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人 第一幕 爷在朝鲜 033 联军不是打到鸭绿江了吗?

政政护环 收藏 2 6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5.html[/size][/URL] 就在湛连攻占敌南山预备部队阵地时,西线战场在战役前期的节节抵抗、诱敌深入的战略战术已达到预期目的,敌联军统帅麦克阿瑟所叫嚣的圣诞攻势已见颓势,联军部队的美军24、25师、南1师及英27旅各部前卫部队遭遇志愿军阶段性战略反击,而东线第九兵团各部已陆续纵深至长津湖以北地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5.html


就在湛连攻占敌南山预备部队阵地时,西线战场在战役前期的节节抵抗、诱敌深入的战略战术已达到预期目的,敌联军统帅麦克阿瑟所叫嚣的圣诞攻势已见颓势,联军部队的美军24、25师、南1师及英27旅各部前卫部队遭遇志愿军阶段性战略反击,而东线第九兵团各部已陆续纵深至长津湖以北地域。

1950年11月24日午时整,东西两线军团开始向南机动,在绵长的清川江南岸,担任中路穿插的志愿军第三十八、四十二军由降仙洞及凤徳山等地向西穿插,于22日便在清川江北岸直线穿插的湛连越过美二师封锁,奇袭快峰、抢攻大同江,在24日午时已然攻占南山东山脚阵地,而这里与德川城的直线距离不过三公里!

德川城,地跨大同江南北两岸,按鸭绿江与三八线为界,正处于朝鲜中心位置,打通此地关乎于第二次战役的成功与否,由清川江北岸休整的湛连用尽两天三夜终于在24日13点整穿插至第三目的地,他们面前的便是朝鲜名峰——遮日峰;

这个海拔高度两千多米的山峰,在凛凛寒风中雾气缠绕,大有气吞万象之兆,想来名为遮日也不为过。此刻,湛江来嘴里含着冰块合计,如果老宋在这里,肯定会写首诗抒发一下革命热情,身边的田大炮也有感想,他搓着满脸胡茬,说道:“奶奶地,这要是在上面架几门野炮,还用得着在德川放枪喔。”

湛江来也想满足他,可惜时不利兮,要是现在自己有个团,他肯定唬住师长要几门重炮,如今在老朱手底下干活,竟让人家当枪使了。

对于守卫此地的南朝鲜第七师,他压根就没放在眼里,因为他清楚一个道理,一个军队要是糜烂到抓民当兵的地步,根本没有任何战斗力可言,也许是湛江来有些低估对手,就在遮日峰这个地方,他竟然吃了个闷亏。

原来此时此刻,守卫遮日峰的并非只有南七师一部,还有一支美二师的特遣队,这支特遣队刚刚护送一批运输车队回到德川,偏偏在这时停留在守备工事中休整。

很快,担任前卫的二排就与敌人兑上了火,因为新二排的士兵原先都是通信连出身,没几个照面就被人家压了下来,等湛江来和连部冲上去的时候,他火冒三丈地指着铜炉骂道:“用不用把炮班顶上去轰两下你再冲啊?”

铜炉老脸通红,他说:“连长,这地方我包了,豁不下这口子你把我脑袋摘了!”

“我他妈不要你脑袋!我要的是遮日峰!”

铜炉身板一挺,拎枪带人就回去了。湛江来喜欢这样的倔驴,这对他的路子,若是湛连没有这样的老兵带着,也不能成为三十八军王牌中的王牌,精锐中的精锐。

出国前还是团参谋的老朱,曾有一次与江师长对酒,他点名要湛江来做他的直属侦察连,当时老江说:“你看中湛大头哪一点了?这小子带兵太凶,团让他打没了,营让他打没了,从他手里过去的兵可以用火车装到北京,‘秃子、阎王’就是他的外号,你要走我太高兴了,这要烧高香拜菩萨的,省得我一天到晚惦记给他补充兵员。”

老朱反问道:“哪场战役你把他落下了?哪场战斗不是他顶在最前面?哪次要钉钉子你不找他?就冲这个,这个阎王我要定了!”

老朱看中的就是湛连的全能性,穿插、迂回、伏击、钉钉子这些事湛江来都能干,打仗是要死人的,谁都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兵搭进坑里,可万不得已的时候,湛大头的部队永远排在前面,这是一支绝对可以信任和有能力的连队。

当铜炉带二排上去的时候,湛江来叫机枪班也跟了上去,他站在隐密的林中观察敌人工事,这种工事有三个缺口,在行家眼里叫做“三叉戟”,是个典型的冲锋阵地,两翼的散兵坑和后腰的迫炮阵地堪称完美,只要中央三路的士兵冲出去,两翼就会给予最大的火力支援。

面对这样狡猾的工事,湛江来知道这场仗是啃到硬骨头了,敌人兵源充足,随时都可以发起中路冲击,但就是这个可冲可守的夸张工事,却有个先天不良的毛病,那就是截面穿插!

在二排和机枪班顶上去的时候,湛江来命令一排和三排迂回至阵地左翼待命,只要二排打的凶,敌人就会被吸引到正面战场,等到敌人冲上来的时候,一排和三排就会在这个战斗间隙给予最凶狠的冲锋打击。

湛江来并不是赌徒,但他很清楚这么做将是唯一可把伤亡降到最低的办法,同时也是考验二排的时候。

当迫炮班在二排后面佯攻了一番后,二排的4班和6班在掩护下突入右翼坑道,并与右翼的敌人展开激烈交火,湛江来端着望远镜看去,显然铜炉已经看出一排和三排的战斗目的,为了吸引更多火力,4班的一个组已经冲到中路与右翼坑道之间,在敌人凶烈的火力覆盖下,这个组的轻机枪始终死顶在原地。

从13点14分便与敌正面交火以来,直到14点的时候,南朝鲜士兵才组织了一次像样的冲锋,也许他们根本不会想到这个时候会在这里看到中国士兵。

他们或许会想,联军不是打到鸭绿江了吗?不是有兄弟部队架着迫击炮向中国境内开炮了吗?

在工事中观察战斗的美二师特遣队也同样惊讶,在他们终于搞清面前的不是发疯的北朝鲜游击队的时候,终于考虑在第二次冲锋时动用坦克,这辆在阵地上仅有的坦克装备了火焰喷射器,也就是这个火焰喷射器让湛江来吃了个闷亏。

主因是湛江来压根就不知道这里还有美军,从横渡清川江以来,他们从来没遇到过西方人,以至于他们把西方人踢出了德川方面的地图,当二排5班脱离主阵地向右翼靠拢的时候,美军出动了。

当美军的坦克压过战壕冲上来的时候,湛江来傻了!

这辆没有装载长炮管的坦克一时让湛连不明所以,等到坦克直瞄4班突前小组阵地的时候,喷出的火焰瞬间烧没了枪点,五个志愿军士兵在近距离被喷射后连叫都没叫出来,便夸张地断折融化了,大家眼见这样的惨景恍然大悟!只是这个时候,想要二排撤回来已经为时已晚。

阵阵惊悸中,坦克旋过炮塔直喷向右翼阵地!整个二排被这突然出现的杀戮打得措手不及。湛江来看着前方战友化作一团团火球,一片片锥心的嘶嚎响彻整个战场,他不禁揪住田大炮道:“炮呢!无坐力炮呀!”

加强迫炮班的副班长叫刘三处,解放后在哈尔滨搞过军工,之后调往师警卫连,是与杨源立一起归建湛连的。此刻,他带着一组炮手冲上二排阵地,在弥漫的火舌中寻找炮点,只是一波波热浪让他们喘不上气,勉强睁开眼睛的时候,迎面冲上来的美军滚入战壕,连发冲锋弹就打死了炮手。

刘三处用枪托抵开一个美兵后,一看四面八方涌上来的敌军,把心一横就从腰间拽出了手榴弹,身旁的美兵在纷乱中将他扑倒,手中的匕首斜着就捅上他的侧肋。

刘三处只感觉一阵锥心的疼痛,知道刀尖豁进肉里,要不是肋间的弹药夹卡着,他就真瞪眼死在这里了,他用下肘磕掉敌人的军刀,右手挣脱开束缚,抡起手榴弹就砸在那美兵头上,他又直起腰一口咬住敌兵,不仅生生咬下人家的耳朵,还连带着扯下一大块头皮。

鲜血飞溅下,他一脚蹬开敌人,嘶吼着爬向无坐力炮,此时此刻,那辆喷火坦克已经压到了头顶,他抱着炮连滚带爬地扑向十米外的散兵坑,头晕目眩地压下炮弹,不顾死活打了一炮!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