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帝国·恶魔启示录 第一部 喋血辽东 第三节 辽东血案(8)

wjxmcx 收藏 0 4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52.html[/size][/URL] 龙天愤怒了,自己没想到满怀惊喜地来见心上人,迎来的竟然是这样的噩耗!   他连招呼都没打便跳上了小艇,以内力催动船只向着深海驶去。   只半个小时,他就闻道了血腥味,   极重的血腥味,就在前方的一条大船上   龙天心中暗自保佑千万不要是慕容梦洁的血,怀着这样的心情他登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52.html


龙天愤怒了,自己没想到满怀惊喜地来见心上人,迎来的竟然是这样的噩耗!

他连招呼都没打便跳上了小艇,以内力催动船只向着深海驶去。

只半个小时,他就闻道了血腥味,

极重的血腥味,就在前方的一条大船上

龙天心中暗自保佑千万不要是慕容梦洁的血,怀着这样的心情他登上那艘大船。

船上的血腥味更浓更烈。

原因很简单:满地的鲜血!一船死人!

整个船上的人全都死了!

龙天睚眦欲裂:

“——这是谁干的!?”他不觉发出了这一声狂喊!

突然他发觉其中有一具尸首的确隐隐会动!这人还未断气!龙天忙蹲下去,视察他的伤势,一时却没发现伤处,只知他气若游丝,眼睛翻白,似乎伤得颇重。

他立即为他推揉穴道,但似乎也没有起多大效用。

他便改而以一股真气,输入他体内,至少,他要他保住性命再说。

救人救彻底,正如做事一样,龙天只要干一件事,便全力去干,不分心,不后悔,不怕苦,不畏难,现在他最想做的就是从这人口里问出慕容梦洁的下落!

因为他发现死尸堆没有慕容梦洁,虽然很可能已经被人劫持,但毕竟没死在这里。

龙天现在尽量得把事往好的方向想,因此他要尽快救活这名船员。

他开始催动真气,源源灌输于船员体内,这是极损己利人、大伤元气的做法,不过龙天已经顾不了那么多。

但就在他传输真气于船员体内,要把他救醒过来之际,船员突然两眼眼一翻,双指齐伸,直戳龙天双目,另一手一振,一把匕首朝着龙天的脖子捅了过去!龙天与船员本在极近距离,何况正以内力源源输入对方气海穴中。在这种情形下,就算换作是慕容英雄、阴子明这些顶尖高手,只怕也躲不了这夺命之一击!

船员甚至已感觉到指尖将龙天的眼珠挖出来、然后用匕首再割破的龙天的喉管的那种手感。

可是另他意外的的事却发生了。

就在他双管齐下即将命中之前一刹,他像被人扔弃一口装满怀子还是石子什么的废弃麻包袋给整个扔了出去。

他本来已跌得荤七八素的的,至少得要趴在地上半个时辰撑不起来。但他却一弹即起!因为他知道自己已失了手。一个杀手失了手的后果就是死路一条。所以他的身子才结结实实砰地落地,却已像橡皮球一般的急弹而起。

可是他才弹了一半,便像冰块一般结在那儿。他的脸色也像是快要冻死的人一样:

他喉咙给人抵住了一把刀。一把白亮亮的刀,似吸收了所有的旭日黎明,凝了聚于刀锋上。

刀握在一人手里,你只要看见他的眼神,就知道这人绝对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人。

这个人,剑眉星目,眼眉有若刀裁,鼻很尖挺,脸很白,手很秀气,也很白,当然更白的是他的刀。

“……饶命……啊!原来你不是那怪物啊。幸好你们及时赶来”他开始还有点口吃,但很快的便整理出一个头绪来,说出了这样一番话。

纳兰飘雪在听。但他脸上的表情却比他手中的刀还冷,眼神也要比他的刀更利。

讲到一半,船员发现纳兰飘雪并没有把刀收回,心中凉了一截,只期期艾艾的说:

“……您……您不相信我吗?……我是慕容家的人,我可以证明”

纳兰飘雪将刀尖一挺。船员只觉喉头一寒,立即什么活都说不下去了。

纳兰飘雪叹了口气:“龙天你太冲动了,竟然差点阴沟里翻船。”

龙天低头喃喃道:“我知道,因为慕容梦洁对我来说实在太重要了。”

纳兰飘雪道:“现在有没有冷静一点。”

龙天点点头:“好很多了。”

纳兰飘雪用刀指了指船员:“你来还是我来?”

龙天毫不犹豫道:“我来。”

当龙天站起来那一刻,船员明显感觉到一股杀气扑面而来,适才那个冲动的小伙子突然变成一个鬼神一般的人物。

船员几乎已恐惧得双眼翻白,他想透出一口气,但又恐未及呼出、吸入,刀已切断他的喉管,所以他赶忙、匆忙、仓忙、上气不接下气的:“龙大人,饶命啊。”

龙天狞笑道:“你知道我性龙是吧。”

船员赶忙辩解:“啊。。。。不。。。。。不。。。。不。啊。。。是。。。是,鬼统领闻名天下,谁人不知啊。”

龙天寒着脸冷着眼瞅着从头皮发寒到心里直结冰到了脚底的船员,一个字一个字的说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字,从哪里来,刚才这里发生了什么,慕容梦洁在哪里?”

船员说不出话来了,他原本想拖延时间,但龙天却每个字全问在关键地方。

他知道龙天是不会放过他的。可是他仍有希望。因为龙天仍有疑问,这“疑问”未攻破之前,龙天未必敢杀他。

他做出了选择,他选择不答,甚至把眼睛一闭,表示不愿“合作”。

龙天微笑道:“你知不知道,死对一个人来说是一件很恐怖的事。但在某些情况下却是一件让人求之而不得的事。”

船员闻言一愣,仅一愣的刹那,他闭着的眼睛突然间又“睁开”了。不是他想睁开,而是龙天将他两只眼皮都削了下来,他想闭也闭不了。 船员这时终于知道为什么龙天会有鬼统领这称号。

他的确就是个鬼。

龙天已经开始动手了,他还不等那船员有什么回应,便一剑削下了他鼻子,然后问道:“肯答应了吗?” 船员痛得脸色发青,但仍咬紧牙关。 龙天见他没反应,又一剑挑出了他的眼珠。 那人现在只希望自己能快点血流尽而死。 突然龙天蹲了下来,对他笑了笑,一把将眼球塞进了他嘴里,又给他止住了血,问道:“痛吗?” 船员低头不语,眼神中露出了怨恨之色。

龙天又道:“我知道你痛的想死,但却一时又死不了。不过这只是刚开始,等会你就会真正了解什么叫痛不欲生了。现在我不忙整治你,先给你说说我们军队里的一些酷刑,好让你有个心理准备。我也是从军营里面的那些酷吏那学来的,说错请不要见怪。其中似乎有一种叫“梳 洗”的刑法,可不是说女孩子的梳妆打扮噢。那是用铁刷子把人身上的肉一下一下地抓梳下来,直至肉尽骨露。还有一种是用针插入十指,听说十指连心,被针扎入手指会痛入骨髓,我是没试过,不如等会你试过后告诉我吧。对了,我们军队最狠的刑法便是凌迟了,据说最高纪录是用三个月时间才把一人给杀死,他父母来收尸时都认不出那个是他们的儿子。当然,我没有三个月时间和你耗,不过我还懂得一个有些损人的刑法。我可以将你的鼻子割掉,眼珠挖出,剁去手脚。然后放在一只瓮里养,还可以随身携带,虽然这样做有些对不起我身边的女孩。。。。。。。。。。”

船员听得满头大汗,这些“整人”的方法他是闻所未闻,根本没有什么心理准备。

他已经有些开始动摇了。

龙天立刻乘热打铁道:“当然,你也别以为我把你整成那个样子便再整不了你了,有空的时候我会时不时得泼你一桶沙、一桶水,你知道会有什么感觉吗?要是那沙是烘热了的或加点火炭,那水加点辣椒或蜜糖,然后放你到阳光下曝晒。”

船员已经恐惧得想呕吐了。

龙天继续道“反正你是一定要死的,人死了便什么也不知道了,别人的死活和你便没什么关系。你何必为了那些和你没关系的人受那么些苦呢?”

那人终于屈服了,表示愿意“合作”。

龙天道:“好,现在开始,我每问一句,你便在地上写下答案。问完了我留你一命,但会托军部将你押解到姑苏慕容家,由他们来处置你。”

那人点点头。

然后龙天开始问:“你叫什么吗?”

“刘纨”

“ 是谁派你们来的?“

“是一个怪人雇佣我们来的”

“你们总共有几人。”

“就我们兄弟俩,另一位已经战死了。”

“雇佣你们的人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

“你们把慕容梦洁带去哪了?”

“她。。。。。。。。”

刘纨才说出一个字,一把刀突然从船底冲天而起,将他劈成了两半。

龙天怒喝道:“往哪跑。”

偷袭者突然站住,微微笑道:“我有说我要跑吗。”

龙天和纳兰飘雪一前一后围住了他,龙天冷冷道:“看来你是要代替你的同伙接受我的审问了。”

偷袭者笑道:“不用审问,我在这里等了很久了,就为了带句话给你。”

龙天:“什么话?”

偷袭者:“想找慕容梦洁,就去大兴安岭的原始森林,在那我保证你会得偿所愿。”

龙天冷笑一声:“这条船遇袭不久,梦洁一定还在附近,你既然送上门来,我总不能新凭你这句就傻乎乎得跑去大兴安岭吧。”

偷袭者:“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审问出来的东西,比平白得到的要可信。可惜我不想受那么多的酷刑。所以我认为在这种情况下,还是死掉比较好。”

龙天怔了怔,只见偷袭者微微笑着,嘴角边流出了一丝黑血,竟然已经死了。

龙天皱眉道:“这人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要活着回去。”

纳兰飘雪:“能训练出这个样的人,这个组织实在手段非凡。龙天,你打算怎么办。”

龙天:“没有别的办法了,所有的线索都断了,只能去一趟大兴安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