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特种慰安所 正文三(这是最后的斗争) 第二百零二章:天算不如人算

王大三 收藏 1 34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29060.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


王金虎对周洁说:“这样吧,今天我也和周小姐打开天窗说亮话了。我很欣赏周小姐的容貌才气,因此王某我有心娶周小姐为妾,当然这个名头很不好听,不过我保证尽快的把你扶上正位。这样既可以救周小姐出苦海,还能尽享荣华富贵,你们干革命不是也是为了这个吗?不知道周小姐意下如何,能否考虑了。”

周洁气愤的脸色立变。

她哈哈大笑了起来:“堂堂的一个国军少将师长娶一个八路军的女军人当填房,真是千古奇闻,这事你和戴笠商量过了吗?不怕定你个私通共匪的重罪?”

王金虎被周洁呛的面红耳赤,周洁接着说:“动动脑子王金虎,就别做美梦了,想让我给你做小老婆,除非是我的尸首,别说你我之间走的不是一条路,就算的一条路,我也不可能嫁给比我大一倍岁数的人啊。没想到这世界上竟然还有你这么无耻的人。”


“哎呀,周小姐,不必动怒嘛。我的年龄是大了一点,但精力上一点不必小青年差。再说了,你们共军不是女人共享的吗,与其今天被这个首长睡,明天被那个首长睡的,不如和我专一的来的安逸啊。”

王金虎开始显得厚颜无耻了。

周洁一拍桌子把桌上茶杯都震翻了。

“放你的狗屁!不许污蔑我们的领导同志。别把你们国民党军泛滥的那一套想到别人的身上。八路军尊重妇女,尊重人权,怎么可能如你想象的那种乱七八糟那!今天你要是请我谈这些的,就请免开尊口。”


“这么说,周小姐是坚决拒绝了?”

王金虎冷下了脸来。

“对,请你对我放尊重点。要不你按你们的规矩把我送到重庆蹲集中营好了。”

周洁是义正词严,双方火力的爆发点一触即发。


王金虎还是先缓和了过来。

他说:“还没见过你这么傻的娘们,你到了重庆的集中营里将遭遇什么你难道心里不清楚吗?与其被那么多的军统特务轮着干的死去活来的,还不如跟我一人睡那,这样,我知道你一时脑子里转不过弯来,不如先送你回你的房里冷静下来再考虑几天,到知道想通了就告诉我一声。”

周洁一指王金虎道:“没想到你堂堂一个国军师长,竟然和地痞流氓无二致。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别在做梦了。”

王金虎说:“你现在是不冷静状态,等过几天你也许就能想通了。”

“那我要是想不通那?”周洁说道。


“想不通那我也不强求,咱们按照规矩该审讯的审讯,该上刑的上刑,那你就得提供共军的机密出来。否则到时候别怪我王金虎手下不留情啊。”

王金虎真的生气了,本来他想以周洁很理性的思维方式说不定可以委曲求全了,没想到周洁是如此的坚定,让非常不自在,这才用严刑逼供来威胁周洁。

周洁说:“要杀要剐那就随你的便了,总之你别再做梦就行。”

周洁早就做好被拷打的思想准备了,但她想的还是太单纯了,事情的发展远比她想象的要严重的多。


王金虎喊上官芸进来把周洁带回她的牢房去了。

为防止意外而躲在卧室里的孟非走了出来。

“师座,看来不动硬的,这小妞是不会答应你的了。”

王金虎应道:“恩,看上去是这样了,我给她十天时间考虑,到时候还不答应,那就只能是给她来个霸王硬上弓了。”

“呵呵,这个好办,我先慢慢的帮你把她整累了,到时候你再抱她上床,她哪儿还有气力抵抗那。”

“就是,就是,哈哈…….。”

客厅里传出了淫荡而放肆的大笑。


许轶初带着横本和大锅山基地的沈一鹏一起赶到了四关山,孙连仲让他们赶紧去情报处听情况汇报。

情报处的人员汇报说,近期又见到日本间谍的小分队在四关山一带象幽灵一样的游荡,目的就是针对女军人进行偷袭抓捕。根据掌握的情报这次为首的是第六师团第20联队的联队长渡边敏藤大佐。

为了安全起见,情报处对女军人相对较多的通讯总站,野战医院、物质站都做了专门的布防,女军人无事不得外出,即使是需要外出也至少得一个班的护卫随行。

“他们有多少人?”

许轶初问道。

“估计有四十多人,比原来宫本带的小分队多了一倍,并且装备的都是自动武器。”


“那他们活动的地点分布在那个区域?”

沈一鹏也插上来问道。

“不好说,这个渡边和宫本的风格不一样,凡是有女军人的区域都见过他们的身影,从来不固定目标。他们这些家伙也从不恋战,一旦被我们发现就是只顾逃跑,很少宫本那样的顽强抵抗。”

许轶初问贴身保镖横本雄一道:“横本,你了解这个渡边大佐吗?”

“不是很了解,只是知道一点。我们上次和宫本一起来的人都是军部直属特种大队的,我们来的时候20联队还在缅甸作战,等我被俘投向反战同盟后,他才和他的部队又被调了回来。听说他和宫本的作战风格完全不同,宫本是属于有十足的耐性,可以盯着一个地方折腾上几天甚至几十天的,宫本象在西伯利亚溪谷里抓大马哈鱼狗熊,抓了一天还接着等下一条,而渡边却象非洲草原上的鬣狗,看着猎物而不轻易接近,一旦接近就是狠狠的大咬一口然后调头就跑。”

横本也仅仅了解这一点了。


许轶初沉思了一下对沈一鹏说:“处长,看来这个渡边要比宫本难对付,他现在是在远远的探测情况,慢慢找准下手的目标,然后捞上一把就走。”

“那怎么办?这样的话我们很难就重点进行甄别,因为我们无法知道渡边下手的对象是那里。”

沈一鹏知道自己对付鬼子的特种兵没经验,因此虚心的向许轶初讨教起来。

许轶初想了想说:“重点还是摆在通讯总站那边吧,因为江佳奇不仅是密码组的组长、专家,还是鬼子《七仙女图》里的人,渡边这次冒险闯到了四关山来,自然想抓住这样重量级的人物,再说通讯总站那边有三十多个女军人,象李玉萍、赵竹君等都是出了名的美女,我想那里应该是渡边这次可能袭击的重点。”


沈一鹏认为许轶初分析的很有道理,便马上安排在通讯总站外面和内部构筑了三道防线,专等着渡边来上钩了。

谁知道这个渡边打仗有一套,搞起偷袭来也滑的象泥鳅。三、四天过去了依旧没有丝毫的动静,倒是常常出现在物质总站的附近。

“别是我们判断错误了吧?”

沈一鹏担忧的对许轶初说。因为物质总站里工作的女军人也有二十多个那,并且那里人员组成情况复杂,单位多,并且来往拉运物资的单位也多,也有象余婷,邓丽丽这样的美女军人在工作。渡边要想混进那里比混进人员单一,戒备森严的通讯总站要容易的多得多了。


许轶初也不敢百分之百肯定自己的判断是完全正确的,因为这个一旦失误,那就将牵涉到姐妹们的人身安危,责任是异常重大的。

所以他们又加强了对通讯总站的戒备,由于人手不够,只得从通讯总站撤掉了一道防线去增援物资总站。

不过许轶初一直在提醒沈一鹏别中了渡边的障眼法,当心他在声东击西。


恰恰在这个时候,孙连仲要去小锅山视察二十一师王金虎的防线了。为了自己的安全,他点名要许轶初随行进行警卫工作,他知道这方面许轶初是行家。

许轶初本不想去,因为他估计渡边就要浮出水面了,因为他不可能无休止的在四关山打野转悠。

但是沈一鹏表示有自己在决定能干掉渡边的小分队,他让许轶初尽管放心。

许轶初感觉自己再要坚持的话,那就是对沈一鹏能力的不信任了,并且孙连仲也会十分的不快。

这时候她想起了景德朱瞎子的话,他说“七仙女”中惟独江佳奇不会受害,老瞎子既然算的那么准,兴许江佳奇真的不会有事那,若是江佳奇没事,那鬼子的重点也许就真的不在通讯总站这里。


到了这个时候,许轶初只得陪同着孙连仲去了大锅山再转道去小锅山了。她想想能去趟小锅山也有好处,一是可以见一下好久没见面了的师傅王金虎,随便看看战友周洁的现况,弄不好能找到顺手救一把的机会那。再有一点,她要根据小锅山防务情况向南方局汇报,看看独立旅还有无再打回来的余地。


在路上,许轶初告诉孙连仲,根据沈一鹏他们的军统情报,日本将从国内派出一支庞大的专家队伍,其中包含了来三合执行禽兽行为的那些所谓日本各界的精英人士以及遗传学和妇产医学专家。

“那还不半道上宰了这些王八蛋?”

孙连仲行伍出身,恨不得立刻灭了这帮变态的日本畜生。


“恐怕不行。”

许轶初告诉孙连仲,他们走的路线都是日军占领区,并且有很强大的护送部队,想采取半道拦截的方式显然行不通。

但是唯一还有缓冲余地的是宫本在景德的特种所新址还在建设中,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才能竣工,所以在这段时间里还可以思考阻止的办法和策略。

孙连仲没把问题上升到一个高度上看,他认为不就是七个女人嘛,日本人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那?再说他们目前在手的也仅仅只有两个,许轶初还好好的在自己身边那,周洁在王金虎的手上,江佳奇在四关山安生的呆着,郭玉兰有她八路军的重点保护,贺倩也暂时无忧。

再说了,那就是怀了日本人的种,那不也是在同化日本吗,没什么了不起的。

他是没想到这是关系的一个民族尊严的问题,是一个反人类的问题。

许轶初大概是猜出了孙连仲心里所想,所以一路上耐心的把这些道理说给了他听。孙连仲这时才恍然大悟,感到了日本人的变态和兽性。


“娘的,总有一天老子要带着部队打到东京去,让日本人尝尝亡国灭种的滋味。”

孙连仲有如发誓般的举了举拳头。

不过他又有点莫明的自豪,日本人这样做证明他们认为中国女人远比日本女人优秀。他又想到假如这些女人真的为他们传了后代,那么他们是一定要对这些女人灭口的。

想到这里,孙连仲又说:“妈的小日本,上天怎么造出了这么这么一帮孽种来的。”


王金虎在拉沽庙早就做好了欢迎长官视察的准备,为了撑起场子,他把烟白坳的索拉巴亚,拉土苏,朵喀瓦以及小锅山地区的乡绅、头面人物都请到了拉沽庙下摆起了长阵欢迎。

远远的刚看到孙连仲、许轶初他们出现了,拉沽庙山前顿时便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了起来。


这让随行的许轶初心里很不是滋味,毕竟这里原先是自己战友们浴血奋战的根据地,现在却赫然成为了国统区,她似乎眼前又出现了张唯三、马进才,周洁、刘忠,王兴隆、苏亚鹃和孙再江、谭莉等人的影子,她知道这只是自己的幻觉,现在他们的生死安危都还不清楚,只有周洁还在,但是也是以俘虏的身份被关在这里而已。然而这一切竟然都是自己的师傅王金虎干出来的。


王金虎先是热情款待着顶头上司孙连仲和自己的徒弟许轶初等人,完了以后带他们分别视察了安理和青石崖的防卫工作,这一耽搁就是三、四天的时间。

她不放心四关山那边的事,从师傅王金虎着里接连拍了两个电报给沈一鹏询问。沈一鹏回电说渡边果真沉不住气露面了,攻击的对象正是许轶初预料的通讯总站,由于早有准备,行动队和战区宪兵队包围住了渡边小分队,打了一个漂亮的胜仗,歼灭了渡边小队十二人,鬼子在渡边的带领下狼狈的逃往了中缅边境。


许轶初在高兴之余又感觉这个战斗的胜利来的太顺利了,渡边的阴险狡猾绝不亚于宫本,怎么会如此愚蠢的正面进攻一下损兵折将的就跑掉了那?说不准这里面情况有诈。

想到这里许轶初心里很不塌实,她沈一鹏又拍去了电报,提醒他继续注意边境方向的动态,严防渡边使诈卷土重来。

然后她有去密电分别给曹胜元和贺倩,要他们寻找渡边活动的过程人员情况。


恰好在景德督察新的特种慰安建设的曹胜元不在三合,三合站副站长侯老鳖便亲自把许轶初的请求带到了景德给他,这一来就耽误了整整一天的时间。

正和宫本在一起的曹胜元知道渡边的行动宫本是很清楚的。


他接到许轶初的请求后,当晚就在县城酒楼请宫本吃饭,宫本酒喝高了,告诉曹胜元渡边这小子比自己狡猾,他从宫本这里借了二十个普通士兵跟随他的特种小分队一起出发。

宫本说:“这家伙真够毒的,他是要让我的士兵做幌子去佯攻骗六战区情报处的人,他真的出手是放在后面的。”

曹胜元心里一惊,许轶初果真是料事如神,这事又被她言中了。


他赶紧通知侯老鳖赶回三合发电报通知许轶初或者直接通知沈一鹏。

侯老鳖赶回三合已经是第二天的晚上了,这家伙很不负责任,他不是连夜让电台发报,而是去了他的一个姘头家过了夜,直到第三天中午才起床,这时候他想起了这件要紧事,急忙赶回到车行楼上让机要员把电报发给了许轶初。


但是此刻一切都已经晚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