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5 第二卷 克复神州 第二十六章 志在必得

乌马罗夫同志 收藏 0 1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58.html


这真是走背运走到家了!史密斯很清楚这些队员都是打了六七年游击的老兵,断断不可能随便虚报误报。他连忙拿出步话机要联系其他各支分队,打算把大家集合到一起以免遭到袭击被各个击破,不过西边天空传来的一阵“哒哒哒”的低沉响声打断了他的行动。

“直升机!注意隐蔽!”由于担心附近森林里就潜伏着东亚国特工,所以史密斯只能压低声音喊了一声,不过这已经够了。因为大部分人的耳朵早就在严酷的游击战中被锻炼得跟兔子耳朵没啥两样,早就听见远方沉闷的螺旋桨声了。史密斯话音未落,他们就已经纷纷退到了树木密集处借助地形地位隐蔽了起来。这些人隐蔽的基本功也相当不错,就算站在森林里较远处也难以发现,更别说是几十米的半空中了。

几秒钟之后,两个不算太大的阴影咆哮着从他们头上掠过,离地距离很近,可谓真的只有“一树之高”。史密斯当即分辨出了这些飞机的型号,接着就关掉了步话机——这些直升机与他们当时去联系黑大牙时在二道沟附近的森林里遇到的一样,都是专门用于特种作战的Z-13直升机。这种飞机上多半装有电子监听系统,因此步话机之类的东西是不能再用了,否则肯定会暴露行踪。

“大家赶紧跟上去,尽快找到他们降落的地方。”史密斯迅速做出了判断。这种地方平白无故冒出东亚国军队的直升机来,就算不是百分之百,至少也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性是奔着传送舱来的。且不管他们是怎么得知这个消息、到底知不知道传送舱的具体位置,跟上去总比继续自己寻找要好。虽然用双脚跑不过飞机,但他们如果为了找传送舱而来,那么必然要在这个小小的山间盆地里降落。找到他们的降落地点,然后再伺机行动并不算是什么难事。

众人闻言,立即向直升机飞行的方向追去。史密斯又派三名队员散开寻找、联络其他三支分队,并通知他们尽量隐蔽地赶往直升机降落地点与他会合。

不料分队在丛林里刚走出了不到一里路,在最前面就传来了激烈的交火声。史密斯知道肯定是东亚国特种部队已经先期降落到了这里,与他们遭遇了。只得一面在心里大叫晦气,一面指挥众人在树林中结成环形防御阵型,与这些不请自来的“客人”们交火。双方在阴翳的森林中,互相无法看清,急促之下也来不及实施侦察行动,只能用轻武器朝着对面子弹射来的方向开火。在一阵漫无目的的相互对射之后,这些东亚国特种兵似乎觉得己方不占优势,悄悄退走了。史密斯这边一死三伤,他们也顾不上去察看战果,赶紧绕道往直升机前进的方向赶去。

由于深知刚才的交火肯定已经引起了对方注意,加上敌情不明,所以史密斯等人只得加快速度在地形复杂的森林中跋涉。幸好这些人早就在山里跑惯了,虽然辛苦,但速度并没有慢下来。只有史密斯最没有经验,在奔跑中几次三番被露出地面的树根或埋在腐烂落叶下的石块绊倒,摔得头破血流,大大拖延了队伍的速度。不过他们很快就得到了一个好消息:先前派出的一名侦查员找到了他们,报告说直升机搭载的东亚国特种空降兵们已经在坝子东侧小湖边的一个无名小村落旁降落了。

史密斯闻言连忙取出地图,可惜云贵高原深处的小盆地、河谷、山坡里常有这种与世隔绝的只有几户人家,十几间草屋的“三家村”,而地图上基本不会标注。那侦察员又是个文盲,根本看不懂军用地图。最后,史密斯只能靠他的絮絮叨叨的叙述,绞尽脑汁勉强在地图上标出了这个村子的位置——东边的山上有条无名小溪流进这个无名湖泊,然后在湖的西端流出,形成一个典型的外流湖系统。而这个村子似乎就在小溪注入湖泊处的平地上。

事不宜迟,史密斯一队人大致确定了一下方位,就加快速度向那个无名山村前进。不料这次运气更差,走着走着居然就有人踩上了反步兵雷,整条腿都被炸得挂在了树杈上。接着,一顿密集火力劈头盖脸地砸了过来。

史密斯连番撞上这种遭遇战,早就心头火起,大喝一声带着众人呈攻击队形一边猛烈还击,一边散开两三人一队朝着枪响的地方扑了过去。对方似乎也不甘示弱,居然用榴弹发射器朝他们进行火力压制,破片枪榴弹打在高大的树冠上炸开来,在林间形成了一片炙热的金属破片雨,队员们躲无可躲,被撂倒数人。史密斯大腿上也挨了一下,滚烫的弹片插进肉里,烫得他龇牙咧嘴。

自从从大洋国逃离后,史密斯就早成了那种吃不得亏的人了,用苏灵的话说,就是“变得更像真正的男人了”。这一阵交火虽说不落下风,但也把他们打得够憋屈的。史密斯哪能善罢甘休?他很快估计出了对方的大致位置,把剩下的人分成两队,从两面包抄过去。只留下两个人躲在临时用圆木搭起的工事里,架起通用机枪朝对面不间断地交替射击,以求吸引对方火力和注意力。

敌人果然中计,从打来的火力密度与散布区域看,他们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史密斯的行动。这一疏忽使得他们得以迅速包抄了上去。不过,在接近敌人之后,前面的人打了几枪又停了下来,接着有人喊道:“别开火,自己人!”

这简直是晦气到家了!史密斯现在恨不得把手里的F-70步枪砸到某个人的头上,一泄满腔郁闷。很快,用急救绷带裹住半张脸的苏灵就从前面的树林里钻了出来,指着史密斯的鼻子叫骂道:“你这不长眼睛的蠢蛋!居然不和我们联系就一个劲地朝这边开枪,害得我们还以为是东亚国特种兵来了。这下好了,我这张脸要是毁容了都是你的责任!你要为我以后负责!”

“呃……好好好,负责就负责……那个……”史密斯连忙在接近一片空白的大脑里“上下而求索”,寻找着能解释这一切的语句,“那个……其实,其实我不用无线电通讯是对的。哦不,直升机……对了,是防监听……嗯……我们不能暴露位置,因为……”他支吾了老半天,总算把事情的原委说出了个大概。

两人把部队会合一处,清点人数。幸好丛林中视野狭窄,双方发生误击时距离较远,所以大部分人都没有缺胳膊少腿,只有5人身亡。不过也几乎没有一个完好无损的人——枪榴弹和手雷击中树木后产生的树木的碎片和四散飞溅的弹片一样具有杀伤力,所以大多数人都免不得皮开肉绽。

史密斯让大家砍下树干做了几副简易担架,把重伤员抬上。然后又让所有还能作战的人分散开来,布成一个口袋型——刚才这番大动静绝对足以引来对方的直升机了,而Z-13小归小,上面两挺舱门机枪的火力还是相当可怕的。因此史密斯认为,既然他们要来,那不如抓住机会,看看能不能得到些战果。

很快,两架Z-13就在隆隆螺旋桨声中隆重登场了。也许是由于多次在山区执行任务从来没遇上过有组织的地面火力,加上对直升机机身上的那层装甲的自信,所以它们的飞行高度是货真价实的“一树之高”。下面葱茏的树枝顶端甚至都快要擦到直升机涂着淡绿色油漆的机腹装甲了。在他们飞过的地方,掠过的气流将一长条的树林吹得顺风弯曲,就像军舰在海面上犁开的舰艏波浪一样。

不过直升机驾驶员虽然警惕地注意着地面上的动静,但无奈除了树林中几道枪榴弹爆炸留下的淡淡烟雾外,什么异常动静也没发现。倒是舱门机枪手时不时朝树林里打上一排子弹,不过也没有能够引来哪怕一发子弹的还击。十分钟前,他们刚刚把后续的一个分队的空降兵分队机降到那个突然被不明巨大力量毁灭的无名小村,正在上空盘旋待命,就听到远处传来密集的交火声。接着,他们就通过无线电接到命令:立即前往发生交火的地点,搜索、消灭一切可疑人员!

他们并不知道,自己要寻找的目标现在就隐蔽在不远处。层层树冠之下,一名位于口袋阵最外围的队员颤巍巍地手持反坦克火箭筒,大略算好提前量,透过树叶间的缝隙将准星瞄准了第一架直升机前方不远处,接着一咬牙扣下了扳机,刺鼻而炙热的灰色尾焰气体瞬间充斥了他的身边,而一枚火箭弹则直奔直升机而去。

隐蔽在不远处的丛林中的史密斯和苏灵正用高倍望远镜观察着空中。眼见火箭弹腾空而起,他心中正在暗喜。不料那架直升机突然一个空中急停,火箭弹擦着座舱玻璃呼啸而过!史密斯心中暗叫糟糕,看来今天背字彻底走透了,而且还在继续恶化。

果然,在堪堪侥幸躲过火箭弹后,两架直升机立即升高了高度,接着,六管舱门机枪的密集弹雨以4000发\分钟的速度泼向了队员们隐蔽的树林!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