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族长我的族,汉唐风云

鬼踏西城 收藏 19 641
导读:古典时代,大陆西边,有8城,民10万不足。为治者乃前几年被封为西王的一个荒唐人物,说其荒唐,还真有些来由。据说此人家世虽为皇族,然因皇族子嗣,枝系庞大,他这一支早已没落多年。其母在怀胎之时有一夜梦见仙人,指其腹曰:此子他日必诸侯一方,遂取小名曰:仙人指。戏称仙人。幼年因家道不得势,常有宵小之徒以指头,小指头等戏称呼之,仙人不以为意。 光阴数载,仙人不觉已至加冠之年,生的龙精虎猛,肩宽背圆,脸型刚毅,鼻如刀削,浓眉之下一双大眼,目光如有实质,常人无敢逼视之。一日偶山游,见人将将毙命于虎口,竟上前执虎双爪生裂

诚心的对文中提到的人名道歉,没有人身攻击的意思,只是剧情需要,对不起各位啦

2区,笑看风云

领袖名:仙人指

家族:汉唐风云

自我介绍:很自恋,爱YY





古典时代,大陆西边,有8城,民10万不足。为治者乃前几年被封为西王的一个荒唐人物,说其荒唐,还真有些来由。据说此人家世虽为皇族,然因皇族子嗣,枝系庞大,他这一支早已没落多年。其母在怀胎之时有一夜梦见仙人,指其腹曰:此子他日必诸侯一方,遂取小名曰:仙人指。戏称仙人。幼年因家道不得势,常有宵小之徒以指头,小指头等戏称呼之,仙人不以为意。

光阴数载,仙人不觉已至加冠之年,生的龙精虎猛,肩宽背圆,脸型刚毅,鼻如刀削,浓眉之下一双大眼,目光如有实质,常人无敢逼视之。一日偶山游,见人将将毙命于虎口,竟上前执虎双爪生裂之。虎下之人甚感,言他日必有报。仙人无记于心,扛虎驱于背即走。时不多日,有报官来,言仙人家世,乃皇族贵胄,不可沦落于民间,特封仙人为西王,西疆镇守,即刻起行云云。原来仙人当日所救,乃微行出猎之当朝汉唐帝王。帝王感其恩义,查其竟为皇室,遂封西王。

传西王到治,不问政事军方,不理百姓民生,终日饮酒作乐,声色犬马,或言其喜食鲜血生肉,常活取牛羊血肉而食。更有传言其癖断袖,好男风,于王城之外设一别苑,悬肉如林积酒如池,终日与其众多名为大臣实为男宠的一帮俊美小生,于中厮混,虽重兵防守于别苑之外,其行还是不胫而走,遂为众人所不齿,恶名传于西关以外。

西关以外,外族游牧辗转迁移,原本不足患,然数年以前有勇者习我汉唐从龙之道,建国曰:龙腾,一朝呼竟百者应,大有一统关外之势。此勇者虽时事所造,然貌相深不以为然,窄额尖耳,脸圆如球,眼如铜铃鼻似小葱,常以笨猫自嘲之。然此人内外天壤,指兵划谋,皆如有神助,为开古以来白手起天下之第一人,数年经累,关外诸族依附,隐然已有与汉唐争夺天下之势。帝心急忧,常年欲觅良将驻边而未得,及遇仙人所救,观其勇猛,遂委其边关镇守。




报-----------------启禀西王,笨猫率重骑3千,城外30里扎营。

又是在打山寨中的土匪马贼吗?

以后他们打山寨的战报,就不要给我这里传了,天天战斗警报,烦不烦。

西王,不可呀,众人都知道,关外这些年不太平,眼看笨猫的势力越来越大,说不定哪天他的大军前来就是不打山寨,就要攻城啦。----说话的叫太初,是西王麾下一个谋臣。

我们汉唐500年盛世,岂是他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笨猫能奈何的?汉唐这么容易灭,早被人灭了,还能撑到今天这个局面?就这么着吧。王爷我,要到别苑潇洒去,哈哈哈哈。那个斥候,说笨猫带兵来了那个,对了就是你,小脸长的挺白净吗,这些日子在外面搞侦查辛苦了,跟我到别苑,王爷我重重有赏,哈哈。,超越,麦豆,阿斯兰,还有军机处的你们几个,也跟着来吧。


王城到别苑其实不远,但是那个叫苏萨的小斥候还是走的一路腿发飘,王爷的“美名”他是知道的,这一去只怕是英名不保了,哎,当初为什么要脑子发热要来当兵,为什么明明知道有这么一个王八蛋王爷还要那么努力的卖命,这倒好,功名没到手,一身清白就这么没了,弄得不好,前面还是处男,后面只怕就不是处女了。他越想越伤心,到最后竟然低声的哭起来,旁边的几个大臣明明听到了,非但不同情,竟然还一个个那偷笑,好像忘记了他们自己当初类似的经历一般。哎,有什么法子呢,跑或许有机会,可是那个王八蛋王爷前阵子就把他病重的母亲接到王城医治,天呐,他不是那个时候就看上自己了吧?

一路胡思乱想,苏萨还是跟着众人穿过层层重兵进到别苑书房,也许这王爷还不知道自己早已声名狼藉,竟然自欺欺人的遣散了最里层伺候的丫鬟侍卫,难道都这样了,他还想掩人耳目不成?没人理会苏萨的猜想,众人分宾主坐下了,见到来这里的人都是衣着光鲜,一尘不染,一个个把自己弄的白白净净的,苏萨的心理平衡了一些,心想自己刚从前线侦查回来,几天没洗澡,一身臭汗,一会肯定不会让自己干什么龌龊的事情。就在这个时候,王爷的一句话让他如坠冰窟:“你怎么一身臭烘烘的,一会怎么办事啊?还不快去洗洗?”

苏萨是彻底的认命了。自己可以任由摆布,只求王爷不要伤害自己的母亲,洗完澡以后,苏萨甚至只穿了一件薄薄的内衣,就如行尸走肉一般站到了王爷面前任由处置,其他的大臣们很明显也是刚刚又洗了一遍澡,全都穿着一身素白的衣服在那正襟危坐。王爷还是坐在那里,手里抱着个大番薯,在那啃得一脸地痞无赖相。苏萨心里彻底的把王爷鄙视了一番,明明要做最龌龊的事情却还要洗的干干净净,想标榜自己多正经,明明酒池肉林的奢靡却还要抱着个番薯啃来装纯情,这丫有病,还病的不轻。然后任他怎么胡思乱想,王爷只是在那啃番薯,似乎还一边在思索着什么,直到苏萨实在忍不住了试探性的叫一了声:

王爷?

哦,苏萨,你是叫苏萨对吧?

是的,王爷。苏萨此时正视王爷的脸,竟然心神不由得一荡,王爷长的也确实太帅了点。

你母亲身体好些了吧?

好很多了。王爷不必在此时记挂我母亲,苏萨已经想好了,只求母亲安好,苏萨愿意为母亲做任何事情。----苏萨的怨气还是不多不少的流露了一些出来,周围大臣们的脸上都有了怒色,只是看王爷还在那笑,都没有发作出来。

身体好就好,你在军中多有表现,我给你做点事情也是应该。众爱卿都准备好了吗?

启禀王爷,臣准备好了。

那大家跟我进来吧。

浑浑噩噩的,苏萨跟进了内室。开始了么?要开始了么?





王爷在前面领路,一路打开无数暗藏的机关,每个都让苏萨看的咂舌不已,这些机关的隐秘程度就算是苏萨这样的斥候高手也难以发现,而这些机关的致命程度恐怕足以令天下最勇猛的人胆寒,穿越无数的地道暗室,打开最后一扇门,眼前豁然开朗,却不是苏萨所想象的王爷的“闺房”,这甚至不是室内,这最后一扇门竟然是直接开在一堵悬崖之上,门外苏萨他们所处的地方是一个悬崖中部突出的一块大石台,面积只怕有数十米方圆,石台的正中央,似乎是一个祭台,有一块巨大的石柱立在那里,那石头只有一抱大小,却有十几丈高,粗细均匀,上面隐隐还有流转的花纹,也不知道是太阳光线的作用还是苏萨的幻觉。石柱前面已经备好了香烛文案,点燃的香烛之前三个还在滴答着鲜血的牛头赫然摆在那里,此时已是正午时分,流光溢彩的石柱在太阳底下几乎没有留下影子。苏萨见众人跟着王爷在香案之前拜倒,虽然还是一脸迷糊,也赶紧跟着拜下。只听王爷在前高声念道:“上古的神啊,您在这里留下伟大的遗迹,是否为了在危难的时刻给予您迁城的孩子以引导?数年以来,边患不断,大战于前,眼看百姓将于水火,弟子为天下苍生计,斋戒数年,日日沐浴更衣祈求于您的坐下,只求您能给予我们以守护,至今已是第九百九十九天,难道您已经不再眷顾您最虔诚的弟子了吗?弟子再一次恳求您降以神迹

“弟子恳求您降以神迹”众大臣跟着喊着,同时重重的前额触地。众人的喊声让苏萨从亲眼看见遗迹的激动中平复过来,赶紧跟着做。

过了好一会,众人跟着王爷起身,苏萨瞟了一眼王爷,见他的脸上微微的有点失望,但是也只是一点点。也是啊,求了999次了,再大的希望也被磨平了。就在众人准备进入悬崖离开之际,祭台中央的石柱上突然彩云飘飘霞光万丈,强烈的光线让众人睁不开眼睛,等光芒散去,只见那祭台之上有一尊闪的金光的小小佛像,佛像背后有一行字:挂上城墙,可抵千军万马。


回到别苑书房,苏萨已经明白王爷跟传说中的还是有些不同,至少所谓的他生吃血肉是假的,活牛明显都是被祭祀了,看到王爷为天下苍生祈祷的那一刻苏萨忽然间对王爷就有了莫名的信任,相信王爷所有的负面的传闻都是恶意的中伤,又或者是对敌人故意的麻痹,不管怎么样,苏萨现在是不怎么担心自己的命运了。

众人还没有从远古神降下的神迹的激动中平复过来,一个个都在大声的嚷嚷着他们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意思的话语,好像不这么发泄自己就不能平复似的,只有王爷一个人,在那不声不响的吃着他的番薯。等到众人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平静下来,他才微微的咳了一下嗓子。


超越,挂在山上的肉干储备的怎么样了?

启禀王爷,肉干还有粮食马料,足够我们边关8个城池使用半年之久。

恩,国内再怎么不济,半年之内我们的援军也该到了。

阿斯兰,部队的训练呢?怎么样了?

启禀王爷,我们现在招募了3000弩兵,10000的剑士,可以依托城墙防守,另外臣准备训练一支轻装快速的铁骑,以备随时追击关外来去如风的关外骑兵

恩,你办事,我放心。麦豆,城市建设如何了?

启禀王爷,城内储备有大量珍珠金银,如果突然开战,我们笼络好民心不成问题,城内新造有大量民居,如果一旦开战,可以提供给关外大量的难民使用,仓库也大规模扩建了,引水渠图书馆等生活配套设施也接近完成。

城墙造的如何?

可比天下第一雄关。

我不要比天下第一雄关,我就是天下第一雄关。

苏萨。

微臣在。

今天你知道了很多你不该知道的事情。

臣定不辜负王爷的信任,为王爷赴汤蹈火万死不辞------此时的苏萨早已抛弃了满脑子的战战兢兢,只有一腔的热血。

你很聪明,我也不跟你使那些君臣之道的伎俩,今天侦查的结果再给我说一遍。

是,王爷,笨猫率3000铁骑,城外30里扎营。

带了多少粮车,粮车是空的还是满载?

这个。。。。。。。

以后侦查清楚对方的兵种构成,粮车多少。如果对方没带什么粮草,那就只是去扫荡流寇马匪,如果带了满载的粮车,那就是打劫小部落之后路过这里,如果是大军带着空粮车而来,那就是要抢我们边关了,这些信息都很重要,战争临近,加强侦查,以后直接来别苑报给我。王府那边,你就不用去了,对外宣称我不管军务,终日沉迷于酒色,明白了吗?

是,王爷。

好了,为了掩人耳目,大家在这住下,明天再回去。现在先散了吧。

臣遵旨。


苏萨,你怎么还站这不走?

王爷,为了装的像一点,我明天是不是要装成被您。。。。被您。。。。。






本文内容于 11/19/2009 2:11:35 PM 被鬼踏西城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9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