愉快的问答

高青 收藏 0 69
导读:   [现场提问一]我叫程熙,我是复旦大学的学生,上海和芝加哥从1985年开始就是姐妹城市,这两个城市进行过各种经贸、文化、政治交流,你现在在采取什么措施来加深美国和中国城市之间的关系。世博会明年将在上海举行,你是否准备参加世博会呢?[ 11-16 13:22]   这是个小女生提的问题,也是第一个问题,简单些友好些无可厚非,——总不能当头就给人来一棒子吧。可是问人家“采取什么措施来加深美国和中国城市之间的关系”,这就没道理了。人家是总统,美国某城市与与中国某城市之间建立友好关系,姐妹城市也好


[现场提问一]我叫程熙,我是复旦大学的学生,上海和芝加哥从1985年开始就是姐妹城市,这两个城市进行过各种经贸、文化、政治交流,你现在在采取什么措施来加深美国和中国城市之间的关系。世博会明年将在上海举行,你是否准备参加世博会呢?[ 11-16 13:22]


这是个小女生提的问题,也是第一个问题,简单些友好些无可厚非,——总不能当头就给人来一棒子吧。可是问人家“采取什么措施来加深美国和中国城市之间的关系”,这就没道理了。人家是总统,美国某城市与与中国某城市之间建立友好关系,姐妹城市也好,友好城市也好,那是两市之间的交流,有市长呢,他当总统的操那心干啥玩意儿。


正因为这是个伪命题,没法正面回答,因此小奥只好啰嗦了半天两国城市之间交流和学习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含混过去了。


[现场提问二]总统先生,我是上海交通大学的学生。我的问题是,您来中国的第一印象是什么?你给中国带来什么?又想从中国带走什么?[ 11-16 13:25]


奥巴马昨夜11点半才下飞机,黑咕隆咚地,又赶上雨天,能看见啥耶,问他对上海夜景,对下榻酒店有何印象还差不多,问他对中国有什么第一印象,那不是胡扯吗?他时差还没倒过来呢,今天上午也肯定在宾馆休息,哪儿都没去。


问人家“给中国带来什么,又想从中国带走什么”?太没品味没修养了,农民工也不见得问出这么丑陋的问题。


[现场提问三]我是同济大学黄立赫(音)。首先我想引用“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这句话来欢迎您,在《论语•子路》中有一句话叫和而不同,我们中国人民的理想就是在世界构建一个文化多元化的和谐世界。我们知道美国文化本身是在历史沉淀当中由不同的文化元素所积淀而成的多元混合型文化,请问在您的这届政府中会采取哪些措施来共同构建这个世界向着文化多元化发展?在您的外交政策中会有哪些措施去尊重各国的不同的历史文化?我们中美两国在此方面会有哪些合作?谢谢您。[ 11-16 13:31]


这个学生一上来就之乎者也的,象个老夫子似的,令人生厌。近年来,我们的教育提倡读经,领导上台讲话也动辄引用几句古语,以彰显自己有文化,成了一种风气。现在祸及大学生了。


“首先我想引用‘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这句话来欢迎您”,人家校长已经代表大家欢迎过了,大家也都鼓过掌了,你又何必多此一举,真摆不正位置。再说,你要寻章摘句,也应该从美国的名言警句里找啊,那样才能拉近距离,且显得你博学,用的好了,甚至能起到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作用。为什么非引用《论语》之类呢,引就引了,还要注明是《子路》篇,显摆什么呀。奥巴马不可能熟悉这东西,你和他讲这个是对牛弹琴,同胞们听你讲这个也会感到做作。


这位同学提的问题很大,也很空,也很奴才相。问一国总统采取哪些措施来“共同构建这个世界向着文化多元化发展”,等于承认了人家在世界的领袖地位。问人家采取哪些外交措施“去尊重各国的不同的历史文化”,一点逻辑性都没有,让人一头雾水。


[现场提问四]总统先生,您好。我们非常荣幸来到这儿,我叫张新(音),来自于上海外国语大学。我想找一个网上的问题,这个问题是来自于台湾的一位同胞。他说我来自于台湾,现在我在大陆做生意,现在两岸关系在近年来不断地改善,我现在在大陆的生意做得很好。当有人在美国说,美国想向台湾售武的时候我们非常担心,因为这样的话会破坏两岸关系。总统先生,我想知道您是否支持改善两岸关系。当然,这个问题是来自于一位商人。但是其实对于所有的年轻中国人来说,其实都非常关心这个问题,所以我们特别希望听下您的看法。谢谢。[ 11-16 13:36]


“我们非常荣幸来到这儿”,受宠若惊,以至于都忘了谁是主人了。道“非常荣幸来到这儿”的应该是奥巴马一行。提的问题也相当没水平,感觉是仰人鼻息,一副奴才相。大可以单刀直入:“请问总统先生,美方向来承诺奉行一个中国立场,为什么要向台湾售武?”,看他怎么答。


[现场提问五]谢谢。总统先生,我是来自于上海交通大学的一位学生。我想问一个您得诺贝尔和平奖的一个问题。您是如何看待您得奖的?您得了奖对您来说是不是意味着更多的压力和责任?您有更多的责任去推动世界和平。同时,这会不会影响你解决世界问题的一些态度?[ 11-16 13:40]


这个问题问得也是相当没劲。奥巴马得知自己获奖后,当即就表示自己受之有愧,地球人都听说了也都表示同意,你还明知故问不纯属多余吗。“您得了奖对您来说是不是意味着更多的压力和责任?”,大家听听,这问题是不是太小儿科了?


[洪博培代网民提问]第一,有这么多互联网使用者的国家,有6000万写博客的人,你知道防火墙的事情吗?第二,我们是不是应该自由的使用TWITTER?[ 11-16 13:46]


这个问题还有些价值,奥巴马也作了精彩而坦诚的回答。可惜还是网民提的。


[现场提问六]我想说我非常荣幸,站在这里向您提问,我认为我很幸运,我也感谢这个机会,您的演讲非常清楚。我是周元天(音),复旦大学管理学院的学生,我想问一问,现在已经有人问您得诺贝尔奖的问题了,那么我不会以同样的角度问您,我想问的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因为您很难才能得到这个奖,所以我在想您是怎么得到这个奖的?还有您的大学教育怎么样使您得到这个奖项?我们很好奇,想请您给我们分享一下您的校园经历,如何才能走上成功的道路?[ 11-16 13:53]


最愚蠢最不堪最丢人的就是这个问题了。诚惶诚恐语无伦次啰嗦了半天,表达能力之差,还不如中学生。“您是怎么得到这个奖的?还有您的大学教育怎么样使您得到这个奖项?”,我的天,哪儿跟哪儿呀,驴唇不对马嘴的。难怪奥巴马不无讽刺地回答:“首先我要说的是,我也不知道有什么课程学了之后可以得到诺贝尔和平奖,这是不能担保的”。


[北京网民提问]总统先生,很荣幸问最后一个问题。我是复旦大学的学生,今天我也是中国的青年网民代表。这个问题是北京的一位网民问的,他非常关注您的阿富汗政策。他想知道,恐怖主义是否仍然是美国最大的安全威胁?您如何看待在阿富汗的行动是否会升级成另外一场阿富汗战争?[ 11-16 13:56]


这个问题提的好,可惜又是网民提的。


好了,交流结束了,上海的大学生们提了那么多问题,最后给奥巴马留下了什么印象呢?


[奥巴马]今天我过得非常愉快,非常感谢各位,首先我想说我对大家的英文印象很深刻,很明显你们是很用功的学习。……


唯一给他深刻印象的竟然是大家的英文水平。叫什么事儿呀。同学们,你们为什么不用母语来提问呢?是为了显示英文水平高,还是为了讨好人家?我国领导人到国外,与洋学生们交流,他们会特意用汉语提问吗?


从给奥巴马提的这些问题看,这些来自上海名校的大学生们,无论是语言表达能力,逻辑思维能力,对事物的洞察力,还是政治敏锐性都有待提高。犹可悲者,一些同学短短几句提问,崇洋媚外之态就溢于言表,实在给国人丢脸。那么多人,为什么没有一个问奥巴马支持**藏独的问题?为什么不问问他为什么要执意会见达赖喇嘛?为什么不问问这个鼓吹自由贸易的国家为什么说一套做一套,大搞贸易保护主义?我们这些同学的爱国心和民族自尊心哪儿去了,莫非都给普世价值普过去了?——这是不是和我们的教育有关?


当然,也可能和杨校长开场定的调子(杨:“今天我们将用一种非常轻松、自由的方式,而且我相信也将会是愉快的方式,奥巴马总统将和大家一起讨论中美关系问题,……”)有关。此外,对话时间有限,好多有思想的同学可能没来得及提问。作为一个有着“狭隘民族主义”情结的“左左”,我希望有关方面能亡羊补牢,把奥巴马请到我们铁血论坛来,让他接接我们的招,尝尝我们的厉害,别以为中国人民都那么没骨气,没智慧。




本文内容于 2009-11-17 14:43:18 被高青编辑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