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96.html


怀着一线希望,白敬文领着大家挨着每家客店询问,但没有一家有空房,心不由得凉了半截。到了怀远路,他看到一幢小楼前面密密麻麻地挤满了人,直挤了半里地,别说人,连条狗都别想钻过去。他走过去,向一个穿着长衫、带着眼镜的中年男人问道:“先生,请问前面是什么地方?怎么这么多人啊?”

“那是民生公司在宜昌的分公司,听口音你也是从下江来的吧,现在逃难的人多,船票不好买呢。”

听说是民生公司,白曼琳踮起脚尖,睁大双眼寻找售票窗,人太多,她看不到。这时,背后突然有人使劲把她往旁边一推,一面推,一面大声吼道:“让开,快让开,让我们过去!”

她回头一看,只见几个军人正在费力地往前挤,人多,他们没能挤进去,其中一个暴躁起来,拔出手枪对空放了一枪,听到枪声,人群里不少人吓得尖声大叫,使本来就紧张的气氛又增添了一层恐慌,秩序更加混乱。走在后面的是一个中校军官,约有26、7岁,身材虽然高大健美,可是面目可怖,左眼上戴着黑眼罩,左脸颊上有一道惹眼的伤疤,伤疤很深,把鼻子和嘴扯歪了,让人望而生畏。他看到了白曼琳,恐怖的脸上立刻现出了惊喜的笑容,推开身边的人朝她挤了过来。“这不是白小姐吗?上海一别,想不到会在这里见到你。”

她看着那军官觉得眼生,想了半天也没想起他是谁。他看她一脸的疑惑,解释道:“白小姐不认得我了,我在上海伤兵医院的时候,你护理过我。我当时眼睛被炸瞎,脸也被炸伤了,心里烦躁又说不出话,就乱发脾气摔东西,是你守着安慰我,拿勺子一勺一勺地喂我喝鸡粥------”

“你是刘营长!”她想起来了,霎时满脸都是笑意。“见到你太高兴了。你不说我还真认不出你,我最后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脸上包的纱布还没拆呢。”

“我倒真没想到这个,我认得你,你不认得我。你走了以后,头几天没见到你,以为人家把你换走了,还发了一阵脾气。后来听说你到前线受了重伤,一直到返回部队之前也没见到你回医院,还以为你已经牺牲了,难过了好久。”他热忱地说道:“能够再见你,实在太高兴了。”

“谢谢你的关心。你这是去哪里?”

“去重庆,我奉命押送一批物资入川。我到这里来就是来问他们给我安排好船没有?”

“你怎么让你的部下在这里放枪啊?人这么多,不怕出事吗?”

“嗨,他们也是急的,我们今天来了3次都没找到经理,天晓得是真不在还是躲起来了。我们已经在这里等了一个礼拜了,人走不了不要紧,可这批物资很重要,丢不得,我都快要急死了。你呢,到宜昌多久了?”

“刚到。一下船就奔这儿来了,没想到人这么多。”

“你一个人?”

“不是,我和我父亲,”她指了一下白敬文,又指了指周围的师生,“还有他们。”

她把父亲给刘营长作了介绍,他热情地和白敬文握了握手,问道:“现在买票很难,白校长有什么打算吗?”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照目前的情形来看,我们短时间内怕是走不了,这么大一支队伍滞留在这里,住的地方首先就是个问题。”

“城里肯定住不了,我和弟兄们跑了不少路才在城外找了个地方。我们现在住在一个盐商的仓库里,离城有2里地。现在离城近一点的地方也不好找了,太远了又不方便。”他是个热心人,见白曼琳脸色发愁,也积极地给她想办法,想了一会儿,他突然一拍大腿,笑道:“我想起来了,我可以给你们找个地方。离我的仓库不远有一座观音庙,飞机修理厂的人住在那里,他们明天一早出发,今天晚上就要装货上船,你们正好接得上。负责押运的汪处长我认识,我跟他打个招呼,你们可以先进去等着。”

白曼琳喜出望外,想不到在上海伤兵医院尽的一点力,竟然收到这样好的回报,说道:“那就多谢了。”

“不客气。说走就走,我这就带你们去,免得夜长梦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