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4.html


火星撞地球


赵鞅去世不久,赵无恤对代地展开了行动。

赵鞅当时的想法是,从常山进攻代国,居高临下,一鼓作气。赵无恤并没有这么做,他的做法更加简便,其过程简单到只有两步:

第一,把自己的姐姐嫁给代王。

第二,杀死自己的姐夫。

在一次家庭内部的联谊会上,无恤派人用一个硕大的铜勺敲碎了自己姐夫的脑袋,代地唾手而得。

可怜的人是无恤的姐姐,在完全不知道的情况下成为男权斗争的牺牲品。她听说代王被自己的弟弟杀害之后,痛哭不已,遂磨笄自杀,代人哀之,把她自杀的地方称为摩笄山。

赵鞅没有看错,赵无恤很优秀。

但是,这个时代优秀的人还有很多,长江后浪之类的话语搁到这里根本不适用,这也是这个时代的悲哀。

人才这个东西很特殊,一个足够,多多益乱。比如现在,有一个智瑶就够了,何必又多出一个赵无恤,两个人才凑到一起难免要切磋一下,乱世乱世,是人在乱,不是世界乱,而这个世界就是因此混乱。归根到底还是因为牛人太多了,很多年后,一个周姓帅哥从心底掏出了那句“既生瑜,何生亮”的话时,谁能体会到其中的无奈。

公元前464年夏,智大哥率师伐郑,这次担任副手的是赵氏宗主赵无恤。

战役中智瑶为了挑起两家的仇怨,不惜拿赵无恤的生理缺陷开玩笑。攻城期间,晋国猛士酅魁垒被郑国人生擒,郑国以卿的职位诱他投降,遭到拒绝,遂封住其口鼻将其闷死。智大哥怒了,为了给手下人报仇,亲自率军攻城。

作为主帅的智瑶命令赵无恤:“你带着冲锋队给我上!”

赵无恤背后的势力也不可小觑,所以腰杆很硬,率冲锋队攻城不等于变相自杀吗?他当然不会犯这个傻,断然拒绝了主帅的要求。

赵无恤反问智瑶:“你是主将,为什么不自己往上冲?”

智瑶手指赵无恤,说出了最伤他心的一句话:“你长得这么丑,又这么怕死,赵家怎么会选了你作为继承人呢?”

赵无恤从容回答:“因为我能忍辱,也许这对赵氏宗族没什么妨害吧!”

这次的言语冲突也许中伤了赵无恤的自尊,但是他忍了,他尽量避免和对手发生大规模冲突,退一步海阔天空。但智瑶是不会轻易放弃的,在这次作战期间的一个宴会上,不愉快的事情再次发生。


智大哥酒喝多了,酒风不怎么好,愣要给赵无恤灌酒,赵无恤不喝,智大哥大怒,顺手操起酒罐就砸在赵无恤脸上,赵无恤当场血流满面。赵家人纷纷拉开架势要火并,赵无恤却制止了。

赵无恤是人,是男人,是个有身份有地位的男人,这种男人最要面子,但他还是忍了。他知道,现在凭借自己的势力还不是智氏的对手,一时的冲动只能用一生的悔恨来偿还,究竟什么时候能出这口气,他自己也不知道。

看着淌着鲜血的赵无恤的脸,智大哥也许心里还在嘲笑:“看小伙子这张脸,长得偷工减料的,这算是给你整整容!”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