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幕! 正文 下部作品预告

sipingtai 收藏 1 1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0.html[/size][/URL] 哈哈哈。。。。这是一部搞笑的文章!拿下层要饭的说山估计不会受到封杀。希望大家能够喜欢,如果喜欢不妨送我朵鲜花,给我点鼓励。也让我开开心心的继续向下写。 算命先生奇遇记 一.黄沙摆酒欲解闷,囫囵老道找上门。 他是一个小人物,住在一个小的不能在小的城市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0.html


哈哈哈。。。。这是一部搞笑的文章!拿下层要饭的说山估计不会受到封杀。希望大家能够喜欢,如果喜欢不妨送我朵鲜花,给我点鼓励。也让我开开心心的继续向下写。

算命先生奇遇记

一.黄沙摆酒欲解闷,囫囵老道找上门。

他是一个小人物,住在一个小的不能在小的城市中。由于什么都小,所以性自名谁也自然小的就无人过问了。有人该说了:“微雨劲风!你净整点子没用的。没名没姓的你整来干啥?你该是没得写了吧,拿着没有的事来忽悠大家呢吧。”

我靠!你说这种人说话,多损!不理解别人的苦衷,也就罢了。怎么能这样攻击我的人格呢?我能胡说八道么,私揭朋友隐私,还得满街张扬,太不够意思了吧。既然非要给他个姓名,那索性就直接用他的网名吧。他的网名叫漫天黄沙,不过百家姓里面没有姓漫的,但是有姓黄的,索性就叫他黄沙吧

黄沙现年已经三十有五了,尚未娶妻生子,还是孤家寡人一个。有人该问了,那是为什么?虽说是一介小民,到了这个岁数,也该放弃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单身生活,为自己的家族添丁进口呀,要都像他这样,还怎么为自己的家族传宗接代?人类就别打算繁衍了,该不是这小子有毛病吧?还有好事者整日里为他保媒拉纤,但是每回都是不了了之。呵呵。。。。其实这个不难解释,照黄沙的话说,整什么呢?你们整天净整几个长的像蛤蟆似的女人来,赶上谁,愿意把自己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像欣赏天鹅似的欣赏。多多少少整两个看得过去的呀。你瞧他小子倒是有理了。不过也不是没有看不上的,不过也会因为种种原因散伙拉倒。不过据我知道的情况,是黄沙小子罗锅上山,前紧(钱紧)的缘故。呵呵。。。这年月女同胞们都现实的厉害,有谁愿意和一个穷小子过艰苦的生活呀。

看着整天忙乎着瞎混的黄沙,家里人急呀,总是想方设法不厌其烦的为他说亲。但是从来就没有成过,家里人就感觉奇怪,到底是怎么回事,谁也不明就里。

其实黄沙心中已经有人了,只不过没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感觉到名不正言不顺罢了。但凡有点自主权,也不会闹到现在的这个局面。所以看着黄沙无所谓一样的神情,渐渐枯竭了的面容,别人也就慢慢的淡漠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要是你听过他嘴里常常哼出的,缺五音少六律的小曲,你就不会这样认为了。他是这样唱的,那是谁在风里头,风里头来风里头走,风里头走了九十九,风里头翻着跟头望日头。那是谁,在风里头,身单影只迎着风头。。。。这小曲也不知道是谁教的,整个一个玄乎。要说黄沙倒是想不在风里头走呢?可能吗?这小子是开车的司机,就算是烟柱直冲天的没风天,黄沙也得面对拔树倒屋的大风天。也得搅起漫天的黄沙,从而被路人骂做天杀的。别看他,整天牛逼哄哄的不着调,也表现的无所谓。要是他回到了自己那个冷清的小屋,看着光秃四壁的现实空间,再不哼唱这首自编、自导、自演的歌曲的话,估计多半已经疯掉了。要不然说呢,这个世界上,很多都是煮熟的鸭子,肉烂嘴不烂。而黄沙就属于这类嘴不烂的家伙。呵呵呵。。。。。。光说他的不是了,这不是哥们所为,还是夸夸他吧。

要说黄沙算是个爷们,首先讲他够意思,更够义气。为朋友两肋插刀的事情没少做,扶老携幼的好事也总是捎带手的就做了。就是他的卡车驾驶楼里面,也不乏有很多被他捎带手,拉的搭车人,曾经有人对他说,你小子出车就没见你驾驶楼里空过,要是些养眼的大姑娘小媳妇也就罢了,你可好啥人都拉,你不嫌麻烦吗?你猜黄沙说什么?没回他都会说,好像不光是大姑娘小媳妇,才有困难吧。黄沙朋友不少,也都信任他。算是个随叫随到的,为人排忧解难的角色充当的很不错。所以很多朋友一到有事的时候都找他黄沙,而黄沙也会不厌其烦的尽能力帮忙。不过下班后到了饭点,多数的时候,就变成他孤家寡人一个了。别人都有自己的小家,这时一般都回到了那个避风的港湾,享受天伦之乐去了,谁还有功夫找黄沙吹牛打屁呢。这也是黄沙感到最为失落的时候,一般这会他都会闷上二两小酒,弄上两个小菜,然后打开电脑。一边喝酒吃菜,一边到网上冲浪,或者是满QQ上找人聊天侃山。有人会问,那小子怎么不看电视,上网聊天还得打字,那不是影响他喝小酒吗?靠!问这话的人真操蛋,不是那种没脑子的货色,就是那种脑袋被驴踢完之后的症状,再不济肯定是脑袋被门框挤了。现在的电视还能看吗?正题开始没有三分钟,接着就窜出这广告那广告的,养眼的看看也就罢了。经弄出点扯着嗓子瞎忽悠的家伙招摇撞骗,不信你就听听。一男一女俩人对这点是镜头扯着嗓子,唾沫星子乱溅的喊叫,知道的是在做广告,不知道的以为那家精神病院的病人跑出来了呢。起码上网还有点自主权,一部电影能让你从头到尾的看完,中间没有插播广告。电视你有这样的自主权吗?不信你可以看看,一到广告时段,你随便拨台,几乎千篇一律的广告。所以黄沙根本就不看电视了,就是抱着那部电脑使劲的啃。

却说某年某月某日,他的一个朋友上门来找,虽说此时黄沙二两小烧刀子温酒壶里面闷着,他最爱的蘸酱菜摆在面前(他倒是不爱呢,谁给他做呀)。但是还是忍痛割爱放下这一切,大气的问:“四绝!啥事呀!神神秘秘的,有事说事,别整这邪乎的。只要哥们能帮上的你就说话,哥们绝没有二话。不过你小子千万别整这邪的歪的,你当你的四大绝还不够绝呢?”

要说这四大绝确实够绝的,焊雷管、锯灯泡、精修处女膜,火补避孕套。四样没有一样不是这小子忽悠的差事,谁要是说不绝才怪。不过这回四绝,可是摒弃了一贯的忽悠传统,显得是那样的神神秘秘,他说:“没正事你说我能找你么?在你这我还真不忽悠,告诉你吧,我真的碰到了一个世外高人。那阵势,不是一般人能享受得了的,那可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无所不能无所不会。能上知五百年,下知五百年,上下相加就是一千年。绝对的大师!绝对的大仙!”

要说这个黄沙一根筋呢,虽说心理面一万个不相信。但是也不好驳自己哥们的面子呀,所以看着面前的美食,不甘心的问到:“你又瞎忽悠呢吧,还无所不能无所不会呢,会精修处女膜吗?会火补避孕套吗?”

四绝顿时被噎住了,吭哧了半天说到:“这。。。这我没问,不过这回我真不忽悠,绝对算的准。”

黄沙笑笑说:“行!信你一回,在哪呢?”

四绝忙指着房门说:“就在门外呢!你见不见见他”

都到这份上了,黄沙还能说什么,只能说:“还让他在外面干什么,进屋呀,赶紧进屋!四大绝你也是,怎么把客人搁外面了!”

四绝一听,忙把自己说的那个世外高人请了进来,而黄沙也被迫下炕翘首迎接。不过从心里觉得这事不怎么样,不过出于礼节还得中规中矩的做作一番。

人被请进来了,黄沙只见此人是一付道人打扮,穿着一件破烂窄小的道袍,道袍上到处是被线绳揪裹着的破洞,看起来就像一个个烧卖。就这样也罢了,可是那身道袍油渍斑斑,沾满了各式杂物,有干黄了的蔬菜渣滓,有已经发干的肉渣滓,还有干巴巴的饭粒,一身本来就破烂肮脏的道袍,在这些杂物的衬托下,根本就分不出来原来的本色了。门一开就有一股腥臊恶臭,强行钻进自己的嗅觉系统。再看那个人的面相,一缕山羊胡子杂乱的蓄于下巴之上,两撇八字胡,点缀于上唇嘴角处。一双倒八字眉置于太阳穴的边上,一对绿豆眼灰蒙蒙的,没有一点神韵,再看由于谢顶,本该盘在头顶的发髻跑到了脑后,形象实在是让人不敢恭维。别看黄沙是个单身汉,但是绝对称得上是洁净生活的典范,你看他被子叠的整整齐齐,四四方方。屋内收拾的一尘不染,干干净净。他自己干净,也看不得别人邋遢。看到眼前的这个老道,黄沙心里就是一阵的恶心。看着表情尴尬的四大绝,黄沙不忍再说什么,只是皱了皱眉头,强忍着那股刺鼻的馊臭味问道:“四大绝!这位道长是?。。。。。”

那位老道不等四绝介绍,便合手打千自我介绍道到:“无量寿佛!贫道修道于昆仑山,号囫囵上人,此番前来叨扰,万望施主海涵。”

黄沙心里这叫一个恶心,味道不好,长相差劲,浑身上下就没有一个让人舒心的地方,这还不如要饭的呢,但是看着四绝的面子又不好发作,但是心里还是把个四大绝家的女性亲属骂了个遍,但是还不能表露出来,所以只得假惺惺的说到:“道长请了!不知道长可曾用过斋饭,如不嫌弃一同用饭可否?”

囫囵老道还真不客气,听到黄沙有此一说,顿时眉飞色舞的踢掉一双漏了大脚趾头的破鞋,抬腿厥腚就坐到了炕上,并毫不客气的伸出一双乌黑的大爪子,抓起一棵大葱向大酱碗里狠劲一侩,然后呲着一口黄黑色的尖牙,吭哧就是一口,嘴里咀嚼这大葱含糊不清的说到:“大葱蘸大酱,越吃越胖!”接着毫无顾忌的踮起黄沙的酒壶,吱的一声狠狠的喝了一口酒,并且咕噜一声,就着酒将满嘴大葱咽了下去。

本来黄沙还想说话的,但是当囫囵老道踢掉那双破鞋后的一刹那。再也没有说话的能力了,囫囵老道的那双脚,就如同腌制了千年的老咸菜,又像炮制了数百年的臭豆腐,再混合着一身的陈淞尿碱的腥臭,平常人要是不闭过气去,才是怪事。其实黄沙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一口气没上来,差点晕过去了,现在黄沙,急需要新鲜空气的补养。再看四大绝,早已经被熏晕过去了。

面对此种情景。黄沙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双腿了。只是一个箭步就窜出了房门,跳到了院子里,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甜滋滋的新鲜空气。这会要是有迪尼斯世界纪录委员会来测量,肯定会发现,这一窜,绝对是世界纪录,距离绝对有九米九。缓过劲来的黄沙,感觉舒服多了,他愤怒的暗骂道:“靠!这绝对比催泪瓦斯厉害多了,我怎么就那么点背呀!好你个混蛋四大绝,老子有没有得罪你,妈的!整个要饭的来恶心我,还他妈的是哥们吗?今后我的屋里还怎么呆人?妈的!一会看老子怎么收拾你小子。”

虽说黄沙心里极其的不高兴,但是还是压住满腔的不满,想回到屋里,总之把别人单个的放到房间里,是不礼貌的。不过那里面的味道实在让人难以忍受,他眼睛一转计上心来,黄沙顺手从兜里掏出了两张面巾纸,用鼻子闻了闻后搓成了两个球,并且将两个球塞进了自己的鼻孔,然后诡异的一笑反身回到了屋里。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