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


南北朝中国历史上是一个很精彩的时期,可惜我们的中学历史教育老是有意的忽略那些乱世,浓墨重彩都给了大一统的盛世,其实,乱世出英雄,引人入胜的故事大都发生在乱世。要是恰逢乱世,又出现了一大票患了遗传性精神病的皇帝,那就是非一般的精彩了!这里要说的就是南朝刘宋王朝,该朝绝大多数皇帝都是神经病,如果他们是正常人,那就是史上最像神经病的正常人。




首先定一下位,这个刘宋王朝到底是什么时候——三国时期被魏国结束,魏国曹家的家奴司马炎夺得政权,建立西晋,西晋之后是东晋,东晋政权被东晋大将刘裕夺得,刘裕建立了南北朝时期南朝“宋齐梁陈”四个朝代的第一个——宋朝,为了区别于文化最灿烂的大宋,这里把这个精神病朝代称为刘宋。下面就开始叙述他们发病时的症状。




第一位皇帝宋武帝刘裕,就是辛弃疾的《京口北固亭怀古》中那句“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中的“寄奴”。能成为一个从别人手中抢到政权的开国皇帝,这断然不是普通人可以办到的。刘裕大将出身贫寒,他家跟刘家老祖宗刘备一样穷到卖草鞋,后来入伍身经百战、礼贤下士,最终建立起了属于自己的朝代,作战时屡建奇功,手下猛将如云,并且两次北伐,收复了洛阳、长安两大帝都,气吞万里如虎。就算把整个中国历史拉通来看,刘裕也算是一个才能相当卓越的帝王、将领、英雄,精神病的基因此时大概还是隐性的,暂时没有发作。作为一个浑身的都是闪光点的一代雄主,我们只能看到他光辉的一面,他不为人知的另一面,就只好从他的子孙们身上去欣赏了。




第二位皇帝宋少帝刘义符,刘裕长子。他父亲的卓越才能他一点没继承到,但是精神病的因子倒是传承了下来,史书上说他“居丧无礼,又好为游狎之事”,也就是贪玩。一般人家的孩子,贪玩一点就算了,可皇帝怎么能完全不知道自律呢?少帝登基时已经17岁,道理应该都懂得差不多了,可武帝驾崩,你作为儿子,还从老爸手上继承了这么大一个国家,守孝总是应该的吧?他不守,他要玩。外敌入侵,你作为皇帝,搞点基本的作战动员、部署、指挥,总是应该的吧?他不管,他还是要玩,就由着北魏侵略他的国家,只要他玩得开心就好了。这样玩了两年多,大臣们不开心了,一帮权臣联合起来,把他废了,回头一想心里不踏实,就把他杀了,所以他叫“少”帝,就是还没发育好就挂了的意思。




第三位皇帝宋文帝刘义隆,但凡是谥号里带有“文、武、景”之类的字眼,大多都还是正面的皇帝,这个宋文帝的“文”就表示,文治有嘉,武功不足。刘义隆在位期间有著名的元嘉之治,二十多年国家平静,经济发展很快,政府还两次减债减税,人民生活幸福。所谓“无事生非”,国家太久无事,刘义隆也无聊得玩脚,索性就打仗吧,大家都知道打仗就是打钱,刘宋经过元嘉之治虽然国力有所恢复,但是面对强大的北魏,哪里是对手,被杀得大败而回,辛弃疾的“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就是说的刘义隆。打仗打不赢,咱还有其他办法消遣,皇帝想了想,就把所有大将全部抓起来杀了,其中包括开国名将檀道济以及他的十几个儿子,这群猛将兄全都被杀了之后,元嘉二十七年,再次北伐,再次被打得鼻青脸肿,北魏军队杀到了江南,饮马长江,河南沦陷,最后杀到了首都建康,全国人民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一起高唱“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终于把北魏骑兵赶跑,但经济已经被破坏得七七八八了。可惜了文帝英明半世,打了一通大败仗之后,还被自己亲生的神经病太子斩杀在寝宫里,他死的前一年还没忘了杀掉在他生病期间为他辅政的亲弟弟彭城王刘义康。




如果前三个皇帝还算是病情潜伏期或是低发期,还不算那么离谱,那么从第四个皇帝开始,精神病到了爆发期,第一个发病的,就是文帝的神经病儿子,太子刘劭。




(中)


下一个是刘宋的第四位皇帝,也是精神病爆发期的首位皇帝——太子刘劭。凭心而论,刘劭在带兵打仗方面还是有一些本事的,宋文帝也很喜欢他。可惜病人就是病人,他的病就是太心急了。病重的宋文帝一挂,他就上位,急什么呢?不!精神病和你想的不一样,他就想老爸快点死,好早点当皇帝。可宋文帝也反复测试他的耐性,一次次病重又一次次康复了,太子刘劭急得不行,就找了异母兄弟始兴王刘濬(这也是一个脑残的王爷),还有一位公主,三个人一起找了个女巫,在东宫里作法咒宋文帝快点死,还在东宫的大院里埋了巫毒娃娃。这事被宋文帝知道了,当然是大发雷霆,但文帝始终是文帝,还是下不了手杀自己的儿子女儿,就把他们三个狠狠地训了一顿,此事就算了,但下令全国搜捕那个女巫,搜了很久都没有找到。后来有人举报说之所以一直找不到女巫是因为她一直被太子藏在东宫里,这些死不悔改的家伙!宋文帝这次彻底崩溃了。要说这两父子都是极品,换了其他皇帝,早就直接把太子赐死了,可他竟然找来几个心腹大臣一起商量要不要废掉刘劭的太子之位,而且接连好几天都在皇宫里通宵商量还做不了决定(人活到这个份儿上也该去死了)。这边还没商量出结果,太子刘劭可听到风声了,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拉起东宫的侍卫队大约一万兵,大清早杀进皇宫,宋文帝还在熬夜跟大臣商量要不要废他呢,就被两刀砍死了,乱兵把始兴王刘濬的老妈潘淑妃也杀了。


于是刘劭的梦想终于实现了,立即登基即位,改元太初,刘濬帮哥哥诅咒老爸有功,也高高兴兴的进京来了,听说自己老妈被刘劭杀了,开心得不得了,还说“得偿所愿啊”(你瞧这群脑残)。可他们屁股还没坐热呢,另一位二十多岁的王爷——武陵王刘骏就起兵了,对于弑父弑君的乱臣贼子,肯定是全国一起讨伐的,几个月之后,大军围住京师,刘劭兵败,全家被屠,刘濬也被杀了。


可惜了刘劭,当了几个月皇帝,连个谥号都没有,以至于现在历史上还称他为“太子刘劭”,你说他好端端的一个储君,折腾半天,命也丢了,最后啥都没捞着,他到底是图的啥呢?不过也对,要是咱知道他是怎么想的,那不也成神经病了么?




接下来是第五位,武陵王刘骏把自己的亲哥哥太子刘劭推下台,那皇帝当然就该他当了,这就是宋孝武帝。他带兵进京勤王,关键时刻力挽狂澜于既倒,貌似一个正义的朋友,其实他比刘劭更变态——他十分好色。男人好色其实没什么大不了,但刘骏岂是一般男人,他要色出风格,色出水平——他跟自己的亲妈(路太后)搞到了一起,这一点《宋史》、《宋书》、《魏书》中都有记载。如果这还可以用恋母来解释的话,那么他常常潜伏在路太后的寝宫里,看到来拜见太后的王爷之妻、大臣之妻,只要看上了,马上拉到路太后的床上开始“工作”,这个该怎么理解呢?他带着母亲出游围猎到处招摇,兴之所至,就召来妃子和母亲,大家同床一起玩,这又怎么解释?偏偏路太后又很溺爱儿子,不管孝武帝玩她也好,玩别人的老婆也好,都不加阻拦而且还乐在其中,这一家子都够极品的。


刘骏的叔父刘义宣在外地封王,他的四个长得如花似玉的女儿从小就都留在了宫里生活,刘骏看她们四个一天天长大,闲着也是闲着,干脆把她们四个召进寝宫,一起云雨,这大概是史书上首次关于“5P”的记录吧,而且男主角和四个女主角是堂兄妹关系。这事弄得叔父刘义宣十分不爽,起兵十万杀奔京城,兵败,他自己和十六个儿子全部被孝武帝处斩。此事一过,孝武帝更觉得自己了不起,干脆把四个堂妹封为妃子。孝武帝玩女人不分尊卑长幼家族出身,从此天下闻名。


这还不算,刘骏无聊的时候就给大臣起一些粗俗的外号,早朝的时候直接用外号喊大臣,旁边还带了拿着大棒的侍卫,看谁不顺眼,叫侍卫不由分说上去就是一棒抡倒。而且他贪财,经常诈骗(注意这个词,他是真的搞诈骗)大臣的钱,跟大臣赌博也耍赖,命令大家只准输不准赢,赢了大臣的钱就很高兴。后来,他最宠爱的堂妹兼妃子死了,他哭得死去活来,还号召大臣一起哭,谁哭得好就升官,这样子哭了两三年,自己就哭死了。


真不知道孝武帝这个“孝武”二字是怎么来的,他哪里配?大概“孝”是因为他用最原始的方式给了他母亲很多快乐;“武”是因为他拿大棒子在朝堂上打死大臣的时候,显得像个纯爷们儿吧,反正这两个字是他的神经儿子刘子业追谥的,大家都是精神病,怀着同样的目标凑到了一起,也就不讲究那么多虚的了。




孝武帝死了也就死了,但他生前跟他那些妈妈姑姑姨娘堂姐堂妹们生下了一大堆孩子,这一群近亲交配产生的王爷,将像花儿一样怒放在刘宋帝国的每个角落,有史以来最神经的帝王集团将在华夏历史中大放异彩!


其实孝武帝的精神分裂症状已经相当严重了,但是跟他的儿子刘子业一对比,那差不多就是个正常人,这一大家子,掀起了精神分裂新的高潮啊新的高潮!




(下)


公元464年,孝武帝的儿子,年仅十六岁的刘子业登基,这就是“宋前废帝”。一个皇帝想要得到“废”这样的谥号是非常不容易的,几乎意味着对他的全面否定,基本上就是一无是处。连司马衷这种“何不食肉糜”的白痴都只能叫“晋惠帝”,能成为“废帝”是多么的不易啊,这也显示了刘子业在精神分裂方面登峰造极的造诣。可是,荣誉不能只属于刘子业一个人,不能让刘家的后代丧失了前进的动力,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八年之后登基的“宋后废帝”证明了,在刘家,没有最疯,只有更疯!


在此先说前废帝刘子业,他即位后当着大臣的面指着他父亲孝武帝的画像说:“此人好色,不择尊卑!”确实,孝武帝的性变态的确是世间少有,为刘子业所不齿,他有更高的精神追求,他梦寐以求的是属于全人类的最彻底的最全面的性解放!


刘子业在皇家园林中,拉来宫里最美的宫女,让她们全部脱光衣服在湖光山色之间追逐嬉戏打闹,自己在一旁观看,这是帝国最美丽的一群女人,刘子业让她们的肉体得到了空前的解放,美丽的风景和美丽的身体在此刻融为一体,刘子业的审美造诣已臻化境。


刘子业还用自己的肉体去关怀自己的亲姐姐山阴公主,山阴公主的丈夫对此感到不满,刘子业干脆把他丈夫杀了,省得他老是唧唧歪歪。刘子业还把他的亲姑母新蔡公主娶为夫人,日夜侍寝。在喜欢玩自己的亲人这一点上,刘子业的名字没起错,确实是子承父业。


刘子业即位的当年冬天,他下令将京城里所有的王妃和公主叫进宫里,这些裹着紫貂皮大衣和雪狐皮大衣的贵妇淑女们根本不知道等待她们的是什么。在她们分成几排站好之后,刘子业叫出事先就埋伏在宫里的几百名侍卫,将她们全部强奸。如果把那个场景拍摄下来,那将是日本AV界永远无法超越的神作。这部群交片的制片人和导演是帝国最高的独裁者宋前废帝;拍摄地点是帝国最神圣的皇宫正殿;所有女主角都是帝国最高贵最矜持的女人,她们是王妃、公主,是皇帝的姑母、婶婶、姐姐、妹妹——这是一幅永远无法复制、无法再现、无法超越的画面,这是人体艺术的顶点!如果说刘子业的父亲孝武帝是一个不分对象胡乱发情的淫魔,那么刘子业就是毕生都在追求性爱的顶点突破和审美的绝对极限的性艺术家


刘子业的叔父建安王刘休仁为人小心谨慎,不管何时何地都是一脸谄媚的笑容,刘子业对心理学颇感兴趣,他非常想知道某一个特定的时刻建安王是否还笑得出来。于是刘子业把他的叔父建安王、他的婶婶建安王妃、将军刘道隆三个人召到他的寝宫,让久经沙场的刘道隆当着他和叔叔的面,强奸他的婶婶。没有人敢违抗命令,当建安王妃在刘道隆身下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时,刘子业就一直盯着刘休仁的脸。刘休仁脸上艰难地保持着笑容,那种笑容中透出愤怒、恐惧、无辜和疑惑,比哭还难看。刘道隆完事儿时,刘子业非常满意,因为这是一次关于人性和心理学的伟大探索。


废帝有三个长得很胖的叔父,分别是湘东王刘彧、建安王刘休仁、山阳王刘休佑,刘子业觉得他们胖得像猪,就把他们召进宫里,关进三个猪笼里当猪养,每天给他们的槽里放猪食,让他们用嘴去拱。还把他们三个抬去过磅,湘东王最重,被命名为“猪王”,每次出宫巡游都抬着这三个装着王爷的猪笼,向全天下展示他养的肥猪。


一年时间,庞大的帝国被刘子业折腾了一年,除了他本人开心,所有的人都不开心,最终,“猪王”刘彧逮到机会串通卫戍将领把刘子业刺杀了。一代伟大的君王、导演、行为艺术家、心理学家、性学家、审美学家宋前废帝,就这样陨落了,他的不朽功勋将青史留名,他所创造的一切纪录都将永远的保持在顶点,无人有能力也无人有胆量再去打破。




接下来是第七个皇帝,“猪王”宋明帝刘彧。基于这个家族精神病太多,每一个皇帝都有自己别出心裁的奇思妙想,刘彧的猪脑子实在是想不出新鲜的,只好大开杀戒,以证明自己不是一头普通的猪。皇帝要想杀人是很容易的事,有各种各样的借口和理由,反正最后那个喜欢跟自己老妈上床的孝武帝的二十八个儿子,都是分封在各地的王爷和侯爵,被猪王刘彧一口气全部杀光了。他的最高纪录是一个月之内杀二十七个亲王,平均一天一个。晋安王刘子勋起兵谋反,刘彧将其镇压之后,顺手又杀了十四个亲王。那个老婆被当面强奸的刘休仁跟猪王从小一起长大,一起被关猪笼的时候又救过猪王的命,两个人感情应该说是相当铁了,猪王想来想去,还是手痒,于是把他也杀了。这是一个真正的“江南收割者”,他杀自己的家人就像在割麦子。


杀自己的亲人都如此顺手,更别说杀大臣了,在他病重期间,前朝的所有重臣几乎全部被他杀光,他一天晚上做梦,梦中有人对他说“豫州太守谋反”,第二天猪王就派人远赴豫州把太守杀了。


别看猪王杀人时大发神威,可他却生不出儿子,皇帝没有儿子继位那简直就是灭顶之灾。猪王想了个办法,把宠妃送给大臣玩,等肚子玩大了,再接回来当亲儿子养。他的妃子被送来送去,他又常常把宫外的孕妇召进宫来,想悄悄留下别人的儿子搞掉包,越搞越复杂,最后生出来的孩子到底是谁的,连他自己都弄不清了。至今,史学家还在争论,后来接猪王皇位的“宋后废帝”到底是不是猪王的亲儿子,我认为肯定是,因为从后废帝的行为来看,他的血管里分明流淌着刘宋皇室那疯疯癫癫的血液!




下面是第八位皇帝,宋后废帝刘昱,猪王那个不知道是不是亲生的儿子。如果说前面那些皇帝都还是处于心理变态和精神分裂之间的话,那么刘昱就是个彻彻底底的疯子。


从小时候当太子那会儿开始,他就像个野人,最大的爱好就是爬竹竿,不管多高的竹竿,他几下就爬上去了,然后就像猴一样蜷在上面,几个时辰不下来,科学地证明了,遗传性精神病是会引发返祖现象的。


猪王死了之后,他当了皇帝,就整日整日的在外面游荡,他喜欢微服私访,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在街市上晃来晃去,晚上有时住小旅馆,有时就睡在大街上,活像个小叫花子,而且他还去跟街上的混混交朋友。古代没有电视,没人知道他是皇帝,所以那些混混对于他这个新来的,免不了呼来喝去,打打骂骂,说脏话侮辱取笑他,他甘之如饴,混得很开心。


这时发生了一次大规模叛乱,建平王带兵谋反,被镇压,伏诛,这下刘昱变得更加肆无忌惮,他的爱好也悄悄的发生了变化,他开始对人体感兴趣了——不是女人的身体,而是做人体解剖。


他喜欢带着一大帮狗奴才跑到京城的大街上,随便逮住谁,就拿出准备好的锯子、钳子、凿子等工具,把人家四分五裂、开膛破肚。日复一日,京城里都没人敢上街了。刘昱做这种事很上瘾,一天不解剖就浑身难受,于是想方设法的找身边的太监、大臣的麻烦,一句话说不好就冲上去解剖人家。有一次有人告发三个将领准备谋反,他高兴坏了,叫上一帮狗腿子,卫队都不带,就直奔那三人的家里,进门掏出锯子钳子就开干,直接把三人的全家老小都肢解了,活脱脱一个满门抄斩,连地上爬的婴儿都没能活下来。


刘昱大脑思维也有问题,一天,他心情不好就喊“快叫太医来!”太医来了,他说“给我煮一碗毒药!”太医问他要干嘛,他大喊“我要把太后毒死!”太医吓瘫了,灵机一动对他说“要是太后死了,您就要守孝,那您不是很长时间都不能出去研究解剖学了么?”刘昱一听有道理,就算了。太后就这样逃过了一劫。


刘昱当皇帝的第五年七月初七,他带着几个随从出宫到街市上去赌钱,赌完在街上闲逛又悄悄打死了一条狗,晚上就拖着死狗跑到寺庙找野和尚煮狗肉吃,深夜喝得醉醺醺的回宫,又发酒疯吵着要解剖身边的太监,这个太监恰恰是被朝中权臣萧道成买通的,当晚这个太监就趁刘昱睡着,把他一刀杀了。


适合刘昱的职业有很多,混混、打手、生物学家、外科医生、杀手、杂技演员,他做任何一行应该都会有所建树,可他偏偏是皇帝,于是这个集众多职业天赋于一身的皇帝与刘子业分享了“废”字,谥号“宋后废帝”。




本来后面还有最后一个宋顺帝刘淮,但他完全是个傀儡,解剖师死了之后,朝政大权几乎全部被大将萧道成控制,刘淮当了几年提线木偶就被萧道成杀了,南朝“宋齐梁陈”第二个朝代齐正式建立,宋这个由众多遗传性精神病人控制的朝代也正式被打入历史的垃圾堆。




时光流逝,江水滔滔,淘尽几多英雄帝王,但这一群神经病却始终光耀汗青,因为他们的建树无人可比!正所谓,中华帝国谁人主宰?精神病人独领风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