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美军超过80%反导舰艇部署在太平洋地区!!

jiangnanjita 收藏 0 132
导读:  [img]http://cache.orion.sina.com.cn/nd/clubmilnews//year_09/month_11/2/6/20091117_a75daaf990db5feebb759RGO7VZdg91R.jpg[/img]   “阿利·伯克”级与“提康德罗加”级进行抗饱和攻击演习  东方网11月17日消息:日前,美国退役将领本?瓦肯多夫(Ben Wachendorf)在美国海军战争学院杂志撰文,称美军目前共拥有19艘“宙斯盾”弹道导弹防御战舰,其中16艘部署在太平洋,仅有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美媒:美军超过80%反导舰艇部署在太平洋地区!!


“阿利·伯克”级与“提康德罗加”级进行抗饱和攻击演习 东方网11月17日消息:日前,美国退役将领本?瓦肯多夫(Ben Wachendorf)在美国海军战争学院杂志撰文,称美军目前共拥有19艘“宙斯盾”弹道导弹防御战舰,其中16艘部署在太平洋,仅有三艘部署在大西洋地区。国导弹防御局(MDA)还计划于2010年之前再升级两艘导弹巡洋舰(CG)。美国2010财年的预算草案还包括建造或升级6艘弹道导弹防御战舰,从而将美国海军弹道导弹防御战舰的总数增至27艘。 美军“宙斯盾”导弹防御系统走上前台 瓦肯多夫指出,当前美国海军以先进“宙斯盾”和“标准导弹”系统为基础的弹道防御项目被突然推到了国家安全项目的前沿。在这种背景下,海军的“伊利湖”号巡洋舰(CG-70)试射了一枚SM-3导弹。对于美国海军来说,国家弹道导弹防御政策的这一变化有着极为重要的深意:更多导弹、更多平台以及更多军事行动。那么,究竟是怎样的平台、什么样的结构以及相关资金来自哪里? 瓦肯多夫称,今年9月17日,白宫宣布决定终止前布什政府制订的“分阶段建造适合欧洲的导弹防御体系”项目,即在波兰部署十个陆基弹道导弹拦截装置以及在捷克建造一个新的先进弹道导弹防御雷达站。这一政策转变是自2001年12月31日时任美国总统布什决定退出《反弹道导弹条约》后,国际武器控制政策中的最为重要的决定之一。目前,现任总统奥巴马的这一决定已对美国海军的行动和军队结构产生了重大的影响。 瓦肯多夫指出,认为这一新政策正确的理由包括能够增强美军弹道导弹防御能力,以及伊朗集中关注的是短程及中程弹道导弹项目,而并非前布什政府的弹道导弹防御项目所意在击败的远程弹道导弹。而且,该新政策也涉及到了一些国际政策。俄罗斯一直强烈反对在欧洲构建任何新的弹道导弹防御能力。尽管布什政府打算在波兰部署的十个弹道导弹拦截装置显然不会对俄罗斯强大的弹道导弹力量形成重要的军事威胁,但是东欧及俄罗斯政府和人民都将布什的这一计划看成了支持东欧反对俄罗斯的一种证明。奥巴马政府宣布取消部署弹道导弹防御雷达站及弹道导弹拦截装置后,莫斯科政府给予了高度的赞扬,而且北约秘书长也重新提出了与俄罗斯在导弹防御领域开展合作的建议。 布什时期的欧洲弹道导弹防御项目原定于2015年投入运行,但波兰及捷克方面批准该项目的过程至少会持续到该预定时间的2年后。而奥巴马则采纳了防长盖茨及政府安全小组的建议,通过利用当前已部署在海军战舰的SM-3弹道导弹拦截系统,将欧洲获得弹道导弹防御能力时间提前至2011年。奥巴马弹道导弹防御计划的第一阶段为海基弹道导弹能力。该计划的第二阶段有望于2015年付诸实行,其内容包括在位于南欧及中欧的地面站点升级SM-3。 瓦肯多夫称,尽管奥巴马9月份的决定集中在了欧洲的弹道导弹防御能力上,但实际上太平洋地区也存在重大的弹道导弹威胁,尤其是源自朝鲜的威胁。而且,太平洋地区的这种威胁短期内不会消失,而且也不能因忙于满足欧洲弹道导弹防御能力的需求而忽视太平洋地区所面临的弹道导弹威胁。此外,美国的盟友,特别是位于太平洋的日本以及北约在欧洲的其他成员国也可能会致力于满足自身对弹道导弹防御能力的需要。 美军19艘宙斯盾舰中的16艘扎堆太平洋 瓦肯多夫透露称,美国海军目前拥有19艘“宙斯盾”弹道导弹防御战舰。其中,“苏利文”(DDG-68)号刚于今年9月被定性为弹道导弹防御战舰。此外还有3艘“提康德罗加”级(Ticonderoga)导弹巡洋舰以及16艘“伯克”级导弹驱逐舰。最后一艘“提康德罗加”级巡洋舰已于1994年完工,而最后一艘“伯克”级驱逐舰目前仍处于建造中。当前,19艘弹道导弹防御战舰中的16艘被部署到太平洋,仅有3艘部署在大西洋。而奥巴马新政策的近期影响之一是要么将太平洋地区一些具备弹道导弹防御能力的移往大西洋,要么通过短期内升级其他作战系统来大幅增加大西洋海域具备弹道导弹防御能力的战舰的数量。 而且,美国导弹防御局(MDA)已计划于2010年之前再升级两艘导弹巡洋舰(CG)。美国2010财年的预算草案还包括建造或升级6艘弹道导弹防御战舰,从而将美国海军弹道导弹防御战舰的总数增至27艘。此外,2010财年预算草案还要求为全部80个导弹拦截装置制造26枚以上的SM-3导弹。当前,SM-3导弹的单位成本约为1000万美元,比之前布什计划中设想的为陆基导弹拦截装置所生产的单位成本约为7000万美元的导弹要便宜得多。值得注意的是,鉴于美军目前拥有80枚SM-3导弹,因此海军战舰配备该型导弹的平均比率不足三枚。此外,受奥巴马新政策的影响,SM-3导弹的数量可能会增加。 瓦肯多夫指出,不过,美国海军具体需要多少艘弹道导弹防御战舰,以及需要为此花费多少资金却仍是存有争议的问题。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美国已在导弹防御领域耗费了1500亿美元以上的资金。在奥巴马公布新政策之前,美国2010财年预算中原定用于弹道导弹防御支出就有103亿美元,其中约有10亿美元用于“高轨道天基红外系统”(SBIRS-High)——该系统可探测全世界的导弹发射情况。在奥巴马做出新决定之前,美国国防部队曾宣布终止使用机载激光武器、多重杀伤飞行器(MKV)以及动能拦截器。《华尔街日报》则援引一名美国政府高官的话,称成本问题曾是促使奥巴马做出政策决定的一个重要因素。华盛顿政府日益增加的预算赤字表明,为加速提升海军的弹道导弹防御能力而加拨资金的举动必定会遭到那些主张减少预算之人的反对。然而,若是得不到额外的资金,那么要想提高海军的弹道导弹防御能力,就必须挪用原定用于其他项目的资金。 瓦肯多夫称,要想解决这一问题,就必须确定要使海军的多少艘战舰具备弹道导弹防御能力。排水量约为3000吨的濒海战斗舰似乎并不具备支持宙斯盾雷达及SM-3导弹发射装置所必需的空间和排水量。美国导弹防御局已拨款建造了一种半潜式海基X波段雷达平台,其排水量为5万吨。为使其具备弹道导弹防御能力,相关部门或许会考虑为该大型平台安装SM-3导弹发射装置。此外,其他可供考虑的对象还有诸如排水量为2.5吨的“圣安东尼奥”(San Antonio)级两栖运输登陆等拥有大型舰体的战舰。 “宙斯盾”舰拦截来袭导弹存在多项挑战 瓦肯多夫表示,如果海基弹道导弹防御能力是一种长期需求,那么就要考虑设计出一种专门执行该种任务的平台,不为其添加任何其他战斗能力,并且尽可能地降低该平台的运行及寿命周期成本。不过,可用于该平台研发的资金目前仍非定数。美国导弹防御局或许只会为唯一一种导弹防御设计产品买单并支付多数作战系统硬件的成本费用,而美国海军则需要支付船体、人员及运行成本。不过,借助国际间合作便能够与其他国家分担研发成本,并通过大批量的订单来降低单位采购成本。事实上,自1999年以来,美国导弹防御局与日本一直处于密切合作的状态,该局还与英国、澳大利亚签署了谅解备忘录,而且还在与荷兰、德国及韩国交换信息。 瓦肯多夫称,如果已被长期拖延的天基红外系统及X波段雷达,能同近实时指挥与控制数据链结合在一起,那么它们不但可用来探测导弹发射情况,而且还可用于拦截器的制导,从而使诸如濒海战斗舰等小型战舰也可被当成装载弹道导弹防御系统的发射平台。不过,这并非海基弹道导弹防御的近期选择,因为这需要海军升级其宙斯盾雷达。 瓦肯多夫指出,在暂不考虑海基弹道导弹防御系统部队结构的前提下,其单位成本要比选择相应的陆基系统高出很多。而奥巴马政府计划的第二阶段似乎就反应了这一点。如果陆基系统因寿命周期成本低廉而更受到青睐,那么海军就应该缩减其在海基弹道导弹防御系统上的投资,仅仅维持其必需的能力,直至陆基系统完全替代海基系统。 瓦肯多夫指出,除提高海军能力所需成本之外,对于一次军事行动而言,政策制定的重要性也是毋庸置疑的。在一个预案中,当东地中海紧张形势加剧的时候,具备弹道导弹防御能力的军舰就会部署到这片海域。不过,这并不能实现布什时代的弹道导弹防御计划:同时拦截多达5枚弹道导弹的24/7 BMD能力。只要伊朗继续继续拒绝接受国际武器控制检查、进行包括隐蔽设施在内的核燃料浓缩项目、发展各种弹道导弹,那么美国就需要在欧洲长期部署海军弹道导弹防御能力。 有些人建议称,华盛顿制定新政策的一个原因就是海基弹道导弹拦截系统的成功。2008年2月,美国海军在西北太平洋成功利用一枚海基拦截导弹摧毁了一颗失控的间谍卫星。虽然此次行动证明了海基拦截导弹击杀距离地面大约250公里处目标的能力,但在这一案例中,美海军早在数月之间便确定了目标轨道,用来发射导弹的军舰可选择最佳位置。自然,在实际弹道导弹威胁情况下,必然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目标及发射点的不确定性进一步加剧了中程弹道导弹拦截火力控制复杂化。 瓦肯多夫称,对于执行弹道导弹使命的军舰而言,另外一个挑战就是来袭导弹发射后非常短暂的反应时间。即便是一艘军舰所在位置非常适于拦截导弹,但探测、跟踪及发射SM-3拦截导弹也需要花费数分钟的时间。如果军舰正处于导弹飞行轨迹之下,那么发射拦截导弹所需时间就会减少。不过,即便是拥有最好的指挥及控制通信系统,发射拦截导弹的决定也必须遵循交战规则。然而,在实战中,根本不会有足够的时间来让非舰上人员来审查并通过具体拦截导弹发射的决定。因为弹道导弹很可能携带大规模杀伤性弹头,所以发射拦截导弹还属于政治层面的决定。而且,散落的弹头还可能会对中立或友好国产生影响。 瓦肯多夫表示,肩负弹道导弹防御使命军舰的备战状态也会对政策决定产生影响。美国具海军弹道导弹防御能力的军舰属于多任务舰,一旦肩负24/7弹道导弹防御使命,它们在大范围海域机动的能力就会受到限制。与此同时,军舰其他战斗能力也可能会下降。虽然这对军舰执行弹道导弹防御任务的能力并无影响,但能力的削弱势必会对其可能担负的其他使命产生负面影响。而且,对连续自卫式巡逻的厌倦,也会对艇员士气产生不利影响。虽然好的领导可以克服多种挑战,但在制定作战方案时,必须要考虑到这些因素。如果海军将弹道导弹防御使命赋予大量军舰,那么它们就无法参加非洲东海岸打击海盗行动、支援南美禁毒行动或其他这些军舰通常负责的重要任务。 美海军要在导弹防御与其他任务间实现平衡 瓦肯多夫称,战略导弹防御使命可以被看做是一项战略使命,这同50年前“华盛顿”号核潜艇(SSBN-598)成功完成潜射战略导弹项目类似。在那种情况下,美国海军会通过为每艘潜艇配备两组艇员的做法,来实现这些战略资产的效用最大化。对于肩负弹道导弹防御使命的军舰而言,这种安排也是可行的。然而,为大型军舰配备两组舰员的安排,势必会大幅度增加人员成本,这不仅包括舰员的工资,还包括征募新兵、训练舰、装备使用、健康保健、住房以及退休金等费用。 他表示,另外一种提高军舰效用的方法就是通过弹道导弹巡逻站(BMD-patrol station)来实现人员轮换,来缩减运输时间。如果每一位舰员都可被赋予其力所能及的任务,毫无疑问,美国海军将出色的执行弹道导弹防御或其他任何作战任务。然而,需要注意的是,弹道导弹防御只是一个更大的安全问题中的一部分而已。今天,美国及其盟国所面临的威胁已与冷战时间有重大不同。从某种程度上讲,冷战时期,较易于制定军事行动战略,因为当时的美国不但知道自己的敌人是谁,而且还非常了解敌人的武器及战术。现在,多个潜在敌人——其中一些甚至不是国家行为者——对美国及其盟国构成了安全威胁,而且还包括各种各样的武器系统及非常规战争战术。


瓦肯多夫称,美国必须认真考虑弹道导弹威胁是否符合国家防御计划及优先事项。正如美国国防部长最近所指出的那样,一些人甚至已经将弹道导弹防御放到了至高无上的位置。在弹道导弹防御的问题上,如果不尽力而为就是违背诺言。不过,自由裁量的国防经费永远是有限的,而且随着人员费用的提高及国际预算斥字的增加,这种情况将会变得越来越糟糕。对于美国、美国海军、美国的盟国而言,超出现实情况来重视弹道导弹威胁是非常重要的。


为了阐明弹道导弹的威胁,现在假设你是一个敌对国家的领导者,且该国具备弹道导弹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能力:携带无大规模杀伤性弹头的导弹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不具备大规模杀伤性的导弹只能用来恐吓平民,正如真主党对以色列发动的数次短程导弹袭击一样,这些武器并不能对主要战场产生影响。相比之下,携带大规模杀伤性弹头的导弹却可以产生极大的影响,但其使用者却需要慎重考虑。这是因为虽然拦截弹道导弹极具挑战性,但确定其发射地点却并非难事,除非该导弹是由在公海的潜艇发射的,因而需要将遭受大规模报复袭击的可能性考虑在内。


因此,既然弹道导弹很容易被查明发射点,假定一个敌对国家或恐怖组织拥有了大规模杀伤能力,而且也有使用这种能力的意愿,那么其甘冒遭受大规模报复性袭击的危险来使用这种能力的原因是什么呢?掩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发射者的具体身份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这可以将对方制定报复决策的过程复杂化。事实上,与弹道导弹系统相比,使用集装箱、卡车或其他隐蔽手段运输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难度更小、成本也更低。与末制导目标和弹头在7马赫及以上速度融化相比,跨陆或跨海隐蔽发射弹头的方式也大为简化。


瓦肯多夫指出,就弹道导弹防御系统以及其他任何军事任务而言,理解友国及敌对势力对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军事行动的观念以及其会在何种环境下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是很重要的。在这一点上,机载激光系统是一个反面例子。虽然使用大型飞机搭反弹道导弹武器的技术很有吸引力,但这样一个随时可能遭受敌人袭击的非隐蔽飞机又能生存多久呢?在其电能用完之前,这种武器系统又能瞄准几个目标呢?


对于反弹道导弹防御战,瓦肯多夫比喻称,如果你有一把锤子,那么所有问题看起来都像钉子。他解释说,事实上这个弹道导弹防御系统的比喻是由反潜战引出的——反潜最好的方法就是在敌潜艇出港前将其摧毁。同样的,就弹道导弹防御系统而言,最好的防御弹道导弹的方法就是在其发射前将其摧毁。该方法还有一个优点,那就是只对导弹发射点发起攻击,而不是中立国家或友国不受影响。海军轨道炮的理论射程为400英里,飞行时间极短,并且具备足够的精度,可利用一轮攻击摧毁弹道导弹,在弹道导弹防御战中具有很大作战潜力。


瓦肯多夫指出,美国海军包括持久力、使用权及灵活性在内的优势与SM-3既知拦截能力结合在一起,但能够提供对于国家及国际安全来说至关重要的近期弹道导弹防御能力。因此,担负多项海上安全任务的美国海军,必须平衡其弹道导弹防御与其他任务之间的关系。而且,尽管美国海军所执行的攻击作战任务会得到其他军种的支持,但是诸如反潜战等特定的任务是只有海军才能完成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