变成战争。


对中国而言,无论新加坡还是朝鲜,呼吁美国介入东亚事务总是令人不快。但是,平壤的每一次“发作”,也给北京带来了好处,那就是要对付不可测的金正日,美国和国际社会都需要北京的协助,北京要防止的是,金正日哪天把中国拖入战争泥沼。而在这波朝韩冲突中,最头痛的莫过于将要走访东亚的奥巴马,他读不懂亚洲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美国应该如何来对付东亚各国不同的盘算,以往美国搞霸权,“老子说了算”,如今要搞明智外交,那该怎么细致对付呢?


奥巴马马上要来了,亚洲情况一大堆,大家只能拭目以待,用一句俗语来说,就是“走着瞧,好戏在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