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9大陸導彈擊落台偵察機內幕

[大公網訊]50年前,在首都北京的防空作戰中,解放軍空軍的地空導彈部隊第一次使用薩姆-2型地空導彈,擊毀了美蔣集團的RB-57D高空偵察機,讓國民黨空軍對大陸的高空偵察間斷了兩年多,也開創了世界上用地空導彈實戰擊落敵機的先例。


通過空軍裝備部提供的豐富歷史資料,《環球時報》記者了解到了當年首戰告捷的詳情。


大陸高空的天窗曾一度敞開


抗美援朝戰爭結束後,除了參加解放部分沿海島嶼的戰役外,解放軍空軍的主要任務是國土防空,主要作戰對象是在美國支持下不斷進入大陸領空偵察、騷擾的國民黨空軍。


對大陸進行空中偵察的主要是國民黨空軍的第六大隊(「虎瞰大隊」)、獨立第三十四中隊(「黑蝙蝠中隊」)和後來的獨立第三十五中隊(「黑貓中隊」)。獨立第三十四中隊的主要任務是對大陸進行低空偵察,它由國民黨空軍情報署和美國中央情報局駐台機構共同成立的「西方公司」來領導。


第六大隊擁有第四、第十二兩個偵察機中隊。從1953年起,第十二中隊的偵察機進犯大陸,它基本白天在中高空騷擾大陸。第四中隊則主要是執行高空偵察任務。


到了1959年,由於台灣國民黨空軍對大陸的中低空入侵不斷遭到沈重打擊,美蔣集團開始使用飛行升限在2萬米以上的偵察機來執行任務。初期的代表機型就是RB-57D,它從B-57型轟炸機改造而來,機翼增長了約70%,達到33米,發動機的推力增加到9噸多,活動半徑在2000公里以上。解放軍空軍當時所有的殲擊機和高射炮都對它無可奈何。結果,RB-57D多次竄入大陸領空,我殲擊機都因飛行高度差距太大,只能徒勞而返。


備戰10周年國慶


那時,能夠打擊2萬米高空偵察機的武器只有地空導彈。當時,只有美、蘇、英等國先後研制出了地空導彈。


1957年10月,蘇聯同意向中國出售薩姆-2型地空導彈,首批供應5套發射系統和36枚導彈。


次年6月,中央軍委決定由空軍組建地空導彈部隊。10月,地空導彈第一營在北京清河的空軍高級防空學院宣布成立。由於薩姆-2地空導彈代號為543,地空導彈部隊也就被稱為543部隊。543部隊接到的第一個任務就是為國慶10周年慶典提供高空防禦。


1959年1月至9月,台灣空軍的RB-57D偵察機竄犯大陸領空20架次,我空軍殲擊機共起飛109批202架次進行攔截,但均無功而返。總參謀部和空軍判斷,國慶期間敵機騷擾北京的可能性極大。由於還要防B-52B-47轟炸,空軍將準備用於仿制的一套薩姆-2也投入國慶防空,抽調人員臨時組成了地空導彈第五營。五個營呈梅花狀,分別部署在正南的大興縣東棗林村、東南的通縣張家灣機場、西南的豐台區槐樹嶺、西北的昌平縣沙河機場、東北的順義縣河南村。當時5個營所有的薩姆導彈只剩下22枚,經周總理批準,9月20日又從蘇聯緊急購入26枚。


蔣介石集團的確早有計劃,要在10月1日慶典當天派遣他們認為大陸無法對付的RB-57D到天安門上空拍攝閱兵照片。但偏偏「天公不作美」,那幾天北京的上空一直有薄雲覆蓋,不適於高空拍攝。10月2日和5日,台灣RB-57D兩次出動均很快返回。10月5日下午6時,國慶特殊戰備解除。


導彈40秒擊中目標


在通縣布防的二營營長嶽振華敏銳地感覺到,敵機國慶後來的可能性很大。營黨委於是決定,所有崗位留精兵強手值班,隨時準備作戰。


10月7日,北京天氣轉好,嶽振華感覺到「老朋友」要來了。上午10時03分,值班人員報告,一架RB-57D由浙江溫嶺進入,經南京,沿津浦線向北京飛來。一路上,我殲擊機共起飛10批13架,有3架9次開,均未獲戰果。面對一架架戰機跟蹤、攻擊,RB-57D十分傲慢,在毫不改變航線的情況下徑直迫近北京。


敵機距北京700公里時,北京軍區地空導彈群指揮所命令:「營指揮所進入一等(戰鬥準備)。」距離450公里時,群指揮所命令:「各營進入一等戰鬥準備。」RB-57D向二營火力區方向飛來,距離二營陣地135公里時,嶽振華下令制導雷達打開天線捕捉目標。距離70公里時,6枚裝上發射架的導彈立刻跟隨雷達天線轉動起來,直指空中的敵機。距離60公里時,嶽振華果斷下令:「三點法,導彈三發,28公里消滅目標。」


正在關鍵當口,上報參謀突然報告:「上級叫等一等。」嶽振華聽到這個命令一楞神,懷疑聽錯了。說時遲,那時快,引導技師徐培信大聲報告:「發射距離到。」錯過戰機才是犯大錯,嶽振華不再猶豫,斷喝一聲:「發射!」3枚導彈起飛騰空,40秒後,全部命中目標。


事後才明白,二營的上報參謀在向群指揮所報告營長的最後殲敵決心時,群指揮所對二營方向的參謀正在聽本級指揮員的指示,按照先上後下的原則,這位參謀讓二營的上報參謀「等一等」,意思是「等一等再上報」,而不是「等一等再打」。結果,這個誤會差點貽誤了戰機。


導彈二營打出「世界第一」


RB-57D的殘骸墜落在通縣東南。這架偵察機1955年出廠,歸國民黨空軍第五聯隊六大隊的四中隊所有,先後侵入大陸15次,飛行時間已經累積到了836個小時。


駕機的國民黨飛行員王英欽死亡,他的屍體距離飛機殘骸大約400米,但降落傘落地的地方卻在12公里之外,24根傘繩中有22根被割斷,2根與傘衣脫落。最後的結論是,傘繩是被斷裂的機翼割斷的。機上只有1名飛行員,而不是以前認為的2到3人。


聽說中國的導彈部隊打下了先進偵察機,蘇聯政府派人到北京來查看殘骸,他們親眼見到RB-57D的殘骸時如獲至寶,什麽都想要,把飛行帽、供氧設備,甚至飛機機翼蜂窩結構的部件都拿走了。那時中蘇關係比較好,地空導彈又是蘇聯賣給中國的,彼此是師生關係,看著東西被拿走,空軍的科研人員很心痛,卻又不好說不許他們拿。


取得了世界上首次用地空導彈擊落敵機的實戰勝利後,二營陣地上一時將帥紛至。朱德、聶榮臻、賀龍、徐向前林彪都到二營實地考察和祝賀。


嶽振華還向聽取戰鬥匯報的空軍司令員劉亞樓提到了一段插曲:在布防北京前,3個地空導彈營到西北實彈打靶,二營沒有打中目標,檢查發現蘇聯軍工廠把方位角掃描馬達的電線接反了。如果當時沒有找到毛病,一旦用在這次實戰中,那麽3枚導彈將正好落在國慶十周年十大工程之一———北京火車站附近,那樣一來後果不堪設想。


來源:環球時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