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哉!悲哉!西湖二杰!

在杭州呆了11年了,今天居然是第一次听到“西湖三墓”这个词,所谓的“西湖三墓”其实说的就是岳飞、于谦和张煌言,原因是因为三者死后都埋葬在西湖边,其中于谦的墓在杭州三台山,岳飞的墓在杭州栖霞岭,张煌言的墓在杭州南屏山南麓。也许是因为前面二者的名气更大一些的缘故,现在于谦和岳飞的墓祠都成为了西湖的景点,并有了所谓的“赖有岳于双少保,人间始觉重西湖”之说。也曾经有人写下了这样的对联:

千古痛钱塘,并楚国功臣,白马江边,怒卷千堆雪浪;

两朝冤少保,同岳家父子,夕阳亭里,心伤两地风波。

对于岳飞和于谦我是很熟悉的,但是对于那个张煌言我却是从未听说过,查了资料才知道这位仁兄也是一位志士,他是明末浙江宁波鄞县人,力主抗清复明,曾与郑成功联合,率兵攻清。他对于谦和岳飞十分敬仰,曾作“日月双悬于氏墓,乾坤半壁岳家祠”的对联。而且希望死后能被埋葬于西湖边,他还曾经为此特意写下了一首诗“梦里相逢西子湖,谁知梦醒却模糊。高坟武穆连忠肃,添得新祠一座无?” 当张煌言后来被捕就义后,后人就将其葬在杭州以了其心志,从而就有了所谓的“西湖三墓”之说了。

不过,我今天要说的还是有关岳飞和于谦这两位大名鼎鼎的仁兄的事情。因为我仔细想了想他们两位的事迹和遭遇,忽然有了一个惊人的发现:两位的冤死其实很有可能是不懂政治、不善权术的原因。

首先来看岳飞的情况。

岳飞(1103年—1142年),字鹏举,相州汤阴(今河南安阳市汤阴县)永和乡孝悌里人,追谥岳武穆王,为中国南宋时期的名将。岳飞幼年丧父,由母亲养育成人。传说其母透过在他的背上刺“尽忠报国”[1]四个字,让他铭记国仇家恨。曾经拜周侗为师学习武艺。1124年21岁的岳飞从军为宗泽部下,屡建战功,曾经以八百岳家军大破一万五千金兵,声名大噪。历官御前忠武统军、鄂州驻答诸军都统制使、河阳等三镇节度使

1126年靖康之变,金兵攻破开封,北宋覆亡。1134年,岳飞首次伐金,收复襄阳、信阳等六郡。1136年再次北伐,占伊阳、洛阳,后因孤军作战而被迫撤回鄂州。岳飞在这次北伐中壮志未酬,写下《满江红》。1140年春,金兀术南侵,岳飞出兵大破金兵,收复郑州、洛阳,兵临朱仙镇(今河南开封南20公里),直迫金国首府汴京。岳家军士气高昂,高喊“直捣黄龙”。主和派秦桧向宋高宗献计,连发十二道金牌召回岳飞。岳飞退兵前,长叹:“十年之功,毁于一旦!所得州郡,一朝全休!社稷江山,难以中兴!干坤世界,无由再复!” 结果岳飞的北伐因为政治原因而失败。之后岳飞父子被秦桧以谋反罪名予以逮捕审讯,由于找不到证据而无审讯结果,最终秦桧以“莫须有”的罪名,于1142年农历十二月二十九日除夕之夜,在杭州大理寺风波亭被赐死。

然后再来说于谦的事迹

于谦(1398年—1457年),字廷益,浙江杭州人,明朝名臣,民族英雄。永乐十九年,于谦考中进士,宣德初年,于谦被任命为御史,后被提升为兵部右侍郎。因不愿逢迎当时的权贵宦官王振被贬。正统十三年,于谦被召回京,任兵部左侍郎。第二年(公元1449年)秋,瓦刺也先进犯边境,宦官王振挟持英宗朱祁镇率兵亲征,却在土木堡(今河北怀来东南)遭全军覆没,英宗本人也作了俘虏,史称“土木堡之变”。整个明王朝,京师震恐,几欲迁都南京。时任兵部侍郎的于谦,提出“社稷为重君为轻”,力主抗敌,反对迁都,拥立英宗的弟弟朱祁钰为帝(即“明景帝”)。随即,新皇帝实授于谦兵部尚书衔,全权委托他抵御瓦刺也先。于谦受命于危难之时,他沉着应战,分遣诸将列阵九门外迎敌,迎头痛击瓦刺军队,经过激烈的抗战,击毙也先弟孛罗和平章卯那孩,致使也先大败亏输,仓皇北遁。于谦的坚决抵抗,保存了明王朝的完整,解除了民族的忧患。未几,也先乞和,归还了毫无利用价值的英宗朱祁镇。景泰八年(公元1457年),趁景帝卧疾南郊,将军石亨、宦官曹吉祥拥立英宗复辟,缢死代宗朱祁钰,又以“立外藩”、“谋逆”等罪名,将于谦处死。于谦留有名诗《石灰吟》 -----“千锤万凿出深山, 烈火焚烧若等闲。 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

两人的事迹陈述完毕后,我忽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一直以来,岳飞和于谦的死都是被视为我国历史上有名的冤案的,可是我现在却觉得他们两人的悲惨结局其实还是与他们二人不懂权术有关。

首先说岳飞的事情。由于“岳家军“英勇善战,所以岳飞当时是连战连捷,豪情满怀,一门心思要“直捣黄龙”,想把金人彻底打倒,救回被金人掳走的徽钦二帝。但是他没考虑到当时在位皇帝宋高宗的真实想法。假如他真的打败金人,迎徽钦二帝回朝,宋高宗天子地位就可能不保。纵观我国封建社会几千年的历史,还有什么事情是比丢皇位更可怕的事情了,历史上为了皇位而杀害自己亲人的事情是比比皆是。所以想要宋高宗自己主动花大力气去把被别人抓去的皇帝救回来取代自己现有的皇帝宝座,我寻思这么伟大的事情应该只能存在于臆想中。要命的是岳飞却的确陷入了这样的一种天真的“单相思“中去了,所以才有了他后来的悲剧。事实上,宋高宗在此以前就已经用行动暗示我们的岳飞同志了,那是正当岳家军奋勇鏖战、待命北渡之际,赵构却下令各路军“兵不可轻动,宜且班师”,并让防守淮河的张俊、杨沂中等人的部队撤退了,使岳飞处于“孤军深入”、“他将不相为援”的危险境地。但是岳飞却没弄明白其中的含义,还是不为所动,继续战斗,以致于最后宋高宗实在是无法容忍岳飞的“木纳”了,所以才要连用十二道金牌来把他召回。也正是因为宋高宗不能说出他自己的真实想法,所以才有了岳飞那“莫须有”罪名。

然后来说于谦的事情。与岳飞相反,于谦从一开始就主张放弃营救被敌人抓去的皇帝英宗,而拥立英宗的弟弟朱祁钰为帝,按理来说他应该是开了一个好头的,因为这就可以保证他那开国功臣的地位。可是在后来当敌人战败并把英宗归还明朝后,于谦(当然代宗朱祁钰也不例外)却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如何对待前皇帝,是关系到他们身家性命的头等大事,作为国之干城的于谦(还有现任皇帝的朱祁钰)却都疏忽了。他们既没有归位于英宗,又没能痛下杀手,反而养虎为患,把他当作“上皇”,安置在南宫。从此,埋下了隐患,种下了祸根。很滑稽的是,岳飞是因为死活要去救回被敌人掳走的“前皇帝”而死,而于谦却是因为不去救被敌人掳走的“前皇帝“而死。两人死因虽然大异,但是细究缘由却发现二者有一共同点,那就是两位大英雄徒有一身过人才艺,却都不善权术,都是只会阳谋,不懂阴谋的“良民”,在政治上极端不成熟,最后,都因此而断送了卿卿性命。

壮哉!悲哉!西湖二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