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规则 正文 四

铁规则马甲 收藏 2 5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5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54.html[/size][/URL] 中国钢企原本与日韩达成了一项“共同进退的君子之约”,即如果没有达到要求的降幅,中、日、韩三方不能单独与三巨头签约。但是日本突然接受33%的降幅打破了这一“统一战线”,让中国钢企和中钢协措手不及。   日韩钢铁企业在骨子里敌视中国钢铁企业。自2006年以来,日韩钢铁企业已经结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54.html


中国钢企原本与日韩达成了一项“共同进退的君子之约”,即如果没有达到要求的降幅,中、日、韩三方不能单独与三巨头签约。但是日本突然接受33%的降幅打破了这一“统一战线”,让中国钢企和中钢协措手不及。

日韩钢铁企业在骨子里敌视中国钢铁企业。自2006年以来,日韩钢铁企业已经结成共进退的同盟关系,无论是亚洲地区的扩张,还是在铁矿石的谈判中,他们要维系相互之间的利益关系,而中国的企业与他们只是形式上的同盟,没有实际的利益关系。这也是为什么每到关键时候,日韩企业总是玩弄中国企业的原因。

日韩企业玩弄宝钢等中国钢铁企业,还有另外一个目的,就是通过铁矿石等谈判机会,拉高中国钢铁企业的成本,从而在亚洲市场上,抢占中国的市场份额。

特别是日本新日铁、韩国浦项制铁等企业,技术先进、管理流程更科学,因此他们的吨钢成本就比中国宝钢等企业低。在浦项制铁的吨钢成本中,铁矿石占15.2%、煤炭占12.8%,而宝钢则分别为26.5%和16.1%。宝钢的吨钢赢利为78美元,浦项为128美元。

因此,如果将铁矿石的价格拉高,对于中国企业的影响比对日韩企业的影响大,这也是为什么对于三大铁矿石企业的涨价要求,日韩企业感觉无所谓的原因所在。更何况,在这些矿企眼中,日韩钢铁企业本来就有利益存在,而且在国际市场上,已经与三大铁矿石企业形成了同盟关系。

另外,日韩企业的铁矿石和煤炭进口渠道更加多元化,而中国企业的进口渠道局限在澳大利亚和巴西,这也是为什么日韩企业不怕铁矿石涨价的原因。

以浦项制铁的铁矿石进口渠道为例,其中澳大利亚66%、巴西24%、印度5.0%、智利0.6%、加拿大0.4%、其他4.0%。而中国宝钢铁矿石进口渠道的比例为:澳大利亚58%、巴西39%、国内3.0%。

在煤炭采购方面,浦项制铁在澳大利亚的煤炭采购比例为53%、中国15%、加拿大20%、英国8.0%、其他4.0%;宝钢的比例为:国内96%、进口4.0%。

日韩钢铁企业的联盟可以追溯到2000年。日本新日铁和韩国浦项制铁是全球第二及第三大的钢铁生产商,在2000年就已经有相互持股的协作关系,浦项制铁持有新日铁2.2%的股权,而新日铁在浦项制铁的持股比例为3.32%。双方在技术、原材料采购等方面都有合作,在亚洲市场也一直遵守避免过度竞争的“君子协定”。

双方在2000年8月结成战略联盟后,成立了由两家公司的副总共同担任委员长的推进委员会。推进委员会下设各个业务部门的专门委员会,一直致力于协调两家公司合作的具体措施。

2004年2月,新日铁与浦项钢铁将两家公司分别在澳大利亚持有股份的两家煤矿合并,以便降低制造钢铁所需原料煤炭的成本。

2006年3月10日,正当米塔尔与阿赛洛的收购论战激烈进行时,韩国钢铁巨头浦项制铁已经开始未雨绸缪。面对钢铁行业的并购潮流,浦项制铁希望日本新日铁能购入其更多股份,以防止潜在的敌意收购企图。合并后的阿赛洛·米塔尔公司钢铁年产量达1.1亿吨,几乎是新日铁的3倍,这使新日铁顿时感到有差距。

为防止被购并,新日铁从2006年开始就进行了周密的布置。首先大幅度提高了对山阳制钢等几家中型企业的持股比例,然后和另两家大型钢铁企业住友金属和神户制钢建立了“抗收购联盟”。一旦海外企业意欲收购,三家将采取相互通气和共同防范的措施。新日铁还加强了与有关铁矿石企业的注资和持股行动,防止其他企业通过垄断铁矿石交易要挟自己。

新日铁向同感危机的韩国浦项制铁公司伸出了橄榄枝,建议互相提高持股比例,同时加强业务合作,在高炉大修时互相提供半成品,以防各自产量下降。

2007年10月22日,新日铁与浦项达成协议,投资1.4亿美元在韩国组建一家合资公司——浦项新日铁钢RHF合资公司。

2008年10月17日,浦项制铁表示,该公司计划与日本的新日铁公司、伊藤忠商事株式会社联合,以31.2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巴西铁矿石企业纳米萨(Namisa)公司共计40%的股份,其中浦项制铁将投资5.5亿美元,收购纳米萨公司6.48%的股份。

2008年10月28日,韩国最大钢铁生产商浦项制铁表示,新日铁已经同意收购其在越南冷轧钢板项目10%~20%的股权。

除了新日铁与浦项制铁的合作外,日本国内的其他钢铁企业与韩国国内的钢铁企业也在形成普遍的同盟关系。

日本第二大钢铁公司JFE 和韩国第二大钢铁公司现代钢铁(Hyundai Steel)为了防止被敌意收购,双方达成合作。JFE向韩国现代钢铁和其姊妹公司现代海斯克钢公司提供产品,并持有后者12.98%的股权,以防止潜在的恶意收购企图。

JFE将参与现代制铁的高炉炼钢业务,并向其提供生产汽车用高级钢材的技术。JFE还将帮助后者建立高炉和运营工厂。2006年10月,现代制铁投资1万亿日元开工建设一家以铁矿石为原料,以高炉方式生产高级钢材的新钢铁厂,计划在2015年使生产规模达到目前浦项公司年产量的约七成。为完成该目标,现代制铁向JFE提出合作建议。

同时,JFE和韩国第三大钢铁制造商Dongkuk Steel Mill也决定相互投资对方的股份,以防范敌意收购。JFE计划斥资约170亿日元(合1.46亿美元),将其在Dongkuk的股份增至15%;Dongkuk将投资100亿日元购得不到1%的JFE股份。

日韩企业的结盟,一方面是为了对抗米尔塔等国际钢铁巨头的恶意收购,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瓜分亚洲市场,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为了联合起来对抗中国的钢铁企业,对中国企业形成国际包围圈。

2005年,新日铁第一个在国际铁矿石市场上玩弄中国钢铁企业,通过游说越南政府,越南禁止向中国出口铁矿石,使云南的昆明钢铁的铁矿石进口遭到打击。为什么新日铁要游说越南政府呢?因为越南已经成为新日铁的势力范围,这其中就包括铁矿石进口和联手韩国浦项制铁,在越南设立新厂开拓钢铁市场等。

后来,虽然越南同意再度向中国出口铁矿石,但是中国之前曾与越方达成的每吨铁矿石200元的价格,被越南政府改为对含量在60%以上的铁矿石每吨要价350元,60%以下的要价300~330元。转眼间,中国钢铁企业的成品价格上涨,成本优势丧失殆尽。

新日铁公司首先宣布与巴西淡水河谷公司达成2005年铁矿石价格协议。该价格比2004年上涨了71.5%。该公司从巴西进口的铁矿石只有700万吨,而中国2004年从巴西进口铁矿石5100万吨,约占中国进口总量的1/4。

2006年,世界排名第三的韩国浦项制铁与世界排名第二的日本新日铁公司结盟意图非常明显,阻击以宝钢为代表的中国钢铁企业,获得2007年铁矿石价格谈判主动权。

浦项制铁的钢产量虽位居亚洲第二,但韩国铁矿石进口量赶不上日本,更赶不上中国,从目前来看,它不具备代表亚洲钢铁企业谈判的资格。而与新日铁结盟无疑是聪明的做法,毕竟在宝钢成为主要谈判代表之前,新日铁一直代表亚洲与三大铁矿石生产商谈判。

2009年6月11日,以新日铁为首的日本钢铁企业与巴西资源巨头淡水河谷公司就2009财年铁矿石价格比上年度下调28.2%达成协议。

住友金属工业公司,神户制钢和日新制钢也将履行该协议。

淡水河谷宣布与新日铁及浦项制铁达成铁矿石降价28.2%的协议后,2009财年粉矿合同价格将下调28.2%,块矿价格下调44.47%,球团矿价格下调48.3%。

调整后,南部系统伊塔比拉粉矿价格执行0.8543美元/干吨度{1},北方系统卡拉加斯粉矿价格执行0.8987美元/干吨度,东南系统块矿价格执行0.9942美元/干吨度,南部系统块矿价格执行1.0094美元/干吨度,球团矿价格执行1.1043美元/干吨度。

宝钢曾经想以三方持股的方式来共同对抗三大矿企的强势,但这只是宝钢的一厢情愿。谢企华曾经说过,酒量好是练出来为了对付日本人和韩国人的,“他们喜欢喝酒,你不能输给他们。”但是,酒量好的宝钢并不明白,其实日本人和韩国人跟你喝酒,是为了要你的命,而不是来和你称兄道弟,显然谢企华不明白这一点。所以,在她的带领下,宝钢接二连三地败下阵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