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规则 正文 五

铁规则马甲 收藏 0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5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54.html[/size][/URL] 在铁矿石谈判过程中的情报泄露,如果要全部推到胡士泰和境外势力的头上,未免过于武断。中国钢铁行业发展这么多年来,历史性数据和现在的行业数据,欧洲和日本的竞争对手是相当清楚的。外资企业通过技术转让、设备引进、参股、控股中国内地钢铁企业等方式,已经从一定程度上掌握了中国钢铁行业的竞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54.html


在铁矿石谈判过程中的情报泄露,如果要全部推到胡士泰和境外势力的头上,未免过于武断。中国钢铁行业发展这么多年来,历史性数据和现在的行业数据,欧洲和日本的竞争对手是相当清楚的。外资企业通过技术转让、设备引进、参股、控股中国内地钢铁企业等方式,已经从一定程度上掌握了中国钢铁行业的竞争现状、行业数据和终端销售数据,这些成熟的钢铁大企业,完全有经验和办法推算出中国对铁矿石的需求量,即便中国大型国有企业不说,他们也可以从自己的参股、控股企业那里获得数据。

中国仅仅处理胡士泰等人,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重要的是从源头上重塑整个中国钢铁产业的发展格局,其中最重要的是,不要在中国市场上人为地设立“国有”、“民营”两个市场,既然中国政府可以对外资开放市场,为什么不能够对民营企业开放市场?既然可以让外资享受超国民待遇,为什么中国民营企业连最起码的国民待遇都享受不到?请给这些民营企业“公平”的竞争环境,市场只有公平了,才没有可以藏污纳垢的空间,也才没有国有企业凭借自己的特权倒卖铁矿石的情况出现,而国有企业中也就不会有什么内鬼出现,因为市场是完全透明的。

企业也是有生命的,就像父母生下小孩,小孩在逐步长大的过程中,肯定会有自己不同的发展道路和方向。父母对于孩子各个阶段的发展情况不一定100%了解,但最起码70%~80%还是基本了解的,包括禀性、思考方式和作息方式等。

中国的钢铁企业在整个世界钢铁行业的发展历史中,就相当于小孩的角色。作为中国钢铁行业龙头企业的宝钢集团,主要是靠日本的新日铁的技术力量发展起来的,日本人当时参与了宝钢的规划、建设和设备调试安装整个流程,宝钢乃至整个中国钢铁行业在日本人眼里基本上是没有秘密的。

1977年1月下旬,冶金工业部明确在上海建设“上海宝山钢铁厂”(宝钢集团的前身),主要从日本新日铁引进技术装备。经过一年多的筹备、考察和谈判,1978年3月19日,中技公司和新日铁在京签订《关于建设上海宝山钢铁总厂协议书》。

宝钢建设之时,正逢日本企业在世界各地攻城略地,经济全面繁荣的时期。当时的中国,也正处在千方百计重振经济的时期。中日双方虽然有过历史矛盾,但是在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之后,日本紧跟着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在这个过程中,因为中国政府没有要日本战争赔偿款,因此,日本通过各种低息贷款和贸易融资方式来帮助中国进行经济建设,特别是日本人本来就对中国的市场很感兴趣,双方的需求已对接,在中国政府提出向日本借鉴经验和技术建设钢铁厂的时候,日本人非常乐意。

日本那个时候已经取代美国和德国成为世界上最先进的钢铁技术生产国,所以中国政府对于与日本的合作非常向往。1950~1960年日本制造业平均增长率为21%,而依靠外国技术生产的产品增长率则高达72%。日本战后从国外所引进的钢铁技术达2000多项,然后取他人之所长,将各国技术结合成一个系统,一举建成世界最先进的钢铁企业。

日本钢铁企业能够迅速发展起来的深层次原因在于,日本企业家“追求至善、追求完美的专业精神,无论做什么,皆力求最好,心无旁骛,精益求精”的精神。这种精神之背后是异常谦逊的学习态度,以及永远不懈地吸取他人长处的开阔胸怀。

这是日本钢铁企业家与中国钢铁企业高管之间的不同,中国钢铁企业因为都是旧体制的经营管理模式,是以“讲政治”的方式来发展和经营企业。因此,往往会产生急躁情绪,好大喜功,希望短期内能够取得政绩,不是以夯实企业的根基为出发点,而是以“做大”为出发点。造成的结果是“大而不强”,直到现在,政府主导的各个产业发展计划中,都是以做大为目的。

日本人的谦逊表现在,他们愿以欧美各国的学生自居,坚持交学费,学习经营手法,吸引新技术。因为日本的这些企业家都是非官员出身,他们的出发点很纯粹,就是为了获取经济利益。

通过吸收国外先进的2000多项技术,日本人迅速在此技术上研发自己的技术,凭借他们对于事物的完美追求的品质,很快,日本制造业的规模和技术成为世界第一。日本人的这种精益求精的精神在各个行业里都有体现,即使是对螺丝刀这样简单的工具也毫不例外。从设计到加工,无不精心考虑,仔细研究。

“浅尝辄止、短期利益、多赚快钱、什么好赚就做什么,乃至于弄虚作假、投机取巧、坑蒙拐骗,这种心态是要不得的。追求至善、精益求精、做什么就要做到最好。”这是日本企业家的座右铭。

即便到今天,这种精神也只在中国少数的民营企业身上可以看到,比如民营钢铁企业中的沙钢集团,在企业家精神推动下,对管理、质量、技术和财务都有极为细致的研究,这才能够造就世界500强企业。

在中国官员型企业管理层主导下,1978年6月28日,中技公司和日本的新日铁、朝阳贸易株式会社、三一企业株式会社签订《上海宝山钢铁总厂第二号技术协作合同设备订购规格书、报价、评价、设计审查与审核》,上海宝钢的建设进入实质性阶段。东芝和石川岛播磨重工则与新日铁合作成为宝钢的设备供应商。

从建设宝钢开始,日本人提供的设备都是按照它在国内的技术标准援助的,日本国内没有铁矿石,它是纯进口的国家,它的设备只能消化澳大利亚和巴西等国家的铁矿石。从1967年开始,日本的财团就在全世界范围内找铁矿石。

与澳大利亚和巴西等过高品位的铁矿石相比,当时中国虽然国内也有较为丰富的铁矿石资源,但是由于品位较低,日本先进的钢铁生产设备无法“消化”,因此建成后的宝钢只能选择从澳大利亚和巴西进口高品位的铁矿石,从这一刻开始,就决定了宝钢的命运系在日本企业身上。

为了满足大规模进口铁矿石的需要,上海宝钢建设的计划中也包括了可停泊10万吨以上矿砂船的港口和配套设施,三井财团的关联企业同样成为了这些项目的受益者。

宝钢股份从创建伊始,就像个小孩跟随日本企业进口铁矿石用于生产,它的基础设施建设、产品技术标准和铁矿石进口的量,这些历史数据都在日本人的资料库里。

随着国家对于宝钢的支持,政策和资金催肥了宝钢,但是企业规模的迅速扩大,使宝钢当时的人力无法驾驭,这个时候,日本人及时站出来,要求对宝钢的人员进行培训和交流,组织宝钢的领导干部们去日本交流学习。

1992年,宝钢与三井物产签署了综合合作协议,建立定期干部交流机制。从那时起,双方定期举行干部交流和各项业务交流,尤其是在剪切加工中心领域拥有多项合作。同时,双方还互派骨干员工赴对方公司进行培训,每年双方互相培训已达300多人次。为了巩固和深化三井财团与宝钢的合作关系,三井物产一直在进行着十分细致的协调工作,在总经理会议、干部互派、情报共享等方面与宝钢建立了牢固的联系。

这不能怪当时宝钢的领导们,那个时候谁知道在10年后,中国会和日本在世界范围内发生铁矿石争夺战呢?

随着宝钢在基建、铁矿石进口和人才培训上与三井物产的紧密合作,双方在终端市场上的合作也开始频繁起来。

1993年,宝钢以9000万日元建立了自己的日本子公司宝和通商,主营宝钢所需的钢铁生产设备、零部件,以及钢铁产品的出口。除此之外,宝和通商还涉足集装箱贸易、港口投资等多个领域。在日本,宝和通商是中国主要集装箱生产商的代理商,经营规模达到了15000 TEU标准箱。

从这一刻开始,日本人的野心已经昭著了,它是希望通过逐步培植宝钢集团,使它成为中国的龙头企业。在这个过程中,通过宝钢来涉足中国钢铁市场。后来的事实证明,随着日本国内钢铁市场的饱和,日本钢铁业领军企业新日铁开始与宝钢在中国内地频繁建立合资工厂,借此来涉足中国的终端市场。

到1996年,中国取代日本成为世界第一大钢铁生产国,有些人开始“弹冠相庆”,中国终于有一项产业是世界第一了。中国钢铁行业虽然产量第一,但是我们没有世界一流的技术和管理,只是徒有其表。

中国钢铁行业在“虚胖”中,对于铁矿石的需求量越来越大,到2003年就成为世界第一大铁矿石进口国。10多年以来,中国的粗钢产量和铁矿石进口量都继续保持快速增长。2007年中国的粗钢产量达4.89亿吨,占到了世界粗钢总产量的36.4%;2007年中国的铁矿石进口量已经接近了国际铁矿石海运贸易量的50%,且每年消化其净增量的80%以上。

当然,这些都是后续的数据,但是从1996年开始,世界钢铁行业就开始以积极的姿态应对中国的挑战。而日本的钢铁企业迅速制定了遏制中国钢铁企业的政策,首先他们确保与韩国钢铁企业的同盟关系,通过参股和技术转让,使韩国钢铁企业成为自己的附庸,然后凭借和韩国企业达成的在亚洲市场有序竞争的协议,各自腾出精力对抗中国企业。

在政府推动下,宝钢开始成为中国钢铁行业的巨无霸,1998年11月,政府指令宝钢兼并上钢集团及梅山集团,宝钢为此吸收了18万名职工。通过兼并整合,宝钢成为中国钢铁行业第一。

为了与国内其他钢铁企业竞争,宝钢在发展的过程中,越来越借助于日本的技术和财力。进入21世纪后,中国的汽车工业迅速发展,为了抢占高端的汽车钢板市场,宝钢专门在长春建立由自己控股、一汽和日本三井商社参股的钢材加工配送公司,专门满足一汽集团需求。

2003年7月,宝钢股份与日本新日铁公司签订合作意向书,宝钢集团同卢森堡阿赛洛钢铁公司签订合资协议以及不锈钢技术转让意向书,三者共同进军汽车钢板市场。

新日铁是全球第二大钢铁公司,能够生产世界上所有的汽车面板,它与宝钢的合资企业将生产高级汽车用钢板;阿赛洛则是世界规模最大的钢铁公司,它与宝钢合资成立的激光拼焊厂代表了当今汽车面板制造的新趋势。

世界排名第二和第五的新日铁集团和宝钢集团在上海拥有一家合资公司宝钢新日铁汽车板有限公司,宝钢集团与新日铁分别在这家上海合资公司中持股50%和38%,剩余股份为阿赛洛·米塔尔所有。

在宝钢与日本和欧洲的企业加速合作的时候,中国的其他钢铁企业也纷纷与境外企业进行合作,拉开中国钢铁企业无序竞争的序幕,谁都想抢占高利润的市场。请看一下中国钢铁企业和外资合作的情况:武钢王牌产品硅钢的生产设备和技术来自新日铁;山东莱钢的中型轧钢机工业设备和电气设备分别来自新日铁和东芝;太钢的1549毫米热轧技术由新日铁提供。

除了技术和设备转让外,大量的外资企业还在中国境内广泛参股、控股和收购一些企业。世界第一钢铁巨头米塔尔除在华菱管线持股15%以外,还曾经注意过包钢和昆钢,后来米塔尔收购山东荣成成山钢帘线上市股票的90%;阿赛洛除和莱钢等达成并购意向外,还密切关注包钢和邯钢;俄罗斯北方钢铁则有意投资通钢;韩国浦项钢铁和本钢合资建有冷轧板和镀层板厂;德国蒂森克虏伯拟和鞍钢合资建第二条热镀层生产线;太钢和浦项钢铁已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新日铁和宝钢、阿赛洛合资建成汽车板厂,JFE钢铁和广钢合资建成汽车板厂等等。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