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 正文 第四章 内阁会议

绺子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6.html[/size][/URL] “还商量个屁,按我说直接开打,联邦的重甲坦克开过去,碾都把他给碾死,娘希匹,一个小小的省份,竟然还敢独立,不知打了哪门子的强心剂!”皇宫会议厅内,一人拍案而起,气愤不过。 此人乃联邦大将,一副火爆脾气堪比三国时期的猛张飞,甚至连模样都像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浓眉大耳,须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36.html


“还商量个屁,按我说直接开打,联邦的重甲坦克开过去,碾都把他给碾死,娘希匹,一个小小的省份,竟然还敢独立,不知打了哪门子的强心剂!”皇宫会议厅内,一人拍案而起,气愤不过。


此人乃联邦大将,一副火爆脾气堪比三国时期的猛张飞,甚至连模样都像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浓眉大耳,须髯如墨,膀大腰圆,虎狼之躯勇猛非常。


往往也只有这种人粗言粗语,一开口便要提到打仗。


联邦最近几年平静了,让他这种好战分子呆在家中,简直比登天还难,如今南非省独立,正好可以解解闷,省的整日无所事事。


“罗坎老将军的气势还是那么惊人,但想法却是要不得,并不是我左衡小瞧罗将军,虽然联邦的兵力在各大国之中,可排至上游,但如今和我联邦结盟的大国唯有俄芬兰联邦而已,而老美却和德法西、扶桑、印加帝国结盟.不得不惧诸国趁我国内兵力空虚,联手来攻啊!”左衡一声长叹,显然对老美诸国大为忌惮。


他尽管性格懦弱,但在这等大事上,还分得清孰轻孰重。


他也是相当聪明的一人,否则,仅凭当年的印泊一战,又如何会坐上联邦主席这个位置。南非对联邦来说,可以说是一个极为重要的省份,也是联邦的一个大省,人口约有八千万,最重要的当然是它的资源,失去了它,等于说是失去了联邦的一个黄金命脉。


以后的财政收入便会下降,而南非仆人的贩卖也因此宣告中断.以往贩卖南非仆人的极盛期,平均一个可卖五千华元,有些商人就是以此发家致富。


本来,南非作为一个海外大省,应该说是联邦境内富饶的地区之一。但南非黑人却叛乱多次,导致联邦中央对此地的人民极不放心,派去了军队和移民,把当地黑人居民卖至海外各国,牟取暴利。


“哼,我说主席,不打过去,还让他南非土著骑到我们头上来不成!”罗坎对左衡所言极为不满,也是他对左衡打心眼里瞧不起,柔柔弱弱比娘们还不如。


他就是个直爽的汉子,打打杀杀,叱咤风云,才痛快。符合他的性子,像个缩头乌龟的样子他罗坎非得气死不可!


左衡敢怒不敢言,吃了个闭门羹。他知道在座的政府官员中,有一半人看不起自己,当年的印泊一战,战前不辞而别。虽然不战而胜,天下掉馅饼般把头等军功砸向了自己,可他也知道,若非当年选总统时,背后有个强硬的后台和后来自己极力弥补在人民之中的声望,做了一系列在国家经济上的努力,也使联邦的工商业得到了迅速地发展,却还是不能挽救在这些人眼中的印象。


其实,左衡也是冤枉的,本来做这些利于国家的事情,什么个人问题都是可以解决的。但如今的世界局势却已经大不相同了,经济固然要发展的平稳,但联邦日益萎缩的资源和日益增多的人口,迫切希望有一个类似信奉铁血政策的主席发动战争,以缓解联邦政府的压力。


而且,各国都在发展军事,联邦如果落后的话,经济上再突飞猛进也无济于事,将会陷入国富兵弱的怪圈,老美诸国一联军,联邦所有的经济科技等于为他人做了嫁衣。


可是,如果对南非派兵作战,也难保联邦军队在其地陷入被动挨打的局面,毕竟叛军士兵是土生土长的非洲黑人,移民过去的华人则是伪南非政府的高层官员。


左衡被罗坎这么一僵,只得用无奈地眼神望了望毕罗加,希望他站出来摆平此事。毕罗加在他眼里称得上是左膀了,右臂当然是战神萧霸。


一文一武,担当着联邦政治军事上的职责,唯独这两人才能得到他的信任,对他们所拥有的权利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听之任之。


能在自己任期内平平淡淡的度过,就万事大吉了。


毕罗加瞧在眼里,当然知道主席使的眼色是什么意思,无非是让他来打个圆场,好解尴尬之围。


毕罗加心里暗自一笑,缓缓站起身来,似乎此事无关紧要。


只见他缓缓开口道:“罗老将军,这可是你的不是了,我联邦军长途跋涉,能够灭掉南非的叛军吗,早年联邦在那里修建了军事基地,可如今操他娘的一个个小崽子翅膀都硬了,不认自己是中华联邦的士兵了,不认自己是联邦的子民了,那里驻扎着多少原先的联邦军啊,二百万……二百万叛军能轻易灭的光吗。”


“他们叛变也是经过深思熟虑,背后或许就有老美等老牌强国的支持,看看报纸,德法西合众国的黄毛佬公然支持那帮杂种叛变了,武器也由其无偿供应,嘿嘿,那帮杂种显然是做好了联邦军打过去的准备!我们一打过去就是中了敌人的诡计!”


“这……”罗坎听毕罗加一番言论,无话可说。


的确如此,联邦军是可以打过去,但联邦就算动用倾巢之兵,也难保证一日之内把叛军全歼,若是老美等国又趁联邦中央兵力空虚,派海陆空三军齐齐对各省市封锁轰炸,那联邦政府离垮台就不远了。


“罗老将军也不必心急,仗是有的你打,如今各国都在做准备开战,何惧来日上不得战场,但是却不能因南非叛国做为导火索了,联邦还未做足相应的准备,依我看,大战最起码要在五年后,现在您老是要安心待在家中,修养身心喽。”毕罗加调侃的一笑。


罗坎对毕罗加的态度和对左衡截然不同,仿佛毕罗加才是联邦真正的主席一样,大气也不敢出一口。


“那……那就这样放过那帮狗崽子了,老朽心痛的很哪!”罗坎叹了口气,神色间有些黯然,未有战争,他便要伤心至极了。


“哈哈,老将军可别伤心出个病来,打还是要打。”毕罗加说到此处停顿了一会儿,眼睛则望向左衡。


左衡对罗坎的态度也是头痛,到底谁是联邦主席啊,但兵权在他人手中,委屈也只能憋在心中了,见毕罗加的眼色,知道他是请自己的指示是否继续说下去,便点了点头,意示许可。


毕罗加见此,咳嗽了一声继续说道:“联邦虽然不能平叛匪军,但却能对其骚扰,派出空军对他的城市轰炸,也不要一味的光轰炸,传单、物资等也可空投些,把那些还念着联邦的子民争取过来,做为情报人员,海军部可派海军部队对其沿海城市进行封锁,注意不要接近南非的港口城市,以免舰只损伤,切断其和他国的贸易。空军的各支机队小组分头行事,让叛军的国防部人员难做判断,防空导弹也难以对空军造成重伤!”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