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郁闷:奥巴马用行动告诉日本,中国比你重要!!

jiangnanjita 收藏 0 153

孔夫子是伟大的,他在许多问题的看法上,非常高妙。


孔子在所著《春秋》中,用“侵、伐、战、围、灭”等字眼,对当时的战争进行了批判,于是就有了“春秋笔法”,于是后人就从“曲笔”中得出:“春秋无义战!”


春秋时节,实际上与当今国际形势,非常相似。


天下诸侯,表面上皆周“臣子”,可没几个真听周天子的。说“礼崩乐坏”,其实还不是坏在诸侯之手?有些诸侯,生怕“礼不崩”,生怕“乐不坏”;甚至许多诸侯是主动伸出手来,把“礼弄崩”,把“乐弄坏”的。


现如今,表面上有联合国,其实联合国还不就是与当年之周一样的摆设?非洲小国不想听,美、俄、法、英不愿听,日本、印度、德国不服气——嗐,还不是像当年春秋,怎一个乱字了得?


实际上,国家与国家,基本无道义,只有利益永远。美国就是个把利益看得相当清楚的国家,可以说看得最清楚,想得最明白,行动最实用的国家。


《日本新华侨报》13日刊文说,奥巴马开始出任总统后首次访日。之前日美两国关系,有点别扭,这是日美关系进入转型期的反映。当然,日美在当今世界仍具重要共同利益,维护同盟关系仍是两国外交方针基本内容。


文章称:日美关系是以《日美安保条约》为基础的关系。这一签订于冷战初期的条约,有两个明显的特征,其一,日本的安全由美国保护;其二,两国有共同的假想敌。


这些特点,给两国带来利益的同时,也引发问题。


第一个特点,使两国关系,实际上成为主从关系,日本不甘于从属地位,美国则埋怨日本难以为美国的安全,提供更多帮助。


第二个特点,限制了两国的外交选择。近年来,日美希望双边关系转型的要求,都有所加强,而日本更为明显,主要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一是,在国内自主意识推动,日本政府与美国“对等”之要求加强。


冷战后,苏联解体,日本消除了战后最主要的威胁,国内自主意识抬头。近年,随着美国的相对优势减弱,日本的这一要求更加强烈。民主党提出了与美国建立“紧密对等”关系。所谓“对等”,就是主张更多地从日本利益与民众愿望出发,处理对美关系。鸠山内阁与美国政府在普天间机场迁移等问题上的分歧,正是这样。


其次,经济全球化、世界多极化的发展,使国家间关系以及各国所面临的外交任务,发生变化,日本政府开始更多地考虑外交关系“平衡”。


经济全球化,使国家间的关系,不再像冷战时期那样敌友分明,而往往是既有竞争又有合作;利益多元,各国政府必须更多考虑外交关系“平衡”。


同时,新兴国家,迅速发展,国际格局骤然变化。日本无论在安全上,还是经济上,难以仅靠美国。如:美国发生金融危机,日本经济因出口减少而受到明显影响。


同时,美国针对此次危机发生的原因,提出了将“债务推动增长模式”转换为“出口推动增长模式”。日美都处于制造业高端,上述转换,势必加强两国在相关领域的竞争。


此时,日本出现了“内外一体”、“将亚洲市场视为内需市场”等口号。这实际上,必然会促使日本外交,由以美为中心,转向更多地在美国与亚洲之间平衡。


基于这种需求,鸠山首相在中日韩三国首脑会议上表示“日本过于依赖美国了”,冈田外长则认为美国不应是“东亚共同体”成员。


我们再来看,奥巴马的亚洲行。


奥巴马首站选日本,在向日本“表示着”——美国对日本重视。许多观察家都提出:鸠山政权,没有让美国满意,民主党要偏离亲美路线。可是,这话,要是反过来,让日本来说,日本也会理直气壮!


因为,二战以来,几十年间,日本一直奉行“吉田主义”,其核心是:一、追随美国;二、经济为重;三、轻度武装。三者之中的核心,是追随美国。可是,现在这个核心,受到挑战了!


实际上,反吉田茂——麻生的外公——势力与美国的摩擦,由来已久。1950年,日美安保条约签订,日本国内就有一次大争论,包括社会党在内的ZUO派,坚决反对吉田茂推行与西方的片面媾和,尤其反对日美安保条约。


到1956年,鸠山一郎——即日本首相鸠山由纪夫之祖父——他,一度纠正吉田茂的“一边倒”政策,实现日苏邦交正常化。


1960年,日美安保条约,十年到期,在岸信介与美国续订新条约时,再次引起社会党的猛烈反对,安保斗争演变成反美运动,还导致了艾森豪威尔威尔,访日计划的流产。


1972年,田中角荣访华,实现了中日邦交正常化,解决了战后日本外交的又一大悬案,特别是日台断交,致使“日美台对中国大陆”的冷战态势名存实亡。


1991年,冷战结束,日本“ZUO派”再次议论作为冷战产物的日美同盟是否过时,后来,由于海湾战争朝核问题台海危机,为美国继续维持这个同盟和留在亚洲,提供了借口。


实际上,美日关系中一直有“中国因素”。甚至,从中日、中美、日美这三对关系来看,中日关系中绕不开美国,所以中日关系中,有个美国因素;中美关系中总牵扯日本,所以中美关系中,有个日本因素;同样,日美关系中总有中国的影子,所以日美关系中,有个中国因素。


这种像电视连续剧中,男女关系的互为第三者关系,存在于相关国家之中,一方面非常复杂,一方面非常有趣。其实,非常正常!


进入21世纪,在中国发展和国际格局发生变化的背景下,日美关系再显裂痕。小泉与布什“蜜月”后,安倍提出“日美印澳”构想,流露出日本欲与美国共享主导权的意图;之后是麻生——吉田茂的外孙——“自由与繁荣之弧构想出台,实际上是想以多边主义,淡化日美媾和!


之后,福田要搞日美关系与亚洲政策“共鸣”。


之后,鸠山要与美国“对等”。


如果说福田之前,所谓“自立与共生”还有点隐性“脱美”,那么鸠山从日美同盟的关键部位——冲绳基地“切入”,再次强调“自立与共生”,则是一步到位了。可以说,这直接拨动了日美同盟,最敏感的神经。


鸠山挟冲绳民意,坚决要把普天间机场,迁出县外或国外,不仅给日美安保机制增加变数,更是对亲美的吉田路线的直接否定。


目前看来,鸠山是玩真的——且不说,到底能到什么份上。从鸠山同时提出要“削减日本负担的驻日美军费用,“明年日美安保条约修订50周年时,要全面‘审视’日美同盟的存在形式”等等言论看来,他大约是“王八吃称砣——铁了心”,要与美国说道、说道了!


与此同时,从APEC会议上看。


国际上,已有不少人认为,“APEC”已变为“清谈会”、领袖“服装秀”。每到最后,各国领导就穿主办国特色服装,挥手手、笑眯眯、咔嚓嚓、照张相?然后,大家举起酒杯,让真诚或虚伪的微笑,映在酒中?


本人认为,实际意义,还是有的。


至少,它是个国际关系“气象台”,只要细心,可以看出许多微妙来。这次,在新加坡的APEC就有一些新看点:美日对东盟的争夺;还有,中国在一边偷着乐。


甚至,香港有报纸提出“得东盟者得亚洲”!认为,东盟已成为日美亚洲战略的支柱。


APEC实际是由美国前总统克林顿,一手催生出的旨在领导亚太制衡欧盟的组织,美国开始,没把它当盘“菜”。可是,这回美国总统奥巴,动作幅度大幅加强。


白宫说,本届APEC有别以往,将举行首届美国-东盟峰会,奥巴马将与东盟领导人进行“一对一“会谈。美国助理国务卿坎贝尔透露,奥巴马会在峰会上,正式邀请东盟10国领导人,明年访问华盛顿


很有可能,美国是把改善与东盟10国关系,作为“重返亚洲“的基石或者说跳板来看的。诚然,奥巴马的新亚洲战略,有着强烈的用东盟,来平衡中国和日、韩的意图。这时,不能不让人想起,日本热衷的“东亚共同体”,以及日本排除美国进“东亚共同体”的意图。


在日本看来,本次APEC会议,完全可以开成“东亚共同体”成立“预备会”——即,东盟加日、中、韩,或再加俄罗斯,就是“东亚共同体”会议“预演”了。


就在日本与美国,就空军基地搬迁相争不下时,日本迎来湄公河流域5国领导人,6国领导人在结束为期两天的“日本—湄公河地区各国首脑会议”后,笑得“满脸核桃仁”,发表了《东京宣言》。日本决定:明年起,三年以政府开发援助形式,向五国最少援助5000亿日元——约55亿美元。


此外,日本还决定,支持五国建设港口和机场以及输油管等基础设施;支援应对地球暖化;邀请湄公河地区3万多名青年访问日本等。


如果没有看错,可以肯定地说,日本在做给美国人看,也在做给中国人看,让双方看日本的影响力有多大。可是,日本忘记了,奥巴马因为“基地枪击事件”推迟访日,或许真有些不得已;可奥巴马要在中国一连待好几天,可是真得已。


日本鸠山政权上台后,很是给了中国几个暧昧眼神,这可把美国气坏了!总统、国务卿、国防部长,对日本连连敲打:对中国抛媚眼,问题很严重,让我很生气!一边又安抚:这么多年,耳鬓厮磨、柔情蜜意,没有感情?!


对于日本,一方面对中国表现出了更多善意;同时,又对中国处处提防,这是日本的国家利益决定的。一方面,日本看到美国衰落、中国崛起,与中国调整关系,已势在必行。


可是,奥巴马团队,也不是省油灯,在他们看到日本眼里“美落中升”,有些不耐烦之时,索性直接告诉日本:“中国比你更重要!”奥巴马APEC散会,到中国访问几天,就是变相告诉日本:“拉住了中国+东盟,美国就得到了亚洲!日本别把自己‘太当盘菜’,我可以随时不重视你!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