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


一番交待之后,齐楚雄带着爱伯斯塔克父子离开卧室,前往施特莱纳的办公室,帝国统帅将在那里和这对犹太父子见面,这也是齐楚雄特意提出的建议,他希望可以借此让施特莱纳更多的了解到集中营悲惨的生活。

此时已是早上八点,施特莱纳刚吃过早餐,正坐在办公室里享用一杯香浓的咖啡,当他看到齐楚雄带着爱伯斯塔克父子走进来时,便将手中的咖啡放在一旁的茶几上,挥手示意他们走到自己面前。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的名字叫ML伯斯塔克对吗?”施特莱纳盯着犹太裁缝的脸沉声问道。

爱伯斯塔克点了点头,算是回答了施特莱纳的提问。

施特莱纳继续道:“你的手艺很不错,而这也给你争取到一个离开集中营的机会,希望你可以珍惜这样的机会,好好的替我们做事。”

“谢谢您的好意,我会努力做事的。”爱伯斯塔克回答说。

“你真正应该感谢的人并不是我,”施特莱纳说:“是我的保健医生提出的这项请求,如果不是他的坚持,你现在已经走在回到集中营的路上了。”

“这些我已经知道了。”爱伯斯塔克道:“齐医生是个好人,这一点我明白,但是如果他没有遇到像您这样通情达理的人,那么我想眼前的一切无论如何也不会发生。”

“哦,这可真有意思,”施特莱纳追问道:“不久前,我们在集中营里遇到你的时候,你还对齐恶语相加,怎么,你现在又想通了吗?”

“是的,”爱伯斯塔克沉重的点着头,“不久前,当我看到齐医生宣誓加入党卫军的时候,我的心里就像被人扎了一刀那样难受,那时我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但是自从被带到艾德斯瓦尔宫之后,我又一次感受齐医生对我们父子的关怀,虽然他加入了党卫军,但是我发现他还是像以前一样善良,对于这样一个多次帮助过我们父子的人,我自然不能拒绝他的好意。”

施特莱纳满意的笑了笑,接着就把目光投向躲在父亲身后的小路易斯,这孩子自从“美丽如画”事件之后,就对施特莱纳产生了一种天然的恐惧感,在集中营里每当他听到施特莱纳的名字时就会吓得浑身发抖,而眼下他和施特莱纳之间的距离不过几步之遥,更是把他吓得魂不附体,他死死的揪住父亲的衣角,双腿不停的打颤,生怕这个德国人会把自己从父亲身边抢走。

“你是小路易斯吧,”施特莱纳笑呵呵的对他伸出手,“过来孩子,让我好好看看你。”

令施特莱纳颇感不悦的事情发生了,小路易斯看着那双伸到自己面前的手,居然吓得哇哇大哭!

“这孩子是怎么了?”施特莱纳纳闷道。

“将军阁下,请您不要生气,”爱伯斯塔克一边试图安慰儿子,一边回答说:“自从发生了美丽如画的惨剧之后,他就变成了这副模样,只要一听到您的名字就会吓得浑身发抖……”

一抹难堪的神情爬上施特莱纳的额头,他从躺椅上站起身,背着双手走到办公室的窗户旁,“地心之光”从窗户的缝隙里透进来,在他脚下投射出一个落寞的身影。

“来,路易斯,到我这里来。”齐楚雄把小路易斯抱在怀里,轻轻擦去他脸上的泪痕,“你不要害怕,将军其实是个好人,他不会伤害你的。”

“他不是好人……他是个大坏蛋……”小路易斯毕竟还是个孩子,还不懂得掩饰自己的真实想法,他哭着说:“他杀了很多人……我害怕他……”

“别哭了,孩子,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齐楚雄把小路易斯抱得紧紧的,“将军已经知道那样做是不对的,以后他会善待你们的。”

施特莱纳的身躯突然一震,他缓缓扭过头,看到了一幅令人感伤的画面,可怜的小路易斯在齐楚雄怀里瑟瑟发抖,枯瘦的脸庞上挂满尚未干涸的泪痕,爱伯斯塔克守在他们身后,苍老的眼神中带着一丝掩饰不住的悲伤。

如果是在以前,施特莱纳肯定会对齐楚雄刚才的言行大发雷霆,可是现在他心里却充满了一种沉甸甸的负罪感,他的回忆在这一刻又回到了几个月前那处血流成河的集中营,那一双双仇恨的眼神,那个茨冈小男孩和父亲在枪口下的舞蹈,还有罗蒙那惨无人道的杀戮……

“也许我真的错了。”他心中喃喃自语,脚下轻迈,来到齐楚雄面前,伸出手道:“把这孩子给我,我有话要问他。”

齐楚雄稍作迟疑,就把小路易斯递到施特莱纳怀中,可怜的孩子惊恐万状的挣扎着,发出了更为凄惨的哭声,“不!我不要死!爸爸,你救救我!”

“路易斯,不要害怕,将军不会伤害你的。”齐楚雄耐心的抚摸着他的后脑勺,用一种非常平稳的语调安慰道:“他只是想和你说说话,不要紧张,没事的。”

小路易斯在齐楚雄的抚慰下,渐渐停止了哭泣,但是他却不敢去看施特莱纳的脸庞,生怕那里会突然有一张血盆大口将他吞没。

施特莱纳抱着小路易斯走到办公桌前,从抽屉里拿出一块巧克力递到小路易斯手里,起初小路易斯还不敢去接,但是在齐楚雄的鼓励下,他终于还是抵挡不住美味的诱惑,接过巧克力吃了起来。

施特莱纳爱怜的看着小路易斯,作为一个失去女儿的父亲,他对生命有着与众不同的理解,在他的记忆里,每次女儿只要一见到他,就会扑到他的怀里,咯咯笑个不停,而每当这一刻来临时,他总是会把所有的烦恼都抛置脑后,沉浸在天伦之乐的享受中。

“告诉我,孩子,你在这里生活还好吗?”施特莱纳轻声问道。

小路易斯胆怯的抬起头望向施特莱纳,他发现有一道慈祥的眼神正看着自己,这让他紧张的心情得到了暂时的放松,他挠着脑袋想了想,小声说:“这里很好,比集中营里强太多了,我在那里天天都吃不饱饭,看守们还经常打骂我,可是这里就不一样了,卧室里的床很软,我每天都能吃饱饭,也不用害怕有人会来打我,这里简直就是天堂,我再也不想回到集中营去了。”

“不用害怕,只要你今后听我的话,那你就永远不会再被送进集中营。”施特莱纳接着又说:“告诉我,集中营里的人们都是怎么说我的?”

小路易斯脱口道:“他们说你是个大坏蛋!”

“路易斯!别胡说!”爱伯斯塔克生怕儿子惹怒施特莱纳,急忙走过来,想要把小路易斯抱回自己怀里,可是齐楚雄却一把拉住他,示意他不要着急,耐心等待小路易斯把话说完。

施特莱纳瞅了一眼齐楚雄,接着就继续问道:“他们还说了些什么?”

“他们还说,你是一个不知道什么叫人性的刽子手,整日里就知道纵容手下虐待囚犯,任凭他们被活活饿死或是折磨死,你连最起码的同情心都没有,在你眼里,我们这些人只不过是一群可以被随意处置的牲口,只要你不高兴,随时都可能把我们拉出去枪毙,我们每天都生活在死亡的阴影下,连说话不敢大声,生怕一不小心就会招来杀身之祸,因为你的存在,我们没有未来,没有希望,我们成了一群被上帝抛弃的人,等待我们的只有永远止境的黑暗和死亡……”

自古童言无忌,小路易斯把自己在集中营里的所见所闻都告诉了施特莱纳,这位帝国统帅的脸上渐渐浮上一层难堪的色彩,他的心情十分复杂,说不出是羞愧还是自责。也不知为什么,他又想起了翁特林根集中营,斯培林格和那些囚犯们为了生存所做出的举动至今还历历在目,追忆过往,他突然觉得要想收服人心,自己要做的事情还有许多,至少是不能再让集中营里发生饿死人的现象。

“梆梆!”有人在这时敲响了办公室的门。

“是谁?”施特莱纳下意识的问道。

“我的统帅,是我。”门外传来霍夫曼一贯平静的声音。

施特莱纳急忙把小路易斯放在地上,接着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军装,然后沉声道:“进来吧。”

门开了,霍夫曼笑容满面的走进办公室,他刚想询问施特莱纳昨夜休息的可好,却意外的发现办公室里还站着另外三个人。

“咦?”他颇为意外的看着爱伯斯塔克父子,“你们怎么也在这里。”

“总理阁下,是这样的,”齐楚雄平静的说:“将军阁下很欣赏爱伯斯塔克先生的手艺,所以他决定将他们父子留下来,从今天起,他们就将和我生活在一起,再也不用回到集中营了。”

短短的一瞬间,霍夫曼脸上的表情就经历了从疑惑到惊讶再到难以置信的整个过程,他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施特莱纳竟然会在没有和自己商量的情况下,就做出这样一项匪夷所思的决定。

齐楚雄看到霍夫曼那种雕塑般的神情,嘴边悄悄露出一抹胜利者的微笑,“总理阁下,看来您一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统帅阁下商议,既然如此,我就先行告退了。”说罢,他就带着爱伯斯塔克父子离开了施特莱纳的办公室,随手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咣当!”随着办公室的门发出一声闷响,霍夫曼也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立刻气急败坏的吼道:“我的统帅!您怎么可以不经我的允许,就擅自做出这样的决定!您难道不害怕这是一场阴谋吗!”

施特莱纳冷哼一声,“霍夫曼总理,我想你大概是搞错了自己的位置,作为帝国最高统帅,我下达命令难道还要经过你的批准吗?”

霍夫曼这才意识道自己刚才一时心急说错了话,“对不起,我的统帅,我的意思是说,您在下达这道命令之前应该和我商议一下……”

“不用了!”施特莱纳不耐烦的一摆手,“这件事情到此为止,这个犹太裁缝的手艺很不错,我已经决定让他今后专门负责为我们的高级官员制作礼服。”

“我的统帅,这件事情是不是齐楚雄向您提出的建议?”

“是又怎么样?”施特莱纳反问道。

霍夫曼一听事情和他猜测的一样,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您为什么这么轻易就答应了他的请求!您难道不害怕他是在利用您对他的信任,借机从事危害帝国安全的事情吗?”

“我和你说过多少遍了!”施特莱纳对霍夫曼的固执感到非常恼火,“这样的事情永远不会发生!他已经被我的真诚举动所感化,成为了我身边的一员,他之所以要把那对犹太父子留下来,就是希望通过善待他们来让更多的囚犯看到我们与他们和解的决心,他是在帮我们做事,你不对他表示支持也就罢了,但是我希望今后再也听不到像现在这样毫无根据的猜测!”

霍夫曼吃惊的看着施特莱纳,他明显感觉到施特莱纳心中的愤怒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再坚持自己的意见,恐怕施特莱纳会出于逆反的心理,更加的一意孤行,有鉴于此,他不得不做出了让步。

“对不起,我的统帅,也许是我多疑了,这样吧,我接受您的命令,希望这样做还不算太晚。”

看到霍夫曼不再固执己见,施特莱纳紧绷的脸庞终于有些一点放松的迹象,“这样就对了,我现在再向你下达一道命令,你去通知军需部门,从今天起,把海军捕捞的水产品按照百分之五十的比例送往集中营,我不能够再坐视那里的饥荒继续蔓延下去,这将对帝国的安全构成严重的威胁。”

“我的统帅!您不能这样做!”霍夫曼大惊失色,“这会让我们的人从心里产生不满,您的威信也会因此受损,到时候恐怕会发生难以预测的事件……”

“把那些囚犯都饿死了,谁来替我们干活!再说如果饥荒一直延续下去,谁又敢保证不会发生大规模的暴乱!”施特莱纳厉声道:“马上执行我的命令,如果集中营再发生饿死人的现象,我第一个拿你是问!”

在施特莱纳的强势面前,霍夫曼不得不低头屈服,“好吧,我会立即安排人手去做这件事情。”

“你明白就好,我这里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就不留你了。”施特莱纳一挥手,毫不客气的下了逐客令。

霍夫曼带着郁闷的心情走出了施特莱纳的办公室,当他来到艾德斯瓦尔宫门前那一根根宏伟的罗马石柱脚下时,深蓝色的眼眸中顿时升起一股恶毒的火焰!

“齐楚雄!走着瞧吧!早晚有一天我会把你送进地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